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风月难逃 > 正文 第49章 你良心何在
        看到谢母那刻,容烟快速起身,心虚地打招呼:“阿姨来了。”

        谢母的目光从顾行落到容烟身上,“别再骗我了,你俩到底什么关系?”

        容烟求助地瞥了眼顾行,顾行淡定自若喝着茶,并没有被谢母影响到。

        “没什么关系,就是朋友。”容烟目光闪躲,不敢直视谢母的眼睛,“今天我帮顾璋去开家长会,顾律师非要请我吃饭。”

        “白玖凝早就告诉我,你俩关系不一般。当初思来想去,我还是选择相信你。”谢母伸手把包房的门关上,厉声问:“容烟,顾行,你们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阿楚的事儿?”

        这话说得!

        容烟深呼吸,欲言又止。

        如果说“有”,一定会伤害到这个慈祥善良的老人。

        如果违着良心说“没有”,她良心难安。

        因为自从和谢楚“确定关系”,谢母给了她从未有过的疼爱和宠溺。

        她不想用谎言来欺骗这个老人!

        但想到那即将到手的六十万,她还是咬唇道:“我——没有做过对不起谢楚的事儿——”

        她和谢楚又没什么,实在说不上对得起对不起。

        “顾行,容烟的话我不信。”谢母走向顾行,凛声道,“你是在我和老谢眼皮底下长大的,你发誓表个态我才信!”

        顾行放下茶盏,眸光中玩味甚浓,“我和容烟,就是阿姨看到的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你别给我弄障眼法!”谢母不依不饶地逼问。

        顾行看向容烟,轻笑,“我真要把实情说出来,阿姨你心脏受得住么?”

        “说吧,我受得住。”谢母脸色惨白。

        容烟接连给顾行使了几个眼色,顾行装作没看到。

        “我和容烟,比谢楚早。”顾行声线铿然有力,唇角始终带着笑。

        容烟颜面全失,整个人都蔫了。

        “顾行,阿姨谢谢你说了实话。”谢母身体轻颤,伸手扶住墙壁,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你们的事儿阿楚知道吗?”

        “阿姨,我和谢楚——”

        “从始至终,阿楚都不知情。”

        容烟刚准备坦白和谢楚的关系,就被顾行打断。

        “好。我知道了。”谢母失望转身,走出包房。

        “阿姨!”容烟迈步去追,不料被顾行扣住手腕。

        “怎么,连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了?”

        “你给我六十万,这事儿就翻篇了。”容烟想到即将到手的钱飞了,气不打一处来。

        “想让我为你说过的谎买单,做梦。”顾行俯身深笑,“咱们猜一猜,谢家会不会尽快把你扫地出门,嗯?”

        “把我扫地出门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容烟气呼呼怼他,“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也就你做得出!”

        “容小姐消消气,多喝点绿豆百合粥,败火的。”顾行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以谢母的性子,今天肯定会做出选择。

        与其惴惴不安,不如洒脱些,该吃吃该喝喝。

        她为自己盛了碗粥,大口大口喝起来,故意说:“味道不错。”

        饭还没吃完,谢楚的电话打进来。

        接通那刻,不待谢楚说话,容烟一阵狠怼,“打电话发微信你不接,现在知道急了吧!不过急也没用,阿姨觉得我和顾行关系暧昧,你快想想怎么应对吧!”

        “我爸的钱还没到位,你怎么能让我妈发现呢!”谢楚也很头疼。

        “这次是骗不过去了,阿姨真要把我踢出局,我也无能为力。”容烟想到那六十万,心在滴血。

        “你傻呀,又没把你和行哥抓在床上,怎么就承认了呢?咱们赶紧向我妈解释解释。”谢楚反复回味着谢母打来的电话。

        那语气和态度,分明是抓住了奸夫淫妇一般。

        “和顾行的事儿又不是我说的。”容烟狠狠瞪了顾行一眼,“我现在已经被阿姨定为红杏出墙,再解释她也不会信。”

        “让我再想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我爸的钱还没到手,咱俩不能这么快结束。”谢楚挂掉电话。

        “摊牌就是,别再欲盖弥彰了。”顾行眉眼中的喜悦已掩不住,用公筷给她夹菜。

        只要想到容烟是谢家未过门的儿媳妇,他心里就不舒服。

        他在等着谢家与容烟划清关系。

        “顾行,我是不是该把这笔损失算在你头上?”容烟咬牙道,“既然在谢妈妈面前承认和我有关系,不坐实了我都感觉对不起你。”

        “那就坐实吧。”顾行放下碗筷,眸光忽然变得柔和,“从今天开始,搬回君悦府。”

        “……”

        把她从君悦府撵出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么快就反转了?

        容烟挺起腰杆,直视顾行,“因为你的口不择言,我经济损失严重,你必须弥补我。”

        “看我以后的心情。”顾行淡声说,“只要我高兴了,什么都给你。”

        容烟有些气,但又无可奈何。

        吃完饭,顾行主动把账结了。

        送顾行回顾氏的路上,她好几次想把被调去后勤部的事儿说出来,但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出口。

        顾行下车时特意嘱咐了一遍:“下班后回君悦府。”

        启动车子,谢楚的电话又来了。

        “容烟,事儿大了!我妈非要和你划清界限,还要在媒体上发声明!”谢楚这次十万火急。

        这原本就在容烟的预料之中,

        “阿姨的做法我完全理解。谢公子,我帮不了你啦。”

        “我爸的钱马上就到我公司账户了,这个节骨眼不能就这么放弃。”谢楚依旧不死心,“顾行到底在我妈面前说了什么,还有没有挽救的机会?”

        “别再妄想洗白了。顾行说,我和他早就好上了。”容烟很无奈,“你在外面作天作地,阿姨可以选择无视,到我这里就是另一个标准了。”

        “你来家一趟吧,试着在我妈面前表个态,看看有没有回缓的余地。”谢楚有些抓狂。

        容烟看了眼车载屏上的时间,“我还要上班,下班后再去见阿姨。”

        “就这么说定了。”谢楚发愁地叹气。

        回到华霖后勤部,容烟感觉几位同事的目光满是羡慕。

        “容烟,你可真是厉害,竟然参加了今年RD的设计大赛。”李兰笑嘻嘻地说,“刚刚设计部总监还问我,你怎么有金色邀请卡,这事儿我怎么知道呢?”

        容烟打开电脑,找到RD官方网站,看到所有的参赛作品都被公布出来了。

        国内只有两人参加,一个是她,一个是白玖凝。

        她的作品被放在了很显眼的位置。

        她有种预感,是顾行在帮她。

        在电脑上截了个屏,用微信发给顾行,顾行没有回应。

        季鸣和绘图组的同事先后发来恭喜的信息。

        不被公司认可的人,现在却能参加业界最顶级的赛事!

        不得不说,这狠狠打了把她调到后勤部的那个人的脸。

        整个下午,容烟都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下班的时候,刘鑫酸溜溜地说,“咱们后勤部庙太小,容不下容设计师这尊大佛。”

        谢楚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催她去谢宅。

        她想好了,见到谢母就把事情的原委全盘说出。

        她不希望自己被最尊敬的长辈带着有色眼镜看待。

        到了顾宅,谢父不在,谢母一改往日的热情,板着脸不停地叹气。

        谢楚抢先道,“妈,顾行今天没有把话说清楚,他只是和容烟谈过恋爱,并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谢母看向容烟,容烟心虚地未语先笑,“阿姨,你能不能平心静气听我把话说完。”

        “跟我来书房!”谢母拧开书房的门,把谢楚挡在客厅,“你不许进来。”

        谢楚不停地给容烟使眼色。

        关上房门之后,谢母一脸凝重,“阿楚那小子没一句实话。我问你答,不许骗我。”

        “阿姨,你说吧。”容烟故作坦然。

        谢母神色凛然:“你喜欢阿楚还是顾行?”

        容烟直接与她交底,“都不喜欢。”

        “为什么要装着和谢楚谈恋爱?”

        “这是我和谢楚的一场交易。我配合他演戏,他的公司顺利得到谢叔的注资。当然,他也会给我一笔经济报酬。”

        谢母给了容烟从未享受过的长辈亲情,容烟不想再骗她。

        “连订婚都可以看成交易!你们还真把婚姻当儿戏了!”

        谢母生气拍了下桌子。

        “对不起,阿姨。我错了,不该配合谢楚骗你和叔叔。”容烟垂首道歉。

        “你们太可恶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让老谢给谢楚一分钱!”

        谢母捂着心口揉起来,“容烟,我把你当女儿看,你却把我和老谢玩得团团转,你良心何在!”

        容烟看出谢母情绪激动,不敢再为自己辩解。

        “前几天的订婚仪式有多轰动热闹,现在就有多打脸!”谢母愤怒地说,“为了谢家的脸面,我不会把这些丑事公开,更不会在媒体上发布与你划清关系的声明。你以后好自为之!”

        最后一句话与逐客令无异,容烟离开书房时又朝谢母深深鞠了一躬。

        “阿姨,谢谢你。”

        谢母气得把头别向一侧。

        看到容烟走出来,顾行小声问:“把我妈说服了没?”

        “谢公子,我不能再伙同你欺骗阿姨了。咱们的合作到此为止。”容烟说着走出谢家。

        “六十万你不要了?”谢楚正要追过来,就被谢母的声音喝止。

        容烟刚启动车子,顾行的电话打来,“下班了没?”

        “下班了。我先回阳光嘉园收拾几件换洗衣服,再过去。”容烟怕再生枝节,隐去了自己来谢家的事儿。

        “我定了晚餐,四十分钟后会送到君悦府,别回去太晚。”顾行嗓音忽然多了几许温柔。

        “好。”容烟结束电话。

        那头的顾行攥着手机,还沉浸在刚才的旖旎中。

        他发现,只要不触到容烟的逆鳞,两人完全可以和谐相处。

        手机铃音响起,是谢楚。

        还没点开,顾行已猜到是什么事。

        “行哥,你在我妈面前胡说一通,可把我给坑惨了!为了个女人,毁掉多年的兄弟情值得吗?”谢楚质问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想着坑你。”顾行不疾不徐地回,“你可以找任何女人陪你玩这场游戏,但,容烟不可以。”

        “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你不会爱上她了吧?”谢楚冷笑。
    热门搜索:两性问题性感睡衣性感装美女性感视频性感美女图美女性感美女超性感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