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农门悍妇:摄政王他柔弱不能自理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查探
        云君泽将那张被水浸湿的油纸递给了元宝,“去查,看是哪家做的这油纸。”

        元宝小心翼翼的双手接过油纸,带着些人去查了。

        安夏看了一眼闹事的男人,然后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他的嘴里塞了一颗药丸。

        她淡淡道,“这是毒药,但是大夫把脉是把不出来的。”

        男子一脸惊恐的将手给挣扎出来,死命的往自己的嘴里抠,只可惜药已经呛进去了,他怎么抠都抠不出啦,只得作罢。

        他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安夏。

        安夏却笑着道,“你知道怎么办了吗?若是江氏那边问起,你明天该怎么做吗?”

        男子十分不情愿的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放我走吧。”

        “嗯,这个当然没问题。”安夏笑着让伙计把人带出去了。

        云君泽向来是知道江家那些见不得人都手段的,他等男子出了门以后,看向安夏道,“我一会回云府一趟,要拨几个侍卫保护他,那江家向来是心狠手辣的。”

        安夏想了一会道,“嗯,只不过万一江家真的动手,一定得先让那人认清江家的嘴脸,你们再出手保护他,这样对咱们更有利一些。”

        “好,我这就去安排。”云君泽说完出了云氏医馆回了自家的宅子。

        安夏则是去了一趟天香楼,这些时日一直不是在制药就是在处理药膳包厂的事情,已经有好些时日没有把心思放在天香楼上边了。

        虽然天香楼有汤掌柜和她大姐在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但是她也还是应该时不时的去看一看的。

        云氏医馆发生的事情,跟着安夏的暗卫一字不落的报给了墨枭。

        而墨枭又将这事情报给了容晏,“主子,你看这事情怎么办?是否出手?”

        若只是安夏一个人的事情,墨枭肯定不会再多问容晏一句,当即就出手了,可是这云氏医馆可是主子最讨厌的男人开的医馆,所以还是得问一声的。

        容晏眼眸冷凝着瞥了墨枭一眼,“我瞧着你如今是越发会当差了,这样的事情还要来问我吗?我不是早就说了,不管谁让她受了委屈都要付出代价?”

        “你如今全忘了吗?”容晏冷声质问道。

        墨枭被容晏冷冽的眼神看了冷汗涔涔,声音恭敬的说道,“主子,那云氏医馆毕竟是云家那小子的,您不是向来讨厌他吗?所以属下才有此一问的。”

        “安夏的事情是最紧要的。”容晏目光灼灼的看向容晏道。

        “是。”墨枭行了一礼后退出了书房。

        然后他连夜骑着马亲自去了一趟县衙,他要亲自关照县令一番。

        以安夏姑娘的聪明才智,那姓江的最后肯定会被扭到县衙去的。

        梧州江氏他也调查过了,是启都江氏的旁支。

        启都江氏如今的家主是个三品官,在地方上算是大员了,但是在满地皇亲贵胄的启都,三品官着实是算不上什么。

        翌日中午。

        元宝已经将云水镇所有造油纸的作坊给跑遍了,还是没有找到造这油纸的地方。

        他气喘吁吁,脸上难掩焦急道,“这可咋办啊?这都找了这么久了,还没有找到。”

        “而且,这镇上造油纸的作坊咱们都已经找遍了呀。”

        云家的一个小厮道,“元管事,还有一个小作坊没问,要不然咱们去那儿问问看如何?”

        元宝累得双手叉腰道,“他们江家,好歹也算是个大药材商了,不至于这么没品,在最小的那种作坊里做油纸吧?那样做出来的东西能有质量保证吗?”

        云家小厮撇了撇嘴道,“这可说不好啊,江家从前在梧州干的没品的事情还少吗?”

        元宝对小厮的话深以为然,“走,咱们去那家作坊瞧一瞧,你带路。”

        云家小厮带着元宝去了小作坊,那作坊主笑意盈盈道,“两位可是来买油纸的吗?要买多大尺寸的?”

        元宝摇了摇头,笑着将手上的那张已经干透的油纸放在作坊的柜台上问,“这个油纸是你们作坊生产的吗?”

        作坊主见元宝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来问事情的,脸上的笑容消散,变的不那么热情了。

        “你们问这个做什么?”

        元宝是办事办老了的人,拿出来一张两百两的银票给了作坊主。

        “我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油纸是不是你这里做的?给谁家做的?”

        “你若是说了,这锭银子自然就归你了。”

        作坊主心动了。

        虽然那江氏医馆是他的客户,但是这家是新开的,能开多久还不一定呢!

        云水镇的医馆这么多,每年新开的医馆也不少,能活下来的却没有几家,这做江氏的生意也不知道能够做多久。

        二则,这江氏抠的很,买的油纸是材质最差的那种,本来就利润薄,他们价格还压的低,这一年能赚到他们江氏医馆五十两银子的利润,就算是厉害了。

        思前想去,他还是觉得先将眼前这两百两银子拿到手是最好的。

        他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道,“这是新开的那江氏医馆从我这里订的油纸。”

        “你这儿还有同样的油纸吗?”元宝问。

        “有有有,我这儿有许多这同样的油纸呢。”作坊主说完给元宝拿了一张和江氏医馆一模一样的油纸。

        “就是这个,你瞧瞧。”他双手将油纸递给了元宝。

        元宝伸手接过以后将油纸放入了怀中,“这油纸我就带走了,今日的事你谁也不要说,那两百两银子是你的了。”

        作坊主连连点头,笑的见牙不见眼的“您放心,我绝对不会乱说的,您慢走。”

        元宝带着油纸回了云家。

        云君泽去天香楼接了安夏以后,一起去了一趟江氏医馆。

        此刻江氏医馆的东家正在气定神闲的查看账本。

        反正,他给了钱让去闹事的那个人,已经派了杀手去结果了。

        那些杀手杀平头老百姓可是从未失手过的,所以他一点儿也不担心。

        “江秉,居然是你,你这是被你家老头子发配到云水镇了?”云君泽面色嘲讽。

        江秉看见云君泽脸上的嘲讽之色,回怼道,“你不也在云水镇吗?咱两谁又比谁好?”
    热门搜索:全民娱乐性感丰满性感舞蹈视频大全欧美性感超性感色性感美女性感热舞视频两性情趣小说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