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家娘子,不对劲 > 正文 第173章 拜他为师
        小巷里,寂静无声。

        那道身影在那里站了许久,方继续向着小巷深处走去。

        洛青舟心头愈加疑惑,在半空中跟随。

        两边房屋巍峨,飞檐翘角。

        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被阻挡在了外面。

        小巷深处,一片漆黑。

        她走了几步,又停下了下来。

        她握紧了手里的剑,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有些紧张,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继续向着里面走去。

        洛青舟知道,她怕黑。

        可是,她一个路痴,胆子又小,为何会在这大半夜里,一个人来这条僻静漆黑的小巷呢?

        少女继续向前走去,直到看到小巷尽头,看到那扇成国府的后门,方停了下来。

        后门紧紧关闭,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打开过了。

        她站在漆黑里,目光看着某个地方,寂静了许久,方转过身,走出了小巷。

        “闲得无聊?”

        “还是,想从后门进成国府?”

        洛青舟看不明白,只得继续跟着。

        少女走出小巷,并未离开,转过身,直接向着成国府的大门走去。

        洛青舟顿时开始紧张起来。

        这傻丫头,到底要做什么?

        成国府里武者护卫很多,就连洛延年也是武者高手。

        即便她的剑再快,也绝对抵挡不住对方的围攻。

        她去那里干嘛?

        少女握着剑,脸上看不出神情,径直走到了成国府的大门口,站在台阶下,抬起头,看向了府邸大门上的牌匾。

        大门两旁蹲着的两座石狮子,仿佛正在灯笼下虎视眈眈地瞪着他。

        门口站着两名护卫,先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随即似乎认出她来了,顿时紧张起来。

        其中一人立刻开门进去喊人。

        另一人握紧手中的刀,神情紧张地贴着后面的门,目光警惕而惴惴地盯着她,全身紧绷,似乎随时准备退进门里。

        “哗啦啦!”

        不多时。

        成国府二管家王成带着七八名武者,急匆匆地从门里走了出来。

        随即排在台阶上,严阵以待。

        王成目光忌惮地看了台阶下的少女一眼,在台阶上拱手道:“夏婵姑娘,深夜造访我成国府,是为何事?”

        少女站在台阶下,握着剑,神情冰冷,目光依旧望着大门上的牌匾。

        对于他们,似乎视而不见。

        对于他的问话,也似乎没有听见。

        成国府大门口,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一方站在台阶上,剑拔弩张,神情紧张,严阵以待;而另一方,则站在台阶下,好像只是一个路人,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洛青舟飘在半空,既疑惑,又着急。

        这傻丫头,站在这里发什么愣,快走啊。

        待会儿洛延年和洛玉等人出来,若是想起那天回门的事情,又见四下无人,突然一起围攻她,她必定双拳难敌四手,那就危险了。

        洛青舟心头焦急,想要冲下去给她吹一阵阴风,好让她清醒过来。

        但是刚接近,突然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袭来。

        那少女的四周,遍布着浅蓝色的冰晶,仿佛一层冰罩,把她罩在其中。

        肉眼难见。

        但神魂之眼,看的一清二楚。

        洛青舟暗暗焦急,却无力催促。

        突然,他居高临下,看到一道熟悉身影从内院里走了出来,身上散发着浓烈气血之色,仿佛一团火焰在燃烧。

        洛延年!

        他心头一跳,连忙升高退远,又看了一眼台阶下的少女,准备立刻回去归窍搬救兵。

        但这时,那少女却突然转过身离开。

        洛延年从门里走了出来,只看到一道冰冷的身影,渐渐远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前面的黑夜中。

        洛青舟心头暗暗松了一口气,跟在那道身影的身后,见她走出巷口,走走停停,似乎忘记了来时的路,在街道和小巷里来回走好了几次,方找到回秦府的路。

        她走到秦府大门的台阶下,却并没有立刻进去。

        在台阶下停留了一会儿,她转过身,走到了路边的黑暗中坐下。

        坐了片刻。

        她又起身,走到后面的僻静小巷,在巷口呆呆地站着。

        洛青舟愈发疑惑,不知道这傻丫头到底要做什么,难道就是睡不着,无聊了,出来到处闲逛?

        他又在半空中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见夜色已浓,想到今晚还有要事,只得怀着疑惑不解的心情离开。

        好傻。

        不过仔细想一想,那丫头也的确可怜。

        一个人孤苦伶仃,三更半夜握着剑在街头到处游荡,如游魂一般,无声无息,不说话,也不做任何事情,就是走走停停,到处发呆。

        洛青舟怀疑她的心理肯定出了严重的问题。

        至于脑子……

        他不敢说,怕被打死。

        一路乘风疾行,很快来到了建筑奢华的张家府邸。

        他不敢飘的太低,也不敢飘的太高,计算了一下高度,方飘进了府邸,居高临下看去。

        黑夜中,神魂的视线很清晰。

        府邸中的长廊,花园,庭院,以及在深夜中站岗的护卫,仆人等等,都看的很清楚。

        但观察很久,都没有发现那些宋家人藏匿的痕迹。

        又守了半个时辰。

        他只得离开。

        他决定明天去找秦二小姐,让对方想办法给他弄一张张家产业和各个房屋的地图。

        至于张家的人,他也想了解一下。

        张家应该不会这么蠢,把犯下谋逆之罪的宋家人直接藏在家主府邸中,应该藏在某个隐蔽的房屋或者产业处。

        二十多个人,其中还有很多武者,并不是那么好藏匿的。

        光是一天的吃喝,都需要消耗很多东西。

        所以,应该不难找。

        离开了张家府邸,他并没有直接回秦府,而是一路疾行,飘向了鸳鸯楼。

        希望那位神魂前辈可以帮他快点晋升到御物境界。

        那样的话,若是又遇到像是今晚那傻丫头在成国府大门口发呆的情况,他完全可以用实物干扰和提醒。

        咦?

        当他来到鸳鸯楼时,远远地便看到楼顶相邻的两个飞檐上,站着两道高挑身影。

        一道身影被月白光晕包裹,是那名月前辈。

        另一道身影被火红光晕包裹,应该是那晚见到的月前辈的那个朋友。

        洛青舟犹豫了一下,放慢速度,飞了过去。

        今晚,那道火红身影只是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洛青舟飞到近处,对着月白身影道:“月前辈。”

        有外人在,还是不叫姐姐了,感觉这称呼有些羞耻。

        他看向了那道火红身影,依旧看不到其面貌和身材,甚至连男女都看不清。

        不过那火红身影在打量了他几眼后,主动开口道:“你徒弟?”

        声音空灵清冷,不像是真人的声音,与月白身影的声音有些相似。

        月白身影淡淡地道:“不是。”

        火红身影又道:“那就是相好了。”

        月白身影似乎懒得回答,看向洛青舟道:“讲故事吧。”

        洛青舟飘落到了她的身旁,看了旁边飞檐上的红色身影一眼,有些犹豫。

        不是说那《西游记》是一门很高深的修炼法门吗?怎么能随便当着外人的面讲?

        “我倒要听听,是什么故事,能够让你每晚都准时来这里等着。”

        红色身影转过身来,用命令的口吻道:“讲,从头开始。”

        洛青舟没有理睬她,对着月白身影道:“月前辈,上次讲到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五行山下定心猿】,今日我们讲八回,【我佛造经传极乐观音奉旨上长安】”

        红色身影顿时怒道:“我让你从头开始!”

        洛青舟仿若未闻,念道:“试问禅关,参求无数,往往到头虚老。磨砖作镜,积雪为粮,迷了几多年少?毛吞大海,芥纳须弥……”

        红色身影愣了一下,身上红色光晕忽地闪烁,身后青丝飞扬,声音森寒地道:“再说最后一遍,我让你……”

        “闭嘴。”

        月白身影忽地看向她,身上月白光晕闪烁,身后青丝飞扬,衣袂飘飘,声音依旧清冷,却带着一股慑人魂魄的威严。

        洛青舟心头一跳,以为两人马上就打起来,慌忙准备后撤,怕殃及池鱼。

        谁知那红色身影刚刚还霸道无比的气势,顿时一弱,声音也弱了下来:“哼!”

        她扭过身子,看向了别处,嘴里讥讽道:“这么维护他,非奸即馋!”

        月白身影没有理睬她,对着洛青舟淡淡地道:“继续。”

        洛青舟心头松了一口气,暗暗道:看来还是这位月前辈厉害。那人气势霸道,说话凌厉,但在月前辈的呵斥下,竟然瞬间就怂了,犹如老鼠见到猫兒一般。

        看来,他要更加努力抱紧月前辈這条大长腿了!

        “佛家谓菩萨修行所经历的十个境界,即:欢喜地、离垢地、发光地、焰慧地、极难胜地、现前地、远行地、不动地、善慧地和法震地……”

        洛青舟继续郎朗念道。

        月白身影神情凝重,屏住了呼吸。

        那红色身影气鼓鼓地听了一会儿,也安静下来。

        “不对!這故事……怎么像是掺杂着佛门修炼之法?”

        她心头一震,立刻竖起了耳朵,脸上的神色也开始渐渐变化起来。

        又听了一会儿。

        “咦,怎么又像是掺杂了道家修炼之法?”

        她的脸色愈发凝重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

        “奇怪,怎么还有炼体之法?”

        她的脸色再次变化起来。

        此刻。

        她屏气凝神,心跳加速,竖起耳朵,一字一句地認真听着,记着,不敢有丝毫遗漏,感觉脑中嗡嗡作响,仿佛突然打开了一道通往修炼之路的新大门!

        “难怪她能这么快晋级,难怪……”

        洛青舟讲完两个回合。

        月白身影淡淡开口道:“今晚就到这里。”

        红色身影听的意犹未尽,心潮起伏,心痒难耐,连忙转过身道:“别啊,再讲一会儿,再讲几句吧……”

        此时此刻,她哪里还有之前的咄咄逼人的气势和霸气,仿佛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虚心求教的好学生,而且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丝哀求。

        月白身影看了她一眼,忽地眉尖一动,清冷开口道:“可以,那你拜他为师。”

        此话一出。

        阁楼顶部,顿时一片死寂。

        红色身影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地看了她一会儿,方眨着眸子问道:“你刚刚说什么?让他拜我为师?”

        洛青舟:“……”

        月白身影目光冷漠地看着她,没有再说话。

        7017k

        
    热门搜索:性感内衣秀枪神纪烈焰性感图pans福利性感婚纱照最新在线观看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