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心狐九变 > 正文 第20章 法器
        “秦牧风,随吾走走。”族老起身,说道。

        秦牧风点头,默然跟随族老离开厅堂。

        府宅美景,布局巧妙,曲曲折折,最后走入一座八角云亭,驻足外望。

        族老说道:“吾的本意,希望你照顾秦青,吾不能强迫甘玉华归属于你。”

        秦牧风回答:“就算没有甘玉华下嫁,秦牧风应允之事,绝不会有所辜负。”

        其实秦牧风明白,获得甘玉华是人财两得的美事。

        不单单获得一个平妻,还获得了平妻出身的家族结势人脉。

        人脉越广,越能够混的风生水起,手眼通天。

        一个修者拥有了势力,更容易获取修炼资源,只靠一个人打拼,注定需要不断玩命。

        但人的运气不可能常盛,进入云梦大泽次数一多,总有命衰陨落之危。

        族老说道:“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不让秦青母子,归属吾的其他孙辈。

        原因简单,吾的孙辈觉得理所当然,他们不会有什么亏欠之心,而给予你,你多少记得恩惠,善待秦青。”

        秦牧风说道:“大人,秦牧风没有奇怪之心,秦牧风是亚父养育长大。”

        族老一笑,道:“甘玉华不愿,吾给你另外的好处,你看看合心吗?”

        族老左手一挥飞出三样物事。

        秦牧风见物过来,忙伸出双手接住,两个玉瓶,一个巴掌大的玄青色龟甲。

        族老解说:“龟甲属于下品防御法器,滴血兼元气祭炼即可为用。

        玉瓶内一颗元鼎丹,能让你晋升角龙力士,你要先凝煞再吞用。

        一颗回春丹,在你元气耗尽,或者重伤之时吞下,十个呼吸恢复如初。”

        秦牧风听了惊喜,忙恭敬道:“谢族老大人恩赐。”

        族老驳说:“不要说什么恩赐,这是吾与你的一次交易,吾今日急你所需,他日你要回报秦青。”

        秦牧风肃容,道:“秦牧风谨记。”

        族老一笑,密语:“再给你一个忠告,有的时候,主支的族人比敌人还要可怕,防不胜防。”

        秦牧风一惊,寻思一下,密语:“请问族老大人,秦广城里的法灵,是不是家主控制的?”

        “非是,秦广城的法灵拥有规矩自主,家主不能控驭的存在。”族老密语回答。

        秦牧风点头,心里下意识一松。

        族老又道:“你还不够资格,有些事情不是你该深知,走吧。”

        秦牧风知趣的恭敬辞礼,转身离开了。

        秦牧风欢喜的走出族老府宅,胸衣里贴肉藏着龟甲法器。

        法器,亚父都没有的宝物。

        秦牧风对于法器有一些了解。

        法器分成下品,中品,上品和绝品。

        每一品阶又有优劣之分。

        听说,十二道符阵禁制的是下品法器,二十四道符阵禁制的中品法器。

        三十六道符阵禁制的上品法器。

        三十六道符阵禁制,加上养灵禁制的绝品法器。

        绝品法器的养灵禁制衍生宝灵,晋升法宝。

        秦牧风从未见过法器,但他听说过秦广城里的法灵,可能是某一件法宝的宝灵。

        但法宝是什么形态,秦牧风认识的人中,没有人知道。

        也有人说,秦广城的法灵非是法宝器灵,而是一位先辈的残魂。

        否则,秦氏没有能力保住法宝不失。

        秦牧风倾向木长老是先辈残魂,不然家主为什么不能控驭。

        另外,他还知道法宝需要有主人蕴养。

        没有主人的法宝,器灵衰弱崩亡,退化为绝品法器。

        秦牧风走的飞快,兴冲冲的回去亚父府宅,他急于祭炼龟甲法器,一睹法器奥妙。

        经过角门时依然步伐匆匆,没有理会门奴的恭敬见礼。

        秦牧风走入母亲居院,略一抉择,回去了自己的居屋,打算祭炼了法器,再给母亲问安。

        他推门而入,听到一声柔弱惊呼。

        秦牧风止步,愕然看着屋里的一名清丽少女。

        少女十六七,一身青裙,手中拿着一卷书,秀眸意外的望着秦牧风。

        “主人,主人回来了。”少女反应过来,忙走向秦牧风,柔和轻语。

        “哦,你是?”秦牧风问道。

        “奴婢梅英,主人的舅父送给主人的,请主人不要嫌弃奴婢粗笨。”少女柔和解释,明显局促不安。

        秦牧风点头,温和道:“你很美丽,我满意。”

        梅英玉颊羞涩,柔和道:“主人不嫌就好,奴婢给主人奉茶。”

        “不忙,我有件急事需要处置,你在外间随意,不要进去打扰。”秦牧风温和道。

        梅英点头,秦牧风一笑,迈步走去了内屋。

        秦牧风在内屋坐下,心情舒畅。

        舅父是他结势的最好抉择,能被人高看重视,他一直努力的期盼之一。

        平复一下心境,秦牧风取出龟甲,翻看审视,与普通龟甲一般无二。

        龟甲凹面,存在复杂符纹。

        秦牧风取刀割破左手,一道血线落在符纹上。

        精血一接触符纹,立刻散入符纹,秦牧风有了牵系感觉。

        秦牧风处置一下伤口,右手拇指点按在龟甲符纹,输出天狐元气。

        嗡!巴掌大的龟甲,发出沉闷颤音,散放出蒙蒙玄光。

        玄光沿着龟甲边缘扩展,直至变成虚幻的圆形龟甲,约莫尺径。

        秦牧风大喜,心念一动,玄光龟甲悬空飞移。

        秦牧风肃容驾驭。

        稍许,知道了龟甲法器,只能离身一米旋飞。

        随着飞动,玄光逐渐缩小,直至变回龟甲实体。

        若想再次形成玄光龟甲,需要再次渡入元气激发。

        秦牧风满意,相信龟甲法器的防御一定很强。

        他亦明白,这件龟甲法器,对于族老大人不会很重要。

        但对他而言,很可能是救命的宝贝。

        龟甲贴在左小臂隐藏,以后与敌交手,他能迅速激发龟甲法器防护。

        龟甲贴肉的情形下,能够维持了龟甲玄光持久。

        秦牧风又取出丹瓶观看,嘴角不经意的苦笑。

        族老说,元鼎丹能让他突破一品,但自家事,有苦难言。

        原来,秦牧风修炼两大天阶功法,修炼效率异常的差劲。

        别人修炼一种功法付出的时间,他要交替修炼两种功法,进境上迟滞一半。

        蝶衣说,他的修炼不仅仅迟滞一半,而是迟滞的太多。

        修炼成果,只有正常修者的四分之一。

        换而言之,秦牧风的每一种功法修炼成果,莫名其妙的流失一半。

        蝶衣知晓了问题,但无法解释。

        只能归结于,激发潜质形成的阴阳灵种,造成秦牧风的资质,存在隐形缺陷。

        秦牧风郁闷,但并不沮丧。

        他的理想成就高阶力士,纵然修炼进境龟速,十多年足够实现理想。

        秦牧风怀疑过,是不是与漂浮怪梦有关?

        但转念间懒的多思,没有向蝶衣提起。

        毕竟一个梦,说出来幼稚可笑,他与蝶衣在一起,本心维护着自己的男人形象。

        秦牧风心情愉悦的走出内屋,看见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梅英。

        他微笑的走去,伸双手捧托了梅英娇容。

        梅英羞涩的眼帘低垂,身子微微局促不安。

        秦牧风欣赏美人。

        美人瓜子脸,黛眉如柳,挺鼻灵秀,含樱朱唇,皮肤白皙。

        美人的气质文雅清丽,眉间隐有一种书香风情。

        秦牧风不觉间与映雪比较。

        映雪是他名正言顺的二夫人,这位舅父送来的少女,名正言顺的侍姬。

        相比梅英,紫衣丽女映雪鹅蛋脸儿,杏眼桃腮,清冷的花容散放艳丽之美。

        秦牧风心态赏心悦目,但又不可亵渎。

        秦牧风俯首,亲吻梅英秀额一下,这是他的女人,他愿意呵护。

        这一吻表明了他的不离不弃,心情愉悦的不羁宣泄。

        他有了掌控命运的开始,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他是一家之主。

        “主人若想怜惜,请容奴婢准备一下。”一吻之后,梅英羞涩紧张的细语,流露了讨好的态度。

        秦牧风微笑,心知梅英来之前,遭到吓唬的调教过,生怕惹了自己不满意。

        秦牧风温和道:“你是我的女人,服侍之事不急,随我去见母亲。”

        梅英轻嗯。

        秦牧风松手后退一步,等候梅英整理自身秀发和衣裙。

        一起出门走去正房,叩门后,开门的是如萍。

        如萍笑语:“牧风,进来吧。”

        秦牧风微笑点头迈步走入,梅英低头的谨慎跟随。

        秦牧风看见母亲,走过去坐在了下首,微笑道:“七娘,孩儿回来了。”

        母亲点头,直接问道:“族老使人来告,说你与天一城柳氏女儿联姻。”

        秦牧风点头道:“是,孩儿回来,在门外转去拜见了族老大人,族老大人说会为孩儿安排好。”

        母亲问道:“你这婚事来的好生突兀,那位柳氏女儿为何要与你结亲?莫非你们认识?”

        秦牧风点头道:“云梦大泽认识的,既然族老大人愿意促成,我们不用费心。”

        母亲看了秦牧风,温和道:“这毕竟是你的姻缘大事,那位柳氏女儿甘愿做平妻,娘觉得奇怪,有着担心,怕你吃亏。”

        秦牧风笑道:“孩儿身为男子,有什么可吃亏的,她若是非要做正妻,孩儿才会头疼。”

        母亲看着秦牧风,问道:“莫非那个柳氏女儿出嫁过?”

        秦牧风微怔,只好道:“孩儿不知晓,既然她看上了孩儿,又愿意做平妻,孩儿何必拒绝成仇。”

        母亲点头,扭头看了梅英一眼,浅笑道:“你舅父送来的梅英,你可喜欢?”

        “孩儿喜欢。”秦牧风愉悦回答。

        母子二人又说了家常话,沟通亲人信息,秦牧风和梅英离开。
    热门搜索:性感肌肉男性感海滩我的性感女房客性感大麻性感美女脱光丝袜性感性感mv韩国动感之星妖精性感脱衣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