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秦时:成为嬴政的影子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前往魏国、焱闇
        柳扬府邸。

        焱闇身前放着棋盘,对面的蒙武执棋久久不落,现在局势思考之中。

        蒙武手中举着旗子望棋盘落去,这一步让下一边观棋的清伶不忍直视。

        接下来清伶又看着焱闇执棋落子,动作一气呵成,可是结果依旧不堪入目。

        清伶想不明白为什么在治理秦国政治大事之上胸有成竹的先生为何在这棋盘上如此不堪入耳。

        两人有来有往的大杀四方,将整个棋盘填满,下到不能再下位置。

        焱闇看了看天色道“将军今日到府到底所谓何事,总不可能还真是来找我下棋的吧!”

        蒙武道“太师,武此次前来是有一事要问。”

        焱闇“将军请说。”

        蒙武“太师认为秦国出关之战,先打哪里才是最合时宜的。”

        焱闇摇头道“这可不能告知将军。”

        “当下局势尚不明朗,在下也不敢说攻打哪国那是最合时宜。”

        雅安闇将棋盘上的棋子全数收了起来,然后重新摆上三枚黑子。

        焱闇说道“将军请看。”

        蒙武看着焱闇在三枚黑子之外摆上三枚白子,然后有摆上了五枚白子。

        焱闇道“这三枚黑子就是我秦国东进的主要道路中的三条。”

        “分别是函谷关外的韩魏两个,上郡外的赵国,汉中郡外的楚国。”

        “白子就是赵、韩、魏、楚四国与秦国叫壤的太原、河川、颍川、南郡、百越之地。”

        “三条路线都可以东出,选择哪一条,就要看进攻的局势,而不是现在推测。”

        焱闇说到这里接着用白子将棋盘上的白子连起来道“而且现在,六国因为信陵君魏无忌的原因还遵守着他们的盟约,虽然这半年以来,大王派遣使臣来回各国之间,离间齐国与各国的联盟。”

        “可韩魏赵三国因为秦国的强势,始终遵循者盟约,反倒是楚国确定了和秦国的联姻而松动了盟约之心,再加上我派遣人前往百越之地煽动了百越之地向着楚国进攻,将楚国的视线迁移到了南方大地之上忽视中原。”

        说这焱闇将连接楚国的白子断开,他看着蒙武说道“这个时候你说攻打哪里是最合适的。”

        蒙武看着上面道“楚国。”

        焱闇道“这个时候虽然攻打楚国是最容易的,但是也更容易让秦国陷入诸国的围攻之中,魏无忌势必会组织韩魏两军南下救楚,楚国也会丢下百越之地不管,全力迎敌秦国,到时秦军势必会腹背受敌。”

        蒙武“太师确定魏无忌当真会南下救楚。”

        焱闇“必然的事。”

        “魏无忌能够携佩六国兵符,能力可不能小肆。”

        “一旦楚国在秦国的攻势下失去了长江以北的领土,到时楚国就中能选着退守长江以南,而得到楚国诸多领地的时候秦国就只能调转马头,向着韩魏两国进军,那个时候韩魏两国必然会与秦军直面对抗。”

        “到时秦国在陈兵赵国边界,赵国不敢轻易挥军南下救韩援魏,两国必然会灭。”

        蒙武说道“只要魏无忌还活着,他就不然不可能让秦国肆意功楚。”

        焱闇点头道“所以当下秦国的战争不是战场,而是朝堂。”

        “魏国魏无忌不死,秦军东出无望。”

        蒙武“太师,可有方法了。”

        焱闇点头道“我准备两人后出使魏国,以两国联姻之名,瓦解魏王和魏无忌之间的信任,迫使魏王杀掉魏无忌。”

        蒙武“太师妙计。”

        焱闇摇头道“这并不是妙计,这是对魏王赤裸裸的诱惑。”

        “魏王和魏无忌不和早已天下皆知,上一次魏王是迫于灭国之危才请回来魏无忌,直到现在,秦国都是高悬魏国头上的一把刀,这把刀迫使魏王与魏无忌虚以委蛇。”

        “一旦秦国与之联姻,那么这把刀在魏王心头就从秦国变成魏无忌了。”

        蒙武“而魏王为了这把刀不在悬在头顶,自然就会选择毁了他。”

        焱闇松开手中的棋子一一掉落在期盼之上,四散开来。

        焱闇“这个天下就像棋盘,永远不变,变的永远都是上面的棋子而已。”

        蒙武看着白子散落下去,将原本放置有序的白子给砸的七零八散,就像六国的联盟一样,被人从中瓦解。

        两天后,秦王政将迎娶楚国公主一事传遍咸阳,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下,焱闇带着雪姬和清伶离开了咸阳城,向着魏国而去。

        雪姬看着手中的玉笛,这是嬴政送来的。

        这是珍藏于秦王宫中的宝物绍华之管,长有二尺三寸,吹之有车马山林声。

        同时还有一架琴,琴名为渥玙之乐,长五尺六寸,十三弦、二十六徵、其上装饰七宝。

        雪姬和清伶两人都擅长音攻幻术,这是嬴政赐给两人这两款宝物的原因,就是让她们能够在焱闇身边多出一点力,好好保护焱闇。

        清伶揍着曲子,雪姬配合着被拨动的琴弦,吹走去一首合音。

        马车之中,美妙之音传达开来,曼妙时光。

        这一次前往魏国的目的就是除掉魏无忌,雪姬已经将烈焰炎、焱字杀手统统调往魏国,为的就是保证此行顺利。

        楚国楚王宫。

        楚王完正在安慰着小女,他看着哭红着双眼的熊单道“单儿啊!整个楚国能够和秦王年轮接近的也就只有你了,父王也没有办法啊。”

        “再说了,秦国使臣说的很明白,秦王是迎娶你作为秦国的王后,身份多么华贵啊。”

        熊单抬起头看着楚王熊完道“父王,可是我舍不得你啊。”

        熊完“女子总要成家立业,嫁到秦国身份高贵,总比你嫁给国内的要好吧。”

        “秦国势大,楚国又和秦国一直以来又有联姻之时,先这样直接说明娶你为王后的事总共也没有多少回。单儿,听话啊!”

        楚国秦使馆。

        蔡泽看着备好的聘礼和一众文书,只等天明就可以向着楚王宫进发,送去聘礼带着公主熊单回国了。

        魏国信陵郡府。

        魏无忌听着手下人的禀告,得知秦使已经离开函谷关,正在向着魏国而来时,魏无忌就已经猜到了秦使的目的是什么,可是他现在却没有想出任何解决之法。

        秦使打着联姻的名义,一旦在来魏的路上出现任何意外,魏国都将迎来秦国的质问。

        而据魏无忌所知,这位秦使的身份异常的尊贵,不容小肆。

        就在魏无忌烦劳之时,一个女子出现在他身边道“君子在为何事所伤心劳神。”

        魏无忌看着妾室美丽的脸庞,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怎么还没有休息。”

        惊鲵将一件大氅披在魏无忌的身上道“君子劳于心事,妾身怎能休息。”

        魏无忌轻轻握住她的手,感受着片刻的安宁。

        魏王宫。

        魏王魏圉听着情报人员的禀告,听完之后挥手示意情报人员离开。

        魏圉在宫内渡步着,心中盘算着秦国德目的到底是什么?自从上一次大败之后,秦国死守函谷关,没有出关的迹象,秦国新王登基更是以仁政治理天下,并没有起兵练马之势。

        难道真的如秦国所说的那般,是为了联姻而来。

        韩国王宫。

        韩王韩然召见了太子韩王安、右丞相张开地、左丞相张平、大将军姬无夜三人。

        韩王看着四人道“你们对于秦国使魏这一件事到底怎么看。”

        丞相张开地道“大王,老臣认为秦国志在连横,断绝韩魏楚赵齐燕的联盟攻势,好为东出做准备。”

        张平同样道“大王,成也是如此认为,秦国东出之心不死,才会费尽心机与楚魏两国联姻,如此一来,六国联盟之势就被打破,等秦国恢复过来,就是秦国东出之时,那时联盟破碎的关东六国,难以抵挡秦国攻势。”

        “而首当其冲着,韩国也。”

        韩然被两人这样一说,冷汗就下来了。

        按照两位丞相的说法,韩国到时如何抵挡秦国的攻势。

        韩王道“可以计划破坏秦国之计,保护韩国免受兵戈之灾。”

        姬无夜道“大王,如今只有加速训练军队,以备不时之需。”

        韩王点头道“姬将军说的对。”

        “右相,你可有办法。”

        张开地道“大王,韩国既要如将军所说训练军队,也要弱秦,使秦东出的时间越慢越好。”

        韩王道“怎么弱秦。”

        张开地道“我们可以派遣大臣仕秦,然后让他们在秦国提议大肆修建水利、道路、寝陵工程,让秦国在这上面用尽时间,没有办法练军、农桑,这样一来足可达到弱秦的目的。”

        韩王点头表示同意,韩王“右相可有人选。”

        张开地道“掌管水利的郑国可为这个人选。”

        韩王道“依右相所言。”

        这是,寺人来报“大王,百越使臣求见。”

        韩王道“百越使臣?召。”

        寺人前去传达韩王的命令。

        “百越使臣参见韩王,韩王万安。”

        韩王“使臣请起,不知使臣来韩国有何要事?”

        百越使臣道“回韩王,我百越之地发生内乱,我王特来我前来韩国求援。”

        韩王道“百越之地离楚国最近,为何不去楚国而是前来韩国。”

        百越使臣道“回韩王,楚国已经和百越叛贼开战,楚国被牵制,如此只能去前来寻找韩国求援。”

        韩王看着姬无夜道“大将军,你看。”

        这是,太子韩安站出来道“父王,不如就让儿臣领军前往百越,帮助百越平定叛乱吧。”

        韩王看着韩安道“既然如此,就由太子前往百越之地一趟了。”

        韩安道“请父王放心,儿臣必不负你所望。”

        百越使臣道“多谢韩王,多谢太子殿下。”

        韩王道“姬将军,练军一事就交给你负责了。”

        姬无夜道“末将领旨。”

        韩王“右相,弱秦一事就交给你了。”

        张开地道“臣领旨。”

        韩王道“既然如此,诸位退下吧。”

        “恭送大王。”

        赵国王宫。

        赵成王病重,朝政由太子赵偃主持。

        赵偃在东宫召见了赵国的大臣武将,商议着该如何面对秦国的联姻政策。

        武将有李牧、乐乘、庞煖,文臣有代理相国职位的廉颇。

        赵偃道“诸位大臣,秦国联姻魏国一事,可有办法破解。”

        廉颇道“太子,秦国与魏国联姻并不是当下赵国之急。”

        赵偃道“相国说说什么事赵国之急。”

        廉颇“燕国。”

        “大王身体欠安,燕国蠢蠢欲动。”

        “秦国和魏国联姻一事始终是在后面,能不能成都还是两回事,可是燕国军队已经有集结象征,而北方的匈奴同样如此。”

        廉颇行礼道“太子,为今之计是要准备应对燕国的攻击和防备匈奴,秦魏两国之事,暂且放在后面。”

        赵燕看着李牧、乐乘道“匈奴和燕国果真如此。”

        李牧和乐乘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赵偃道“既然如此,依相国所言,秦魏两国之事先放一放。”

        齐国王宫。

        后胜因为收了秦国的贿赂,对于秦魏两国的事完全不放在心上。

        田建手无实权,完全被后胜把持齐国朝政。

        魏国通往魏都大梁的道路上。

        秦使的队伍在一座驿站休息。

        焱闇看着远处田野间劳作的农民,这些随波逐流的平民才是天下最苦最难的人。

        战争与和平,都对他们不友好。

        雪姬走到他身边,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雪姬轻声道“我记得你说过,天下兴亡最苦就是平民百姓,所以你才会起了教导小政的心思,传授他诸多知识。”

        焱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之后结束这个乱世,才能让这些平头百姓过上一个相对不苦的弟子。”

        雪姬“秦国已经在慢慢的做了,我相信你和小政会做到哪一步的。”

        焱闇摇头“哪有那么容易。”

        雪姬轻轻靠着他,两人迎着夕阳看着田野,漫天红霞烂漫。

        夜幕之下,两声虎啸响起,让整个山林瞬间热闹起来,飞鸟掠过,野鹿窜过。

        焱闇看着在他身前停下的两头猛虎,他轻轻的摸着它们的头颅,看着山林中的方向,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雪姬和清伶也很快就出现在焱闇身边,接着就是一些蒙着面分不出区别的杀手。

        这些杀手的唯一缺别就是面上火花的不同,有的是两朵,有的是三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