• 笔书网>红楼之贾琏攻略 > 正文 第八章 圣旨到
        这一日,贾琏正在贾母处问安,突然有丫鬟进来禀告,说有宫里的圣旨传来,传旨的公公已经被贾政等人迎在大厅奉茶,只不过这圣旨却是点名下给贾琏的。┡㈧ ㈠中 『文Δ网%. 8⒈

        贾母顿时大惊,急急的说道:“琏哥儿,不会是你做那商贩之事惹了祸事了吧。”

        然而贾琏却心有成竹的回答道:“老太太放心,我做的那么一点小事又怎么会惹到宫中,要是我猜的不错,这必是好事也不一定。”

        “那就好,那就好,你且快快去接旨吧,可别让天使久等了。”这个时代,传旨太监就代表着皇家,所以由不得贾母不小心。

        贾琏应了一声,然后就出去接旨去了。

        作为前身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资深公务员,贾琏是非常明白官场上的黑暗,更别说是在这君主集权的封建社会之中,所以当下也不敢怠慢,快步向着大厅赶去。

        来到大厅,只见贾政贾赦正陪着一位老太监在喝茶。

        而时刻盯着大厅门口的贾赦,一看见贾琏进来,就厉色喝骂道:“你这劣子,还劳烦夏公公在此久候,还不快快前来拜见!”

        贾琏知道自己这便宜老子是还在生气没有拿到香皂利润的主动权,在香皂大卖之后,贾赦就好几次找到贾琏明里暗里的索要香皂的配方,和贾府内香皂作坊的控制权。

        但是如今的贾琏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畏惧自己老子如虎的贾琏了,而香皂销售靠的是物品自身的新奇实用,仗着贾府的地方也不过是防止有其它的豪门势力涨势欺人,巧取豪夺罢了。

        就算是因为如此,香皂的利润也有一小部分,要分别着孝敬贾府的各位掌权者,如贾母,贾赦,贾政,贾珍之辈。

        只见贾琏面带微笑,也不理会贾赦的喝骂,直接走到夏公公下,抱拳行礼道:“见过夏公公。”

        夏公公看着如今的贾琏和以前若判两人,再想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也不拿大,回礼道:“琏二爷果真是今非昔比了,杂家这次来却是有皇上的旨意要传,余事我们之后再说,准备接旨吧。”

        一时间,马上就有下人准备好香案事物,贾琏,贾赦,贾政依次跪下等待着夏公公宣读旨意。

        只见夏公公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同知贾琏,恪尽职守,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心思慎密,制造香皂有功,其物芬香怡人,净洁如玉,淳淳口碑,特此封为‘御皂’。钦此。”

        贾府三人连忙三呼万岁,然后由贾琏接下了圣旨。

        这时只听夏公公说道:“琏二爷,恭喜了,您这香皂封了御皂,那就是御用物品了,以后财源滚滚可期啊~”

        而贾琏捧着圣旨回话道:“同喜同喜,谢谢夏公公送来如此吉音,这是一点小小的敬意,还请公公笑纳。”说完之后,就只见贾琏摸出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送了过去。

        夏公公微微一笑,也不推迟,接过了银票看了一眼之后,笑容更盛的收了起来,然后继续说道:“琏二爷如此厚爱,那杂家也就不客气了,接下来杂家还要同琏二爷商议一下,这进贡皇宫的御皂要作价几何呢。”

        “哦~夏公公正是管着这个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不如夏公公赏脸移步餐厅,我们边吃边谈如何?”贾琏大喜,毕竟千生不如一熟,夏公公虽然贪财,但还算是比较亲近贾家的大太监。

        夏公公得了贾琏的好处,自然很好说话,只不过贾政却看不惯贾琏和夏公公的醃渣手段,再加上更看不起商贩之事,就找了一个借口独自离开了。

        当下贾琏贾赦陪着夏公公酒过三巡,只听夏公公说道:“琏二爷好手段啊,现在这满京都谁人不知道二爷日进斗金,生财有道,只不过今日给我这御皂又作价多少银子呢?”

        贾赦为了抢存在感,抢先回答道:“这具体是多少,还请问公公是个什么意思呢?我们自是无有不从的。”

        贾琏看着贾赦这样说,也不表态,反而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喝了起来。

        夏公公先是看了贾赦一眼,然后又转向贾琏一方,说道:“我知道琏二爷的红楼商行的定价是十两银子一块,而且还是供不应求;只不过我这既是皇家采供,那也就既是采买又是荣誉,依我说就作价个五六两,可否?”

        贾赦也不知道香皂的具体利润,但是看见夏公公这里直接把十两减到了一半,顿时的就有些为难的看着贾琏,嘴里说道:“这个,这么嘛~”

        看着贾赦手足无措的样子,贾琏有些鄙视的微微一笑,接口说道:“夏公公,这个事情我家老爷平时也不太关心的,所以就不太了解,刚才我算了一下,依我说,这进贡宫里的御皂至少得定价十二两方好。”

        “十二两,这怎么还贵上二两了?”听了贾琏的报价,夏公公的话声顿时就有些不高心了。

        只见贾琏不慌不忙,走到夏公公旁边附耳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又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说道:“夏公公您看,这既然是皇上皇后都要使用的御皂,那我以后在制造的工艺材料上,外面的包装上,肯定都还要下一番大功夫的,绝对也要比外面的好不是,这样一来,成本就大大的增加了,您说我定的这十二两是不是非常的合理呢?”

        贾赦不知道贾琏悄悄的对夏公公说了什么,但是当下他却恐慌的是坐立不安起来,虽说并不是怕了夏公公,但是被宫里这么一个有实权的大太监记恨上,可是一件非常不妙的事情。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夏公公这时突然一改前面的态度,反而大喜的说道:“琏二爷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宫里用的自然不能和外面的一样,这样吧,我看十二两可能还是有些不够,就定价十五两好了,宫里以后一律都是按照这个价格办理,琏二爷您看可好。”

        贾琏回答:“那就多谢夏公公了。”

        在贾赦的目定口呆中,接下来夏公公和贾琏却相谈甚欢,直夸贾琏会做人,能办事,到了最后夏公公甚至还保证,有时间还会在皇上面前提上贾琏那么一两句。

        送走了微醉的夏公公,贾琏正要拜别贾赦,却没有想到贾赦却急不可耐的拉着贾琏问道:“你到底是怎样能够让夏公公那么开心的自己把银子往上提到十五两的?”

        只见贾琏得意的一笑,回答道:“因为我要的只是十两,后面加上的那五两都是夏公公的,您说他值不值得高兴呢?”

        这只不过是后世非常普遍的吃回扣现象,却把贾赦震的是一愣一愣的,最后喃喃的说道:“高兴,这老小子确实要高兴坏了的,琏哥儿,看来你以前不学无术,读书也不行,这做起买卖却是头头是道啊,只不过你可别忘了,你可答应了这御皂要比外面的好,这么一来,原来的价格可还能做的出?”

        “老爷不用多虑,儿子自然是有儿子的道理的,老爷放心就是了,对了,老太太还嘱咐我完了去向她禀告呢,儿子也就先走一步了。”贾琏说完,别了贾赦就往贾母处走去。

        贾母自然早就得到了一些消息,此时正和孙子孙女们说着玩笑,只见贾琏来了,不待贾琏说话就抢先对着鸳鸯说道:“鸳鸯,琏哥儿在外面奉承天使,想来是喝了酒的,你搬个凳子让他在我跟前坐下说话。”

        贾琏作为现代人的思想,能够不用行礼自然就是巴不得的,得了贾母的话,当下就顺势在鸳鸯搬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口中说道:“谢谢鸳鸯姐姐了。”

        鸳鸯连忙回答:“琏二爷说的哪里话,这本该就是我们丫头做的,还要谢谢二爷送了我们这么昂贵好用的香皂呢。”

        这话一说,探春也马上接着说道:“琏二哥哥,听说你这香皂都要卖进皇宫去了,那以后我们姐妹还能够使的上这香皂吗?”

        只见贾琏哈哈一笑,说道:“探春妹妹说的是哪里话,自家做的东西我们自家人有什么使不上的,你们尽管用就是了,喜欢什么香味的,都只管同你二嫂说。”

        得到了贾琏的保证,屋子里的女孩子们顿时乐成了一片,齐齐道了一声:“谢谢琏二哥哥~”

        贾母看着孙女们开心,自己也开心的说道:“你们这些个小孩子家家的,小心思可不小,这下凤丫头就算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也不敢克扣你们的了。”

        王熙凤闻言,先是白了贾琏一眼,然后才娇声说道:“老祖宗可冤枉死我了,我何时又是铁公鸡了,只不过是前几天外面供不上,我才说了一句要节约使用,这就成了一毛不拔,不行,我必须改过这个名,嗯~就罚这些妹妹们一天至少洗八次脸如何?”

        “呸~你才是猫,一天洗八次脸呢~”

        看着闹一团的年轻姑娘们,爱热闹的贾母更加的高兴了,再问了贾琏一句:“现在成了宫里的御用品,可成安排妥当了?”

        贾琏心里想着,反正也只要在外包装上弄的再精致一点,其它的自然有夏公公打点,再说了皇帝也不可能专门买几块外面的做比较,于是回答:“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老祖宗不必忧心的。”

        这时贾宝玉却走了过来,说道:“琏二哥,你那香皂到底是如何做的,我想去你那作坊看看,却被几个凶神恶煞的门子拦住了,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听到贾宝玉的要求,贾琏知道他也不是有其他心思的人,当下就找了一个理由说道:“那里面乌烟瘴气的,依我看宝玉你还是不要进去看的好,再说了,二老爷若是知道了我带你去那种地方影响了你读书,你我都是要遭殃的。”

        果然,贾宝玉听见说到他爹,顿时就吓的不敢再多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