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梦起出云 > 正文 第十六章 讲天下疾苦 却引山匪参上
        久居城中,不识季节变化。经贞领着鹤子、长坂信政和三渊滕员迈出京都三原门,只见入城时的绿树红花已尽数不见,取而代之火红的枫叶和金黄的麦穗,才猛然察觉夏去秋来,自己离开出云已三月有余。

        收起物是人非之感,四人向北而行,计划穿越近江、美浓后进入信浓,再由信浓辗转甲斐、越后两地。

        定下主从名分后,经贞临行前夜也曾单独召集长坂信政和三渊滕员两人,一五一十告知了自己现实处境和“下克上”的野望。两人惊讶之下表现虽异:长坂信政毫无畏惧之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三渊滕员起初虽有顾虑,但还是很快坚定信心力行此事,但体现的无条件支持之意都让经贞内心感动不已。

        因此,四人此行甲信越,就是综合商议后决定利用“灰吹法”、“南蛮吹”,一次性换取大笔启动资金,顺带设法收拢几个可用的人才,最后返回出云成就大事。

        说时容易行时难。越后长尾氏和甲斐武田氏均拥有大量金银矿藏,这两项跨时代技术必将大大提高其金银产出、加强整体国力,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重金交换理论上自然可行。

        然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面对惯于倚强凌弱、强取豪夺的战国大名,直接交换不异于三岁小儿持金过市般可笑。身为弱者,经贞只能设法周旋各方强者之间,充分调动矛盾、形成微妙平衡,从而完成交易和自保。但此事犹如高空钢丝杂耍,稍有闪失必定粉身碎骨,因此还需慎之又慎、从长计议。

        把暂无头绪的交易难题抛在脑后,经贞和三位少男少女尽情享受了一段快乐的野游时光。四人均出身不凡、长在深闺后院,第一次离开故土行走远方。沿途的山川瀑布、花草树木、寺庙高阁、村落农田无不令四人好奇不已。

        除去远游的新鲜,一路上自然而少不了各种难题意外。好在一行人武力不凡、兵甲俱全,加上囊中充裕和智谋百出,倒也遇山开路、临水造桥,顺利度过了处处危机。

        患难见真情。四人共经险阻之下,感情也迅速升温。

        经贞身份为长、兼之年龄最大、智勇双全,自然如兄长般处处照顾三人,让长坂信政和三渊滕员也逐渐生出来其无所不能的依赖感,慢慢改口称其为兄长。

        长坂信政武艺高强、性格跳脱。一涉及武艺就忘乎所以,多次在路上见猎心喜出言邀斗,若不是手底功夫不弱、经贞代为斡旋,外加他人不愿深究明显身世不凡的四人,早已死了多次。但是在武艺之外,其却能在几人一筹莫展时另辟蹊径、一发中的,也算是另一种急智。

        三渊滕员初看文不如经贞、武不过信政,但也有个人可圈可点之处。或是家族遗传(备注一),或是家学渊源,滕员不仅精通高家文化,凭借茶道、和歌、汉诗造诣在路途间折服了不少寺庙修行的僧侣神官,为四人换取了不少客宿的机会,更具备一种莫名的亲和力,往往可以和初见一面的各色人等相谈甚欢、颇为融洽。

        至于鹤子更是好笑,明明年纪最小却自幼被带的性格跳脱泼辣,全然不似传统女性,被信政、滕员调侃为大嫂也毫不羞涩,还真的一路上招呼三人饮食、织补,让信政、滕员逐渐改容敬之。

        然而,世间的风景并非只有美好一面。随着少年们离开富庶的畿内、进入美浓国后,所见之下心情也渐渐沉重。美浓约54万石,全领三分之二以上是被木曾川灌溉滋润的广袤沃土,更盛产纸张、陶器、水晶、石灰等诸多特产,是天下六十六国中农商双长的有数强国。在四人料想中,此地即便不比京都繁华,也该是人稠物穰、风物大盛,而数日行程中放眼只有满面菜色的农人、瘦骨如柴的饿犬、马瘦毛长的商队,衰败寥落之色一言难尽。

        欢声笑语逐渐低落,最终还是三渊滕员开口问道,

        “兄长,我等从未离开过京都,不谙世事。唯有你远行四方、见多识广,可知天下尽是如此吗?”

        经贞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也是我头次远行,之前比起汝等也只多涉足出云、若狭两处。”

        “然而据我所见,美浓此景已是比上不足、比下大大有余了。”

        “汝等只看到此处百姓饥苦,却没有注意到一路上田地尚未抛荒,村落尚有青壮,商旅尚有往来,说明国内百姓还可勉力坚持,并无背井离乡之厄。”

        “反观我所见若狭国情形。市值盛夏,原野遍布杂草不见禾苗,村落不是空无一人便是只剩耄耋,国内青壮不是被各方强征、在厮杀中殆尽,就是逃亡邻近国家,再或是落草为寇。整个国家宛如人间地狱,通常行人、商旅尽数远远绕道而行。”

        望着几人惊诧的神情,经贞继续说道,

        “更为可叹的是,自应仁之乱以来,已有数代将军大权旁落、威严扫地了,贵如京都也已多次沦陷破损。放眼天下,如美浓、若狭这样的情形,怕是已不在少数。”

        “各国守护、守护代大人难倒也无动于衷吗?身为一国武家统领、背负守护之名,不是理所应当守护一方吗?”长坂信政也不禁插言问道。

        经贞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呵呵”了两声,

        “将军殿下还是天下武家栋梁呢,依旧几经废立,如今不过是高居庙堂、令不出百里的泥塑玩偶,其下的各方守护又能好到何处?”

        “天下六十六国,汝等可以试算之,上者如丰前、周防、甲斐、骏河、相模等国,守护尚能维持自身实权、但也不得不穷兵黩武,维持地位不坠;中者如本家、越后、美浓等地,守护或是被逐、或是摆设,实权已旁落到守护代之手,后者名不正言不顺,只能依靠武力统治;至于下者如若狭、安艺、信浓、依纪,已被地方豪族瓜分,可谓是你唱罢来我登场,百姓更是如草芥刍狗,生死全不由命!”

        “哈哈,你这小小贵人老爷,居然还对我等有所怜悯啊,真是难得!”

        正当四人忧国伤时不能自己,上方突出传来一阵粗豪的声音。一名大汉随后从头顶树下跃下站定,引得四人心头大惊。

        待得已遇过几次剪径的经贞几人站成三角、将鹤子护在中间后,二三十名破衣烂衫、手持鱼叉锄头等器具的野汉也已从四处草丛中站起,将四人团团围住。

        备注一:三渊滕员设定为三渊晴员次子,他的父、兄、弟都是战国时期有名的文化人和纵横家。

        父三渊晴员前面章节(第十四章)已有介绍就不再赘言。

        兄三渊滕英在历史上也是大大有名,作为幕府奉公众,三渊滕英起初侍奉“剑豪将军”足利义辉,待足利义辉死于非命后又向织田信长求助、拥立了足利义昭。足利义昭与织田信长对立后,三渊滕英继续效忠足利义昭,是策划和挑动信长包围网的主要角色。足利义昭战败后,三渊滕英于次年被织田信长命令自裁。

        弟细川藤孝前面也有所提及,战国著名武将和文化人,也是有数的二五仔,在恩主足利义昭与织田信长对立、亲家明智光秀与羽柴秀吉对立、旧主丰臣氏与德川家康对立时,多次改变立场并投注成功,保全并壮大了家业,据说东西军交战时,身在东军的细川藤孝也是和西军多名将领暗中勾连,才以田辺城区区500守军抵挡了15000攻城军近百日,为东军最后胜利立下了功劳。

        所以说这家子都会斡旋纵横、拉帮结派,可能还真就是遗传。不过说起来,当时的僧侣、文化人虽然不像武将掌握实权,但行走各方势力时还是很受礼遇的,再加上能言善辩,确实都是搞外交的好料子。
    热门搜索:范冰冰性感图片性感沙滩4汉化云雨两性商城性感模特图片性感美韩国性感女主播视频性感地带性感meinvqq头像女生性感霸气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