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傅总的双面前妻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就是想你了
        那酒保见傅凉川者不醉不休的架势,许是害怕担心什么责任,忙劝说着:“先生,您确定吗?您这样喝身体怕是受不了吧!”

        “别废话,拿来。”

        傅凉川的双眸在酒精的作用下被充斥的猩红,酒保被他这副模样和冰冷的语气精准,忙着又给他拿了一瓶威士忌,在没敢讲话。

        随着一瓶瓶的酒下肚,傅凉川面前的景物开始重影甚至多影。

        再加上他早上,空腹吃了那么多辣的食物,他的胃似乎如搅在一起般的疼痛起来。

        终于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直接趴在桌沿上呕吐不止。

        “先生,你还好吧!”那酒保拿来了一沓纸,被她刚才那般样子,吓得都没敢放在他的手中。

        傅凉川拿起纸巾胡乱的抹了几下嘴,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念想。

        那就是他想见玉霜烟。

        他太想她了。

        这几瓶酒下肚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他虽然不能回到过去,但是他能弥补,弥补玉霜烟和她重新开始。

        他也读懂了玉霜烟口中的自私,是他不会考虑她的感受。玉霜烟口中的霸道是他不能去试着理解她,什么事都蛮横专行。

        这样想通的傅凉川,在酒精的作用让他不去思虑其他,终于能够鼓起勇气拿出手机,拨打了玉霜烟的电话。

        玉霜烟此时正在逛街,今天没有她的戏份,所以她想好好逛一逛,放松放松心情。

        “对不起啊!昨天…”看着身旁的邱连珏玉霜烟低着头浅浅的想要道歉,但却直接被邱连珏打断。

        “你不用说对不起,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没关系的,进去吧。”邱连珏浅浅一笑,一副释怀的样子。

        玉霜烟也没再坚持,也回应他一个笑容,准备踏进商场,可她的脚还没有踏进商场的大门,愕然听见包内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摸索出手机,看着上边那三个明晃晃的大字。

        傅凉川!

        她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后面色一横,按断了电话。

        “谁啊?”陪在她一旁的邱连珏看着她神色突然间的转变,凑到她的身旁疑惑问着。

        “没谁,不重要,我们逛街去吧!”

        玉霜烟的神色清冷,拉着邱连珏一头扎进了商场之中。

        邱连珏现在不知道他是该喜还是该忧。

        她嘴上说着不重要,可眼底的那一抹悸动,却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他已经猜到是谁了。

        到底是她真的觉得不重要,但是心底还是也有些许不甘心或是放不下,还是嘴上逞强,心底里却还是依旧,爱他如初。邱连珏心中不不解

        对于现在的邱连珏来说,他弄不清楚,但他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她幸福。

        当两人刚踏进一楼还没有上电梯的时候,女的电话铃声就再一次响起。

        玉霜烟烦躁地拿出手机,这个人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的打扰她,一次次没完没了。

        如果现在不是在商场里,她现在真想接他的电话,狠狠的骂他一顿,告诉他不要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她心底虽然这样狠狠想着,但一想起他的面庞,心脏还是猛的抽搐了一下。

        “接吧。”

        看着玉霜烟仍处于犹豫当中,没有像上一次的果断挂断,邱连钰轻声开口劝着。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好。”

        邱连珏应着,看着她朝前而去的背影,心底里说不出的滋味。

        玉霜烟找到一个有安静的角落,接起傅凉川电话的那一刻斥责着:“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会打扰别人的生活。”

        “我,我就是想你了。”

        听着电话那边,傅凉川酒意的渲染的低沉声音里丝丝的悲凉,玉霜烟心底的那处柔软猛得颤动了一下。

        “傅凉川,你是不是喝酒了?”玉霜烟问道,虽然语气算不上是柔和,但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汹汹。

        “我是喝了,但我没醉。”

        玉霜烟听着他那满是酒意的声音,似乎隔着屏幕都能闻到酒味,心中不禁想着,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在说自己没醉。

        “我真的想你了。我仔细想想,你昨天说的话,我才发现你说的是对的,我真的是一个自私又霸道的人。”

        听着傅凉川略带自嘲的话语,玉霜烟微皱起了眉头。

        她一直希望傅凉川能够知道这一切,但当傅凉川自己亲口说出这样话的时候,她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烟烟,我可以学会不再自私,不再因为一己之欲,给你造成困境。我也学会去接受你喜欢的东西,去理解你的生活。烟烟,我也需要你,你能不能再给我个机会,同我重新开始。”傅凉川的语气中带着乞求。

        玉霜烟无法想象这样一个霸道几乎不近人情的男人,会不顾及周围所有人的看法,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

        说是不感动,是假的。

        可那些痛苦的过去他忘不掉,却是真的。

        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但简单就现在这般样子,也实在不忍心再出言去伤他。

        “你还是赶紧叫一辆车回家休息吧,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逃避,虽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但却能解决眼下的窘迫。

        所以玉霜烟草草的说了一句,在她正欲挂断电话的时候,听这段熟悉的声音更加微弱的唤着她,“烟烟。”

        “你能同我再重新开始吗?我还愿意为你做更多的事情,回到我身边好吗?我会给你幸福,恋卿他也需要妈妈。”

        “傅凉川,虽然我也很想给傅恋卿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但是如果他的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不幸福的话,他也不会幸福的,你说不是吗?”

        这一天不只是傅凉川思索的事情,玉霜烟自己在心里也考虑了许久许久。

        最后她还是没有办法,放下过去的那些伤痕,还是没有办法同他生活在一起。

        重新开始,说的容易,但谁能忘记那些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伤痛。

        片刻后,玉霜烟反应过来,傅凉川并没有回应她的话语,心底不由有些紧张,试探性的开口问着:“傅凉川,你听见我说的话吗?”

        电话那边,沉寂无声,甚至连丝丝的呼吸声都没有。

        这让玉霜烟瞬间慌乱,语气急躁了起来,“傅凉川,傅凉川,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你听见你回答一声。”

        同样的,这一次回应玉霜烟的,依旧是死一般的无声。

        他不会是出事了吧!

        玉霜烟心中不安,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紧去找他。

        她几乎是用跑的走去,完全不顾及旁人异样的眼神。

        “怎么了?”邱连钰看着玉霜烟神色慌张,匆匆忙忙的样子,忙拉了一下她问着。

        “刚刚傅凉川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喝了很多酒,我们说着说着,他那边突然就没有声音了,我怎么跟他说话,他都不回应我,我现在得赶紧找到他。”

        玉霜烟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倏然想起两人还在通话中,又对着手机开始说道:“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傅凉川。你别吓我啊!”

        看着她急迫的样子,但被心中不禁伤感,他没有机会再让她如此为他紧张了。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牢牢抓紧玉霜烟,不让她有机会去别人的身边。

        等到邱连钰从思绪中缓和过来之后,看见玉霜烟早已跑到了商场门口,邱连钰赶紧追了上去。

        等他出门的那一刻,却发现玉霜烟呆呆的站在台阶上,目光一片茫然。

        “怎么了?你不是说要去看傅凉川吗?”

        “我不知道他在哪。我该上哪儿去找他。”玉霜烟的话语里带着一丝哭腔,满是不知所措的焦灼。

        她好害怕,好怕傅凉川出事。

        她痛过了,她以为她放下了,可真到了这样的时刻,她才知道,三年的时间,她并没有放下,只是麻木了。

        但她同样也知道,她放不下对于傅凉川的感情,更放不下那一年里所有的痛苦。

        “他喝醉了,说不定是睡着了,不然再大声喊一喊,看他能不能听见。”

        在邱连钰的提议之下,玉霜烟又对着电话的另外一端大喊了一声,但回应的依旧是无声。

        此时他们两人不知道的是,电话那边的傅凉川早已嘶喊数遍。

        他应答了,他回答过他听见了,也回答过他现在在哪个酒吧里,可玉霜烟听不见,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得见她讲话,可她却听不见他讲话。

        傅凉川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隐隐感觉或许是手机出了问题,正当他准备挂断电话,重新再打一个试试,手机却突然黑屏关机了。

        玉霜烟本还焦急的等待着,希望电话那边的他能有个回应,可通话却突然挂断,他忙的打过去,手机却是关机了。

        “怎么办?他手机关机了,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急迫的心情让她完全忘记了其他,死死的抓着邱连钰的衣衫,整个人瘫软下来,无助的问着。

        看着她这副样子,邱连钰心痛,心疼。

        如果现在他的身体还健康,他大概还能与傅凉川公平竞争一下,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了,他只想在临走之前,看着玉霜烟幸福,他也就安心了。

        他轻轻地抚着玉霜烟的肩膀,安慰着:“不会的,如果要真出什么事,电话里也能听出一样的,说不定是他喝多,醉的不省人事,突然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