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三千道机 > 正文 第十四章 支脉玄氏
        “终于走了?”在主峰上,六个老头子聚集在议事大楼前,这里视野极其开阔,对峰下各处都能一览无遗,此时吾古都等人已看到李修出了山门,淡淡地说道。

        “走是走了,倒是便宜了他。”吾长风颇为不忿。

        “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道理你心里既然明白,说这种话有何意义?”吾古都扫了吾长风一眼,随即说道:“无论此子究竟是何来历,无论他是敌是友,目前来说,他住在山门之中对我们已形成了很大的阻碍,他既然肯这般离去,那也是再好不过。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接下来我们要处理很多事情,对了,太上长老不在流云洞内,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吾铁胆,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你去魂殿,借用太上长老留下的魂灯,用飞蚂传信,召他回来,不能让他疯疯癫癫地死在了外面。他走火入魔,两次蒙李修搭救,不过如今功力已所剩无几,他已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吾铁胆的眼里居然有着一丝兴奋之色,道:“掌门人不日将回到宗门主持大局,他将会带领吾峰重回巅峰,有些事情,的确到了我们该下决定的时候了。”

        吾长风和游长老皆随声附和,张鲁直和农太黎见状,对视一眼,也表示愿意支持大长老的决定。

        六个老头子没有入议事大楼,就在楼前的空旷地带商量了一些事情,李修走了,太上长老也已失踪,他们行事立刻方便了很多。中途吾铁胆被叫去魂殿,借用吾道子留下的魂灯,取了吾峰特质的传信工具,飞蚂,要传信给吾道子,召他回来,实际上他们已经商议妥当,吾道子一旦回归,他们立刻将其软禁起来,只剩三成功力的吾道子,不足为虑。实际上吾道子多年来在流云洞闭死关,早就不管理俗事,但重大决策却有一票否决权,只要将吾道子拉下马,则大长老一众,自然就能百无禁忌,这关乎着他们的个人利益,也关乎着吾峰的整体利益。这其实也是很多修仙宗门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到了某个年纪,就会主动退居幕后,一心只求破死关,这些老人往往都是为宗门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他们继续享受着供奉,除非宗门遇到了生死存亡的状况才会破关而出,出劳出力,否则也就在各自的洞中,求个善终而已,毕竟天地剧变后,破死关千难万难。

        说起来,吾道子这样不愿放权的人,还算是一个另类,但没有办法,两百年来,吾峰频繁出现内乱,致使人才凋零,他不得不这样劳心劳力,凡事都在亲力亲为。因此,几大长老也没有把事情做得太绝,拟定了两手准备,第一当然还是说服吾道子,第二才是采取强硬措施,毕竟谁都有老的时候。

        忽见一人飞快赶往议事大楼,这人正是大长老的弟子吾飞云,是目前吾峰的首席大弟子,平日里此人素来以沉稳著称,但此刻他却气喘吁吁,满脸惊恐地大叫道:“师尊,师尊,不好了!”

        “何事如此惊慌?”吾古都略有不快,问道。

        吾飞云惶恐道:“魂殿出事了,出大事了,太上长老的魂灯灭……灭了!”

        “魂灯灭了?”不但吾古都觉得意外,另外四位长老也很吃惊。吾飞云是陪同吾铁胆入魂殿办事的人,并非吾古都信不过吾铁胆,而是制作飞蚂,借用大长老的魂灯传信,过程比较繁琐和复杂,需要帮手。这也是当初李修接到飞蚂传信的时候,立刻知道吾峰有重大的事情才会急召他回去。

        虽然拟定了一套对付吾道子的方案,但毕竟是自家的老祖宗,魂灯忽然灭了,非同小可,几人火速赶往魂殿。魂殿是吾峰比较特殊的一个地方,正殿供奉着吾峰列祖列宗的牌位,香火不断,还有一座偏殿,则是专门用来摆放重要人物的魂灯,魂灯长明不熄,且有专门的弟子负责守护。看魂灯的盛衰,直接能够观察到对应的人是否生命力旺盛,还可以借此制作出传信飞蚂,甚至可以借助飞蚂,得出本尊的一个大概定位,宗门可以借此救援,也可以借此呼救,类似的东西不独吾峰所有,稍微上点档次的修仙宗门都有。

        魂殿之内,魂灯足有一两百盏,当年吾岛掌门和太上长老理念不合,带领着大批精英和弟子入世闯荡,但并不是自立门户,所以都还留着魂灯,从某个方面来说,能在魂殿留下魂灯的人,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最差都是入室弟子。吾道子的魂灯供奉在最上面一排,其次才是吾岛掌门和大长老等人的魂灯,次序由左向右,李修的魂灯赫然也在其列,不过却排在最右方,和李修一排的居然足足有二十八盏,可见吾岛掌门当年带走的高手,实际上已将吾峰的力量抽空了。魂灯属性为阴,火苗为深蓝色,颜色越深,火苗越旺,不说修为有多高,至少说明生命力越强,李修的火苗就远超同排灯盏,比吾岛掌门更为耀眼。

        第一排的吾道子的魂灯,此时的确已经熄灭了,由此可见,吾道子性命堪忧,或许已经陨落?

        吾古都面色铁青,这种情况脱离了他的预设,他问起是怎么回事?吾铁胆如实相告,原来他和吾飞云刚刚来魂殿制作飞蚂的时候,吾道子的魂灯还很正常,目前吾道子得到李修的救治,虽然功力所剩无几,但生命并无大碍,并不影响魂灯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状态,这也是他们目前还并不知道吾道子其实是在装疯卖傻,李修只是在配合他演戏而已,不然发生了这种情况,还是另一番场景。但是明明正常状态的魂灯,忽然几经闪烁,随后猛然就熄灭了,这就是吾铁胆陈述的过程。

        正在这时,忽然李修的魂灯也熄灭了,紧接着,和李修一排的灯盏,先后连续熄灭了七盏!

        “怎么回事?”所有人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皆悚然变色!李修的魂灯熄不熄无所谓,但另外的七盏灯,每一盏都是代表着一位金丹期的强者,有的虽没有挂长老职位,但地位相当,死了一人都是重大损失,何况这一下就齐灭七盏灯,代表着的就是七人的陨落,简直难以想象!

        “到底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预感到一股不详,吾古都沉声说道:“速发飞蚂给吾丧,问明情况!”吾铁胆等人这才回过神来,匆匆制作传信飞蚂去了。

        李修远离吾峰,一路向西行走,大约五十里,站在这里,只见远方依旧是山峦叠嶂,目光所及,出现一道屏障,那就是往生岭。李修没有继续朝前走,而是进入山林,就地盘坐。他不可能放弃虎子,不说虎子的天赋如何,但不可否认,虎子是李修的人,能被李修能看上的人,至少目前除了虎子,还没有出现第二个,这一点就够了。

        释放意念,感受着四周的气流,这一刻,李修的心脏发出了剧烈的响声,如同战鼓一般。他集中了所有的精神力,感觉自己进入了混茫的虚空之中。这时候的李修,大脑在超强度的运作,他身体的很多个器官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某些化学反应,心脏一张一合,力度强悍,心率加速,时而发出了鼓声,时而发出了潺潺的溪流声,那并非真的溪流声,而是他心跳加强加快,血液流动的声音。

        “在这里!”李修深入虚空,很快他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那是一根非常隐秘的线条。用吾道子所说的三重境界来划分,一旦进入明吾之境,人体就打破了常规的修行模式,这时候,无须生理或心理的暗示,就能有意识地自我调节,补充大脑的能量和提高大脑的处理能力,通俗来讲,就是大脑的开发。而在这个过程当中,身体也同样在有意识的得到更多的进化和功能,明吾之境就是将无意识化为有意识,无意识的虚空之中,隐藏着太多秘密,这个无意识的虚空,通常都会被人们所忽略,或者说不在一个空间,实际上,无意识的虚空比有意识的虚空更神秘和广袤。人的大脑是一台强大的处理器,但同时也很脆弱,所以有很强的过滤系统,这些都是大脑自带的功能,或者说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本能,不受有意识的主宰。而到了李修这样的境界,则能有意识地进入一个在平常人看来根本不存在的无意识虚空。

        虚空并非虚幻,虚空是修行的根本,剖析虚空,就会获得很多能力。

        这种修炼方式,也是天地剧变后,难以打破生死玄关,证元婴大道,所以经过千年来一批杰出之人所创新的一条路线。传统的修炼等阶是开光,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天地剧变后,由于修炼到金丹大圆满就会卡壳,所以在金丹和元婴之间,创出了一重境,灵寂。这种模式,已逐渐被修仙界所认可。

        吾峰的三重境之明吾之境,就是灵寂的体现。

        李修在虚空中参悟,找到了一条线,这是当初他留在吾峰魂殿的魂灯,从而牵引出的一种若有似无的一条线,哪怕是普通的金丹大圆满也难以斩断,只有灵寂境的人才能办到。找到这条线,李修果断地将其抹除,冥冥之中的一种联系断裂,魂殿中的魂灯立刻就熄灭了!斩灭了那丝牵连,李修并没有退出这种参悟,继续深入剖析,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反正时辰尚早,李修为了找到江家的少年,就必须隐于暗处,夜探吾峰最为稳妥。

        莲花池底传送阵的彼端,一男一女两个被李修制住并且敲昏的道士,醒来之后,发现他们已经不在那个山洞里,他们看到了吾道子,还有一位身材颀长、长相俊秀的白面男子,这个白面男子看上去大约三十出头,但一双眸子却十分深邃,透着无尽的沧桑,可见这人的实际年龄,说不定是一个老不死。

        “说吧,你们看到了什么?”白面男子见二人转醒,口吻很冷淡地发问。

        “师尊?”男道士看清白面男子的面目,显得非常吃惊,随即他满脸惶恐,全身的毛孔都是炸裂,他连忙翻滚下床,双膝跪地,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吞吞吐吐道:“师……尊,弟子无……无能,甘……甘愿领罪!”另一张床上的女道士也同样翻滚下来,垂首跪着,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这两位曾经在李修看来,修为甚至比大长老吾古都还强的人,此刻看到白面男子,居然像是稚童遇见了恶鬼一般,吓得面无血色,口齿囫囵,浑身打颤!

        “我有那么可怕?”白面男子看了一下旁边的吾道子,吾道子面无表情,那意思是你自己难道不知道?白面男子僵硬的脸上也略带尴尬,道:“好了,近年来我对你们的要求的确十分苛刻,那是因为我练功的缘故,不得不对你们严格,否则你们四处惹事,我就会有诸多俗事缠身,如今我已将忘情诀修炼有成,返璞归真,你们没有让我失望,这很不错!好了,回归正题,我去过现场,凭你们的修为,居然在瞬息之间就被人所制,那人定是一位了不得的高手,还是那句话,你们看到了什么?”

        “那人蒙着面……”男道士将当初被李修偷袭,最后被敲昏的事情说了一遍,女道士也补充了几句。白面男子听完后,面无表情,摆了摆手,示意二人退下,二人如蒙大赦,匆匆退出了门外。

        白面男子叹道:“当初我苦心挑选的这五个弟子,乃分属五行灵根,我分别授其绝技,如今也算有所成就,数十年来,我为了打破生死玄关,参悟忘情诀所载的无上妙义,我对他们也疏于问津,如今看来,与我昔日初心相悖甚远。”
    热门搜索:两性辣文模特福利视频林志玲性感两性知识亚洲性感图片美女超性感图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