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在长安斩过仙 > 正文 第一卷 三百人中最少年 第二十二章 叶凛
        朦胧迷糊的半瞎眼瞳里面看到有坨白出现于眼前,近在咫尺语调奇怪的打招呼,陈长安没来由的阵阵凉意遍袭浑身。

        “刺啦!”

        花木蓝的刀凌空劈出,正对白影横划而过。

        对方迅速后退,画面倒放似的钻回漩涡中,同时间,数米外的位置又出现个同样的漩涡,他从那里钻出来。

        于刹那完成两个点之间的转换!

        “三品,启术境!”李术嘴边如是嘀咕。

        “什么?”陈长安好奇发问。

        李术耐心说明道:“武者修炼时,从入门到至强,共分九品,一品练体,二品修魂,三品启术,修炼到三品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觉醒项特殊能力,称为原术。”

        “眼前这人的境界,正是启术境,觉醒的,是第23原术,无界!”

        “还记得上次在三元观遇见的西域女吧,她的原术是横渡空间,能力上两者是相同的,但横渡空间短时间内只能用一次,无界却能够在点与点间无限穿梭。”

        “只要……武者的精力不会耗尽!”

        “原来如此!”

        陈长安点头表示明白,说简单些,横渡空间有冷却时长,而无界没有,稍作思索就觉得十分可怕,再想想,眼眸微缩:“所以,他是来杀我的?”

        虽然视力不行,但他还是能够判断的出现场局势,最开始的三道光束,倘若没有前任小舅子出剑阻挡,恐怕已经射穿自己额头。

        “谁,公主殿下在此,休得放肆!”花木蓝挽起袖子,手中了事瀑散开滚滚刀意,呈扇形往四周蔓延。

        前方漩涡里,白影变的越发清晰,缓缓降落双脚踩踏在地面,是名用金冠束住满头黑发,上圆下尖瓜子脸,剑眉星目五官如画的少年。

        正正衣冠,他做礼道:“参见公主殿下,以及三位大人。”

        “你是谁?”花木蓝眼神炯炯,依然没有放下警惕。

        少年从怀中拿出叠纸张双手呈起道:“在下潞州叶凛,在家乡那边,素有神探之称,这里记录有我近几年破过的些冤案,悬案!”

        花木蓝审视数息,缓缓收刀。

        武元衡斜瞥着道:“所以,你想干什么?”

        自称叶凛的少年道:“半个月后,乌衣卫开始招新,我想参考,所以来了长安城。”

        李术手中转动着枚铜钱道:“这里不是藏兵楼,我们不是乌衣卫。”

        叶凛一笑回之:“参加乌衣卫,只是我来长安城的原因而已,几天前,在下听说有名叫陈长安的瞎眼赘婿,破获长宁公主失踪一案。”

        “刚刚又听说,公主殿下府上有名丫鬟,在今晨离奇死亡,三司特招陈长安来查案。”

        说到这里,他微弯的腰背缓缓挺直,看向耳根子蠕动的瞎眼陈某人:“在下于潞州查案多年,自问还是有些能力的,陈长安,我想和你比试比试,看咱俩谁先找出真相。”

        “当然,你视力有障碍,我会把过程中发现的所有线索都悉数告知,你我只针对较量推理分析能力,如何?”

        陈长安想说,你多多少少怕是有点大病,但正要开喷,李术带着情绪的训斥道:“放肆,公主殿下府上的案子,是你拿来较量的吗?”

        花木蓝持反对态度的瞪眼李术,从眼前的少年手中接过厚厚的摞纸张,逐页翻开,上面记录的是各种悬案的发生经过和结果!

        笔墨着重描绘位名叫叶凛的大英雄,如何披荆斩棘不畏艰难险阻,用智慧的大脑拨开迷雾见青天。

        每页纸张的右下方,有当地县令,知州,甚至是刺史府的公章,象征着“文件”权威性!

        起初是花木蓝独自阅读,随着她神情越发精彩,武元衡与李术忍不住凑过来,浏览完毕三人齐声发出赞赏:“潞州第一神探,不错,不错!”

        但作为赘婿陈某推荐人的李术很快意识到不妥,倔强的梗直脖子:“陈长安可以查出案子的,要他干什么!”

        花木蓝则将手中的摞纸呈到长宁公主面前,施礼道:“公主殿下,我觉得他比陈长安更加可信些。”

        不知为何,她似乎骨子里面对瞎眼陈某有种偏见!

        长宁公主根本不管这些边边角角的细枝末节,急忙催促:“哎呀呀,都行,都行,只要能找出杀害小莲的凶手,快些。”

        “是!”花木蓝应声。

        长宁公主开口,李术与武元衡即便不太愿意中途有人横插进来,也不好再说什么,缄口默认。

        叶凛来到陈长安面前,抱拳道:“听闻陈兄弟上次巧破三元观贼人们的奸计,这回又被三司请来查案,所以刚刚是想要切磋来着。”

        “可……可未曾想陈兄弟不会武功,毫无修行底子,实在抱歉!”

        “额……”

        不会武功,毫无修行底子?有种的站原地别动俺能用竹签戳死尔,暗地里骂骂咧咧着,陈长安挤露出微笑,大度摆手:“没事!”

        长宁公主是真的发怒,握拳跳脚:“快给我查案,查案!陈长安,你说这具无头尸体与小莲的死有关,除去时间相同,还有呢?”

        陈长安的手按摸在无头尸体的断颈处,回应道:“还有伤口!”

        “伤口?”长宁公主,武元衡,李术,花木蓝全都集中注意力。

        而陈长安,却半瞎的视线对准叶凛道:“叶兄身上有浓郁的狗血味,想必已经用原术无界去过公主府,查看过死者小莲,你说吧!”

        此话一出,众人才注意到少年身上有几根泛黄的犬毛,卧槽,陈长安可真够细的,同时,不得不感慨苏鼎风剑劈黄犬的行为属实二愣子!

        连叶凛本人都不禁轻缩下眼眸:“陈兄弟果然心思缜密,是的,我已经查探过死者小莲,并且赞同你的判断,两者确实是有联系的。”

        “因为小莲的脖颈处流出来的血液呈暗红色,而这具无头尸体的脖颈切口处,流出来的血液亦然,杀他们的,应该是某种萃过毒的刀刃。”

        “其实关于这点,仵作很容易发现,只不过因为小莲在井水中浸泡过,带毒的暗红色血液被洗浣干净,只有使劲按压伤口,才会有深处的毒血重新流溢出来。”

        “所以,相同的时间节点,都死于萃毒的凶器,两种巧合放在一起,就会显得不寻常。”

        边听着分析,长宁公主,花木蓝,李术,武元衡四人边观察无头尸体的脖颈切口,发现流淌的血液确实是暗红色。

        提刑司向来负责勘察长安城大大小小的案件悬疑,作为司丞的胖子武元衡,实在有些面子挂不住,强行转话题:“陈长安,你……你不是个瞎子吗?又是怎样知道的?”

        对啊,瞎子看不出血液颜色的,他又是如何通过伤口断定两者有关联,其余几人都好奇的瞪圆眼睛。

        唯独叶凛嘴角轻勾,心中似有答案。

        陈长安在树干上擦着满是血渍的手掌道:“摸的呗,临走前,我用双指探过小莲伤口,如果是正常刀刃划开皮肉的话,不管外部还是内部,割面都会十分平整。”

        “但小莲的伤口内部,肉肌的割面很粗糙,杀她的,应该是把带有锯齿的利刃。”

        “再看无头尸体的脖颈切割面,外侧边缘分外整齐,但是内部,肉筋以及后颈骨都是参差不齐的。”

        “同样的,也只有锯齿状的刀刃,才能造成这种效果。”

        一口气不停的说完,现场气氛再次凝固,对瞎眼陈某有种镌刻在骨子里的嫌弃的花木蓝,又忍不住想自我质问要这眼睛有何用了!

        李术笑的直拍手:“哎呀呀,细节的很,细节的很,可以啊陈长安,谁说看不见就不能查案,哈哈,哈哈哈!”

        叶凛竖起大拇指:“陈兄弟果然是有些手段的,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你我之间,谁能先查出凶手了!”

        陈长安大义凛然的语气:“不管谁先查出,都是为公主殿下解忧,为长安城的繁荣安定做贡献么!”

        实际上,他更想说的是,肯定鄙人先查出真相,实不相瞒,我有座飘香院,里面的桃花可以折断手指来直播案发现场,尔对挂逼一无所知也。

        但考虑到得在公主面前刷波好感,心口不一次呗!

        作为举荐者的李术立即优越感爆棚,听听,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姓叶的只知道争强好胜,陈长安却能以整个长安城为角度考虑,这格局,这差距,这……多优秀!

        长宁公主闻言,对小陈子的印象要比小叶子好的多,问道:“那如果,无头尸体与小莲的死有关,下一步怎么办!”

        陈长安与叶凛异口同声:“去怀远坊!”
    热门搜索:两性生活 真人最性感的美女图片性感模特两性情趣网性感女生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