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情满四合院之硬骨头何雨柱 > 正文 第七十二章丧事喜办
        吃完晚饭,傻柱和何大清、傻雨水,就开始收拾起这新得的两间房。

        有这两间房可以住,傻雨水晚上也不用再赶回单位住了,傻柱也不用再去睡轧钢厂的办公大楼小会议室了。

        翌日一早,傻柱来到轧钢厂,开上大卡车就去红星公社搞城乡共建了。

        等他从红星公社回来的时候,己经快十点钟了。他一下车,徒弟马华就跑过来说道:“师傅,杨书记那儿电话来过好几次了,让你一回来就去他办公室。”

        “杨书记有说是什么事吗?”

        “什么事?杨书记没说,只是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好的,我这就去,这里的事交给你了。”

        “你放心吧!师傅。”

        跟徒弟马华交代完,傻柱就快步去了杨书记的办公室。

        傻柱来到杨书记办公室的时候,杨书记正跟两个厂里的干部谈事。傻柱没去打扰,就在门口等。

        等杨书记办完事,两个干部走了,傻柱才敲了敲杨书记那敞开着的办公室门。

        杨书记一见是傻柱来了,他忙招呼傻柱进来,并吩咐傻柱把门带上。

        傻柱走到杨书记的办公桌前,一脸讨好的说道:“书记,您找我啊!”

        “是啊!傻柱,昨天是你带人抓的许大茂、秦淮茹。那昨天的事,我就不多说了。现在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过年了,每年年底上面的各种评比、检查,都会比较多。所以许大茂和秦淮茹这事我们得盖一下。”

        离婚证、结婚证,厂里不都已经帮许大茂办好了吗?怎么这会儿,杨书记又说要盖这个事儿?

        杨书记的话,让傻柱觉的很奇怪,于是傻柱问道:“书记,这事儿厂里不都已经办好了吗?许大茂和秦淮茹的结婚证,现在不还都贴在厂里的公告栏里吗?”

        傻柱说完,杨书记以一种冷厉的眼神看着傻柱,说道:“我知道,厂里对许大茂和秦淮茹昨天那事的定性,咱厂没一个人信。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应该把工作做的更细致,让广大干部职工更加明确厂里的决心。”

        “今早一上班,我就让厂保卫处去找昨天跟你一起去小仓库的那五个女职工了,要求那五个女职工,在那事上要跟厂里的决定保持一致。”

        “至于昨天在食堂里,听到许大茂和秦淮茹商量五个馒头睡一次的那些职工,厂保卫处同样也己经派人去教育过他们,让他们谨言慎行。”

        “当然,要把昨天那事做圆了,光这些还不够。我打算让许大茂和秦淮茹隆重的办一次婚礼,就今晚在你们食堂办,多请些人。要让广大干部职工深刻体会到,我们这些厂领导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

        杨书记的意思,傻柱听明白了,杨书记这是想用在厂食堂,为许大茂和秦淮茹办一场隆重婚礼的方式,为许大茂和秦淮茹背书。向全厂干部职工表明厂领导班子,掩盖这件事情的决心,让全厂广大干部职工闭嘴。

        明白了杨书记这是在用他手中的权力掩耳盗铃,傻柱也没什么好费话的了。

        于是,他就向杨书记请示了一下,晚上具体要摆几桌,菜品是什么规格?

        杨书记想了一下,让傻柱按二十桌准备,每桌要保证三个荤菜。

        晚上食堂结束,轧钢厂上中班那些职工的晚餐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许大茂和秦淮茹的婚宴了。

        许大茂作为新郎官,提前到了食堂后厨,毕竟这婚宴是他买单,他得来盯着点。

        其实许大茂一点也不想办这什么婚宴,招人笑话没脸不说,还贼花钱。至打他跟娄小娥离婚净身出户后,他身上最缺的就是钱。

        可许大茂他也没办法,这事儿由不得他,杨书记交代下来了,让他做戏做全套,别人信不信不重要。

        只要让他们知道,厂领导是站哪边的,那就算他们都知道这是假的,那也只能憋着。事情的真象是什么?谁掌握话语权,那他说的话就是真的。

        许大茂拉着张脸来到傻柱身边,还是很拽的语气说道:“傻柱,怎么就你自己一人,你家老爷子呢?”

        今天许大茂和秦淮茹这婚宴,傻柱要不是杨书记发下话,让他盯着点,他早走了。

        但就是留下来,傻柱他也没打算自己出手。毕竟他知道晚上这什么狗屁婚宴,厂领导们一个都不会来,他们支派了许大茂的直属领导,宣传处的副处长钱鸣,和秦淮茹的直属领导,厂卫生队的副队长钱亚萍,代表厂里来关爱许大茂和秦淮茹的婚礼。

        本身就烦许大茂和秦淮茹,又加上没领导,所以晚上这婚宴,傻柱让食堂的杨师傅带几个学徒掌勺,早早放便宜老爹何大清下班了。

        现在听许大茂问起何大清,傻柱躺在他那躺椅上,边摇边说道:“许大茂,我发现你这人吧,是越来越傻了。问我家老爷子,你也不想想,就你许大茂,有面子请得动我家老爷子吗?”

        看傻柱这么不给面子,许大茂也是气坏了,他气呼呼的说道:“傻柱,晚上这活,可是杨书记派下的,你小子最好给我把态度放端正了。”

        “许大茂,别杨书记,杨书记的,杨书记他不是你爹,人跟你没那么亲!就说晚上你这婚宴,人杨书记会来吗?”

        “杨书记他有工作要忙,找不岀时间来参加。”

        “行了,行了,许大茂,我何雨柱过了年就是三十岁的人了,不是三岁的孩子,你跟我说这些话,有意思吗?行了,许大茂,安份点把领导交代的这场戏圆圆满满演完,比什么都强!”

        傻柱话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又在那儿摇啊摇,嘴里还哼起了京戏。

        这把许大茂气的,但他打不过傻柱,再气也只能忍了。

        许大茂和秦淮茹这场婚礼,本来就是厂领导用来威慑全厂干部职工的,所以这排场很大。

        食堂前厅里用平时工人吃饭的长方桌,足足拼了二十张大四方桌。

        厂里还拿出了平时用来欢迎,上级领导来视察时用的那些彩旗彩带,装饰婚礼现场。

        婚礼在厂宣传处的钱鸣副处长,和厂卫生队的钱亚萍副队长到达后,就开始了。

        照例是先领导致词,再长辈祝福。许大茂和秦淮茹这情况,两个姓钱的领导,平时做报告做多了,他们己经练就了文字只过嘴,不过心的本领。

        所以,两位钱姓领导面带笑容,铿锵有力的表扬了许大茂和秦淮茹平时的为人,并祝两个新人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两位领导可以做到话只过嘴,不过心。可做为许大茂、秦淮茹双方的家长,许父许母和贾张氏,就没这个本事了。三个人拉着张臭脸,说话嗑嗑吧吧,眼神还躲躲闪闪。

        两家三个老的那表现,那心理素质。许大茂和秦淮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上去打圆场。接过三个老的那话口,跟参加婚礼的一众人开始编起了,他俩那纯洁的爱情。

        许大茂和秦淮茹心理素质太过硬了,现在在场的这些人,全都知道他俩那所谓的纯洁爱情,就是五个馒头、一份白菜、一份土豆。

        可即使这样,许大茂和秦淮茹照样能脸不红,语言流利的当众秀恩爱。

        对于许大茂和秦淮茹的话,吃瓜群众们就当相声听,笑的不行。

        而此时站在许大茂、秦淮茹旁边的许父许母、贾张氏。他们三个老的,近距离听许大茂和秦淮茹秀恩爱,那真的是呕吐啊!

        贾张氏率先顶不住,捂着脸就跑了,紧接着许父许母也受不了,跑了。

        两家三个老的这一跑,顿时让许大茂和秦淮茹这出相声的笑点达到了高潮,吃瓜群众们是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开始笑的放肆。

        两位钱姓领导看这场戏有演砸的趋势,他们忙出来以领导的身份说场面话,并宣布开席。
    热门搜索:性感老妇性感女孩性感的小阿姨和表姐性感的阿姨性感少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