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王妃嫁到请接招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不装了
        “意欢,你……受伤了?凤宁易伤了你?”夜染尘看到她手上的伤,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一点小伤而已,不要紧。重要的是我知道了他想要做什么。”萧意欢忙安慰他,生怕他会一时冲动去找凤宁易算账。

        “他想对你做什么?”夜染尘听到她这么说,才算是冷静了一点。

        萧意欢将在夜欢宫里发生的事说给了他。

        至于她是怎么逃出来的,她只说伽罗之前给了她一个路线,她便是从那条路离开的。

        “情蛊?他居然想对你用情蛊?”夜染尘听到情蛊二字,担心不已。

        如果之后被凤宁易抓到了机会怎么办?

        “我明日就去侯府问问,这情蛊何解。只要知道解开情蛊的办法,也不用担心会被他控制了。不过我倒是觉得,就算他对我用了情蛊,我也不会爱上她。”萧意欢说得笃定。

        夜染尘轻哼一声,“谁知道呢?万一你中了情蛊之后对他死心塌地,对我不闻不问呢?”

        萧意欢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我倒是觉得,情蛊无法战胜真心。不信的话……”

        “不要!千万不要!”夜染尘生怕她一时兴起想要试试情蛊有没有用。

        “看你吓得。如果这情蛊无法破解,不如我们就找伽箬要一对情蛊来,我就不信我这身体里已经有了一只情蛊,另一只情蛊还能发挥作用。”萧意欢玩笑道。

        夜染尘听到她的话,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或许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萧意欢正准备告诉他自己不过是说说而已,目光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凤宁易。

        他站在不远处,目光冰冷如刀。

        萧意欢以同样冰冷的目光看向他,还带着几分厌恶。

        “他居然还敢来?”夜染尘看到凤宁易,恨不得立刻冲过去解决了他。

        但他知道,他肯定无法近凤宁易的身。

        凤宁易身边有太多高手护着,所以他才能平安活到现在。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本事将那些人笼络到了他身边,为他死心塌地。

        “他或许只是想看看我有没有离开夜欢宫吧。毕竟他都从不知道我究竟是从哪里出来的。”萧意欢轻笑一声。

        经此一役,她对凤宁易又多了几分提防。

        而凤宁易,以后肯定会想更为缜密的法子来对付她。

        “走吧,我们回去。”萧意欢挽着夜染尘,回到了王府。

        她手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纱布上隐约沾染上了血迹。

        “奇怪,我已经用了最好的药,为何还是没有能止血?”而当她将纱布取下来,发现那道伤口依旧狰狞。

        夜染尘看到她的伤口,心疼不已,“你还和我说只是小伤?你管这叫小伤?”

        “对我来说,这的确只是小伤。只是我不太明白,这伤口为何没有愈合?难道说,匕首上有毒?”她立刻取了伤口处的血,拿到医馆里化验。

        结果证实了她的猜想。

        凤宁易为了能将情蛊顺利放到她的身体里,不惜在匕首上抹毒药,延缓她伤口愈合的时间。

        他这样的爱,是个人都会害怕的吧?

        “他做了这么多伤害你的事情,怎么还敢说他喜欢你?”夜染尘完全没有办法理解凤宁易的心思。

        喜欢一个人难道不应该将她捧在自己手心里吗?

        怎么会忍心如此伤害她?

        “我也不知道,或许他根本就不喜欢我,只是他习惯了所有人都仰视他,结果我却对他不屑一顾,伤了他的自尊吧。”萧意欢拿出医馆给她配的解药,涂抹在伤口上,重新包扎了伤口,再将身上那身衣服换下。

        她担心那衣服也被凤宁易动了手脚。

        “你的针囊呢?还有这衣服,并非是你穿走的那一件,凤宁易他……”

        “担心我身上有武器,会伤了他,所以才会给我换衣服,他什么也没有对我做,你放心好了。”

        萧意欢看到他那紧张的样子,连忙解释了一句。

        “他要是敢对你做什么,我不将他碎尸万段才怪!”夜染尘越想越生气。

        只恨自己没有办法除掉凤宁易,还得眼睁睁看着他继续作恶。

        “很快,我们很快就会赢了他。”萧意欢勾起嘴角。

        有旗渊帮助,烟雨楼定然不会落入他手中。

        如果让旗渊配合他们演一场戏,让烟雨楼的人误以为乌云裳死在了凤宁易手上……当初若不是她救下了乌云裳,她已经死在凤宁易手上了,所以这也不算是骗人。

        第二日一早,萧意欢先去了侯府。

        萧长乐见到她,还有几分惊讶,不过很快她就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来,对着她说道:“你已经好几日没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将我给忘了。”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只是这几日太忙了,所以才没有过来看你。你身上的毒,已经解得差不多了,按理说你的血对凤宁易来说不再有任何作用了,为何他那里却半点反应也没有?”

        萧长乐被她问得一怔,半晌没有回答。

        看来,她没有料到萧意欢会问这个问题,来不及编谎话。

        “我也不知道,或许……或许他早就有所准备……”

        “也就是说,就算我解开了你身上的毒,也无法让他被反噬?那我就没有必要再为你解毒了。”

        萧意欢说完,正要离开,萧长乐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对着她刺了过来。

        她一个闪身躲开,蹙眉看过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装了?”

        “萧意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从来没有想过为我解毒吗?你口口声声说为我解毒,可你给我的却全部都是毒药!只会让我的情况变得更严重!”

        萧意欢听着她的控诉,并没有半点慌张,反而淡然说道:“以毒攻毒,你没有听过么?你身体里那么多毒药,随便解开一种,都有可能会要了你的命,我当然要慎之又慎。如果你觉得没用,为何不早点和我说?”

        “其实你早就怀疑我了……不对,你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我。只有我那么傻,以为我能骗过你。可被骗的,却是我自己!”萧长乐再次试图将簪子刺向她,却被萧意欢抓住手腕,用力一折。
    热门搜索:性感美女脱光最性感的舞蹈两性知识技巧性感女郎性感丝网袜美女视频性感头像两性的技巧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