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刘备的日常 > 正文 1.55 负阴抱阳
        洛阳西邸,万金堂。

        自蓟王六亿三千万献费入库。陛下累日心情大好。

        龙颜大悦,随手封黄门令左丰,都亭侯。令一众中常侍侧目。左丰与蓟王相交莫逆。宫内宫外人尽皆知。陛下爱屋及乌,亦多另眼相待。

        且左丰,年富力强,岁与陛下相当。比起年纪渐大的十常侍,新人气象,更被陛下所喜。

        听左丰道出蓟王所求。

        陛下洒然一笑:“蕞尔小国,民弱地窄。听闻旧时东渡朝拜,皆高不及六尺。与侏娈无异。故取名‘倭国’。蓟王可是看上了倭女王?”

        左丰讪笑:“奴婢,倒未曾听闻。”陛下,蓟王并无如此下作好吗。

        “蓟王向来有礼有节。然此等琐事,何须问朕。传语尚书令,凡‘岛夷之事’,皆让蓟王自决。”陛下金口玉言。

        “奴婢领命!”左丰再拜而出。

        “岛夷之事,蓟王自决。”此八字,遂被尚书令曹节,录入诏命。用玺后,六百里发回蓟国。

        “弁辰与辰韩杂居,城郭衣服皆同,语言风俗有同。其人形皆长大,美发,衣服洁清。”

        因是秦人后裔,二韩身材高大,美发、干净整洁。与汉人相若。

        反观三韩之马韩。“马韩为倭之兄弟宗邦也。”换言之,马韩与倭人类似,皆五短身材。年前。锦帆司马苏飞,船入釜山港,泊在弁辰渎卢国境内。因而随船贩来的青壮,多出自弁辰与辰韩二国。

        当亲眼所见。倭女多不足六尺之身时,二国青壮又岂会甘心。须知,以倭女之身高,在我大汉,甚至无爵位继承权。于是,蓟王“拉郎配”的效果,可想而知。

        倭女虽对二韩青壮,青睐有加。奈何青壮却看之不上。若令强行结合,双方必生间隙,亦非成人之美。

        五万倭女渡海而来,已随“大舡无楼”的典故,遍传附近港口。不料。本以为被弁辰与辰韩抢占先机,拔得头筹(正确理解)的马韩青壮,却闻风而动。身材亦短小的马韩青壮,竟一夜之间,挤满千楼竦峙,气象一新的釜山港。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所谓麻雀缩小,长枪短炮。终归要彼此“呼应”。过犹不及,粗细不均,皆不美。

        便有辰王及马韩大小渠帅,百般阻挠。亦挡不住族中青壮投奔欲海。所谓欲壑难平,正如此这般。

        倒是渎卢国主一语中的:春天到了。

        饱汉不知饿汉饥。更何况,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再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吹灯拔蜡,大被同眠,自当快活赛神仙。心念至此,各个如同红了眼的公牛。此情此景,此时此刻。谁拦也无用。各自拥挤,争抢上前。

        只因僧多粥少。

        饥不择食,抢着去“喝粥”哇。

        纳渎卢国主之言。苏飞以降,港口内兵士,听之任之,放任自流。只需满载,立马开船。便有人惊叫落水,亦在所不惜。见又走一船,剩下人等,心中倍加交集。再晚,恐不及也。

        被欲壑所驱,再加身边同伴与港口海船,气氛共同渲染。许多人,渐失理智。也不管究竟离港多少船。只需有大舡停稳,放下艞板。便一拥而上。即便被推搡落水,也不吵不闹。闷头上岸,再挤一遍。

        之所以如此,正因马韩“邑落杂居”,“无长幼男女之别”。类似情形,或比禽兽:一个种群中,只有王者才拥有交配权。发情期来临,余下雄兽,若不敢去挑战兽王,便只能干瞪眼。试想。土冢之内,必有一家之主。家中妇人,皆属家主所有。作为子嗣,只需未另立门户,便不可造次。夜夜听声辨物,孤枕难眠。

        今,得知泉州港滞留五万倭女。竟无人聘娶回家。

        己以度人,可想而知。

        不出三日。竟有十万余马韩青壮登船而去。而后续鳏、寡、孤、独,正如狼似虎,嗷嗷奔来。

        天地万物,负阴抱阳。乃亘古不变之真理也。

        人伦大道,干柴烈火。如何能灭。

        “且夫以地事秦,譬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终归要将积攒的薪柴,燃尽。

        如此快速失血。马韩虽有五十四国,亦难以支撑。

        无奈之下。辰王唯下严令,各国不得再放人离去。

        结果,事与愿违。如此严防死守,反倒助长青壮奔逃气焰。殴斗时有发生。甚至有气急败坏之俭侧,樊秖,杀奚,邑借等,大小首领,入港寻人。

        一时间,鸡飞狗跳。

        汉使所立之地,竟胆敢不宣而入,十恶不赦。

        苏飞一声令下。蓟国虎狼上士,倾巢而出。雷霆手段,将一干人等,悉数拿下。

        便有头目叫嚣:我族种辈,三韩之地,与大汉何干!

        苏飞倨傲一笑: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汉土之内,皆我汉民。

        此语一出,众人无比屏气。

        待辰王闻讯赶来营救。大小渠帅,皆被压入行营。带头闹事者,更被枭首,高悬门楼之下。血犹在滴。

        此獠不是旁人,正是辰王胞弟。

        遥见胞弟首级,辰王两眼一黑,疼痛钻心。又知,死前犹在高叫:我乃王弟,谁敢杀我。

        不由怒从心起,转身自回。

        高举千里镜,将辰王表情,一览无余。苏飞咧嘴一笑:事成矣。

        遂将消息,轻舟传回。

        南津港,蓟国水军大营。

        横海中郎将。蓟国双壁之黄盖,黄公覆。环视麾下众将,沉声言道:“各部依令行事,随我抄掠三韩。”

        锦帆校尉甘宁、楼船校尉郭祖、破贼校尉凌操,轰然领命。

        “喏!”

        天朝上国,仁义之师。必师出有名。

        《吕氏春秋·振乱》:“攻无道而伐不义,则福莫大焉。”

        花开二朵,各表一枝。

        辰王怒急回国。马不停蹄,召弁辰、辰韩二国臣智(国主),并马韩大小渠帅,商议对策。

        手足之仇,焉能不报。

        不过一个冬季。不毛之地,竟如雪后冬笋,造楼千栋。城中货品,更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直令人眼花缭乱,垂涎欲滴。汉人之港,早已成为辰王肉中之刺,眼中之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借报兄弟之仇,抄掠港口,再付之一炬。一了百了。

        嗯,一了百了!

        将港内青壮悉数运走。环视空空荡荡的港城,苏飞浑身披甲,一声令下:“见机行事。”

        “喏!”麾下兵士,各就各位。

        
    热门搜索:性感视频美女假两性人性感丝袜诱惑最性感的美女图片性感旗袍丝雅韩国性感mv排行榜美女磁力欧美性感女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