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星魂六渡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狂舞沙人
        夜似乎在一瞬间平静下来,夜空里婴啼飞动的飘影在也一瞬间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空茫茫的夜、荒原以及四个急切想要离开星盘异界的人。

        郭将军和噬邪君拿着圆珠子沿坡而上,刚刚混乱的场面犹在眼前,此刻沿路都变得了畅通无阻,郭将军也不由得感叹了句:“来去无踪的玩意啊。”

        最深的夜已经过去,天色渐变,虽说白天黑夜都是眨眼间到来的事,但是危险退散之后,这觉还是要补的,各自寻了个地大睡了起来,这每天夜里不闹点什么还真就睡不踏实。萧清浅就喜欢挨着瞎子睡,瞎子耳朵灵,睡梦中也能听到异样情况,二来那些无声无息的黑影厉鬼瞎子不怕,反而黑影厉鬼还惧怕他。瞎子什么也不做不说,但就有一股特别的魅力。

        郭将军躺在了一块巨石上,一会打呼声就响了起来,噬邪君坐地上靠着巨石,和萧清浅保有一点距离,他是个心细观察至微之人,又时刻警惕着瞎子,也并不过多和郭将军交心,他心里似乎有着自己的算盘,这几个人能凑在一起同心协力,全因一个星盘。

        身上的疲惫还未完全褪去天又亮了,是该起来准备出发了,白天黑夜交替出现,是他们行走的节凑,前边究竟还有多少的路要走,谁心里都没有个底,包括萧清浅,除了继续走下去别无他法,光尘师傅的徒弟阴得至今还没有他的踪迹,恐怕还是要先找到他。

        萧清浅醒来后觉得心中有一种异常的感觉,也不知是为何,闷闷的,有点窒息的感觉,至今她甚至都不阴白在没有食物和水的荒原自己怎么就坚持了这么久,久而久之,连吃东西的欲望也没有了,和身边的那三个荒野恶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他们沿着缓坡再次走上坡顶,目眺远方,一巨大玄黄漩涡,如荒漠之眼躺在远处大地,那里正是昨夜传来飞沙走石之声的地方,风起时黄沙漫漫如搅动起来的滚滚黄汤,风静之时万千纵横沟壑毕现,又是一个要过去需经历万分艰辛的所在,不容多说,他们心里也清楚。

        虽然那里目前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的凶险,单看着也是够呛的,要是中途再出现些什么异常的事情,要招架也需拼尽全力。“别愣着了,过去瞧瞧吧。”郭将军说道,反正最后都躲不掉的。

        下了坡,前边的漩涡又起风了,风沙一起,人眼都睁不开,前进的步伐也不得不慢下来,突然漩涡之中也出现了奇异的景象,那里似有沙人在起舞,脚连着地,双腿有律动的摇摆着,腰肢和双臂挥舞着,就像那些放在店门口在空中扭摆着的气球假人,萧清浅在风沙中眯着眼看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没想到郭将军和噬邪君也说看到了同样的异象。

        “等这风停了再过去吧。”噬邪君建议道,前边的景象实在太过怪异,贸然过去恐有危险。

        继续往前实在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往后退也不太现实,他们只好尽可能慢的往前移动,一边等待着风沙停下来。从坡顶目及漩涡之处约是在二里之外,实际走起来却不止这么远,而且越靠近漩涡风沙越大,那些两米来高的沙人狂舞得也越厉害,越往前走越是寸步难行,最后他们不得不集体背过身去停止了行走,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这些狂舞中的沙人看着柔软,实则也是如风中有刺的沙,一个不小心他们直接就被沙人卷进了漩涡之中。

        萧清浅感觉耳边全是“嗡嗡嗡”声,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身体都被沙人控制着,漩涡之中似有魔力,人一旦被吸进去如进了滚筒机一般被狂甩不止,在沙暴漩涡之中被滚来滚去,人半分自制力都被剥夺走了,像瞎子这样的高手也无可避免,萧清浅更加没有招架之力了。

        待风暴停下之后,四个人早已不知被卷到什么去处去了,这玄黄漩涡中具是漫漫黄沙,沟壑纵横却也是极易粉碎,用力一踩就会坍塌,最先清醒过来的就是瞎子,他没有大喊大叫以引起萧清浅他们的注意,而是摸索着自己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所在,他被风暴甩在了沙壁上,一个伸脚翻个身就随着沙石滚落而下,好在反应够快,转而踏沙飞旋而起稳稳站在了一沟壑的上面,然而他依旧猜不出自己所处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感知了四周片刻之后,他抓起一把沙子撒往四周,根据回声判断四周的情形。

        郭将军被甩到了一个沟底,还被覆盖上了一层厚厚沙石,好在沙暴停下片刻之后他凭着最后一丝意识挣扎着爬了出来。沟壑之下的沙细滑松软,走起来确也是艰难,郭将军蓬头垢面半走半爬,深一脚浅一脚的也试图着找寻他们几个的踪迹,他所在的沟壑细长弯曲,底部狭窄越往上越宽阔,他叫喊了一声,声音也传不出去。

        萧清浅的境遇也好不到哪去,她直接被狂舞的沙人卷飞,最后被甩到了一个大沟顶上,醒来后晕头转向不知西东,好不容易才弄清楚自个的处境,她所在的一处正是沙暴旋转弯之地,旁边还有比她所在的沟顶还要高的丘壑,沙石堆叠的表面有风留下的痕迹,好在结实不易倾塌。萧清浅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环视四周,目光尽头皆是有弧度的沟壑,在这样的环境下,人渺小到可以一下子失去方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萧清浅扑了扑身上的泥沙,朝着远处大喊一声道:“哎!”

        瞬时,四周飘荡起一声声一层层的“哎”,像是传播到了很远的地方去,然而所有的回声又逐一反弹回到最初发声的地方,萧清浅差点被自己的一个“哎”给震聋了,吓得她赶紧捂住耳朵蹲下,然而即便她的声音被传播得很远,也传不出两侧的沟壑。

        回声在一来一回间逐渐减弱,空茫茫的四周让萧清浅不知所措,情急之下她才想起口袋里的星盘,赶忙掏出来,“星盘啊星盘,快告诉我要怎么办啊?”然而星盘像是失灵了一样,不管萧清浅怎么祈求,它就是不为所动一点反应也没有,“唉,完了,关键时候就别这样喂,我还指望你带我出去呢,现在该怎么找到瞎子他们啊???”

        缓了缓,萧清浅还是决定先下去找找,便沿着沟壑的弧度往下爬,不料想没抓稳前翻后滚就滑了下去,“咳咳……我滴妈呀……”一副狼狈的模样,萧清浅坐在地上大喘了口气,“摔死我算了。”不过休息了一会之后她开始沿着沟底行走,这时星盘突然又有了反应,盘面上指示她翻过对面的一条沟壑。

        萧清浅犹豫了一下,因为她实在不想爬,只是这大漩涡中的层层沟壑也并非规整如圆,要是沿着沟底行走也不一定能绕到对面的沟壑,想到这萧清浅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还是爬吧,星盘都指路了,到如今了还能不信,反正自己左右也不没计。

        正打算往上攀爬之时,一股飞烟飞来,萧清浅认出是噬邪君术法幻化的,急忙喊道:“哎!噬邪君!我在这!”

        话音刚落,噬邪君从对面那条沟壑爬了出来,回了一个:“哎!”

        “你怎么样?他们俩呢?”

        “我没事,先找着了你还没见他们俩个。”

        见噬邪君踉跄着下来,萧清浅便没有上去而是在原地等着他下来,“你这飞烟也能找到他们吧?”

        “能是能,就看这漩涡有多大了。”说完噬邪君又给那股飞烟加持了一下,确定下一个要寻找的人是瞎子,然而飞烟飘飞的方向是沟壑的右边,萧清浅手中的星盘却依旧还是指示沟壑的对面,这让萧清浅一下子有些困惑,噬邪君的飞烟寻人没有出错过,星盘虽偶有失灵的时候但也没出过什么大问题,可是现在两方指示两个不同的方向,不得不让萧清浅有些疑惑。

        噬邪君也看到了星盘指示出不同的方向,但是他很阴确的表示他刚刚就从那边过来的,而且没有发现瞎子和郭将军的踪迹,还是跟着他的寻味追踪的飞烟走吧,不会有错的。

        萧清浅想着也在理,便跟着噬邪君一块走,沟壑细长行走不易,过了漩涡拐弯之后,又突然豁然开朗,那飞烟飞飞窜窜连过了三四个拐弯,萧清浅和噬邪君紧随着走,不料想突然就和郭将军碰了个正着,飞烟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飞,又过了个弯,抬头便见到瞎子在一丘壑上面左右摸索,萧清浅赶紧大喊示意他:“瞎子!我们在这。”

        有了声音的指示,瞎子也不用到处折腾了,紧走慢走下丘壑,哪知突然又狂风乍起,黄沙肆虐,那些沙人随风滚滚而起,这沙暴在大漩涡之中旋转飞动,恰巧此时回旋到此处,瞎子瞬时被淹没在黄沙之中,萧清浅郭将军和噬邪君也正身处漩涡之中受狂风裹挟不已。

        “趴下!趴下!”郭将军说着将萧清浅拖到了一个角落躲避并将她摁在了地上,这漩涡中的沙暴喜怒无常,那些沙人亦狂舞不止,一时半会也不会消停,瞎子的情况也不知如何了,要是再次被沙暴卷飞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