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末世道长 > 正文 第十三章 铜钱剑镇丧尸
        一声响亮的喷嚏声突然响起,震彻校园!

        正走在校园内的张虚静等人瞬间只觉头皮发麻,身体都僵在了原地。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汤铂惊恐万状的说着。

        “快跑!”张虚静二话不说弯腰穿鞋,起身的一刻,校园内吼声四起,杂乱的喧嚣将活人的大脑敲击的嗡嗡作响,夺命的恶鬼丧尸彻底疯狂,从阴暗的角落中涌了出来,向着声源处围来。

        其他人顾不得恐惧,以极快的速度穿好鞋,跟着张虚静没命的往学校门口狂奔。

        “等等我,我鞋子……”汤铂使劲扯着系在一起的鞋带,情急之中却不小心拉成了死结,怎么解都解不开,身后两边丧尸已经追来,他只觉全身上下都被丧尸的腐臭味道包裹住,巨大的恐慌之下哪还顾得上其他,赤脚撒腿就追着同学奔去,一路上脚底不断磕碰硌的钻心痛,他蹦蹦跳跳的,面部肌肉因疼痛扭曲在了一起。

        “等等我等等我啊呜呜呜……”汤铂又是痛苦又是恐惧,满脸都是鼻涕眼泪。

        张虚静拉着张柠,王古郑拉着沈冬灵,梁安妮和钱楠紧跟在后,几人一路狂逃,平日里迈不开腿的女生也都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身后的丧尸速度一点都不慢,甚至在自我保护机制不存在的条件下,丧尸的肌肉能发挥百分百的力量,跑的速度比活着时更快!

        “丙丁曜灵,破殄邪氛如律令!”张虚静将包里所有的破邪符拿出,念完咒语后用力向后一扔,黄色符纸在黑暗中飘飘洒洒而落,几人拼了命的冲出了校门。

        校门口,跑在最前面的丧尸毫不防备,直接踩在了地面破邪符纸上面,它们脚底立时升起烧灼产生的白烟,莫名的痛苦使其不得不停下脚步,或是蹲在地上抓扯,或是用力跺地摩擦,蹦蹦跳跳的和后面奔过来的丧尸碰在一起,它们互相推挤怒吼,校门口很快就乱成了一团。

        身后压力骤减,可七人逃亡的路并没有结束,前方被黑暗淹没的城区街道上有着更多的危险,在人们沉重的脚步声踏入马路的那一刻,隐没的丧尸纷纷苏醒了!

        “幼柠,把铜钱剑拿出来,其他人拿好符纸!”张虚静喊了一声,手中桃木剑将一只突然窜出来的丧尸刺倒。

        其他人脸都是白的,慌乱的从兜兜里拿出符纸,周围不停有丧尸出现,前方也有丧尸堵截,而真正的战力却只有一个张虚静!

        但突然的变故把张虚静也搞的有些心慌,眼见远近丧尸越来越多,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把它们全部杀光。

        就在他四下寻找合适的躲避场所时,前方忽然响起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

        “是哪个王八蛋!”

        “胡哥,救我!”

        “快走快走!”又有人大叫着。

        很快的,就见五六个人影从前面车流中跑了出来,不少的丧尸开始转向,扑向距离更近的人,张虚静这边压力小了不少。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在往远离学校的方向跑,对面出现的人却在往学校这边跑,还没跑出多少距离,两队人便碰到了一处,同时带来的,还有街道前后追来的丧尸群。

        “哎哟我去!”对面一个男子叫嚷了一声,“兄弟,别说丧尸是你们闹腾起来的?”

        张虚静没有理会那人,有铜钱剑镇着,十只以下丧尸要是强行靠近,体内煞气就会被逐渐消磨,趁着一些丧尸畏惧,尸群未聚集的空档,他拉着妹妹继续往前面奔跑,即便有一两只丧尸躲闪不及,也被他一剑放倒。

        这一幕看的另外几人是一愣一愣的,就有一个男子拿着手中铁棍把一只丧尸胸口洞穿,结果丧尸依旧张牙舞爪,情急之下差点被咬到,那人被惊出一身冷汗,一脚将丧尸踹倒。

        “胡哥,那小子手里的家伙有古怪。”

        “你看,那些丧尸都不敢靠近他们。”

        “跟着他们走,我去,全是姑娘,不会是跑出来的学生吧。”那个被称作胡哥的男子抡翻一只丧尸,怪笑着追了上来,似乎对周围的丧尸一点都不在乎。

        “等等我,我不想死呜呜呜……”汤铂都被吓傻了,厚厚的胡子全被鼻涕糊住,泪眼朦胧的跟在后面跌跌撞撞的跑着。

        “冬灵小心!”王古郑用力一拽沈冬灵,肥胖的身体陡然加速,狠狠的将一只丧尸撞倒。

        “胖哥,你没事吧。”沈冬灵紧张询问。

        “我没事,快走吧。”王古郑绷着脸,一边辨别前方路况,一边注意着左右的袭击,他现在早就六神无主,只是盲目的跟着前面跑。

        前面的钱楠俏脸惨白,惊恐的目光努力盯着前面的路,手中黄纸的红色符文早就褪去,可她不敢丢掉,仿佛丢掉这张黄纸就是丢掉生命一般。

        梁安妮紧跟张虚静步伐,大部分扑过来的丧尸都被前面挡下,她手里拿着辟邪符,刚开始还没有丧尸敢靠近,可前进了二十米不到,符纸就貌似失去了效果。

        “张虚静,你真不管我!”梁安妮堪堪躲过一只丧尸,又是恐惧又是气愤大叫。

        身后是不知多少的丧尸,前方也陆续有丧尸被惊醒,前行的压力越来越大,听见身后梁安妮的呼叫,张虚静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握着桃木剑的手伸出食指放在口中咬破,稍微减慢速度,让张柠把铜钱剑拿过来,用食指血在剑身上匆匆一抹。

        “幼柠,把剑举起来!

        张柠听话,赶紧高举起铜钱剑。

        这一刻,常人眼中毫无异常的一把剑,在方圆十米内的丧尸感知中却仿佛炙热的火团,焚烧的痛楚让它们不敢靠近。跟在后面的梁安妮等人压力立时小了许多。

        但张虚静却知道,这样的局面只是暂时,铜钱剑的震慑极限在十只丧尸以内,只要有超过十只的丧尸一起围过来,纯阳之气就会被冲垮,好在前方路上的丧尸都是三五个窜出来,只要不被后面的丧尸群追上,就还有希望走出去。

        近处的胡哥几人看见,眼睛登时就直了,真是奇了怪了,丧尸还能躲着人?自打丧尸爆发以来,真是什么样的的怪事都有。

        “胡哥,我肯定他们拿的那玩意是个宝贝。”

        “我看见了,别吱声,跟着他们走。”

        胡哥眼中精光闪闪,这队人,男的女的可都是宝贝。

        “张虚静,我,我跑不动了……”身后的梁安妮喘着粗气,她感觉每吸口气肺就针戳般的疼,腿也沉重的厉害。

        张虚静看向一旁的妹妹,虽然看不清她的脸,却也知道肯定不轻松,而且她还要一直举着剑,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队伍的速度越来越慢,迟早会被后方的丧尸群给追上。

        “小兄弟,你的人都跑不动了,先找地方躲躲吧。”身侧,胡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了上来,他们几个人个个彪悍,人手一把钢管砸的丧尸血肉横飞。

        张虚静无暇应声,他记得来时的路上有一家农商银行,再往前不远就到,银行卷帘门是质量极好的铝合金,防御力比普通商铺门强很多,可以先去那边暂时避一避,要还是不行,也只能用最后一招保命。

        见张虚静不应声,胡哥嘿笑一声不再说话,反正他有的是力气跑,倒是这几个小姑娘和那个胖子,再跑下去不说被丧尸咬死,累都要累死了。

        “去那边。”张虚静拉着张柠绕过横七竖八的车辆,终于在黑夜中看见十字路口旁的农商银行。

        到了吗?

        所有人的眼中亮起希望,以为是到了张柠所说的道观,累到瘫痪的社会姐和学生们根本顾不上看地形,跟着前面人就走。

        银行门是打开的,里面竟然还有应急照明灯亮着,柜台后面三个被困的丧尸小姐姐凶狠的吼叫抓着玻璃,胡哥几人先一步冲了进来,越过柜台后面将三只丧尸干脆利落的捅死。

        “先进去。”张虚静让其他人进入,自己则是迅速来到两边窗户口拉下铝合金卷帘窗,杀死三只扑过来的丧尸后,这才进入银行门,抓住卷帘门“哗啦”一声重重拉下。下一刻,剧烈的拍打嘶吼声就响了起来,卷帘门哐哐哐的震响。

        学生们面容憔悴嘴唇干裂,都是坚持不住瘫倒在地,就是梁安妮也毫无形象的躺在地上。

        “还不能休息,上楼,别让丧尸闻到人味。”张虚静拉了一把张柠,却发现妹妹已经软的站不起来,干脆拦腰抱起,走到楼梯口往楼上走去。

        一旁的胡哥见状,借着微弱光亮打量着软倒在地上的姑娘们,个个都还长得不赖,心中大为意动,对他的人说道:“还站着干嘛,搭把手啊。”说着面带笑容向梁安妮走去,相对学生的青涩,他还是更喜欢成熟点的。

        “美女,累了吧,我来帮你。”

        “让开,我自己走。”梁安妮使劲推开胡哥的手,用力站了起来。

        但凡你长得好看点,姐姐我也就认了。

        另一边王古郑护着沈冬灵,钱楠也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赶在男人靠近时就站了起来,几人警惕的走向楼梯,深吸口气,扶着扶手吃力的往上走去。

        “嘿,还都挺倔。”一个男子看着摇摇晃晃上楼的几人。

        “不急,时间有的是,再说,不还有胡哥嘛。”另一人道。

        胡哥眼睛微眯,一副沉稳模样,“走吧,先上去,这门坚持不了太久。”

        “叔,能帮帮忙吗,我,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汤铂渴求的看着胡哥几人,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肺都要炸裂,腿已经失去知觉,站起来是不可能了。

        “帮帮忙,张柠哥哥是道士,他身上有很多对付丧尸的好东西,我都知道。”撞门声越来越激烈,见胡哥几人要走,汤铂顿时慌神了。

        “带上他。”胡哥挥挥手,等两个弟兄架起汤铂,众人也跟着到了二楼。

        楼上左边是玻璃门,右边是钢制防火门,胡哥上前推门却没推动,敲了敲后防火门打开,开门的是那个小青年。

        “哈,我以为不让咱哥几个……”胡哥正说着话,就听楼下一声巨响,像是有钝物锤击铁门,接着又是“哐哐哐”连续几下,丧尸吼叫间,铁门似是被撞开了!

        胡哥脸色一变,他已经听见有丧尸往楼上爬的声音,连忙带着人匆匆进门。
    热门搜索:刘亦菲性感性感美人视频性感沙滩游戏下载娜美性感性感黑色丝袜性感女神图片性感模特qq性感头像两性关系病毒性感冒症状有哪些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