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暗夜狂歌 > 正文 第六十九章卫来斩魔
        阳谷关,晨曦初现,卫来、兰独、花漫天、贝拉、亚瑟领着数千精兵,骑着快马,带着火油,挎着双刀,奔出城门,一路向京都方向搜寻。

        这是他们连续第十天到野外猎杀血狼猿了!

        在这方面,多亏了十方,鼻子嗅觉灵敏,听力极强,每次都能极快地找到血狼猿藏身之地,躲在小房子里的,他们就掀开房顶,让太阳直射血狼猿,眨眼就灰飞烟灭了!

        躲在城堡庄园里的,就踹开大门冲进去砍杀,劈开窗户,或浇上火油,烧死血狼猿,进展都十分顺利。

        这次,十方停在了一个背光的巨型山洞前,只见里面黑漆一片,阵阵阴风吹出,令人寒毛倒竖!

        十方低吼了一声,不敢进去!

        卫来眉头一皱,这回有点棘手吗?连十方都有害怕的时候?

        众人将马栓好,准备进洞。

        花漫天道,“我先进去,你们随后!”

        “看不起谁呢?”兰独推开花漫天,不满地叫道。

        “你们一起进去,其他人跟上!把火把打好!小心一点!”卫来严肃地命令道。

        花漫天、兰独两人不再争抢,齐头并进走向洞里,那数千精兵也鱼贯而入,只见里面十分潮湿,水滴时不时从洞顶滴落,除了水滴石头或水坑的声音,四下里静得出奇,连蝙蝠的影子都未曾飞出!

        卫来不禁汗毛倒竖,心中发冷!这洞十分怪异!

        “大家小心!”他低声叮嘱道。

        洞内四通八达,岔洞极多。

        每到一个岔洞,卫来就让将士们分出几十人,往岔洞搜寻。

        兰独、花漫天领着大部队走了一百多米,但见头顶上挂着一个个黑影,正是血狼猿!足足有上百只,密密麻麻,挤在一起!

        它们忽地睁开双眼,怪叫着呼啸而下,直扑兰独、花漫天!

        “杀!”卫来断喝一声,挥动钢刀冲向血狼猿!

        洞中到处传来喊杀声!整个洞中的血狼猿都醒了!

        足足有上万只!

        “点火油!”贝拉娇喝道!

        士兵们将火油砸向血狼猿,将火点燃,洞中顿时浓烟滚滚,火苗四窜!

        着火的血狼猿怪叫着到处滚,奈何地上都是火油,烧得更旺!

        兰独和花漫天各站一角,各逞本领,斩杀从火墙中冲出来的血狼猿!

        火熄了,血狼猿的尸体堆成了小山!

        将士继续一路斩杀,一路往里推进!

        被血狼猿咬死的士兵,都被砍下头颅。

        有手被咬伤的士兵,挥刀砍掉自己的伤臂!

        十方奋力护在卫来左右,一爪拍倒一个血狼猿!

        贝拉和瑟雅则负责收割倒地的血狼猿。

        往里推进了近千米,终于进入一个洞厅,再没有岔洞。

        “桀桀桀桀!是哪个扰我清梦?”

        “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黑暗中响起两个怪声,不一会冲出两只血狼人来,正是贾宝魁、贾宝驹!

        “来得好!找的就是你们!”卫来大喜,终于见到两个重量级的!

        “桀桀桀桀!原来是卫来小儿!正好尝尝你们卫家的鲜血,给我父亲和妹妹报仇!”贾宝魁阴森森地笑道。

        “纳命来吧!”贾宝驹猛地一抖身子,身体有如气球般膨胀起来,身长至两米,浑身肌肉,有如巨大的黑熊!

        他长臂一挥,就拍死两三个精兵!

        大手一抓,就扯起一个精兵送到嘴前,一口咬下!

        “啧啧啧!送上门鲜血还真是新鲜可口!”

        贾宝魁则张口狂吼,声如惊雷,震得近身的精兵七孔流血!

        “好厉害!”卫来倒吸一口冷气!

        “一起上!”兰独大喝一声,飞身向前,钢刀铛铛铛连砍数十刀,刀刀劈向贾宝驹脖子。

        那贾宝驹手臂护在脖子处,连连后退,手臂上毫无伤口!

        兰独再看自己的钢刀,刀刃卷曲,已不能用!

        贾宝驹趁他一愣神,一拳打了过来,正中兰独肚子上,把他击飞四五四远,撞在岩壁上。

        “哇”的一声,兰独口吐鲜血,已是身受重伤!

        “兰将军!”

        “舅舅!”

        卫来和众将士惊呼!

        “桀桀桀桀!什么万夫不当之勇,不堪一击!”贾宝驹笑道。

        “快走!把所有火油都扔向血狼猿!”兰独艰难地爬起身来,擦了擦嘴上的血,叫道。

        咣咣咣!众将士将火油罐砸向血狼猿!

        咣啷咣啷,碎片四散,火油四溅,洒在血狼猿身上、落在岩洞壁上,在洞中汇成火油溪!

        兰独推开想要扶他的卫来,叫道,“走,你们全都走!”

        他要了两把钢刀,挡在贾宝驹面前,望了一眼被贝拉和瑟雅拖走的卫来。笑了。

        只见他双刀互砍,火星四射,溅在地上,火油瞬间被点燃!

        轰的一声,火苗迅速蔓延、炸开,整个洞穴被熊熊大火吞没!

        贾宝魁、贾宝驹双眼里满是恐惧,他们速度如电,在岩壁上飞窜,哪里没有,就窜向哪里!

        成千上万的血狼猿在烈火中挣扎、翻滚、嚎叫!

        卫来全身被烟熏黑,坐在洞口前,泪流满面!

        贝拉、瑟雅两人蹲在左右,紧紧地抱着他,谁也没有说话。

        半晌,洞内不再有烟弥漫出来,火已经熄了,众将用布蒙住口鼻,打着火把再次往洞中走去。

        血狼猿遇火油焚烧,一般都会化为龙烬,而人最多会被烧焦,总会留下些骨骼之类的残存,对这些残尸,卫来命令将士们用布袋收集,运出洞外,最后集中挖坑埋葬。

        到了兰独赴死的地方,卫来蓦然看到,他虽然被烧成了焦炭,但依旧矗立不倒,双刀支撑着他残破的身体!

        卫来不禁再次泪崩,亲自用布袋将尸骸收了,绑在十方的背上。

        再往里走,到一个岔洞前,十分忽地吱牙咧嘴,往岔洞里望去!

        “准备战斗!”直觉告诉卫来,里面十分凶险,还有血狼猿活着!

        “桀桀桀桀!本来想放你们一命,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那就不死不休、新仇旧恨一起了吧!”

        黑暗中缓缓走出贾宝驹、贾宝魁,只见他们全身赤祼,半身焦黑,肢体残缺不全,脸上的皮肤也被烧化,面目全非,有如鬼魅!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卫来抽出宝剑,大喝,“还我舅舅命来!”

        花漫天不甘于后,挥起砍刀也冲向前去。

        贾宝驹、贾宝魁想再次变身,但伤得太重,血狼身只变成功了一半,饶是如此,仍然十分凶悍!

        他们无惧刀剑,挥拳厮杀,卫来、花漫天毫无办法!

        空间太小,后面的将士们看着着急,但也没办法参与攻击!

        “退!往洞口退!”卫来虽然急于想把他们杀了,但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眼见杀不死,连忙边打边往洞外撤!

        “桀桀桀桀!进来了还想走?想都别想!”贾宝驹狂笑道,手上攻势更加凌厉!

        “孽畜,休得猖狂!”一声娇喝,一个女子乘风飘飘而来,正是付紫菲!

        原来付紫菲在洞中练习御风术、火球术,碰到瓶颈,再怎么练下去也毫无进展,正在苦恼时,忽地飞入一只千纸鹤来,对她说道,“京都陷落,血魔出世,凡修仙者,速往镇压!”

        付紫菲询问风摇摇血魔的情况,不禁大惊,当即想御风出洞,试了几次,终于成功,乘风飞上了断云崖顶。

        牛祯谋见到付紫菲,惊讶万分,好在不是晚上,不然非吓个半死不可!

        付紫菲也不解释,急问付虢去向,方才知已率兵攻向青龙关。

        由于才学会御风飞行,速度不快,算算行程,如果绕道青龙关再到京都,时间太久,情况紧急,由不得她儿女情长,便换了一身裙衩,一路御风而行,向京都赶去。

        过了阳谷关,正好碰见卫来他们重又进洞打扫战场,风摇摇道,“不错不错,这些人胆子挺大,敢杀血狼猿,但里面有两只血狼人,十分凶残,不是他们能搞定的。不错不错,你正好可以练练手!”

        付紫菲便御风进洞,悄悄跟随,将士们都低头查看尸骸,完全没注意洞顶飞行的付紫菲,看到卫来、花漫天斗不过贾宝驹、贾宝魁,当即娇喝现身!

        只见她衣袂飘飘,御风而行,有如仙女下几,玉手一指,口中娇喝,“击!”

        一个火球呼地飞向贾宝驹的头!

        贾宝驹只觉心中一紧,知道这火球不一般,头一偏,那火球却轰地在耳边炸了!

        再看贾宝驹的头,只余下半边!

        “不好!走!”贾宝魁见状,知遇到了克星,连忙拉着宝驹急退!

        宝驹当然也不傻,虽然只余半个脑,却并未死去,连忙加紧脚步跟上。

        “想逃?哪里走?”付紫菲御风追去!玉手一指,娇喝一声,“击!”

        火球应声飞出,如影随形,直扑贾宝驹后背!

        “轰”的一声火球炸开,贾宝别后背被炸出一个窟窿!

        连脊椎都炸断了!

        贾宝驹身子一塌,倒在地上,却还没死!

        “哥!快走!别管我!记得杀了宫尚!给父亲和妹妹报仇!”

        贾宝魁一咬牙,舍下贾宝驹,如闪电般冲进岔洞,不见了踪影!

        付紫菲想追,却苦于御风术还不够精,自然是追不上了。

        不一会,卫来领兵追了过来,一剑将贾宝驹的头砍下!

        他怔怔看着付紫菲,只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神秘的女子,贝拉、瑟雅与她一比,就如同土瓦比美女,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见过后宫佳丽三千,见过无数女子,都不及她半分!

        “在下、在下卫来,请问……”卫来没来由地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有如害羞的少年第一次见到心仪的女子,心跳加速、语言不畅!连自称都改成了在下!

        “卫来?姓卫?”付紫菲一听,心中不喜,“卫缪、玄元大帝是你什么人?”

        卫来一听,这女子语气不善,与卫家有仇?可卫家怎么会跟这么美的女子有仇呢?不可能呀!他多了个心眼,定了定神,说道,“卫缪是在下的叔父,但在下与他不共戴天!”

        “哼!没一个好东西!”付紫菲说着,既然是与卫缪不共戴天,她也没必要杀他,但既是卫家人,玄元大帝的孙子,也没必要理睬他,便自顾自御风向洞外飞去!

        “大胆女子!你怎么敢戏圣主这样说话?给我站住!”花漫天听了大怒!

        贝拉、瑟雅见卫来对付紫菲如此低三下四,也不免心中不快,大声娇喝,“哪来的妖女!”同时出手,踏壁而行,持剑刺向付紫菲!

        “仙女妹妹小心!”卫来大惊,“贝拉、瑟雅住手!”

        付紫菲冷哼一声,口中念到,“击!”左右玉手连指,两个火球分别击向贝拉、瑟雅的剑,只听乒乒两声,剑身被火球击得粉碎!贝拉、瑟雅也飞身倒退,重重摔在地上!

        她两个坐起身来,狠声嗯的一声,将剑柄扔了,爬将起来,抢过士兵的刀,意欲再斗。

        付紫菲却已飞远,完全不把她俩和数千将士放在眼里!

        “不错不错!两只手都能发出火球了!法术仙术,就是要在战斗中提升!〞风摇摇赞道!

        卫来看着付紫菲的背影,懊恼不已,第一次对自已出身卫家感到不满!“你是谁?为什么?”他大喊道!

        付紫菲心里却在细细体味着刚刚左右手击出火球的感受和奥妙,哪里听得见卫来的叫喊声?

        “我一定要得到你!让你跪倒在我的面前!婉转承欢!没有谁!是我卫来,东圣国的圣主得不到的!”卫来阴沉着脸,心中暗下决心!
    热门搜索:性感热舞美女性感小萝莉性感美女游戏猫扑两性的故事影院在线性感小阿姨和表姐性感女教师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