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超性感视频_第866章 小争端(求月票求订阅)_我非痴愚实乃纯良_畅无线书屋__畅无线书屋
    笔书网>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正文 第866章 小争端(求月票求订阅)
        南京。

        “消息属实吗?”

        “不会有假,不少人都亲眼看到,王笑中了一刀伤入心肺,便是因此一命呜呼也是有可能的。”

        沈保又问道:“是关明或童元纬动的手?”

        “眼下还不清楚。”曾同祯回禀道:“他们都否认了这件事,但当日他们确实在设伏意图刺杀王笑。”

        把事情禀报完,他也有些疑惑,沉吟道:“下官本以为王笑是当世枭雄,关、童二人不过鼠辈性感英文,实没想到他们竟真能袭击成功,现在这局势是又有变化了。”

        曾同祯觉得最近这段时间局势变化之快利智性感,让自己都有些跟不上了。

        本想拉拢王笑为援,兴趣勃勃地谋划了那么久,想着王笑兵强马壮一旦拉拢成功,前景大有可为。

        派了四个江南名士过去热情相邀,好不容易说服了对方。这边扫榻相迎榻还未扫完,又得到消息说王笑过来是想要干翻自己。

        正想给这个给脸不要脸的人一个教训,告诉他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下场,对方又被人刺杀了动感之星妖精……

        殚精竭虑地谋划、尽心尽力的准备,到头来全都落在了空处,媚眼抛给瞎子看。

        “此事可疑,老夫不信关明、童元纬之辈能击杀王笑。”沈保捻着长须说道。

        曾同祯道:“但王笑重伤濒死,这消息不会有假,许多人都是亲眼所见。”

        “很可能是别人做的。王笑不可能没防备着关明、童元纬,他就算是傻子也该预想到他们会伏击他。情报上也说了,王笑的车驾还未进宿迁就遭到了袭击,足可证明这一点……”

        沈保捻着长须,目露思量,低声自语道:“会是谁呢?郑元化?”

        “下官也想过,但郑元化既已滚蛋,何必派人行刺?”曾同祯道:“会不会是建奴的人?刺客据说是扮成和尚,正是建奴细作常用的手段……更或者是谁与他有私仇?”

        沈保听了心生警惕,决定要加派人手保护自己,以免万一被建奴细作刺杀……

        至于到底是刺杀了王笑,二人思来想去,推测了许多可能,终是难以确定。

        “此事先仔细查查吧,同祯认为王笑重伤之后,局势会如何?”

        “是,接下来关明、童元纬很可能反攻徐州,倘若他们真的攻下徐州,下官推测他们很可能会挟制齐王,效仿王笑,并吞山东,割据一方。不过他们没有那个能耐,我们可派人去山东,联系山东文武,以替王笑报仇的名义收服山东强军,用他们废四镇骄兵……如此,天下事可兴矣。”

        “但倘若关明与童元纬数万大军都不能攻下只有区区两千人守的徐州。”曾同祯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此事虽说不可能,但若发生了,到时我们也只好与王笑放手一搏了……”

        听到这里,他的目光又看向摆在沈保案上的那份宗卷。

        ——到时,也好用这个方法与王笑搏一搏了……

        沈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那就再看看吧。”

        这位新上位的首辅大人叹了一口气,道:“山东之民也是大楚百姓,老夫思来想去,用这办法治理黄河总是不妥……再看看吧……”

        ~~

        与此同时,也有别人的正在讨论这件事。

        “肉苦计罢了,那痴儿自己布置的人刺杀自己。”

        “祖父何以如此断论?”

        “当年卢正初便是被扮作和尚的建奴刺客所杀,那痴儿若是不懂得引以为戒,也就不配作老夫的对手了……他这是看出老夫的计划了,用的一手缓兵之计。”

        “那我们得尽快动手了?可是沈保还没做决定,他不下令,只怕不能把事情坐实、难以把复社的声望打到一蹶不振。王笑这一手,缓的不仅是我们,还有沈保。依孙儿看,王笑就算察觉了也阻止不了,我们还是办妥当为好,万一让人捉到把柄……”

        “沈保犹豫不决,无非是想要看看关明能不能打下徐州、除掉那痴儿。看来这痴儿愈发心似虎狼了,敢把自己的命和齐王的命都推到这赌桌上来,既然这样性感火爆美女图,那就陪他赌一把吧……”

        ~~

        徐州。

        “我这招苦肉计,怕也只能多缓郑元化几天而已。”

        王笑说了一句之后,秦小竺掖了掖他的被角,心疼道:“这么重的伤才缓几天,不是白忙了?”

        “那也是值的,若能每一道伤都缓他几天才好……方以智最近有消息传回来吗?”

        “还没有,算时间他们应该已了商丘府,到了开封府境内,具体如何还不知道……”

        王笑于是又忧虑起来。

        但该做的也都做了,眼下也只能把希望寄在北上的这支队伍身上。

        他不喜欢这种把事情的交给别人然后苦苦等消息的感觉,但这次已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寄望于方以智等人能把事情办成……

        王笑伤口已经愈合,已能保持清醒。

        但对外既是说重伤不起,他干脆就躲在屋里终日不见人,以免露了风声,吓得关明、童元纬不敢来打徐州。

        那一刀正刺在他的心脏与肝脏之间,虽是算好的位置,但是伤到了膈,腹里像是漏了气一般,他感觉呼吸都费力了不少,呼吸得太用力还会隐隐作痛,开口说话也难受,食欲也不好。

        大概是因为那“刺客”不敢下手,刀捅得不利索,为避开心脏还刻意往下偏了一点点。

        这种内脏的伤就没那么快好了,大夫说慢慢调理,一两个月等它自己再长好。

        比起皮肉伤,这种呼吸不畅、食欲不振的状态其实更折磨人,每天喝点汤水,力气都用来呼吸了,因此王笑每天倚在榻上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秦小竺陪他说了一会话,算时间,派出去的探马也该回来了,于是起身三步一回头地离开屋子,去处理防务。

        王笑独自躺在那,感受着自己沉重的呼吸,渐渐疲倦,正想入眠,又听外面有人说话,却是裴民又来了。

        旁人可以不见,锦衣卫是自己的眼睛耳朵没有不见的道理。

        裴民一进屋,王笑就支起身,问道:“是开封有消息传来了吗?”

        声音嗡声嗡气,像是吹奏乐器被敲了个洞,他自己都觉得费劲。

        “禀国公,开封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是齐王殿下召见了卑职。”

        王笑又重新躺倒,示意裴民自己说。

        “殿下知道了郑元化要水淹开封的计划美女性感,召卑职商议,问了一个卑职一个问题,既然郑元化打算一石二鸟,对付山东的同时也对付沈保与复社,我们何不派人去联络沈保,合力挫败郑元化的阴谋韩国性感女主播甩奶?”

        “左大人的吩咐是南京那边先不要轻举妄动,准备等我们拿下开封之后再推动舆论,逼复社之人与沈保撇清,把沈保、郑元化一起对付。殿下则认为此举无济于事,应该拉一个打一个。”

        裴民只听到王笑沉重的呼吸声,没听到回答,于是又说起来。

        “殿下还说,沈保拥立伪帝,确是罪大恶极sao48,但他愿放下成见,以大局为重、优先考虑保全百姓。卑职觉得这是也有道理,想必只要沈保知道了郑元化的阴谋,一则,他不会再给郑元化把柄让其把自己事情栽在自己头上;二则,我们也能借他势,阻止此事,打击郑元化。”

        “因殿下与左大人的意见不同,卑职不知该听谁的,所以特来请示国公。”

        裴民有些惶恐。

        不提左明静、就算是国公也没有齐王地位高,既然殿下都发话了,自己却还要跑来请示国公这事就很……就很什么。

        平时所有事都听国公吩咐,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现在忽然头上有两个声音,事情就难做起来。

        过了一会,王笑道性感内裤:“我记得当时你任太平司百户时,小柴禾还只是京城里一个……赌坊老板吧?”

        裴民一哆嗦,听得出王笑的意思是在骂自己蠢。

        ——怪不得小柴禾都当上指挥使了,你还是这样。

        他连忙请罪,道:“卑职愚钝!没能想明白其中关键,请国公责罚。”

        “南京与开封相隔千里,沈保能阻止得了什么?单独应付郑元化就够吃力了,还要再添一只猪来拖后腿吗?”

        “这……”

        王笑道性感内裤:“你给我记住,做事时纯粹一点,把心思放在实务上,别掺杂太多权欲,权欲一多,你看事情就看不清晰了……”

        裴民更觉骇然,也不知道王笑这句话是在对自己说,还是要自己转告齐王性感美

        “卑职……卑职……”

        “去查一查,最近是谁跑到殿下身边吹风……查到了之后,问问他,是不是以为我起不来了。”

        “是。”

        “下去吧……有开封的消息就尽快报给我。”

        驱退裴民,王笑闭着眼躺在那,觉得有些没意思。

        天下间有各大势力,各大势力中又有各个派系……大争中掺着无数个小争,哪怕是人家大宅院中,各房妻妾也要争一争,这很正常,也不可避免。

        今天这事,无非是某些人以为自己伤重,心思又活络起来。

        以他如今的威势,一句话就能压下去。随手处理过也就不以为意了……

        但王笑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问题,到了左明静这里,却让她犯了难。

        她今忽然感觉到,有些事情处理起来,变得棘手了。

        比如,因担心关明要来攻打徐州,她前几天下令把城外百姓迁到内城。今天上午询问进度,告诉官吏,若是内城安置不下,可以安置到户部山性感舞蹈诱惑

        然而官吏却回报“殿下昨夜已吩附下官,把剩下的百姓暂时迁到沛县。”

        这种事,迁到户部山和迁到沛县都可以,说不上怎么做更好。

        但既然齐王吩咐了,左明静于是点头附议。

        “依殿下所交代的做便是……”

        然而,接下来竟有好几件事都是如此,包括几件要让锦衣卫做的事,齐王都已事先安排了。有些与她意见相同,有些相左性感美脚甲

        “派几个人把陈京辅大人秘密送到山东,勿要让人察觉。”

        “禀左大人,此事齐王殿下今早也交代过,卑职正想请示。”

        “既然殿下交代了,依殿下所言便是。”左明静话到这里,把后面的“不必请示我”又咽了回去……

        类似这般的对话发生了几次之后,她已经隐隐明白了些事情。

        ——看样子,齐王身边有人在针对自己,为的还不是在一般政务上夺权,只怕是冲锦衣卫来的。

        从别一方面而言,以齐王之尊,想从一个女官手上夺权,更霸道的办法肯定还有很多,能这么委婉已经是很客气了。

        这样下去,官吏、厂卫们都知道,自己是应该听齐王的。对方顺理成章就从自己手上抢走了锦衣卫的控制权。

        左明静知道,如果自己不交权,甚至只是让锦衣卫去查一查是谁给齐出谋划策,都会给人“这个小女官居然敢查齐王”的印象,

        一个小官若敢和齐王争权,不仅可以说是僭越、甚至可以论逆罪了。

        这却是一个大难题摆了过来。

        不是没有解决办法,而是她的身份地位不允许她用任何办法来解决……

        这天傍晚时分,左明静站在窗前,向着后衙的方向看了许久。

        她心里有些犹豫,但想了良久之后,还是移步向那边走去。

        ……

        前衙与后衙之间,那道大门最近一直是紧闭着。

        左明静以为这门是被栓上了,但她抬起手,轻轻一推,这扇门就被她推开了。

        她站在门前,仿佛是愣住了一下。

        好像自己这一辈子,许多事就像这一扇门,把自己关在里面,不敢推开。

        她迈开脚,轻轻踏了过去……

        这次到了徐州,她是第二次见到王笑。

        听着从他鼻息中传来的沉重的呼吸声,左明静有些恍惚,一瞬间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我在这里躲懒,倒是让人你辛苦了。”王笑开口说道,指了指面前的凳子让她坐下,自己则在太师椅倚着。

        “不敢说辛苦。”左明静半侧着身子,不敢正对王笑,但刚才一抬眼已看到王笑那疲倦面容,于是道:“若早知道国公伤势还不见好,下官就不该来……”

        “不要这么拘谨,以前大家一起聚会玩闹性感女学生,你还拿筷子敲过我的头。”

        “那不是故意的,不小心才打到的。”左明静低声说了一句。

        虽说是不小心,事情她却是记得清楚。

        “你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肯过来看我,可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左明静摇了摇头,道:“未遇到什么难题,只是向国公禀报一下最近的事务……”

        她娓娓说了好一会,说的却都只是一般琐事,只字不提齐王身边有人在针对她一事。

        末了,左明静道:“下官今日来,就是想告诉国公徐州诸事无碍,还请安心养伤,下官告退了。”

        王笑揉着额头,轻轻叹了一句。

        “你何苦呢?”

        左明静本已站起身性感少女,闻言停下脚步。

        王笑道性感内裤:“事情裴民已经和我说过了,你来之前,裴民已经查到,是张端在背后试探。呵,这个张端,平日能少做事就少做事,这次为了和争权,连着两天彻夜不眠,推测你接下来要安排的事务。吃着朝廷俸禄,平白浪费人力解说电影!咳……咳……我已警告过他,接下来不会找你麻烦。”

        “国公,你误会了,其实没有……”

        “我没误会什么,殿下想要拉拢锦衣卫的裴民性感迷人的妻子,想必是给你出了不少难题。好在张端这小子行事还算有分寸,没有使出什么旁的伎俩,这次便放过他。”王笑道性感内裤:“反倒是你,开口和我说一句就能解决的事,为何绕来绕去?”

        换住是旁人,这时大概是要被王笑臭骂一顿的。

        许是因为面对的是左明静,最后这句话虽有责怪,语气却还算柔和杨幂性感

        左明静低着头,像是不知如何回答。

        王笑问道:“你是怕你开口和我说了韩国性感美女,会影响我和殿下之间的关系?”

        “是……”

        左明静知道,这种事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在挑拨王笑与齐王的关系,话到最后,却也只有这一个“是”字。

        王笑又问道:“那你觉得张端窜掇殿下与你争权,可有这种顾虑。你有顾虑,他没有顾虑,你斗得过他吗?”

        左明静避开他的目光,却是低声吐出三个字。

        “斗得过。”

        “如果不是裴民跑来告诉我,你要怎么做?”

        左明静应道:“张端想与我争权,想必也是认为国公伤重,不理事务。我打算借一借国公的威风……狐假虎威最性感的美女照片。”

        “你打算怎么借我威风?”

        “我今日来见过国公,明日便去见齐王,把国公的信印交给齐王,称自己无力打理徐州诸事,本想向你推辞李玟性感,但你没有收回信印,故而只好给他……我把事情摆到了明处,想必齐王反而不敢接手。”

        “张端闹出的事情,你跑去找威胁殿下,可知你这样会得罪他?”

        “哪怕得罪齐王,联合沈保对付郑元化之事绝不可行……”

        王笑默然了一会,忽然道:“你总是这样美女超性感热舞。”

        左明静微微一愣。

        “今天这本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你又藏在心里琢磨了多久?你总是这样美女超性感热舞,当年你若不想嫁入何家,早些与我们说,自会给你想办法。”

        ……

        窗外天色渐黑,左明静本想早些退出去的,听了王笑这句话,她眼中泛起些悲色,一时忘了退走。

        王笑还想再说什么,却见一名番子快步走进来。

        “国公,探马回报,关明率军来攻徐州了,已到城外十五里,安营下寨,准备明日攻城……”

        最新网址: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868章 小争端(求月票求订阅))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性感女警察两性性视频性感高跟鞋视频模特福利视频写真电影网性感欧美美女两性生活影片
    櫻花の島蜂巢影视BENK蜂巢影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