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剑问九天 > 正文 第二章 古剑宗!
    残阳如血,红霞遍布,清冷的晚风缓缓吹拂,将卓天从迷睡中叫醒过来!

        晃晃有些昏胀的脑袋,缓缓地撑起身子,斜靠在石梯之上。

        望着那炫彩的晚霞,想起先前的测试,那些刻薄的话语,卓天轻叹一口气,“到底我还是进不了古剑宗吗?”他略显自嘲地说道。

        玄剑大陆,幅员辽阔,大体分为东南西北中五大荒,宗门林立,各处玄妙剑术争奇斗艳,俊采星驰。

        古剑宗自然也是这众多修剑门派中的一个,修习的一种名叫“古道剑术”的法门,一柄长剑,舞得熠熠生风,在东荒众多门派中也算是顶顶有名的一处大派!

        古剑宗位于东荒古剑山上,依山而建,高屋楼阁,剑芒寒心,如一柄长剑直指天穹!

        卓天乃是千里外一处小山村的弟子,慕名而来,至此三年有余,奈何年年测验,却是次次碰壁!

        卓天也知道这样的大宗门,收取弟子的规矩自然是十分严苛。

        不是那些小山小派可以比拟的,但哪个少年没有自傲之心,又怎甘心自己此等蛟龙潜于那些差小门派之内!

        其实,古剑宗的入门要求倒也不算太过严苛,元脉要求只要达至中等级别即可,但就算如此,也难道了卓天这堂堂七尺男儿,他偏偏只是下等元脉,又能作何,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所谓元脉,乃是剑脉的一种,玄剑大陆上,每个人都拥有一道玄妙神奇的经脉,当中蕴含着剑元气,因此俗称为剑脉。

        剑脉当中,剑元气的充盈程度自然也是人人各不相同,大致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

        剑元气干瘪匮乏的属于下等元脉,略显充盈的属于中等元脉,若是非常充盈的,那么就要恭喜你了,乃是上等元脉!

        即使在大宗门也是相当吃得开的,因为修剑,修剑,修炼的就是这剑元气,先天剑元气充足,修行速度自然超于常人,自然也会受到宗门长老的关注与欢喜。

        被长老们关注,若是有些得其指点一番,更是可能会一飞冲天,成就无限!

        除却元脉,还有另外几种比较特殊的剑脉,一种是兽脉,就是剑脉当中蕴含着妖兽之血,这种血脉,一般都是人类和修行有成的妖兽结合的产物,拥有兽脉的人,潜力必然强于普通元脉之人。

        因为他们有一中奇异的能力,兽化!

        一种可以是自己拥有妖兽强健体魄与厉害功法的蛮横能力,但并非出自自身的力量,伴随而来的自然也有极端的风险,很容易沉迷于妖兽的狂暴感觉中,迷失自我,成为暴怒的只知毁灭的半兽人。

        但即使有着这样的风险,一些对自己极端自信的人还是会去猎杀一些高等魔兽,抽取他们的血脉吞服,让自己拥有妖兽的能力。

        再有一种剑脉,也是一种相当高等的剑脉,气脉,拥有这种剑脉的人,剑脉当中的剑元气一般都是充盈至极致的状况,对剑道的理解更是异于常人,禀赋非凡,有些厉害的天才,更是天生能够御使剑元气。

        ……

        凉风的侵袭,已是让他的脑袋清醒不少,卓天蹭得一声站起身子,拍拍身上的灰尘,涣散的眼眸中神采慢慢重新凝聚。

        “我一定要成为古剑宗的弟子,父亲、母亲,我不会放弃的!”卓天看向东北方那遥远的天际,坚定执着地说道。

        转头瞥了一眼古剑宗那已经关闭的高门,抿了抿嘴,在心中对自己再次鼓励一番,然后疾步往山下奔去。

        他没有时间浪费,他要锻炼身子,因为没有功法修炼剑元气,他唯一的办法就是锻炼身体!

        只有不停地锻炼,才能让筋脉之中的剑元气缓缓充盈起来,这虽然是比较笨的方法,却也是目前的他唯一能采用的方法了!

        “来年,定要那古剑宗录我为弟子!”卓天心中暗暗发誓道。

        极速的身影在石梯上不停闪动,不一时已是来到了古剑宗的山下。

        古剑宗山下立有一块高大的石碑,上面刻着沧桑有力的三个字,解剑碑,这也是玄剑大陆,众多宗门山前经常竖立的一块石碑。

        解剑碑旁乃是一个波光粼粼的水湖,名叫洗剑池,湖水清澈见底,虽是洗剑池,却也可以直接饮用,甘冽爽口。

        卓天走到池旁,舔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捧起一口水就要喝将起来。

        突然旁边树林一动,传来一阵阵稀疏的声响,卓天锻炼许久,自然耳尖目明,登时抬眼看了过去,虽然在古剑山下,但也料不准这里没有妖兽出没。

        卓天现在除了身子硬朗之外,其他可是没有一丁点实力,若是就此出现一个高级魔兽前来饮水,他可就有九条命也不够死的了!

        水也不喝了,他赶紧往那高大的解剑碑后躲去,这石碑没什么厉害之处,却是坚韧非常,即使一些厉害妖兽也破坏不了。

        若是破坏了,堂堂一个古剑宗的偌大宗门也要闹笑话了,成为有史以来玄剑大陆上第一个宗门解剑碑被妖兽扒坏的山门了。

        卓天藏身在解剑碑后,细眼偷瞄树林处,只见一个身躯瘦弱,满身泥土的人影走出了林子,嘴里还不停地在念叨着什么。

        缓缓走近,卓天看清了他的样子,粗略地打量了一番,人影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身材瘦小,粗衣布衫破破烂烂,头发乱糟糟地好似稻草一般,瘦小的胳膊小腿裸露在外面,上面还染着一层厚厚的尘土。

        除却这褴褛模样,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扑闪扑闪灵动的眸子,神采奕奕,明亮如黑夜中最闪亮的星辰。

        看见面前清澈的湖水,邋遢少年抿抿嘴,四顾望了一番,毫无人影,不由松了一口气,准备捧起清澈的泉水洗漱一番。

        看着少年喝水甘甜舒爽模样,卓天的嘴里更是干涩,这才想起,自己已是渴了半晌,眼下面前这人既然不是什么妖兽,不禁自嘲笑笑,自己太过紧张了,从解剑碑后悄声走了出来。

        在湖边也是捧起了一口水,喝了一口,香冽润喉,真是解渴良药,不由伸手捧起水多喝了几口。

        在湖面上荡漾起一道道波纹,水面浮动,邋遢少年兀自喝水间,陡然一惊,跳起身子,用那明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卓天,眼神惊悚,好似见到了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