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重生从拒绝青梅开始 > 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你要不要去楼上坐坐
        前世,光明酒厂在招商后,很快就卖给了一家温州的大集团。

        可现在徐倩却告诉他,酒厂至今还没卖出去。

        许修文不知道这是不是他重生的蝴蝶效应。

        但他很惊讶。

        徐倩突然擦掉了眼泪,对许修文说:“对不起许总,我不该在你面前哭的。”

        许修文摆手道,“没关系,刚经历了那种事,有点难过很正常,你不用自责。”

        说完,他看了一下时间,感觉不早了,便站起来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徐倩你别想太多,睡个好觉。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和我说。”

        “谢谢许总。”x2

        “没事,那我先走了。”

        许修文站起身后,朝大门走去。

        穿好鞋子,许修文走到门外,两女还想送他下楼,被他阻止了。

        许修文转身下楼,两女也关上了门。

        关上门后,陆欣瑶立刻问道:“倩倩,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徐倩不是很想说的。

        陆欣瑶说:“好倩倩你就告诉我吧,你要是不说,我会失眠一整晚的。”

        徐倩无奈,只好将刚才的事情经过说给她听。

        陆欣瑶听完,惊讶的道:“英雄救美!哇,好浪漫啊!”

        徐倩闻言,脸一红,辩解道:“什么英雄救美啊,欣瑶姐你别瞎说。”

        陆欣瑶嘿嘿一笑,“当然是英雄救美了,而且是霸道总裁救下可怜小员工,太浪漫了。”

        徐倩脸红如血。

        陆欣瑶继续道:“倩倩,你不觉得今晚的经历简直和电视剧一样么,我觉得你努努力,也许可以把许总拿下。你看许总年少多金,还是大明星,做他女朋友多好呀。”

        徐倩低着头,小声道:“欣瑶姐你别瞎说,我困了,我先回去睡觉了。”

        说完,徐倩不去关陆欣瑶,低头跑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她立刻趴在床上,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不那么害羞。

        过了一会儿,情绪逐渐平静了一些。

        她回想起晚上的经历。

        当时她很绝望,结果许修文突然出现,保护了她。

        他宽厚沉稳的背影,那么令人安心。

        他打架时霸道的样子也让人印象深刻。

        徐倩想到陆欣瑶刚才说的话,芳心一阵颤抖。

        ……

        许修文从2楼下来,刚要走出大楼。

        迎面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他立刻认出了对方——赵雅彤。

        赵雅彤也看见了许修文。

        女人一脸惊讶,“许总?你刚才不是走了么?”

        许修文解释道:“有点事所以回来了一趟。”

        赵雅彤没有多问是什么事。

        她很懂分寸。

        许修文看到她手中的塑料袋,问道:“你刚才去超市了?”

        赵雅彤点头道:“是的许总。”

        许修文说:“那你赶紧回去吧,我走了。”

        赵雅彤突然说道:“许总,你要不要去楼上坐坐,顺便喝口水?”

        许修文闻言瞬间停下了脚步。

        他看了一眼赵雅彤。

        他觉得这么晚上去坐坐不太合适。

        毕竟赵雅彤和徐倩她们不一样,她是一個人住在301。

        许修文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到了赵雅彤的黑丝美腿上。

        呼吸瞬间急促了几分。

        他鬼使神差的道:“好吧,那我就上去喝口水,刚好有点口渴了。”

        赵雅彤闻言,领着许修文朝着楼上走。

        许修文跟在她身后,视线一直留在赵雅彤的黑丝美腿上。

        这时候,他就是不想看都不行了。

        因为赵雅彤走在他前面的楼梯上,他的视线根本逃不开。

        跟随赵雅彤来到301大门外。

        赵雅彤掏出钥匙开门。

        许修文跟着进屋。

        进屋后,他才想起来,没有拖鞋啊。

        赵雅彤一个人住,但是房子打扫的很干净。

        客厅的地板上反光,给人一尘不染的感觉。

        正在许修文为难的时候。

        赵雅彤从衣柜里拿出一双男士拖鞋,摆在了许修文面前。

        许修文一愣,“赵雅彤,你这里怎么也有男士拖鞋?”

        赵雅彤呵呵一笑,解释道:“我和她们一起逛街,看她们买了,也跟着买了一双。想的是,万一哪天许总你过来有拖鞋穿,不至于让你光脚。”

        许修文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赵雅彤说:“许总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泡杯茶。”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坐会就走。”

        赵雅彤依然坚持走向厨房。

        很快她便端着茶杯回来。

        赵雅彤将茶杯放到许修文面前,然后在他右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茶都端来了,总不好不喝一口。

        许修文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气,正要抿一口。

        视线飘向赵雅彤。

        “噗!”

        许修文直接吐了出来。

        不是茶叶太难喝,也不是躺了嘴。

        而是赵雅彤翘着腿,结果许修文看过去时,她刚好换腿。

        她今天穿的是包臀裙,就这么一个换腿的瞬间。

        许修文好像看到了不该看的,但也不确定,因为光线一般。

        赵雅彤并不知道原因,还以为许修文是烫嘴了,连忙说道:“不好意思许总,水有点烫,我去给你倒杯凉水。”

        许修文看着赵雅彤站起来,然后走向厨房。

        视线不由自主的跟着赵雅彤的黑丝美腿转移。

        许修文并不知道,背对着他走向厨房的赵雅彤,脸上闪过了一抹红光。

        赵雅彤很快端着一杯凉水回来。

        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许修文摆手道:“我没事了。”

        赵雅彤点点头,然后还在刚才的地方坐下来。

        不过这次没有再翘腿了。

        许修文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口茶,问道:“你一个人住在3楼还好吧?”

        赵雅彤笑着说道:“谢谢许总关心,一个人也还不错,很安静。”

        “那就好,要是有什么困难,随时和我说。”

        “好的,许总。”

        许修文又问了几句,便开始喝茶。

        喝了两口茶,许修文站起来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好的,许总,我送你下楼。”

        “不用了,我自己下去就可以了。”

        许修文走到玄关,穿上鞋子,然后走出了301大门。

        对着赵雅彤摆了摆手,然后独自下楼去了。

        许修文走后,赵雅彤将许修文刚才穿过的拖鞋,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鞋架最上方。

        然后她走到客厅,开始收拾杯子。

        收拾好杯子,赵雅彤自言自语道:“许总看来不像外表那么老实啊。”

        刚才对方的视线一直偷瞄自己的黑丝美腿。

        她又不是反应迟钝,早就察觉到了。

        她想到许修文刚才偷看她的腿,怕她发现,然后很克制,又克制不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低头看着自己穿着黑丝的修长美腿。

        心道:看来自己的黑丝美腿还是很有魅力的,连许总这样优秀男生都忍不住偷看。

        她在想,下次要不要继续穿。

        从301下来后,这次没有再撞见什么人。

        许修文直接开车离开。

        不到半小时,许修文回到江铃。

        今晚他没有再去江宁花苑。

        天天那么搞,神仙也受不了。

        许修文没有直接将车开到宿舍楼下,那样太招摇了。

        他选择把车开到老师们经常停车的地方。

        下车后,他步行回宿舍。

        回到寝室,许修文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喧闹的声音。

        室友们正在聊天,声音很大。

        许修文没仔细听,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正在聊天的几位室友,看到许修文走进来,立刻停下了聊天。

        许修文扫了一眼,史向明和王俊才都返校了。

        他问道:“你们聊什么呢?怎么不继续聊了?”

        刘至好道:“我们正好在聊修文你呢!”

        “哦,聊我什么事?”

        刘至好说:“我们在讨论,你今晚会不会寝室,没想到你会回来。”

        杨白山道:“修文,你老实交代,你昨晚去哪了,在哪睡的?”

        许修文笑着说道:“你们不八卦能死啊?”

        “能死!”几位室友异口同声道。

        金郝南说:“修文,你要是不交代清楚,今晚你可别想睡觉,我们可不会让你睡。”

        “是啊,修文,你赶紧交代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好好好,莪交代行了吧。我昨天家里有事,回家了一趟。“

        “真的?你可不要骗我们。”室友们不太相信。

        许修文没好气道:“我骗你们干嘛?你们还以为我去哪了?我还能去哪?”

        刘至好和杨白山见许修文表情认真,像是说真的,顿时觉得无趣。

        “没意思!”x2

        史向明突然说道:“修文,我要谢谢你。多亏你给了月儿机会,她现在才会这么出名。”

        许修文摆摆手,“谁也不能保证电视剧一定会火,只能说运气不错,不用感谢我。”

        杨白山突然道:“史哥,白月儿火了,成大明星了,你怎么看着不高兴啊?”

        刘至好也说道:“是啊老史,你现在有个大明星未婚妻,你还不高兴啊?”

        史向明心情真的很糟。

        白月儿的爆火令他很意外。

        他还记得和白月儿一起坐火车返校时,有人认出来白月儿。

        一群男生围着白月儿要签名,要电话。

        史向明废了半天功夫才把这些人赶走。

        而这只是刚开始。

        学校里很多男生都在打听白月儿的电话,还有很多人想追求她。

        史向明怎么可能不担心。

        他发现自己和白月儿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如果不是还有婚约,他几乎感觉自己失去了白月儿。

        可即便有婚约在身,他还是有强烈的危机感。

        史向明叹了口气,“月儿火了我是很高兴,但你们知道有多少男生在追月儿么?寒假的时候,就有很多我们学校的男生打电话给月儿,说开学请她吃饭,还有很多人发那些暧昧的短信,我烦都烦死了。”

        金郝南问:“那白月儿答应他们了么?”

        史向明道:“那倒没有,她不接陌生人的电话,也不回短信。”

        刘至好道:“那不就得了,我看白月儿也不像那种见异思迁的女孩,而且你们有婚约,你担心个屁啊。”

        “话是这么说……行了,是我想太多了。”

        随后室友们又聊起挂科的事。

        除了金郝南和许修文,其他四个室友全都有挂科,只是多少而已。

        四人聊起成绩,顿时愁眉苦脸。

        刘至好还埋怨道:“老师真不够意思,我就差一分,多给我一分不行么?太无情了!”

        许修文没有加入他们的聊天。

        他想起刚才和徐倩的对话。

        他连忙打开电脑,然后查询光明酒厂的新闻。

        很快便找到了几条新闻。

        “光明酒厂挂牌出售”

        “光明酒厂改制”

        “光明酒厂破产”

        许修文认真找了半天,始终没看到关于浙省温州大集团买下光明酒厂的报道。

        光明酒厂的新闻中连半点浙省温州大集团的影子都找不到。

        许修文停下动作。

        他终于确认了今世,浙省温州大集团没有买下光明酒厂。

        光明酒厂在今年之前还是省内大型国有白酒企业。

        只是因为连连亏损,实在难以为继,所以政府才不得不插手干预,进行招商改制。

        浙省温州大集团就是趁着这个机会买下了光明酒厂,让国有白酒企业变成了私有的民营企业。

        自从改开以来,通过各种方法占有国/有/资/产的例子屡见不鲜。

        许修文原本根本没想过这件事。

        但是突然知道光明酒厂卖不出去,他顿时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想买下光明酒厂。

        许修文觉得光明酒厂不应该就此没落。

        光明酒厂最火热时,来光明酒厂买酒的人不计其数,外地来拉酒的货车能在酒厂前面排成一条长龙。

        全国各地来光明酒厂拉酒的大型集卡还曾造成104国道的严重堵车的场面。

        但是后来怎么没落的?

        可能的原因有:

        第一,内耗严重,员工成分复杂,内斗太严重。

        第二,管理混乱,掌权人没有魄力和能力。

        第三,酒厂的发展策略和方向有问题。

        发展到后来,因为资金问题,酒厂甚至在造酒的原材料上省钱。

        上等原材料和次等原材料,那差别自然很大。

        这样造出来的酒质量自然也不行,于是慢慢被市场淘汰,除了本地人还喝,其他地方基本上没人买了。

        昔日那种一酒难求的场面再也看不见了。

        可即便如此,在被温州大集团收购后,光明酒厂虽然发展不顺,但一直都活着,最后被省内的龙头酒企收购。

        套用股市的话,现在就是光明酒厂股价最低点,已经没法再跌了。

        现在是最好的抄底时间。

        而且许修文认为光明酒厂只要甩掉顽疾,还是很有发展潜力的。

        酒厂面积够大,厂房也够大,而且设备齐全。

        最值钱的也是这批设备。

        酒厂员工,巅峰时有三千多人,现在的话,许修文没去了解,但应该走了不少。

        不过这对酒厂而言却是好事。

        本来就不需要这么多员工,很多人都是附在厂子身上的吸血虫,没了他们反而可以减轻酒厂负担。

        酒厂现在最重要的框架还在,买下它,只要控制好造酒的原材料品质,把控住酒的质量,用心经营,依然有机会发展起来,焕发第二春。

        要知道这还不是十几年后,酒业市场被酒企龙头们占据着。

        现在还有异军突起的机会。

        而这一点上,曾经盛极一时的光明酒厂有着坚实的基础。

        最不济的结果是,酒厂发展不起来。

        但光明酒厂光占地面积就有400亩,建筑面积120000平方米。

        再过几年,光靠卖地都足够回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