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佛系修仙:从占卜祸福开始 > 正文 第5章 将门千金虞清寒?
        赵淮嗅着鼻尖的幽香,微微失神。

        寒梅雪景图的屏风遮挡了佳人的容貌,但依稀能见一道身材姣好的倩影,这身形比赵淮预想的好了不少。

        “公子来了。”

        带有磁性的轻柔声音响起,宛若黄鹂般莞尔动听。

        听到声音,赵淮反应过来,回头将门拉上后,拱手微笑:

        “鄙人赵淮,见过姑娘。”

        “小女子清寒见过公子。”

        声音这般回应着,身子站起,微微欠身,但出乎赵淮的意料的,这位女子并没有扭扭捏捏的躲在屏风后面,不敢见人。

        而是落落大方,直接站起了起来,走出来了,竟有一股莫名的大气。

        倩影径直走出,一对颇具威势的丹凤眼直勾勾的盯着门口的赵淮。

        即便是赵淮也不得不承认,这眼睛确实很好看,极具美感,神采照人,让人移不开眼。

        唯一奇怪的是,赵淮从对方的眼睛里,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不过这并不影响对方的容貌,她人长的也很漂亮,白纱梅锈的长裙显得身段儿格外绰约,绝美的瓜子脸不修粉饰,无暇的像一块宝玉,轻拢云鬓,秀眉若柳黛,一抹薄唇宛若樱桃般红润。

        无尘无垢,飘逸如仙,就跟从画卷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

        她真的是我的相亲对象?

        说好的一般般呢?

        赵淮的眼神很平静,心中却满是质疑和惊讶。

        他觉得这个女子比他在画册看到的漂亮的太多了,而且长的还不像,自己不会走错门了吧?

        “赵公子别站着,先坐下吧。”

        女子微微一笑,似乎一眼看出了赵淮所想,但还是伸手示意,分别给两人倒了一杯热茶。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小女名清寒,单姓一个虞字。”

        “虞清寒,虞姑娘?”

        “不错。”

        虞清寒轻点螓首,既而嘴角浮现出浅浅的笑容:

        “公子看起来很疑惑呢。”

        赵淮摇摇头:“这倒不是疑惑,我只是觉得姑娘,跟画册上看到的不太一样。”

        对于他来说,对面坐的是谁都无所谓,因为他的目的,只是在这里安然的渡过一下午。

        “哪里不一样?”

        虞清寒好奇道。

        赵淮笑道:“一般来说,男女双方见面这种事,难免会生出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而姑娘可比画册上好看太多了,让我有些惊讶。”

        闻言,虞清寒嘴角的笑意浓了一分,随后也说道:

        “我也觉得公子跟我想象中的不同,看起来不像是媒婆口中的样子,我原以为公子会消瘦一些,可没想到看起来气色居然这般好,根骨比正常人好的多。”

        她对赵淮的印象也颇为不错,有一丝好感。

        她当然知道自己好看,之前不知相了多少个,无一例外的,表现都很糟糕,正常人看到自己,不是被自己的眼神盯的怯场,就是不敢对视,还作出扭扭捏捏的模样,简直不像一個男人。

        而眼前这位公子目光澄澈,不仅能正常对视,而且谈吐也颇为不凡,长的也不赖,剑眉星目的,还是很对她胃口的。

        然而虞清寒这话,却引起了赵淮的注意。

        他的情况自己当然清楚,身为修炼者,境界达到练气第九层,气色能不好吗?

        现在的他,胸口碎大石,飞檐走壁,一拳千斤,都是小意思,毕竟肉身已经达到初步饱和。

        只是这位姑娘的眼力出奇的好,这样的细节也能感受到。

        “我闲来无事,每日早起,会练习一些外门横练的拳法,锻炼体魄,所以身体比较好。”赵淮面不红,心不跳,这般扯谎道。

        隐藏修为,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哦?公子也对武道感兴趣?”

        虞清寒眼中闪过意外,饶有趣味的笑道。

        这笑容,比之前的礼貌微笑都要真诚,仿佛遇到了知己后的那股惊喜。

        “额...难不成姑娘也习武?”

        赵淮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反问。

        “没错,我自小习武,已经有十余年。”

        虞清寒浅浅笑道:“忘了说了,我父亲是当朝老将,不过因为犯了错,已经隐退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但我们家还是算将门出身,世世代代习武,我长兄如今还在军中服役。”

        说完之后,虞清寒的眼底有一缕担忧的目光。

        因为自身的原因,她还真担心,把对方吓跑了,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不出所料,听了这话,赵淮的眼皮顿时一跳。

        心中直呼好家伙!

        当朝老将。

        兄长服役。

        世代习武。

        这不妥妥的将门千金么!

        这怎么是个将门世家呢?自己算不算是羊入虎口了?

        赵淮心中虽然无奈,但还是半开玩笑道:“以姑娘的条件,难以想象,居然还会到婚媒所来。”

        “我是自己偷跑出来的。”

        虞清寒眼神一黯。

        “偷跑出来?”

        听到这个回答,赵淮微微一愣。

        “难道是家里人对你不好吗?”

        这个世界虽是以修仙为主,但大族世家子弟,依旧是锦衣玉食,繁华富贵在侧,特权拉满。

        “不是,只是我厌烦了家里的生活。”虞清寒摇头道。

        赵淮苦笑一声,并未回话。

        虞清寒睫毛微颤,似是回忆,又像是自言自语的感慨:

        “公子,你知道吗,其实我小时候是不喜欢习武的,我跟那些女子一样,喜欢胭脂水粉,喜欢捣鼓一些刺绣针线,喜欢听那些说书人嘴里的白头偕老,渔舟唱晚,话本里长长久久,都是我所幻想的。”

        “可我父亲跟我说,生在世家,就必须承担一部分责任,女儿也当自强,追求大业,平常老百姓过的日子不属于我,从那一天起,我开始习武。”

        “我原来并不喜欢习武,因为习武又苦又累,更不喜欢杀人,因为晚上经常会做噩梦,睡不着觉。”

        “有时我会想,如果我不生在这样的家庭,那该有多好,每天能睡到午时,下午能听听曲,逛逛街,看想看的书,追有趣儿的戏,吃想吃的东西,即便是粗茶淡饭也无所谓,哪怕无人问津,哪怕穷困潦倒,也好过在战场上,殚精竭虑。”

        “长大后,当我达成父亲口中的目标,我却发现,他说的都不是我想要的,只是我手中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早与跟习武分不开了。”

        “现在,我累了,只想找一个人,过一辈子安稳日子而已,所以我就跑了出来。”

        虞清寒说到这里,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眼中的追思却久久未散。
    热门搜索:性感少女图超短裙美女性感热舞性感紧身裤性感肉丝袜猫扑两性最强小说性感奶罩性感桌面性感男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