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武道至尊 >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无尽杀戮(中)
        轰隆隆……

        天地震动。

        四方天印之下,十数海族,甚至连神魂都直接在这一击之下,化为粉碎。

        “王辰。”

        堪堪逃过死劫,剩下的海族人员,这一刻,顾不得自己的狼狈,惊呼出声。

        他们看到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一道身影。

        杀神王辰。

        竟然是他。

        想到王辰的手段,所有人的心,顿时拔凉拔凉。

        “王辰,你竟敢如此欺我海族。”

        为那个也是显得狼狈无比的海皇一族人员,看着王辰更是双目通红的怒吼道。

        十多个手下,瞬间飞灰湮灭,四方,前來此地的所有海族,此刻都陷入到了重重危机当中。

        看着一个又一个海族陨落,看着几个海皇一族的兄弟,此刻险象环生,这个海皇一族的男子,近乎疯狂。

        “受死。”

        然而,面对这个海皇一族男子的怒吼声,回应他的,却是只有王辰冰冷的怒喝声。

        受死。

        沒错,这便是此刻王辰的回答。

        如今,在王辰的面前,这些海族之人,无异于蝼蚁,何须废话。

        “天帝拳。”

        一声怒吼当中,王辰收回四方天印,一拳天帝拳直接轰出。

        轰……

        轰鸣声炸开。

        一瞬间,云霄震动,海浪咆哮。

        无尽红色的光芒,散而开,无尽的气浪更是朝着四周翻滚而去。

        空间扭曲,天地变色。

        这一拳之下,便仿佛是火山喷一般,雄壮无比。

        砰……

        红光和气浪当中,下一刻,只听轰鸣声不绝于耳。

        整条大道,此刻嗡嗡颤抖。

        啊……

        颤抖声当中,一片血雾喷洒而出。

        一抹蓝光更是直接朝着云霄冲去。

        这一拳天帝拳,融入了天金之势,又是何等威猛。

        以如今王辰的实力,如此一拳,岂是一个纯阳初期的海皇一族能够媲美。

        这一刻,在这一击当中,海皇一族粉身碎骨,飞灰湮灭。

        “收。”

        一击之后,王辰并未停手,万鬼令祭出,迅收起那一道企图逃走的神魂精魄。

        啊……

        隐约之间,阵阵惨叫声传來,刺耳无比。

        赫然不就是眼前海族的惨叫声。

        “王辰,我北海三十六郎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

        绝望当中,那一道神魂精魄大声咆哮,凄厉无比。

        那声音,足以让人毛骨悚然。

        只可惜,很快的,他的咆哮声便是彻底消失,那一道神魂精魄却也是很快的被吸收到了万鬼令当中。

        “哼,北海三十六郎。”

        收回万鬼令,王辰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又是一个北海三十六郎。

        当初,王辰便已经斩杀过一个北海三十六郎,如今再次斩杀北海三十六郎。

        这让王辰也是对海皇一族有了更多的了解。

        北海三十六郎,看來只是一个代号,在沒有获得海神传承之前的海皇一族的代号之一。

        一旦一个北海三十六郎陨落,很快就会有一个人填补而上,而那个人,便是北海三十七郎,以此类推。

        不过这又如何。

        想到这边,王辰嘴角的冷笑只是越的浓郁了起來:“那我便让你北海再无称谓。”

        说道这边,王辰眼中的寒光越的狠辣了起來。

        让北海再无称谓,这一刻,王辰是打算屠戮北海海皇一族的年青一代啊。

        此等霸道的话语,或许放眼天下,也只有王辰一人敢这么说了。

        “轮到你们了。”

        很快的收回思绪,王辰将眼神转移到了剩下的几个寻常海族身上。

        “不……”

        “三十六郎大人陨落了……”

        “好汉饶命……”

        眼看着王辰将眼神转移而來,顿时剩下的几个海族之人面色苍白,大声的惨叫和哀嚎了起來。

        到目前为止,他们看到了王辰的两次出手。

        第一次出手,便是镇压十数海皇一族之人。

        第二次出手,王辰更是直接斩杀了北海三十六郎大人,、

        现在,轮到了他们,这让剩下这些实力平平的海皇一族如何能不惊骇。

        在惨叫声当中,顿时这些人便是化为鸟兽,朝着四周溃散而去。

        “想走,给我去死。”

        而面对四散而逃的海族,王辰的嘴角却是冷笑连连。

        他沒有丝毫的担心。

        这些人既然出现了,还想要走。

        “斩。”

        想到此处,王辰一声冷哼,手中凝聚元力之兵直接横扫而去。

        哗……

        恐怖的力量澎湃而出。

        元力之兵烈火熊熊,这一击之下,便仿佛是天神降世一般,将虚空竭尽粉碎。

        无尽的红光冲天,无尽的雷火咆哮。

        本就被困在这大道之内,实力大损的海族,此刻更是面对烈火來袭,面对长剑横扫,他们哪里还有抵抗的余地。

        “不要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

        噗噗噗……

        然而,回应这些惨叫声的,却是无尽鲜血的飞洒。

        顿时之间,血肉横飞,鲜血飘零。

        惨叫声,只是一瞬间,便彻底的消失无踪。

        斩杀,竭尽斩杀。

        随着剑光散去,王辰的面前,空无一物。

        所有的海族,这一刻全部陨落。

        轰隆隆……

        于此同时,在其余几个方向,柳馨研和黑袍也是展现出了恐怖的手段。

        伴随着王辰这边战斗落幕的同时,他们那边的战斗,也是落下了帷幕。

        这一刻,所有海族陨落。

        大道之上,鲜血淋漓,尸横遍野。

        此刻,这方圆数百米,便仿佛是化为了一片地狱。

        在避水珠散出來的蓝光笼罩之下,气氛显得格外的诡异了起來。

        “四个海皇一族,上百海族,就这么陨落了。”

        “不,不是四个海皇一族,而是五个,还有之前被王辰直接轰杀的一个。”

        “天哪,五个海皇一族,上百海族,这王辰一出手之间,便是毁灭了这么多强者。”

        “纯阳啊,那些海皇一族可都是纯阳强者,在王辰的面前,竟然形同蝼蚁,毫无招架之力。”

        “这王辰,实力到底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一阵阵惊呼声,此起彼伏。

        随着战斗落幕,远处尾随而來的武者们,面色苍白,惊呼连连。

        王辰一次有一次的带给他们震撼。

        空间弥漫着的血腥味,此刻让人不寒而栗。

        王家,当真强势,王辰,如同魔鬼。

        这样的王家,这样的王辰,谁敢得罪。

        在不知不觉当中,一条条讯息被传向了天玄大6的每一个角落。

        讯息内容,无非都是王家强势,不可得罪。

        “王家,王辰……呵呵……有意思,很强,你觉得呢。”

        而就在这些人群当中,此刻一个年轻男子看着身边的女子询问道。

        “哼。”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冷哼了一声,并未回答。

        之时,当她再一次朝着远处的王辰看去之时,却是眼神迷茫,带着无尽的复杂。

        这两人赫然不就是玲珑韩家的人吗。

        韩雨宣,韩天逸。

        正是这两个当日一战之后离去的人。

        然而,就在昨日,收到圣城被王家洗劫的消息,韩天逸便是嗅到了风雨的气息。

        所以,在如此情况下,韩天逸带着韩雨宣昨夜便是來到了黑海城之外。

        此刻,他们赶上了这一场战斗。

        或许,在场的人当中,远不止韩雨宣和韩天逸两人在昨日便是嗅到了风雨的气息,在场的不少人赫然不就是昨夜降临黑海城之外的吗。

        避水珠被洗劫,王家得罪圣山取得此物,绝非报复那么简单,他们要避水珠何用,一些聪明人自然都看得出來。

        所以,幽冥海之上,其实在昨日,便是聚焦了不少的眼光。

        事实上正是如此,王家、王辰沒有让人失望。

        今日,风雨便是來袭。

        想到这边,韩雨宣的面色越的复杂了起來。

        尤其是看着远处的王辰。

        王辰,到底如何强大。

        以前,她只是听说,、

        但是,近一段时间來,韩雨宣却是深刻的认识到了。

        哀嚎平原之战,黑海城之战,洗劫圣城,今日之战……

        每一场战斗,都伴随着无尽的鲜血。

        每一场战斗,都是用无尽的血肉和生命铺垫出來的。

        王辰用它的手段,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

        当初的那个废材,如今却是让天玄大6为之颤抖。

        “不打算通知家族吗。”

        幽幽叹息了一声,韩雨宣面无表情的朝着韩天逸询问道。

        各方势力都有人在此地。

        一条条信息朝着四面八方传送而去,这一点,韩雨宣岂能沒有察觉到。

        只是,让韩雨宣不明白的却是韩天逸为何沒有丝毫反应罢了。

        难道,韩天逸昨日赶到此地,为了观战此战,只是为了看热闹吗。

        他,难道沒有打算为家族送达一些情报吗。

        想到这边,韩雨宣看着韩天逸的眼神多出了一丝疑惑。

        这是一个她一直以來都沒有看清楚的男人,韩天逸的身上,似乎隐藏了太多的秘密,他的举动,有太多让韩雨宣狐疑的地方。

        “通知家族,为何,。”

        听到韩雨宣的话,韩天逸却是笑了笑反问道。

        “据我所知,家族与藤家关系颇为亲近。”

        韩雨宣冷冷说道。

        何止是颇为亲近。

        近一段时间,韩家与藤家之间,更是來往频繁。

        或许,外人看不出來,但是,韩雨宣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來。

        甚至,她知道的远比常人多得多。

        也是因为如此,此刻韩雨宣才会如此疑问。

        韩天逸不打算将此刻的情况告知家族。

        王家如此强势,王辰如此霸道。

        与藤家走得太近,似乎沒有丝毫好处。

        “呵呵……藤家,与我何干,我又为何要告诉家族这边生的一切,我不过是前來游山玩水,偶然巧遇战斗吧了。”

        面对韩雨宣好奇的眼神,韩天逸眉头一皱,下一刻,却是转头扫了一眼韩雨宣,不紧不慢的说道。

        话音落下,韩天逸不再言语,只是看着远方战斗结束之后,继续前行的王辰一行人。

        他眯着眼睛,任谁也想不到,此刻他心中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