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首长秘书. > 正文 第三十章
        1

        部里领导离开203病房后就回了北京,203病房里安静下来,苏南刚想缓口气,温朴来就来了。

        刚刚从死亡边缘走出来的这两人对视着,眼神里的东西一言难尽。许久后苏南走过来,拍拍温朴的肩头说,没想到你一上任,就挑上了这么重的担子,而且是挑上了,就只能挑好,不能挑坏。

        温朴盯着苏南脸上那道洇血的划痕,改口道,谢谢老领导,你不离开东升,就是对温朴的最大支持和安慰,我会尽全力度过难关。

        苏南背过手,望着屋顶,半天才开口,权力是把双刃剑,你一上来就能体会到这点,快是快了一点,不过这对你今后的前途来说,未必就是一件不好的事。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在东升没有老本可吃,没有资历可谈。白手起家,一砖一瓦搭窝,这就是你东升每一天的工作动力!记住,任何时候难出来苦出来的干部,都要比闲出来轻出来的领导骨头硬。

        温朴刚一点头,手机铃声就响了,翻盖就接(现在为了告别做秘书时的一些习惯,温朴首先把惯用的手机震动改成了铃声)。

        温朴说,我没在办公室郑主任,我在外面呢,过一会儿我给你打过去。

        苏南走到窗前说,好了,回去工作吧,203病房不是你的办公室,这段时间你要坚守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抓紧时间召集你的新班子成员开个工作会议,你将要处理的事情,不是成堆而是成山。我这里,保持电话沟通就可以了。

        温朴走后,苏南调理了一下心态,准备再去看看昏迷不醒的李汉一。

        心思一集中到李汉一身上,苏南心里就嗖嗖地起寒气。他想一个人倒霉,要是倒到了李汉一这份上,就算是倒了人们常说的八辈子霉上。他女儿小虹因青春期综合恐惧症住进医院,临出院前一天不小心又弄成了腿骨折,只得把医院当家来住了。现在李汉一又因意外灾难住进了医院,而且生死难测。这还不算完,雪上加霜的是,他爱人承受不住现实打击,那会儿在李汉一病房门口突然休克,醒来后大哭不止,搞得身体虚脱,再度昏厥……从昏厥中再度醒来后,护士不得不给她注射镇静剂。

        就在一行部里领导返回北京的途中,部长的专车赶到了东升职工医院。

        那会儿部长助理躺在病床上,用手机提前汇报了东升的严重情况,刚给副总理汇报完工作的部长,一听就坐不住了,丢下手头的工作,急匆匆离开北京。

        这时天色已经黑了,部长怀着沉重的心情,一一看过市局两家轻重不一的伤者后,就与苏南来到203病房,关起门来说事。

        刚才去看望李汉一时,部长没能见李汉一,北京合作医院派来的专家小组已经到了,正在抢救室里切磋李汉一的病情,部长只能站在走廊里,耐心嘱咐李院长,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把李汉一抢救过来,如果在医生和药物上有困难的话,部长说他在北京想办法解决。

        部长坐进沙发说,副总理让我给你代好老苏。

        苏南苦笑道,我是差一点就收不到这个好了!

        部长点着一支烟,抽了几口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苏南活动了一下脖子道,看来我这个人,不招阎王爷喜欢啊!

        部长可能是想让苏南放松一下,就拍了拍脑门说,对了,有件事我差点忘了老苏,就是你欠副总理的那十个俯卧撑,副总理说了,让你想着还他账。

        俯卧撑的说法,源于苏南与副总理的抬杠。一次苏南陪副总理出国开会,在飞机上谈论月球时,苏南为月球地表上的什么问题与副总理看法不一,争来争去也还是不一,副总理说你我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等开完会回国,咱们找专家求证一下,到时谁的观点出了问题,谁就做十个俯卧撑。回国后苏南就把抬杠这档子事忘了,忽然有一天,一个知名学者打来电话,说是苏南在飞机上所陈述的月球观点有问题,于是苏南就欠下了十个俯卧撑这笔账。

        苏南道,唉,欠着吧,再欠上几年,筋老了,骨松了,他就不忍心再讨要那十个俯卧撑了。

        部长看了苏南一眼,捏了捏烟头上的过滤嘴,突然转话题问道,老苏,你说小温能主持工作吗?

        这也是我留下来的原因。苏南谨慎地说,说说你的想法吧,部长。

        部长说,这个新总局,是你用心血浇灌出来的,我有多少个想法,也不如你的一个说法具体。

        苏南道,目前有一个人,有能力稳定局面。说到这,苏南断话了。

        部长看了苏南一眼,弹弹烟灰说,你是说袁坤吧?

        苏南面色凝重地点了一下头。

        部长叹口气说,那你就先找他谈谈话,靠在代理局长这个位置上谈,谈的结果我们电话沟通。不早了,你得休息了老苏,我也要赶回北京去。

        2

        那会儿温朴从203病房一出来,坐在走廊长椅上等他的原二局办公室主任就迎了上来,问道,温局长,是去多景多,还是回办公室?

        温朴走着说,回办公室。

        主任跟了一步说,温局长,您还没吃晚饭呢,要不先去多景多……

        温朴说,不饿,等会儿你给我准备几盒方便面就行了。

        主任还想说什么,一看温朴步子走快了,就没再开口,紧跟了几步。

        非常时期,温朴的专车司机小贺就坐在车上待命。

        主任向小贺交待了几句,就去开自己的车。

        温朴的办公室,设在原二局办公大楼里,这样二局原办公室主任在李汉一倒下后跟着他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温朴的住处,暂时安排在多景多大酒店里,开了一个标准间。

        一回到办公室,温朴就有些撑不住了,腰酸腿疼还好说,精神上的压力与负担,正在把他的体能作为燃料消耗着。

        工夫不大,主任就把一整箱康师傅海鲜方便面搬进了温朴办公室,喘着粗气打开箱子,取出一碗说,我给您泡上温局长。

        温朴摆摆手说,别忙了,我现在吃不下去,你回去休息吧,你这一天跑前跑后也累得够呛。

        主任放下碗面说,那我去楼下办公室温局长,有事你随时招呼我。

        温朴点点头。

        主任一离开,温朴就脱鞋躺在了长沙发上,感觉身上越发的难受了,动哪儿哪儿酸痛,尤其是那条曾被卡住的腿,胀乎乎酸溜溜像是灌了水银。

        回想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温朴犹如做了一场噩梦,巨大的坍塌声,围着他的两个耳朵嗡嗡乱响,心魂扯扯拉拉安稳不下来,尤其是李汉一的生命前景,更是让他一想心里就忐忑不安。那会儿龚琨对他说,根据她的从医经验看,李汉一这么严重的伤势,说威胁生命就威胁生命,日后能不能活过来两说,即使是丢不了性命,一只眼睛和一条腿也得落残,再从大脑出血因素分析,出了问题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也很大,总之是希望也得在悲观中希望。

        手机短信息铃声提示,温朴坐起来,抓过手机。打开信息一看,是小姨子朱团团发来的:

        你怎么不回我信息呀姐夫,不会是当了官就把你小姨子忘到苏丹去了吧?

        再往下翻,几十条信息里,夹着朱团团两条贺喜升官发财的信息,之后再看那几十条信息,差不多都是北京的朋友和同事发来的恭贺信息,温朴想那些人发这些信息时,可能还不知道东升职工俱乐部发生了坍塌事故,不然他们就没这种捧高的心情了。

        温朴想给朱团团回句话,但心劲顶不上去,觉得此时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就作罢了。心情在朱团团的短信息上一拐弯,温朴忽然意识到,刚才自己在翻看那些短信息时,其实潜意识里是渴望看到朱桃桃的短信息,尽管现在他与朱桃桃在感情上有了一些夹生,但朱桃桃毕竟是现实生活中离他喜怒哀乐最近的一个人。

        在这样一场瞬间发生的灾难面前,温朴意识到自己的承受能力,无情地被眼见的血液吮吸,无奈地被缠在心头的惊吓消耗,今天的温朴,比起常态日子里的那个温朴脆弱多了,心似乎也总是在不由自主地往家的方向退缩。心态失衡,是导致他这时把朱桃桃的短信息当成了最可取的慰藉,朱桃桃说什么不重要,哪怕是只有一个字,他想自己乱腾的心也能在那一个字上抛锚。是啊,天灾人祸是提醒人们想家想亲人最直接也是最无理的理由!

        温朴紧攥着手机,像是要从手机里攥出一条朱桃桃的短信息。手机这时又响了,他忙不迭翻看,对方是龚琨。

        龚琨没什么事,就是关心一下他的身体,温朴说没哪儿不正常,让龚琨放心,顺便问了问李汉一的情况,龚琨说李汉一依然处在危险期里,北京的专家正在商议开颅方案。

        放下龚琨的电话没一会儿,温朴就有了饥饿的感觉,于是从箱子里拿出一碗方便面。

        温朴抠开碗面上的包装膜,刚把封盖揭去一半,办公室的门就给人叩响了,他放下碗面去开门。

        来人是孙处长和他老婆柯霞,温朴有些意外。

        柯霞手里提个保温瓶,一进来就发现了那碗温朴没来得及泡的方便面,径直走到茶几前,指着那碗方便面对孙处长说,我怎么说?我怎么说?来对了吧?来对了吧,老孙我就知道温局长顾不上吃饭,这是准备泡方便面呢我说老孙!话音一落地,竟啜泣了。

        孙处长说,温局长,回家我把上午那场面一说,她吓坏了,直问你有事没事。晚上时,她又说你晚上肯定没吃饭,就煮了粥给你拿来。

        柯霞把保温瓶放到茶几上,拧开盖子,取下上面盛着咸菜的浅碟,粥的香味就飘了出来,温朴胃里一下子咕噜开了。

        柯霞又从外衣兜里,掏出一双带包装袋的一次性筷子,放下说,哟,你怎么喝呀?一着急忘给你带碗来了,笨死我了。说完溜眼一看那碗面,又乐了,道,有了。过去拿起碗面,把揭了一半的盖子刷一下撕掉,倒出里面的面砣和袋装调料,把保温瓶里的粥,适量倒进腾空的面碗里。

        温朴一看,粥是热气腾腾的绿豆大米粥。

        柯霞直起身子说,我知道你有火,所以就给你煮了这绿豆大米粥,败火,你趁热快吃吧温局长。

        柯霞给予的这份朴实的关心,打动了温朴的心,他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关心里有什么利益与算计,这份关心是干净的,温暖的,带有母性的气息,是他此时此刻最需要的。

        看你温局长,咋像我们家老孙了,还红眼圈了。多行善事祸自避,老天爷长眼呢。来来,你趁热抓紧吃温局长,我和我们家老孙还有事,这就走。说完,甩给孙处长一个眼神。

        孙处长赶紧说,那你吃吧温局长,我们先回去了。

        温朴显得措手不及,等意识到应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孙处长和柯霞已经出去了,并且把门带上了。

        温朴嗓子眼哽得慌,眼睛也开始模糊了。

        3

        温刚喝了几口粥,苏南就打来电话,让温朴替他我办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把袁坤找到,苏南说袁坤手机关机,打电话到他家里,他爱人说他没在东升。

        温朴停顿了一下说,好的苏部长,我马上办这件事,有消息我及时给你电话。

        苏南这会儿找袁坤的用意,温朴猜得到,李汉一倒下了,站着的自己在东升怎么说也是个半蹲着的形象,撑不起东升这片天,此时召袁坤吃回头草,应该是部里的一个应急办法,再说新总局的当家人,本来就不是自己,全面主持工作是暂时的差事。温朴想,从苏南找袁坤的口气分析,袁坤似乎还没有跟苏南摊开他要买断工龄另谋出路这张牌。这就有些麻烦了,因为温朴拿不准这时要不要把袁坤准备离去的打算说给苏南听?说了苏南对自己产生负面想法怎么办?这事毕竟当时没有及时通报,这个失误自己如何解释?

        心里麻缠草地乱腾了一阵后,温朴最终决定还是不能瞒着苏南, 必须把实情说出来,不然有可能耽误领导的决策,后果自己承担不起。

        温朴把电话打回去说,苏部长,有件事忘跟您汇报了,就是袁局长曾向我流露过离开企业的意思,说一家外资公司有聘任他的意向。

        苏南问,最近吗?

        温朴道,是的苏部长。

        苏南又问,之后他又跟你联系过吗?

        温朴道,没有苏部长。

        苏南说,噢,我知道了。

        温朴说,那好苏部长,我这就想办法联系袁局长。

        苏南停停,一转话题问,事故后,你与市里领导有过接触吗?

        温朴道,顾不上,苏部长,不过有专人负责沟通。

        苏南说,虽说是一次灾难,但灾难制造的不仅仅都是痛苦,这场灾难从另一个角度上说,也是一次你在感情上,零距离接近市里领导的突破口,真实的生死能换来真实交情。你在东升的路还刚刚起步,今后工作中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这很重要。常言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你往市里多走一步,我们中直企业与地方政府的摩擦就会少一些。

        说实话,在坍塌事件上,温朴没有苏南的这份延伸远见,他的目光还在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周旋,现在苏南这么一指点,他的眼光刷一下伸远了,心里对苏南充满感激之情。

        通话结束后,温朴琢磨着怎么找袁坤。打袁坤手机,说是不在服务区,打家里没人接听,这种结果温朴都预料到了,要是一下子就能联系上,那苏南也就不会让自己插手了。

        温朴想到了高秀头,于是就调出了她的手机号。

        刚一连上线,高秀头就道喜,哎呀温局长,我正想什么时候给你发个贺喜短信呢,你就把电话打过来了,咱们有缘分啊温局长,恭喜你高升温局长!

        高秀头拿温朴新官上任这事如此一热情,温朴心里就有谱了,有关自己的信息,肯定是袁坤透露给这个女人的。

        温朴谦虚了几句说,苏部长找袁局长有事,手机联系不上,秀姐你要是见到袁局长,请帮忙转告一下,回头我去赢巢看你。

        高秀头说,好好好,温局长,见到袁局长我一定转告。什么时候回北京就过来,我给你接风洗尘,好好庆祝一下。

        温朴说,到时我请你秀姐,拜托了!

        高秀头笑道,客气啥,那好吧,拜拜。

        温朴把手机放到身边,倦着脸舒口长气,然后操起筷子,夹了一根咸菜丝放到嘴里嚼着。
    热门搜索:韩国美女性感图片ak福利电影两性健康网美女最性感的地方两性作爰动态真人图片性感少女两性两性性感美女直播96两性直播视频性感钢管舞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