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女武神落魄的那些年 > 正文 第十九章 善后
        “发生了什么事?”

        夜莺和沈婉怡也来到了这里,刚刚到场就看见洛凝心一脸微笑的踩着别人的头,周围躺着一地哀嚎的恶仆。

        这样子,不知道情况的,估计还以为洛凝心才是那个欺男霸女、刁蛮任性的纨绔大小姐呢…

        “娘亲,姑姑刚才可厉害了,一下子就把人全部打倒了,我以后也要学武,教训这些坏人。”

        见到她们走过来,小丫头顿时蹦蹦跳跳跑过去,抱住了自家娘亲的手臂,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这货刚才欺男霸女,被我教训了一顿。”洛凝心也把脚从陇涛后脑勺移开,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

        闻言,沈婉怡点了点头,出于对洛凝心的信任,她本就没有认为少女在欺人,待看清那鼻青脸肿的大猪头是陇涛后,她就更放心了。

        沈婉怡缓缓上前把那跪在草席前的少女扶起来,柔声道:“正好府上也缺一个佣人,你以后就跟在我们身边做个侍女吧。”

        刚站起来,听到这话,少女双膝又重重的跪了下来,哭声道:“奴婢自小就会种织衣烧水、洗衣做饭,一定会好生侍候夫人和小姐的。”

        “你先起来吧,待会进城买副好的棺材将令母下葬,让其入土为安的好。”见她从北域逃荒落难过来,岁数也不大,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年纪轻轻就无家可归,沈婉怡不禁心生怜悯。

        “你叫什么名字?”

        沈婉怡拉着她的手,目光轻温似水,语气柔声问道。

        “奴婢名叫兰秋儿,北域玉狼城人,如今那地方有妖怪暴动,父亲在逃走的路上,将我和母亲抛下,好不容易逃到了这里,母亲如今也病死了…”

        兰秋儿说的潸然泪下,沈婉怡不禁更加怜惜了。

        …

        既然要收为侍女,出于谨慎和考察人品,洛凝心向那个少女丢了一个扫描。

        【姓名:兰秋儿】

        【年龄:13】

        【天赋:剑心】

        【技能:种菜、织衣、烧水、洗衣、厨艺】

        【状态:中度饥饿,近日营养不良,面容憔悴,但却是个美人胚子】

        【评价:性格温柔,善解人意,知恩图报,忠诚不渝,剑道资质极佳,属可培养型的可靠人才。

        另:对方厨艺高超,做出来的饭菜极其可口,令人回味无穷。】

        “居然还有天赋?”

        洛凝心一阵惊奇,要知道,她自己现在也就一个天赋‘凝心’。

        也不知道夜莺觉醒了几个天赋?

        出于好奇,洛凝心也向旁边的夜莺丢了个扫描术。

        【姓名:夜莺】

        【年龄:二十四】

        【身高:1.75】

        【三围:90,60,85】

        【天赋:双子通心,双子合击,展翼,神速,拘魂,顿悟,无双,血勇。】

        【境界:真元境巅峰】

        【评价:天之骄女,对方一根手指就能摁死你。】

        好家伙,这一排天赋,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牛!

        不过这大部分的天赋应该都是后期开发潜力时觉醒的,毕竟谁也不可能一出生就那么多天赋…

        “咦?”

        旁边的夜莺浑身一颤,她感觉自己被一道目光肆无忌惮的窥视了,对方好像把她全身上下的隐私都看光了!

        这让她有些惊疑不定的巡视了一下四周,最后她把目光定格在了洛凝心身上,多年的直觉告诉她,是眼前的少女搞得鬼。

        “呀,被发现了。”

        见她的目光定格在自己身上,洛凝心一阵撇嘴,这个技能有点水呀,夜莺才比自己高出一个大级而已啊。

        “真是你搞得鬼?”

        夜莺也是一阵惊奇,她刚才也只是凭着直觉一阵猜疑而已,没想到还真猜对了。

        “是啊…我师父教我的秘籍。”少女坦言的胡扯道。

        “下次别用了,那种被看穿的感觉,就好像我整个人脱光了站在你面前,很不舒服…”

        夜莺神色复杂,要不是这丫头也是女的,她早就拔刀了!

        她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武学,不过想到这丫头疑似女帝关门弟子,便也释怀了,她的顶头上司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自己跟着眼前这少女的。

        “好啦,我知道啦,以后不会对你用啦。”少女摆了摆手,表示下次还敢。

        夜莺瞅了她一眼,看她那样子就知道这丫头压根没听进去。

        “你要是再对我用,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你抱在腿上,狠狠抽你屁股。”夜莺淡淡的说道。

        洛凝心:“……”

        好家伙,这女人够狠!

        ……

        …

        傍晚,

        吃完午饭后,洛凝心和嫂子说了一声,便哼着小曲,独自出门溜达了。

        她可没忘记陇涛看她时那怨毒的眼神,这种纨绔子弟,从小被他爹妈惯的嚣张跋扈,压根没什么悔过自新的说法。

        自己今天当众踩断了它一条狗腿,不处理的话,鬼知道这玩意以后怎么报复呢。

        偷摸的来到陇家大院墙角。

        鬼鬼祟祟的少女随手一个扫描丢了进去。

        【叮,扫描成功。】

        【陇家府院:淬血初十九人,淬血中五人,淬血后期两人。】

        “哟~还比传言多一个淬血境后期。”

        少女啧啧称奇。

        能有二十几个武者,难怪陇家可以在月台县作威作福怎么多年。

        要知道武者可不是那么好培养的,一个武者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不光要资质,单是用药物和肉食熬炼体魄就足以让大多数普通人止步。

        当然,陇家在县城还行,要是放眼青州,乃至整个大周帝国,它连个屁都都不是,顶多比那些低级的苦哈哈散修好一点。

        散修因为没有家族资源,所以需要常年钻走各类深山老林的大山脉,自给自足,一边搜索资源,一边苦哈哈的修行,进度慢不说,还稍不注意就会葬身妖兽精怪的口中。

        …

        陇家院房里,

        一个中年男人正怒气冲冲的对病床上的一个‘绷带木乃伊’大骂。

        “兔崽子,让你继续闹腾,今天踢到铁板了吧!活该你!你知不知道现在武院招生,正是敏感时期,你个兔崽子你!”

        “今年武院招生是没机会了,你继续打熬气血,等明年吧!”

        “你干什么啊,对儿子吼什么吼!”一个妇人冲中年男子就是一嗓子,连忙护住躺床上的陇涛。

        看着床上扎满绷带的陇涛,顿时一脸感动,又是孩儿长孩儿短的一番心疼。

        “都是洛家那个小贱婢,把我打那么惨,我要剥了她的皮!”躺在床上的陇涛眼神愤恨的说道。

        “闭嘴,你个蠢货!武道天资不怎么样,还整天游手好闲,还在这个时间段管不住自己,真是蠢的一点脑子都没有!”中年男子大发雷霆。

        “涛儿终究还是你儿子,那你说怎么办吧,总不能平白让人欺负了吧。”胖妇开口问道。

        “洛家那个小丫头估计以前跟她哥学过武,已经练出了气血,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个天才,实力都不好琢磨,她家还有她哥留下的人脉关系,加上武院有导师要来这里招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中年男子蹙眉道。

        “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的武道修为,你可真是年龄越大,胆子越小,当年你还不是和涛儿一样纨绔。”发福的中年妇人忍不住嘲讽。

        “你!”

        中年男子不由得一怒。

        …

        “几位,还在吵呢?有客远道而来,连杯茶都没有吗?”

        听到身后略显戏谑的少女声音,屋里的人都是浑身一僵,皆是不可思议扭头望向那凭空出现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