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千载谢东风 > 正文 第三十三章:喜获“麟儿”?
        空旷,亘古无垠的空旷,却从天际垂下千万条红线,显得诡异至极。

        苏小小举目四望,什么也看不清楚。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维鹊有巢,维鸠方之。之子于归,百两将之。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

        是谁?谁在唱歌?

        此时苏小小置身于一片荒凉之中,四面八方到处都是空灵的歌声。

        突然,一束刺眼的白光向苏小小射来,出于条件反射,她用衣袖挡住白光。

        待白光散去,它自己慢慢撕开了一道口子,苏小小顺着光亮看去,这里似乎是婚礼的举行现场。

        只见锣鼓喧添,乐音鼎沸,六界人声纷乱,十里红妆铺地,八抬大轿齐迎。

        云遐神君一身红衣,前方十只凤凰开路,迎接他的新娘。

        从苏小小的视角看去,云遐神君容光焕发,英俊潇洒,怒马鲜衣,迎接良人。

        他说:昭阳,我来娶你了。

        那新娘盖着红盖头,搭上了云遐神君的手,

        而云遐神君虚扶着新娘的手,满眼皆是爱意。

        他终于将他的命定良人迎接回家了。

        三拜高堂。

        那红盖头马上就要滑落,云遐神君立刻将红盖头扯住,不让其滑落。

        若是不遵守礼数,昭阳定是会生气的。

        “这?怎么回事?”

        突然,苏小小被满世界的红色包围,天是红的,地也是红的,就连流淌的江河湖海都是红的。

        “天道无常,阴阳自合,苍澜山云遐神君与创世神昭阳不可结为夫妻!”

        原来,那新娘就是创世神昭阳。

        这是苏小小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创世神昭阳。

        红色的天空天光乍泄,露出一段金色的梵文,那梵文化作一道天雷生生将此荒土地分成两半,两位新人也被分开。

        “本尊不服!”

        创世神昭阳扯下盖头化出神剑,苏小小认得,那便是轩辕剑,她青丝如云,只是简单的挽成发髻,除此之外,并无多余的装饰,却仍然美得惊心动魄。

        “本君也不服!”

        新郎云遐神君同样化出长剑,二人直指天穹上金色古朴的梵文。

        “你不过是本尊创立出来的一段天道,有什么资格要挟本尊!”

        “太霸气了。”苏小小作为此方世界的旁观者,乍然见到创世神昭阳,果真气度高华,睥睨天下。

        “资格?从你赋予我生命的那天起,我便不再是冷冰冰的文字,我的存在就是制衡万物的,不是吗?”

        “既然如此,那本尊就废了你,重新再造天道!”

        金色的法力从创世神昭阳的指尖流泻至轩辕神剑,云遐神君化作白色凤凰元身,二人共同攻向那所谓的天道。

        “那就试试看吧!”

        “砰”的一声,三股法力碰撞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苏小小被磅礴的法力余波震开。

        “我去!我就是看戏的啊!”

        不过,云遐神君都有老婆了,怎么会对自己动心啊?

        晕过去之前,苏小小心里还不忘吐槽。

        烟雨阁中,沉水香默默的燃烧着,情源真君为苏小小新买的ipho

        e66不停的响着闹钟,小狗豆豆“汪汪”的叫唤,提醒主人该起床喂它狗粮了。

        关掉恼人的闹钟,苏小小从梦中苏醒,昨夜送走九尾狐汝嫣之后她便倚在窗前睡着了。

        “又做梦了,这梦也越来越奇怪了。”

        起身活动了一下睡的僵硬的身体,苏小小突然觉得下腹一痛,她脚下一软,若不是扶住了旁边的雕花木桌,怕是现在就得坐在地上了。

        “主人,你怎么了?”

        “没什么。”

        额间泛起丝丝冷汗,苏小小慢慢的坐到椅子上,开始算起了日子。

        “不对啊,还得有半个月呢。”

        腹中越来越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搅动着腹腔,只是一瞬间,苏小小的脸上就没有了血色。

        “二哥,速来!”

        颤抖着用手机发出信息,此时,苏小小已经不单单是腹痛了,她开始感觉到法力的流失。

        这可不妙啊!

        苏小小趴在桌子上,双手紧紧的捂住腹部。

        “主人!”小狗豆豆急得团团转,可根本帮不上忙。

        “小小,怎么了?”

        一大早在杨府冥想的清源真君, 在收到苏小小的呼唤后立刻闪身去了桃山。

        “肚子疼……”

        见是自家二哥来了,苏小小从桌子上费力的抬起头来,玉容失色,满脸冷汗,发丝凌乱,最为重要的是,清源真君察觉到了她的法力正在流失。

        “别怕。”

        清源真君先是化出披风盖在苏小小的身上,防止她着凉,之后用真气稳住苏小小流失的法力,然后三指搭在她的脉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清源真君的眉头从一开始的担忧到疑惑重重,最后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二哥,我怎么了?”

        有了清源真君法力的治疗,苏小小觉得腹中不再那般痛楚,可看向他的面色,却让苏小小心头一紧,莫不是她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不会吧?

        “小小,你,你有孕了……”

        清源真君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自己的诊断。

        “什么?”

        苏小小被清源真君的话砸了个措手不及,犹如晴天霹雳,雷得苏小小那是外焦里嫩,当场愣在了那里。

        “二哥,不要开玩笑,我和谁生啊!”

        她都百年没有为爱鼓掌了,哪来的孩子!

        “二哥没有骗你。”

        虽然诊断结果很离谱,但脉象往来流利,如珠走盘,清源真君也不得不信。

        “不是,二哥,哪来的孩子啊,总不能是我和前夫的吧,都一百多年了,真有孩子,那得是什么天纵奇才!”

        苏小小此时据理力争,根本不相信清源真君的诊断。

        “小小,不要激动,脉象可能出错,但你自己感知一下,是不是腹中多了一股灵力。”

        对于这个诊断结果,清源真君也是不相信的,可苏小小腹中的那股新生命的气息却做不得假。

        “这,到底怎么回事?”

        用法力感知一番,苏小小彻底呆愣了,真的有新生的灵力在她的腹中。

        “不可能,百年间,我每个月都会来,怎么可能怀孕!”

        苏小小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定是出错了!

        “呃……”腹中乍然一阵绞痛,疼的苏小小站立不住直接向下倒去。

        “小小!”

        “主人!”

        幸亏清源真君眼疾手快及时抱住了倒下的苏小小,却发现她开始陷入了昏迷,紫色的裙摆处有暗色渐渐晕染。

        “仙子,三妹,速来!”

        顾不得太多,清源真君打横抱起昏迷的苏小小,师父回了昆仑,一时半会回不来,他是男子,和苏小小男女有别,还是得叫仙子和三妹来照顾。

        “豆豆,去开启桃山的结界!”

        清源真君将苏小小小心的放在了床榻上,然后将自己的玉令放到了小狗豆豆的背上,万万不能叫其他人知晓此事。

        “明白!”

        用尾巴把玉令扫到自己的身前,小狗豆豆将玉令叼起,真君教它的飞云术此时派上了用场,眨眼间就到了桃山禁制的开启处。

        本来的是要给主人一个惊喜的,现在倒是提前派上了用场。

        “奇怪。”

        坐在苏小小的床前,清源真君再次搭上了她的手腕,虽然脉象显示是喜脉,可小小说得他也知晓,因为用青玉琉璃做了身体,小小的体质变得阴寒,每个月那几天都会疼的死去活来,若真的有了孩子,怎么会有月事呢?

        而且,小小流失的法力便是被这“新生”吸走,实在是不寻常。

        正当清源真君思考之时,嫦娥仙子和三圣母到了。

        “小小怎么了?”

        “她,有孕了……”

        “什么?”

        嫦娥仙子和三圣母同样被这个消息所震惊,怀孕?怎么可能?

        “脉象是喜脉无疑,我来的时候,她腹痛不止,想是几日前饮酒过多又熬夜吹风的缘故,方才还见了血。”

        清源真君来回踱着步,眉头始终没有松开。

        “可,小小经常熬夜,酒也是喝得不少,从来都没事,还有,她有孕多久了?”

        坐在床边,嫦娥仙子仔细观察着昏睡的苏小小,心中也是疑惑不已。

        “这正是奇怪之处,我没有号出时间。

        “腹中确实有新生的灵力。”

        同样感知到新生气息的三圣母杨婵也是眉头紧皱,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还有,小小流失的法力都被胎儿吸收了。”

        “二哥,这事绝对不简单!”

        “清源,小小若真有了孩子,这百年的时间咱们都会有所察觉,仙人一但有孕,周身仙泽定会发生改变,可小小并没有。”

        三位杨家人一言一语的讨论起来,都觉得此事十分的蹊跷。

        “先给小小把衣服换了,然后去熬安胎药。”

        眼下还未找出问题所在,他们也只能把苏小小当做孕妇来照顾。

        “也只能先这样了。”

        三位神仙叹了口气,各自忙活去了。

        等苏小小再次有了意识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衣裙已经被我换好,小狗豆豆趴在她的脚边,而清源真君正端着一碗汤药坐在她的床边。

        “小小,喝药。”

        “这是什么药?”

        “安胎药。”

        “我不喝!”

        从前对清源真君言听计从的苏小小此刻却没有接过药碗,而是直接将药碗打翻在地。

        白色的玉碗在地上滚了几圈,那黑褐色的药汁弄脏了地板。

        “小小,别任性。”

        挥手收拾了倾撒的药汁,清源真君也不生气,而是又倒了一碗端到苏小小的面前。

        “二哥……”

        泪水夺眶而出,苏小小抱着清源真君痛哭起来,她怎么会怀孕!
    热门搜索:性感女神柳岩性感女生性感高校最新福利网站两性的技巧性感美眉图片性感美女照片白冰性感两性生话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