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纯阳武神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天龙音,谁也不许走!
        吼!

        那如草木长青的鹏鸟这一刻宛如活了过来,随着那伟岸道力的降临,通体化成了一种晶莹的琉璃色,绽放熠熠青芒,浓郁的生机,伴着一股霸道而威严的势,一下锁定了那髓海之下斑斓如龙的百草之毒。

        诸位炼药大师、宗师合力,至多不过圣境绝巅的修为,踏上无上之路的都没有一个,但此时那青木鹏鸟散发出来的威压,却令得不少紫绶刑天,都感到一阵心惊。

        以几位木行天宫的圣者为首,竟勾动了木行道海的本源,髓海之下,那如斑斓长龙的百草之毒宛如被惊扰了一般,一道沧桑而恐怖的龙吟声随之升腾而起。

        昂!

        滂沱的龙吟声与鹏吼,在髓海之上碰撞,那青红髓海猛地一震,而后轰隆一声巨响,掀起了万重骇浪。

        轰!

        下一刻,如龙的百草之毒化作一道斑斓闪电,乘着万重惊浪破海而出,一口将那青木鹏鸟的咽喉锁住,而后拖入髓海之中。

        噗!

        诸炼药大师,宗师几乎在同一时刻闷哼一声,而后齐齐吐出一道逆血,气息萎靡下来。

        连蕴藏了木行道海本源之力的药鹏,都拿那一丝百草之毒无能为力,几无半分反抗之力,要知道,这还只是一位姜家绝顶身上所蕴藏的百草之毒,而谷神一身百草之毒,传闻已经直追初代神农,又该如何化解?

        昂!

        而吞噬了药鹏的百草之毒,似乎更壮大了一分,百草香愈发浓烈,髓海之下,再次发出了一道似可洞穿魂魄的龙吟声。

        不好!

        先草圣主面色骤变,现在化毒不成,更适得其反,令那姜宁圣者体内的百草之毒壮大,亦生出了几分复苏的迹象。

        就在这一刻,苏乞年冷哼一身,不灭体运转到达极境,两重神藏大窍,乃至属于第三重神藏大窍的一万两千枚不灭体符文绽放极尽光辉,脊椎骨涌动,在苏乞年身后,隐约有一道庞大的虚影浮现。

        如白金琉璃铸成的古老龙体,神圣而沧桑的威仪,似乎比诸天还要高远,尤其是头顶那三根龙角,宛如至高的王冠,又好像三口天刀,要捅破诸天,重辟混沌。

        吼!

        一道似可跨越时空,连不朽意志都被撼动的天龙之音,似裹挟着无尽岁月的洪流,朝着那片髓海冲刷而去。

        青红髓海下,那斑斓如龙的百草之毒顿时猛地一震,有青光溃散,那是刚刚吞噬的药鹏之力,随着天龙长吟,被一下震散。

        似乎觉察到了危机,那斑斓长龙在髓海之下游弋,倏尔下沉,再也寻不到一丝痕迹。

        “可惜了。”

        有紫绶刑天摇摇头,他们真正见识到了这百草之毒的顽固,难怪连历代神农都无能为力,若是光靠他们一群无上生灵,乃至一些炼药大师、宗师,短短数天之内就能化解,那这百草之毒,也不会连皇者命性都能腐蚀,这是人世间,为数不多的,能够对至高的皇者造成威胁的事物。

        苏乞年背后,远古天龙的虚影敛去,抬起的手也放下,原始战火归入肉身诸天,他不禁蹙眉,这百草之毒居然拥有灵性,这么一代一代随着历代神农的血脉传承下来,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可怕。

        眼下,他虽然不说手段尽出,但也相差无几,只是勉强逼迫出来这一丝百草之毒,却无法将其截住,更不用说将其化解,即便是震散其汲取的药鹏之力,也是趁着其刚刚吞噬,尚未完全融合,加上远古天龙神形,对于一切龙体的威慑,才勉强成行,想要更进一步,就没有可能。

        即刻,一群炼药师将姜宁圣者从药炉中请出,并以数种灵药熬炼的丹丸为其抚平血气,修补暗伤,偏殿内,空气沉闷,每个人的心绪都很沉重。

        他们抱着一线希望而来,渴望出现奇迹,但现实却挥动百草之毒,狠狠毒打了他们,这样的进展,令人感到绝望,而据姜宁圣者所言,两大人皇世家,诸位无上生灵曾经联手施救过,言及谷神寿元,或已撑不过三个月。

        三个月,对于修行者而言,实在太过短暂,遑论是化解堪比初代神农的百草之毒。

        “难道,真的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剑木刑天凝声道。

        “我能才疏学浅,只能静候其他偏殿的结果了。”

        先草圣主苦笑一声,他们已经倾尽底蕴,那缔结青木鹏鸟的药汁,都是以珍贵的灵药熬炼而成,不乏在诸天灵物榜上排入三千名,乃至两千名之内的存在,加上一众炼药宗师,大师以密炼之法催动,甚至勾动了木行道海的本源之力,其蕴藏的化毒之力,别说是神圣,就算是无上生灵五脏衰竭,意志沉沦,也能够挽救回来。

        “诸位无须如此。”姜宁圣者摇头,认真道,“叔祖之所以不愿诸位前来,就是不想劳师动众,徒耗底蕴,诸位已经尽力,更无须自责,想来这才是叔祖想要看到的,姜宁代叔祖,谢过诸位。”

        语罢,姜宁圣者躬身,朝着众人深深一礼拜下。

        不过无论是苏乞年,还是诸位炼药师,紫绶刑天,全都避开了这一礼不受,以谷神于整个人族的功绩,他们所做的,实在是微不足道,根本受不起这一礼。

        时间在等待中,显得尤为的漫长。

        整整十天过去,姜家族地外,数十座偏殿,对于姜家族人体内的百草之毒的化解,方才全部结束。

        这期间,有些偏殿自始至终静谧无声,而有些偏殿则电闪雷鸣,宛如末世之象,最后整座偏殿都炸开了,有无上生灵身形狼狈,本身亦为罕见的炼药宗师,最后差点栽在那一丝百草之毒上。

        数十位姜家族人,终究还是有几位未能从偏殿内走出来,出手的无上传承神情凝重,无比自责,没能护住周全。

        这一天,先草圣主走进偏殿,脸色很难看,纵观数十座偏殿,数十方无上传承的强者,炼药宗师,能够逼迫出那一丝百草之毒的,都不足十指之数,而逼迫出百草之毒的几座无上传承,又因为那百草香和混乱道音,除了他们战皇殿一脉,或多或少,都有所损伤。

        有时候,当可以预见的绝望真正到来时,才会明白,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无力感,众人意识到,谷神此番,或许真的在劫难逃了。

        苏乞年蹙眉,自他踏入浩瀚星空以来,还是第一次遭遇如此棘手的困难,留给他们的时间本就不多,但众人倾尽全力,依然无能为力。

        半日后,姜家族地外,有无上传承黯然退出偏殿,选择了离去,没有颜面再留在这里,只会徒增悲伤。

        “我等,是否也……”有紫绶刑天话音吐出半截。

        “不到最后,谁也不许走!”

        已经静默了数天的紫阳王第一次开口,苍老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其中透出的不容置疑,却令偏殿内的每一个人,都不禁心神一颤。

        如非是绝望,谁又甘愿离去,实在不愿见到谷神毒发,陨落在眼前,那是每一个人族,都难以承受之痛。

        苏乞年深深看这紫阳王一眼,似乎是重新认识了这位对于他们这一脉饱含敌意的无上王者,这种偏执,对于一位比超凡入圣更进一步的无上生灵而言,实在是难能可贵。

        因为在苏乞年感来,不少无上生灵,乃至从超凡入圣之后,身上的神性愈重,而人性则愈发寡淡。他们享受于生命进化而带来的俯视感,而将众生分成三六九等,从而忘记了生命进化最初的模样,那来时的路,也曾泥泞满地,荆棘密布。

        不走便不走吧。

        没有人愿意触怒这个时候的紫阳王,然而不过半个时辰后,就有消息自神农山前传来。

        “神界以东,一方枯寂的星河,有宇宙风洞内,疑似有远古天蚕的遗蜕现世。”

        “仙界以北,横跨三十九片星云,一口永恒黑洞里,映照出一枚不死神胎的虚相。”

        “无量星海中……”

        偏殿内,众人没有想象中的振奋,哪怕是苏乞年,也蹙起了眉头,眼中浮现出几许冷光。

        这样的时间点,关于如此众多的惊世灵物,乃至绝世灵物的消息齐齐现世,任谁都能够从中嗅到几分异样的气息。

        无论是号称褪去旧身,铸就最强先天体魄的远古天蚕遗蜕,还是令诸皇都能再续一世的不死神胎等,都是能够为谷神续命之物,尤其是那远古天蚕的遗蜕,诸天灵物榜上,虽然排在不死神胎之后,但对于谷神眼下的境况,却是最可能化解百草之毒的绝世灵物。

        “异族,亡我人族之心不死!”

        有紫绶刑天吐气如冰,脸色铁青,在这时放出如此众多的绝世灵物的消息,分明是欲坑杀人族诸强,但这些消息中,是否有真实不虚的存在,希望摆在了眼前,他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求订阅,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今天有点忙,只来得及写一章,这段剧情因为是临时加的,所以有些和原本设定契合之处要琢磨下,希望能不留遗憾。)

        
    热门搜索:韩国性感美女两性离子表面活性剂青楼艳妓性感舅妈两性生活视频两性聚丙烯酰胺两性情趣用品代理性感女人性感睡衣性感舞蹈视频大全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