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斗罗之我能听见千仞雪心声 > 正文 第五章厚积薄发型选手
        啊,命运多舛,命运多舛啊,为什么我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么巨大的压力啊。

        雪崩仰着小脸看着蓝蓝的天空,本十分忧郁的眼神却也因为那张稚嫩的小脸而显得十分可爱有趣。

        雪崩随手拿起宴会上的饮料喝了一口,却感觉十分索然无味。

        怎么办,千仞雪已经开始打我的注意了,要是我表现的再突出一点,估计等着我的在几年后的某一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意外”身亡了。

        雪崩现在真的很苦恼。

        明明天胡抽了个顶级武魂,而且还是先天满魂力,可是现在反而成了加速死亡的催化剂。

        关键是要反抗命运还得有实力,要想有实力就得先活下去,活下去的首要前提就是没威胁,那就不能太强大,不能太强大就得低调,关键是……

        我现在低调不了啊!

        雪崩心里叫苦,先天满魂力的他,连装废柴的资格都没有了,你见过哪个先天满魂力,顶级武魂修炼慢的,缺资源,他雪崩好歹也是四皇子啊。

        现在雪崩的情况就是明明手上是三到尖多张二,对面手上却只剩王炸了。

        憋屈啊。

        “四皇子殿下真是厉害啊。”

        “就是说啊,刚刚的大鹏鸟武魂真帅气。”

        “好强大啊,人家好喜欢呢。”

        本来就烦躁憋屈的雪崩听见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更加烦躁了。

        有些嫌弃的看了眼围在自己身边,刚才跟自己一起觉醒武魂的几个小孩。

        话说,你们拍马屁的功夫也太差了吧,不是嘴上说说就行了,宁财臣你那一脸不自然,委屈巴巴不服气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现在有钱不是大爷了。

        公输磷,你那一脸理科男面无表情的夸奖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当你背课文呢啊,能不能走点心,演技不合格。

        最后是你!

        雪崩看向刑部大臣的女儿。

        你那一脸火热的眼神是认真的吗,还有你说就说,能不能不要舔舌头,脸颊为什么发红,最后,我怎么感觉你想打我呢。

        唉,为什么我明明都很烦躁了,却还要应付你们这群小家伙啊,能不能让我清净一会儿。

        这难道就是生活吗。

        雪崩心里抱怨一会儿后,又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想着想着,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以前他拍过一部电视剧,剧中他演的是李二,而李二的弟弟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元霸。

        李元霸虽然头脑简单,但是却很能打,又只听李二一个人的话,连父母的话都没李二的话好使。

        而李二也很疼爱李元霸,虽然可能是照顾弟弟,但也不排除这两点的可能,毕竟一个听话有能力,又讨所有人厌的人,谁用谁放心,在说,自己到最后可以说自己是卧薪尝胆,所以说……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千仞雪的李元霸了。

        雪崩下定决心,首先,李元霸的角色是一个莽撞又奇怪的人,莽撞和奇怪,雪崩决定用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来代替,于是乎,他把目光投向了围在他身边的麻雀们。

        原来,这就是最好的安排啊。

        雪崩灿烂的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几个小孩还愣了一下,原本是被长辈强制要求过来打好关系的,几个小孩本就不乐意,加上雪崩之前爱搭不理的样子,他们都打算撤了,怎么现在又冲他们笑了呢?

        这时候,宁财臣灵机一动。

        难道是之前四皇子在考验他们?

        宁财臣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眼睛愈发明亮,是了,一定是这样,自己简直太聪明了,一定是继承了老爹的聪明才智。

        看着旁边还在发愣的公输磷和花痴的刑部大臣之女,宁财臣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和轻蔑。

        两个笨蛋,一个魂力比我高有什么用,还不是不如我机灵,另一个跟我魂力一样,居然是个花痴,真是让人失望。

        还是看我的吧。

        “咳咳,四皇子殿下,我……”

        宁财臣自顾自的说着话,全然没有发现雪崩眼里的戏谑。

        就决定是你了。

        下一秒,一个拳头重拳出击!

        “嘭!”

        原本还侃侃而谈的宁财臣瞬间被打到在地,没办法,谁让雪崩用了少量的魂力呢。

        “噗通!”

        宁财臣直接摔了个屁墩,他愣愣的看着雪崩,什么情况。

        同样的,公输磷和刑部大臣之女也迷茫的看着雪崩。

        雪崩随意甩了甩拳头,居高临下,十分不屑轻蔑的看着宁财臣。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小爷我耳边叽叽歪歪的,看着就碍眼。”

        随后,还将自己喝剩下的饮料随意泼向了宁财臣,那样子,仿佛跟倒进泔水桶一样。

        宁财臣跟傻了一样,目光呆滞的看着雪崩,任由饮料从头顶淋下,打湿了衣服。

        公输磷睁大眼睛,张大嘴巴:我的天,这么嚣张。

        刑部大臣之女眼中充斥爱心,双手捂着脸:天哪,好帅啊。

        由于当事人傻了,雪崩造成的影响原本他想象中的小,毕竟现在有地位的人都聚集在雪夜和千仞雪跟前。

        啧,这家伙,给点力啊。

        雪崩没办法只好加了点力,于是乎他冷眼看着宁财臣,讽刺道:“怎么,连哭都不会,你果然是废……哑巴啊。”

        宁财臣想不到雪崩不仅无缘无故的打自己,还嘲讽自己,心灵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突然,他感觉到鼻间传来一股温热,与冰凉的饮料相比,那温热仿佛要把他融化一样。

        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颤颤巍巍的摸了摸鼻子,然后一看。

        “血!血!我流血了!呜哇,血啊,我流血了!!!!”

        看着突然嚎啕大哭的宁财臣,雪崩愣了一下,好家伙,原来你是厚积薄发型选手啊。

        下一秒,宁财臣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吸引了一大群人的注意力。

        感受到许多视线投了过来,雪崩满意的笑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混账,你哭什么哭。”

        下一秒,财务大臣的呵斥声传来,他快步走到宁财臣身边,把他拉了起来。

        “哭什么哭,这是你哭闹的地方吗,没规矩的东西!”

        雪崩注意到财务大臣虽然训斥着宁财臣,但刚刚一瞬间对自己愤怒的眼神还是被他注意到了。

        在场的人实力都不弱,刚刚雪崩闹出的动静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只是大家默契的没有说,毕竟小孩子的小打小闹轮不着大人管。

        直到宁财臣哭的实在不能不管,众人才过来。

        财务大臣也是真的骂宁财臣,毕竟这家伙表现的确实不堪,虽然他也心里埋怨雪崩,但雪崩轮不到他教训,能教训雪崩的只有……

        “雪崩!你做的好事!”

        雪夜大帝的声音不如财务大臣大,但其中的严肃和力量却强了不知道多少。

        一般的小孩子可能会吓到,但雪崩不一样。

        雪崩眼里闪过一丝怯懦(演的),随后又强行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演的),转过头一言不发。

        看见雪崩的态度,雪夜一怒。

        “来人,把四皇子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