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夜艳 > 正文 22 撕破脸-来自小三儿的嘲笑
        “乔、乔安?”赵百合假装好心上前伸手想要扶着她。

        “滚开,你这个小三!!!”乔安抬手重重的想要甩开赵百合的手。

        结果,还没碰到她,对方就传来一阵尖叫,紧接着是一声巨响。

        赵百合整个人倒在了桌子上,而且她的后腰还撞在了桌角。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张虹立即上前扶起赵百合。

        此时,赵百合故意碰到桌子然后摔倒在地:“好痛,好痛,我的肚子。”

        女人倒在地上后,就开始捂着自己的肚子一直叫个不停,而且她的下身渐渐的被血染红。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血?”欧阳轩有些着急,立即上前扶起她随后恶狠狠的瞪了眼乔安。

        “如果她有什么事情,乔安你死定了。”

        欧阳轩留下这句话,小心翼翼的弯腰将赵百合抱起来,这个动作就像是抱住了他的全世界,随后三人一起离开。

        如果她有什么事情,乔安你死定了。

        乔安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脑袋里面一直回荡着男人那句冰冷无情的话。

        她嫁给他1年,他们两个人没有感情,也该有同情吧,为什么这个男人转身时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明明前不久他还愿意冲进火场里拼了命的救她出来。如今,他怎么能这样说她?

        心痛得就像被人用刀狠狠的戳着。

        不过最让她意外的是,没有想到赵百合的手段居然这么高,不但光明正大当三,还使小手段陷害她。

        刚才她抬手压根就没有碰到那个女人,但赵百合却假装摔倒,而且下身还流血?这一切怎么可能这么巧?巧到像是计算好了一样。

        只要明眼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演戏,这是陷害。

        只可惜,她的丈夫被那个女人蒙蔽了双眼,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思考不了。

        乔安呀乔安你真失败。

        她狠狠的嘲笑了一番自己后,掏出手机给公司的关系比较不错的陆唐打了电话。

        另一边,陆唐刚好和家人吃完饭,因为今天他哥哥居然意外的回老家了。

        看到手机来电,她十分兴奋的摁了接听。

        “陆唐呀,你有没有认识不错的律师呀。”

        电话里乔安那带着鼻音的声音传了出来。

        陆唐有点意外乔安主动给她打电话,因为乔安在她眼里是个比较高傲的女人。

        “乔安?你要律师做什么呀?”

        一边吃饭,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陆见琛听到乔安这个名字后有些在意,由于太远并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

        乔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陆唐她找律师是为了离婚,并且向那一家子要回他们花了自己的钱。

        “你等我一下。”说完,她捂住手机抬头看着陆见琛:“哥你那有优秀的律师不?借一个?”

        陆见琛微微蹙眉:“你借我律师干什么?”

        “我有个朋友要离婚打官司,希望对方归还她所有的财产和钱财。”

        陆见琛握着文件眼睛没有抬,握着文件的手却微微停顿了下:“让你朋友联系我的助理吧。”

        话落,男人将手中的文件放下,随后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朝门外走去。

        “哥,你去哪呀?”陆唐的话,并没有得到陆见琛的回应。

        ***

        打完电话后,乔安跌跌撞撞起身,走到沙发上躺着,想休息一会。

        最近太疲倦了,为了抓奸她几乎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乔安蜷缩着身体,眼睛刚一闭上,大门就被人重重的甩开。

        她惊得猛然睁开双眼。

        门外欧阳轩混身湿透的站在那里,像一个从地狱里跑出来的索命鬼一般。他身边还站着张虹,她扶着有些虚弱的赵百合,他们一动不动的用不友善的眼神眼着她。

        “有事?”

        乔安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当看到欧阳轩身上粘着一点点血迹,她便知道这几个不速之客肯定不会轻意的放过她。

        “百合差点流产了。”

        欧阳轩的话一出。

        乔安的心冰到了极点。

        “所以呢?”她脸上带着一丝冷笑。

        “所以呢?你差点杀了我唯一的孩子,你是故意的吧?你有没有心,那是一条生命呀。”欧阳轩几乎是吼出来的。

        明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失控的边缘,可是乔安还是没服软,她向来不是软柿子,哪怕鱼死网破,她也不可能只有挨骂的份。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你婚内出轨,然后你的小三怀孕了,孩子差点没了,你怪我?这放在古代你的情人可是要被浸猪笼的。”乔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整个人气势逼人。

        她的眼睛死死盯着门外的几个人,一步一步朝她们靠近。

        “怎么?想用小三差点流产,向我敲诈?想要钱?”她转身从包包里面掏出一叠钱,:“你们不就是要钱吗?给,拿着这些钱去替你们的小三看病吧。”说完,乔安冷脸用力的把钱甩在欧阳轩和张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