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 正文 第63章 洗刷刷
        “大哥,你说呢?好不容易找到水,咱都轮换着洗洗吧,我都……”他想说自己都臭了。

        闫怀文咳了一声,止住他的话头,“那就搬吧,趁着天还亮着,大家赶紧收拾。”

        口无遮拦,什么都往外说,看看大家伙,谁没有味道……

        闫玉眼睛亮晶晶的,怎么看她爹都不够。

        优秀!帅气!给力!

        猎到了野猪,找到了水源。

        爹你棒棒哒!

        他们决定分两批走,一半的人和东西先走,剩下一半留下继续归置。

        哪怕有三宝在前面趟路,这一路还是走的有些不顺。

        驴车被大石头卡住,只能靠人推出来。

        骡子发了脾气,不想走,只能硬拽上去。

        他们得特别留心周遭的动静,免得突然蹦出个什么。

        男人们手里紧紧攥着木根,这个时候哪个敢过来,他们一定狠狠削过去。

        当人有了目标,一切阻碍都不能成为阻碍。

        拦路的石头,挡脚的草丛,踢开、踩倒。

        终于,他们看到了那道在落日余晖下闪光的小溪。

        所有人静悄悄的,好像弄出点动静就会将它吓跑一样。

        “咯咯……”

        小孩子不管那么许多,爱玩水的天性,让他们不顾一切的想靠近。

        被孩他娘果断拉住。

        然后他们忍住对水的渴望,先在闫老二圈出的地方收拾出来。

        另一边,等待已久的他们终于看到了显眼的三宝。

        他们收拾完东西也没闲着,做了很多火把,插在车上,手里拿着。

        火光点亮了渐暗的山林。

        晚上的大山不如白日安全。

        食肉的野兽大多在夜间出没。

        好在一路有惊无险。

        等到了地方,周围一圈的火堆更是将这一片林子照的亮堂堂。

        闫怀文不许大家伙在夜里下水,打水时也得两个人,一人打水,一人举着火把照亮。

        但这不影响大家洗刷刷的热情。

        山涧溪流的温度还是有些凉的,大家不敢直接用,烧过之后热乎乎的敷在身上,不用搓都往下淌泥。

        简直没眼看!

        女人们先给孩子洗,逮着哪个是哪个。

        这些小脏孩,都脏了一个月了,给他们洗澡还是满心的不乐意。

        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脏,那身上流下来的浑汤掉到地上,还得踩几脚,将脚丫子弄的全是泥。

        当娘的气的拍了几巴掌才消停,不一会又玩起水来,嘻嘻哈哈的泼水玩。

        别问,问就是心累。

        好不容易忙完孩子,再三告诫他们不许弄脏自己,不许弄脏新换的衣服。

        一个个小脸红扑扑的小不点互相打量着彼此,都有些新奇。

        原来你洗干净以后是这个样子……

        女人们开始互相打掩护清理自己的时候。

        闫老二找了几棵凑在一起生长的树,非常奢侈的用粗布围出一个隐秘的空间。

        他刚才一直在打水,直接将碳筒搬过来,烧水烧水,不停的烧。

        眼看碳筒太小,烧得有些慢。

        他又开始在不远处挖土,准备埋个灶。

        还不等他挖完,大丫羞答答的过来了。

        小小声的喊了下:“叔。”

        闫老二对她点点头,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李雪梅端着一盆刚刚大丫捣碎用水泡了半天的皂角。

        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走过去。

        将大丫和二丫都推了进去,她就守在布帐外面。

        听里面她闺女不断的抗议:“大丫姐姐,我自己会洗,你不要给我搓,我自己可以。”

        大丫则一声不吭,坚决的拽住二丫妹妹的小胳膊,搓搓搓。

        “大丫姐姐,我真的行,不信你放手我洗给你看……”

        大丫依旧抿着嘴,将二丫转了个,继续搓搓搓。

        “大丫姐姐,你轻点行不行,呜呜呜!我好疼!”

        大丫闻言放轻手上的动作,轻柔的——搓搓搓。

        李雪梅在外面听着,一边往里递水,一边止不住的乐。

        都能想象到她闺女得有多么的不情愿。

        可惜人小力薄,挣脱不开她大丫姐姐洗刷刷的双手。

        “大丫姐姐我帮你洗头吧,我会洗的很干净很干净。”

        “二丫妹妹,我自己可以。”

        “你自己不方便,我来我来。”

        “二丫妹妹先不忙,你的头发还得再洗一次。”

        等闫玉和大丫姐姐出来的时候。

        闫玉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她竟然足足洗了五遍头!

        就这,要不是那盆泡好的皂角都让她一个人用完了,看大丫姐姐的样子,还想拉着她再洗一遍。

        她——咋——那——么——脏!

        “娘!你再帮大丫姐姐泡点皂角吧,我都给用了。”她小脸蛋粉扑扑的,分不清是洗热的还是终于长了害羞那根筋。

        “今日太晚了,咱们吃点东西先睡吧,明日咱们再洗。”李雪梅对大丫说道。

        大丫点点头,她和婶子不像二丫,头发还没留起来,在火堆旁边坐一会就能烤干。

        她们的头发最好还是白日洗,省得晚上走了风头疼。

        等回去一看,村里的女人也是一样,头发就没有打开的,和干净的脸蛋对比鲜明。

        闫老二今日大显身手。

        做了一道红烧肉。

        就用那肥瘦相间的部分,浓油酱赤,锅铲下去翻动,诱人的暗红色肥肉颤巍巍的和闫玉打了个招呼。

        闫玉:口水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嚯!

        她爹竟然开了两个灶,另一边咕嘟咕嘟的大米饭正在收汤……

        呜呜呜!白米饭!红烧肉!

        幸福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白白的大米饭,粒粒分明。

        她爹真是越来越会用土灶了,水量适中,火候掌握的刚刚好。

        一块红烧肉放在米饭上,真想给它们拍个照。

        这才是最经典的搭配。

        可惜没有皮。

        小小的遗憾下。

        闫玉也知道野猪的皮难收拾不说,还有点不卫生,去皮才是正确的处理方法。

        灵活的小手用筷子将红烧肉戳的烂烂的,混在饭里。

        啊呜!

        大米饭的清香与略微弹牙的颗粒之感,与红烧肉的软烂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不过,实话实说。

        这野猪没有家猪香,有一股酱油都遮掩不住的腥味。

        大概就是传说的——野味?

        饭后,李雪梅泡了点金银花,解解腻。

        除了守夜的,村里人陆续睡去,今日没少折腾,大家都累了。

        闫家这里也不例外。

        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强忍着困意,等待平台开启。

        ------题外话------

        今日第一更~

        还是没有达成日万的成就,呜呜,宅尽力了~

        票票来呀~评论也来呀~(#^.^#)

        等睡醒再继续努力~晚安~

        7017k

        
    热门搜索:性感视频大全保险库极品性感美女全民电影天堂性感高跟鞋图片空姐性感图片另类两性情感故事性感美女图片福利片电影两性情趣用品代理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