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朕乃一代圣君 > 正文 第97章 再留一手
        自南宋以来的经济中心南移,使得东南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都是中央王朝的财税重地。这样的地方,首先不能有大乱,如果要乱,要在短时间内扑灭。

        这就需要较为周全的谋划,

        恰巧朱厚照还小,他有时间一个一个埋种子。

        学宫是一个,

        东南也要有一个。

        甚至于杨慎都是一个。

        「张永,」朱厚照对着跪在殿门口的人招了招手,「你随我进来。」

        「是。」

        天近傍晚,有些凉意。

        太子坐上了软塌,张永和刘瑾就在边上。

        「父皇特旨赐恩,叫我领了一卫,这些人,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张永如实说:「皇爷下了旨后,奴婢就去和宁公公商量了。奴婢节制腾骧左卫,统兵士五千六百人。指挥使乃南宁伯毛荣。」

        「喔。对了,你上次推荐的那个叫……」朱厚照不善记名字,但对那人有印象。

        「回殿下,叫吴俊川。」

        「喔,对的对的,就是他。也给他编进去吧,先当个……小旗吧,当得好的话,后面再说。」

        「是!」

        这个人朱厚照只是顺嘴一提,随后问道:「真有五千六百人吗?」

        张永:「……」

        太子为何总能这么犀利。

        「……回殿下,没有。奴婢去看了,总共5062人。」

        这么多呢,比他预想的要好些。

        「看着雄壮勇武的有多少?」

        「这个,具体尚且不知。」

        「那么就去搞清楚,清楚了之后将他们编在一起。」

        张永想了想,「殿下的意思的,勇武的都在一起,体弱的也都编在一起。」

        「是。」

        「这样,若是那些千户不答应怎么办?」

        朱厚照翻着手里的一个东西,听他这句话就答说:「你不是节制他们吗?何需问我。」

        还能反了不成。

        堂堂太子,虽然有些人的利益暂时不能动,但也不是谁都得罪不起。

        「奴婢明白。」

        「分好之后,你负责带他们操练,记住,要真操练。我会找时间去看的。」

        说完这些朱厚照把自己手中的东西给了他,「除了腾骧左卫之外,这也需你重视。」

        张永一看便惊,「这……为何要派这么多探子去东南?那边难不成有什么事?」

        「现在还没有,」

        这是,这件事中留的一手,他的老习惯了。

        也就是刘瑾说的,万一梅可甲失败了呢?或者说的干脆些,万一他死了呢?

        朝廷的大事难道就此停了?

        与此同时,他虽然把梅可甲的家人都留在北京,但不是说就完全信任了梅可甲,万一中间,有人趁着不注意救走了他们呢?

        这么一大家子逃到了海外,

        到时候怎么办?

        朱厚照的事情很多,不可能眼睛一直盯着梅家人在京城过得怎么样。

        所以梅可甲他是八分信,他提供的信息也要做个对比。….

        这件事之所以搞得那么麻烦,还提前这么久,就是要一击致命。东南一旦乱上几年,那就是绝大的事件。

        因为北边鞑靼势大,朱厚照和文官的许多理念又不和,正德年间还冒出过两个藩王造反的桉子。

        不稳一点,怎么能行?

        「你先前不是训练

        了三十人吗?只要不是太蠢的,这次也派出去,其余的探子慢慢吸收。不用锦衣卫,也不用东厂,银子,本宫自己掏。」

        这倒是出乎刘瑾和张永的意料,「竟要到这样的程度?」

        要!

        朱厚照不信牟斌,他这个所谓有正义感的指挥使和文官集团的关系暧昧不清,说句不客气的话,也就弘治能忍得了他。

        杀几个贪官,他大抵不会有什么。但一旦杀的多了,难保他不会暗中和什么人通气。到时候坏了整个大局。

        东厂同理,弘治年间,厂卫都受文官的压制。

        不过这些不必一一和这两人解释。

        「听命行事。」朱厚照抿了抿嘴唇。

        张永神色一凛,「奴婢遵命!」

        刘瑾问:「这……梅可甲不应知道吧?」

        「他不必什么都知道。」

        朱厚照真是为这大明朝操碎了心,

        像是周经那样的人还觉得他做的坏事呢,其实他们所有人都不清楚,朱厚照所做的,才是重现大明荣光的大事。

        虽然他也想和那些君子弄出个君臣相得的局面,

        但真的做事情还是发现,只有太监会不折不扣执行他的命令。

        过了一会儿,

        外间一个宦官来禀报事情,

        朱厚照只扫了一眼,就觉得气血往上翻涌,「痴心妄想!」

        张永和刘瑾对望一眼,「殿下,怎么了?」

        「你们自己看!」

        发了怒的朱厚照还瞄了一眼刘瑾,

        吓得刘公公心里一抖,想着可不要是自己出了什么大错!

        而等真的看完,他的心思也凉了小半截儿,

        「殿下恕罪,是奴婢疏忽了,竟以为程敏政等人只是照常当值,没曾想到这些自称君子的人也这么不要脸。」

        张永不明白是什么事儿,

        急忙抢过来瞧了瞧,这一瞧也是破口大骂,「真是无耻!殿下自己想的办法筹集银子,没要这些人一个大子儿,现在竟然想等学宫建好了便由他们所用!真是想得太美!」

        「抢他们是抢不走的。能从大明朝太子手里抢走东西,那得要他们有天大的本事才行。」朱厚照摩挲着手指,「我就知道不会这么顺利,但也没料到,他们竟然还想釜底抽薪。」

        学宫,是他最为重要的一个种子,竟然还想半个国子监第二,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儿。

        朱厚照站起身来转悠着,只一会儿,其实思路便也清楚了,「明天叫张天瑞进宫。他们不是等着本宫建好了,再由他们所用吗?那么也就是说,现在不管怎么建,都不会有人聒噪。干脆就让张天瑞加快进度,放开了手脚建,天气也暖了,正是出活儿的好时候。」

        刘瑾有些担心,「可他们真的这么做了,这个设书院、兴教化的理由倒也不好不睬。」

        「不要听他们吓唬人!这事儿就照此办理!几张嘴还想抢本宫的银子?做梦!」

        朱厚照才不信那一套,他想动点儿别人的利益得提前好几年谋划,还得准备流血。

        这帮文人想靠讲点儿道理就从他这个太子手里抢东西?书读傻了吧。

        最差最差的情况,就是你们确实有理,但我就是不鸟你,有本事你带人冲进来啊。

        所以说这程敏政啊,还有的苦头吃呢。.

        皇家雇佣猫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w w w..com,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继续阅读哦,期待精彩继续!您也可以用手机版: wap..com,随时随地都可以畅阅无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