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穿书成了王爷的旺夫锦鲤小娇妻 > 正文 第八章 熊瞎子
        程星儿也不管傅玄麟到底同不同意就推着他朝南边跑去。

        虽说南面是下坡路,几乎不用什么力气便可推着轮椅跑,但毕竟是在山林之中,地面多有石子土坑,跑起来难免吃力些。

        轮椅咯哒咯哒的发出哀怨的声响,冷飕飕的空气直扑二人的面门。

        “程星!本王命令你停下!”

        “王爷,那群杀手就是冲着刺杀您来的,若此时停下恐怕他们就要追上来了。”

        程星儿说罢推得更快了。

        “既是冲我来的,你就不怕他们追上来先把你杀了吗?”

        “王爷福泽深厚,我对王爷如此忠心,想必老天爷也会眷顾我的。”

        话音刚落,程星儿便瞧见不远处横着一棵树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下糟了,不知道厉清尘能托百里墨多久,万一等会儿百里墨追上来就前功尽弃了。时间不等人,程星儿立马就要上前去搬树。

        “且慢!”

        傅玄麟一脸严肃的制止了她。

        程星儿闻言停住了脚步,她的耳边似乎听见了什么响动。那声音好像是从林子里传出来的,莫不是还有一波人?

        然而等她看清楚声音来源的时候瞬间头皮发麻。

        一只魁梧凶悍的熊瞎子正站在不远处凝视着他们,只是远远看着都觉得一阵胆寒。

        程星儿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她的眼睛不自觉的看向了傅玄麟,只见傅玄麟看着她在唇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熊瞎子踩着地面上落下的枯叶离他们越来越近。

        程星儿吞了吞了口水整个后背都冰冰凉凉的,她的眼睛不敢与熊瞎子对视,可她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熊瞎子正在靠近他们。

        “王爷,我现在慢慢朝你走过去,你千万别动。”

        她的声音极低,随即动作缓慢的朝傅玄麟挪动脚步,尽量不弄出声响。

        可熊瞎子还是警惕的朝他们张望过来,明显已经感觉到了他们气息。

        “跑!”

        傅玄麟立马察觉到不对,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程星儿推着傅玄麟就跑了起来。

        原先的路线被树挡住,往回跑又是上坡,恐怕不等厉清尘和百里墨发现他们便会成为熊瞎子的掌下亡魂,留给他们的选择只有一个。

        一时间,二人一熊在这林子里狂奔了起来。

        求生的欲望迫使程星儿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

        其实她本可以抛下傅玄麟自己跑的,可她的良知还是战胜了恐惧,更何况傅玄麟还是她改变命运的重要人物,怎么能让他做炮灰呢。

        可是熊瞎子跑得极快,逐渐和二人缩短了距离,程星儿的体力也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再这样下去,她和傅玄麟一个都活不了。

        就在她求生的信心即将瓦解的时候,一个由山石形成天然小山洞出现在了程星儿和傅玄麟的面前。

        程星儿见状两眼放光,推着傅玄麟就朝小山洞跑去。那山洞口看着不大,熊瞎子一定钻不过去。

        可等他们到了小山洞前才发现这个洞口极小,人能钻过去都有些勉强。

        “王爷,只能委屈你了。”

        还不等傅玄麟反应过来,程星儿便弯腰将傅玄麟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将他扶了起来。

        傅玄麟的双脚不得已触碰到了地面,心中的阴影再次袭来。

        生死存亡之际,傅玄麟握紧了拳头强忍着不适之感在程星儿的搀扶下站起了身。

        此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极具威慑力的嘶吼。

        熊瞎子已经近在咫尺。

        “快进去!”

        来不及多想,程星儿一把将傅玄麟推进了山洞之中。

        傅玄麟被推得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等他想起身把程星儿拉进来的时候,却听见了一声惨叫。

        “啊!”

        锋利的熊爪猛击程星儿的后背,细嫩的皮肤瞬间被划了四道血口子。

        半个身子已经在山洞口的程星儿被这一掌拍地狠狠杵在了石头上,要不是有山洞口卡着她,这会儿她已经飞出去了。

        此刻的傅玄麟哪还顾得上什么心理阴影,扶着地面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就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二人相拥摔在了地上,剧烈的震动让程星儿的伤口翻倍的疼痛。

        而傅玄麟的手臂也因为护着程星儿而被压得生疼。

        “你还好吗?”

        傅玄麟扶着她坐起身来,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她表情痛苦的摇了摇头,就差把“我有事”三个字写脸上了。

        二人站起了身,找了一处离洞口最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山洞外,熊瞎子拍打了好几次山洞口试图将洞口扩大,结果都是徒劳。它愤怒到了极点,抄起洞口外的轮椅就砸了起来。

        顷刻之间,轮椅便已支离破碎。

        熊瞎子撒了气,又在洞口外徘徊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听见熊瞎子离开的脚步声,山洞里的两个人也松了口气。

        “它好像走了。”

        “说不定它还会在附近逗留,眼下只能等人来救了。”

        傅玄麟捂着手臂上的伤口,那是他被程星儿推进来时被洞口锋利的石头割伤的。

        为什么这个程星总是能既帮他又能害他,给他治腿时不知下了多少蒙汗药,日日端来的补汤比毒药都难喝,害得他吐了好几日。

        还有今日,虽说是程星救了他,可若不是程星带着他一路狂奔也不会遇见熊瞎子,不会被石头割伤,更不会被困在这个小山洞里。

        傅玄麟转头看着程星儿,却对上了她的眼睛。

        “你看本王作甚?”

        “原来王爷能站起来啊。”

        程星儿颇有兴味的看着他,这歪打正着的居然让他站起来了。

        “若不是你接二连三的刺激本王,或许本王还真没这个机会站起来。”

        这话说得怨气凝重,傅玄麟回过头来不再看她。

        程星儿撇了撇嘴,今日之事她始料未及,要不是有这个小山洞她和傅玄麟便难逃此劫了。

        后背的伤口钻心的疼,她也顾不上想那么多。

        直起身子来,艰难的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小白玉瓶,这是那日厉清尘在艳云楼给她的伤药。当日厉清尘是怕刀剑无眼伤了她,赠与她以备不时之需的,没想到还真能排得上用场。

        程星儿打开药瓶,一股呛鼻子的药味儿弥漫了出来。

        这是凌樨阁独有的神药,据说此药一瓶之价曾高达一锭金,全因其对治疗刀伤剑伤有奇效,所以一直被军中之人和行走江湖的侠客所青睐。

        傅玄麟嗅了嗅空气中的药味儿,立马认出了此药便是凌樨阁的神药“无伤粉”。

        “程星果然是凌樨阁的人,只是她为何要大费周章的到翎王府为我治伤呢?还有方才那群黑衣人,他们一个个武艺高强身手不凡却无一人对程星动手,看来也是凌樨阁的人。”

        他正想着,身旁一阵痛苦的呻吟打断了他的思绪。

        只见程星儿拿着药瓶弯着身子,伸长了胳膊往后背盲撒药粉,动作稍大一些便拉扯着伤口生疼。

        傅玄麟看见她这幅狼狈的样子有些心软。

        她后背的衣衫虽破了但开口不大,像她这样胡乱撒药是撒不到伤口上的。

        “本王帮你上药吧。”

        “不必!”

        程星儿见他伸出了手便立马跳了起来躲了过去,只是她这一跳差点把自己送走,伤口和方才撞击石头的地方被扯得钻心的疼。

        “平日里你天不怕地不怕,怎的这个时候倒如此拘谨?”

        “我只是小小护卫,怎敢劳烦王爷为我上药呢。”

        她忍着疼,费力的扯出个笑容。

        傅玄麟凌厉的眼神好像能看透她的内心一般,她被看得发毛,也自觉反应过大便默默地坐了回去。

        “无妨,若非你方才极力将本王推进洞中,受伤的便是本王了。你既对本王有救命之恩,那本王为你上一次药也算感激你了。”

        说罢,他便一把从程星儿的手里夺走了药瓶。

        “王爷,其实我伤得也不重,不如......”

        “转过去。”

        傅玄麟的语气冷冰冰的,不容许丝毫违拗。

        如今他们是被困在了这个山洞里,一时半会儿恐怕也不会有人来救他们,傅玄麟的腿虽不灵便但也是能站得起来的,再说了他的暗器厉害得很,真要打起来自个儿可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程星儿吞了吞口水,默默地转过了身子。

        “有劳王爷了。”

        山洞里光线微弱,程星儿的后背又是血红一片难以分辨伤口位置,傅玄麟看了半天也不知该如何下手。

        实在没办法,他一把撕裂了她的衣衫,细嫩如玉的后背就这样赤裸在了他的面前。

        程星儿被他粗暴的举动吓得不轻。

        他在干什么!完了,老娘不干净了。这个傅玄麟看着是正人君子的模样,没想到他也是个禽兽不如的混蛋。

        她羞愤至极却也只能忍着,现在要是漏了馅儿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傅玄麟撕衣服的动作虽野蛮,但上药时却很温柔细腻,动作轻柔的几乎感觉不到他在上药。

        伤口的颜色要比周围深一些很好辨认,傅玄麟很快便在每一寸伤口上撒好了药粉。

        程星儿拿回了药瓶,身体不自然的挪了挪,她将赤裸的后背转了过去。

        “多谢。”

        “无须言谢,本王很好奇,你的背上为何裹着好些布?方才本王摸着不像是亵衣。”

        听到这话,程星儿僵在了原地,那白布正是她用来束胸的东西。

        “王爷有所不知,我的后背曾经被烫伤过,皮肤血红可怖。说来羞愧,我曾经在乡下河里洗澡时被孩童瞧见后背,那孩童吓得病了好几日,从那以后我便日日裹着白布遮住伤疤。”

        “原来如此。”

        程星儿的瞎话说得脸不红心不跳。

        只是这种瞎话骗骗小孩子也就罢了,傅玄麟见过那么多尔虞我诈,又怎会轻易相信她的话。

        二人静默良久。

        山洞外不合时宜的下起了雨,现在他们更别想着贸然走出山洞了。

        寒冷随着雨水的来袭愈加猛烈,再加上程星儿的后背赤裸,即便是整个人都蜷缩在一起也无济于事。

        时间慢慢流逝,程星儿手脚冻得发紫,鼻尖通红脸颊发白,每呼吸一口空气鼻腔就更冷一分。

        程星儿把脸埋进了臂弯里,幻想着自己还睡在别墅里的大床上,有暖和的被窝包裹着她。

        “意念还真的有用,果然比刚才暖和点了。”

        半晌,她身上竟真的感觉温暖了起来,她赶忙又裹了裹身上的东西。

        嗯?不对。

        身上的东西?

        程星儿把头抬了起来,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毛领外袍。

        “现在好些了吗?”
    热门搜索:性感睡衣性感女秘书云雨两性商城夫妻两性关系美女性感电影最性感的女星性感mv性感沙滩3补丁肉丝女国产自拍在线观看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