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网游之王者再战 > 正文 473 大事
        絮语流觞是一个务实的人,所以她口中的大事,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复辟者出现大动作了。

        他们占领了公国的南方。

        就在塔尼亚的最终战结束两天之后,公国西凤郡南方的几个村镇就接连失去了联系,随后逃出来的村民们声称有许多盗匪占领了他们的家园,然后将他们赶了出来。由于西凤郡的郡主已经将大部分的兵力带往首都,留守在各自村镇里的也基本都是普通的自卫村民与后备人员,所以那些所谓的盗匪也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抢下了那些地盘。本着根本就没有将那些人放在眼里的态度,西凤郡各个城镇的镇长与守备官也没有急于用手中的残兵败将收拾这些亡法之徒,只想等自己的郡主回来之后,一起处理掉这些流窜到此地的盗匪团队,但没过多久,一篇来自被占领区域的声明就出现在了各大村镇的人群之中,上面说明了他们的身份,以及他们希望其他人放弃抵抗、向魔法帝国皈依的最后通牒。

        随后,这些打着复辟旗号的人就接连攻下了几个城镇,占领了西凤郡东南方的一大片区域。

        “包括风花镇在内的许多地方,现在都已经失去了控制。”

        虽然已经步入了秋天,但正午的阳光依旧炙烤着自由世界里每一个人的身体,所以前往自由之城的段青与絮语流觞也和停下来休息的车队一起,躲到了塔隆大道一边的某片树林之中:“他们人员齐备,装备精良,其他的后勤物资看上去也很丰富,士兵的训练也非常完整,反观西凤郡的留守卫队们,不仅只剩下了不适合上战场与帝国死磕的老弱残兵,而且还是一副轻视的态度,所以两伙人一交手,胜负几乎就已经分出来了。”

        “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有许多手段高明的魔法师。”说到这里的女子声音逐渐变得严肃:“足以媲美法师议会的魔法师。”

        “……公国这边还一直没有得到消息吧?”靠坐在树根旁边的段青叹息着说道:“为了防止帝国再次发难,帕米尔还特意让两郡的军队都往前压了压……”

        “看来是的,不然姓康的那个家伙早就急着回来了,才不会还在那里优哉游哉地当背景栏。”絮语流觞低声回答道:“绿石村的新手点已经关闭了,所以来自那边的玩家熟练也少了很多,不然我们这些人,也不会这么晚才得到消息……”

        “这已经比游戏里的NPC们快很多了。”段青说道:“现在只能希望他们能够早一点知道这些。”

        “中立组织的消息传递速度应该比官方快。”蓝发的女剑士跪坐在草地上,伸手接过了女仆递过来的茶杯:“尤其是法师议会……他们现在应该是站在公国这一边的,消息应该会更快到达帕米尔的手上。”

        “他们可是致力于与复辟者打擂台的家伙,不着急才怪了。”

        段青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那些喜欢暗地里做手脚的家伙现在居然跳到了台面上……想必最着急的就是他们了吧?”

        “……复辟者他们的时机把握的相当好,或者说……他们可能早就计划好了这一些。”絮语流觞回答道:“塔尼亚的行动只是顺势而为的其中一环罢了,如果最后没有成功……那么就把动静闹得大一点,逼公国向其他州郡发出求援,然后趁隙起事……”

        “有道理。”

        段青眯着眼睛点了点头:“这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隐藏得这么好,最后却突然自己跳出来的原因,但还是有点怪怪的……”

        “哪里怪了?”

        “复辟者是以复辟魔法帝国为己任的一群人,既然他们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偏偏要挑在这个时候发难呢?”段青缓缓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别跟我说什么玩家参与进来了之类的鬼话,克里斯托那个老贼绝对不会这么设计游戏的……”

        “内在原因……你想质疑的是这个吗?”絮语流觞拖着下巴仰起了头:“确实,他们应该有一些内在的动机才对,不然这不符合他们以往的行事风格……”

        “而且还是提前做了这么多准备的情况下。”

        段青指了指南边的方向:“兵粮齐整,还有魔法师助阵,怎么想都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出决定的计划,想想之前发生在两国之间的一系列事件……这场战争的挑起者,是这些人在从中作梗也说不定的,但这样一来,另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就出现了——既然这些人有这么大的能量,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大费周章地搞出这一系列的阴谋,最后只为了占领公国南方的那一片小小的土地呢?”

        “他们的行为前后矛盾,他们的目的……现在不明。”段青总结道:“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最好还是去那边亲眼看一看,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然后一举……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是说可能,不是现在就去啊。”

        “……还以为你又要一个人跑了。”

        拂了拂被秋风扬起的蓝色长发,女子收回自己鄙视的目光:“你啊你,总是一个人偷偷摸到游戏的中心,独自吃下一大堆关键信息和资源,然后就吊打了其他玩家,莫名其妙地成为了游戏第一人……你这样是非常破坏别人游戏体验的好不好?你让我们这些队友都很难做的好不好?我们这些熟悉你的家伙也就算了……要是让梦竹知道了,小家伙还不得用偷懒耍滑这个理由,把你骂到十万八千里以外去!”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带着你们一起不就完了……啊不对,是好好玩游戏,好好玩游戏。”挥舞着双手的段青急忙表态道:“反正现在咱们没有那么多人了,带队应该也不会太麻烦,等小姑娘喜欢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我们就一起去环游世界行不行?

        “嗯……这还差不多。”

        “自由之城这一趟还是要去的,毕竟这是我们冒险团的委托呢。”看着对方稍霁的脸色,段青急忙将话题转了回去:“而且……既然复辟者计划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不可能忽视自由之城这个势力的,那里的现在……说不定也正在有大动作。”

        “嗯,这也是我比较担心的一个地方。”絮语流觞点了点头:“从塔尼亚之前的发展过程来看,他们不仅擅长阴谋诡计,而且喜欢操纵人心,上到贵族和议员,下到卑微的难民,最后都会成为他们的棋子。自由之城那个地方的环境……恐怕更适合这些人的发挥,说不定此次回去,那里已经不是我所熟悉的城市了。”

        “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段青安慰似的说道:“大不了靠我们自己嘛。”

        “……哼,也就你有这种莫名其妙的自信心了。”

        女子望了一眼对方的笑脸,然后偏了偏自己的头:“仗着自己有本事,什么游戏世界都不放在眼里,小心一不留神,把自己给赔进去啊。”

        “……我会注意的。”段青微微地摇了摇头:“而且……”

        “我可没有小看这个世界的意思啊。”

        脑海中猛然回现了某道悠扬的钟声,以及通往天际的一条条粗大的铁链,双手靠在背后的段青眼神恍惚了一下,飘忽着望向了树叶之间的晴朗天空——有关命运之子的一些警告与提示依然在他的脑海里清晰地铭刻着,让他对这个神秘而又宏大的世界充满了兴趣与敬畏,属于古斯坦临走之前对他说过的一些警告,也依然回荡在他的耳边。

        “我们虽然自称是命运编织者,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命运之轮。”

        “有关它的记载……”

        “除了她的只言片语之外,大概也就只有出现在魔法时代之前的一些历史残页之中了。”

        比古魔法帝国还要古老的东西吗……还有,她是谁?

        说起来,命运之子与命运之轮的这个称呼,第一次听到的地方是……

        眼中的浑浊骤然一散,段青忽然坐直了身子:“你刚才说……风花镇?”

        “……怎么了?”

        “风花镇被复辟者占领了?”

        “不知道,但是现在……那边的整片区域已经处于被封锁的状态之中。”

        望了望车队那边的情况,蓝发女子低声回答道:“除了一开始逃亡出来的平民们所带来的消息以外,我们再也没有得到更多的情报了,目前的那些产粮区域,也都已经很难让类似玩家这样的人群踏入其中。这些敌对区域目前还有扩散的趋势,现在已经快要到达卡隆关以南、哈扎斯以东一带,与那些家伙之间的争斗,现在也随着这条线而向我们的方向收缩着……怎么,你在为公国的粮草与生计而担忧吗?”

        “没有,不过……罢了。”

        心中闪现过了风花镇结识的那些熟悉的身影,段青将属于自己的失落心情逐渐地收敛起来,但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却还是因为彼此之间的沉默,逐渐地失去了原来的温度。观望着四周的女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拍打了几下自己腰侧的剑柄,然后指了指车队的方向,忽然对着暗语凝兰低声说道:“凝兰,你去观察观察那些玩家……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好的,流觞小姐。”

        似乎是察觉到了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女仆转头向着段青的方向望去,然后在得到了对方的点头示意之后,倏然消失在了原来的草地上。一直望着那边的蓝发女子随即低了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神色,重新望向段青的美丽脸庞,却是变得比之前更加严肃了:“还有一件大事……”

        “祥瑞公司出现了一些暗中的动作。”

        段青的眼神一冷。

        “我不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消息,又或者是立了什么新的项目,但有人向我透露……他们重新建立起了一个游戏分部。”女子的声音比之前更加低沉,仿佛一位正在黑市里贩卖消息的商人:“人员组成不多,而且全部都是新面孔,负责的组长……应该是段正贤。”

        段青没有说话。

        “不仅是项目组的框架,他们连具体的结构都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几乎一上线,这个小组就已经运转起来。”看到对方似乎没有回应的意思,絮语流觞只好继续说道:“按照我的猜测……他们大概是收购了一个工作室,然后借着对方的架子直接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只是将自己的计划与目的套进去就可以了。”

        “我已经嘱咐一些人观察自由世界里各个城市里的动静,看有没有冒险团或者行会集体迁移的迹象,除了那些处于转会期而来回调动的自由职业选手们之外……剩下的应该都是很可疑的人。”

        “……也许只是他们闲来无事罢了,不必这么紧张。”

        “哦,是吗?我这里还有一个消息,你要不要听一听?”

        絮语流觞的声音变得更加肃然了:“祥瑞集团的指数,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下降了2%。”

        段青没有说话。

        “你应该懂的吧?他们抽调了很多的资金,用来支持了一些别的项目,但明面上……他们没有对外作出过任何的解释。”絮语流觞继续说道:“自三年前的那次事情之后,段家就撤走了所有与虚拟游戏产业相关的东西,现在却突然又开始了行动,再配合上大量的资金流转……”

        “他们究竟想做什么?”她盯着段青的脸:“你……应该知道的吧?”

        段青依旧没有说话。

        “这三年来,我时时刻刻都盯着段家的一举一动,家族的情况我也一清二楚,你以为凝兰那个丫头为什么没有来参加梦竹提议的聚会?还不是因为她现在的处境很尴尬,根本就走不出段家的大门!你在段家的一切,现在都不知道被抹杀了多少遍了,作为你的忠实丫头……她现在的生活,想必也非常不好过吧。”

        “如果段家对她的监视足够严的话,他们未必不会发现你的事情。”絮语流觞低声警告道:“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你闹出来的动静与私下的留言……”

        “他们现在已经发现你了也说不定。”

        “……这就是你支开凝兰的理由?”

        “回答我。”

        树荫下,一男一女就这么相互对视着:“他们为什么要有这样的反应?他们……想要对你做什么?”

        “……大概是想要追讨三年前的债吧。”

        段青又沉默了一阵,然后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等到了自由之城……”

        “这件事说不定会弄明白的。”

        
    热门搜索:美女主播吴怡霈性感性感的阿姨超性感美女桌面壁纸日本两性性感海滩3性感漫画美女性感美女169性感女郎马伊琍性感图片林志玲性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