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阴山箓 > 正文 第十五章 夺宝之人
        “你,不是,剑修。”

        那人头戴面具,身形高耸。

        “你也不是活人。”

        苏彻虽然未入道门第八品的“玄览”之境,修行《纣绝阴天秘箓》自然能察觉此人的不对。

        阴气附体,凝若实质。

        肉身宛如金铁,能够硬抗剑华。

        绝对不是等闲武者。

        多半是什么邪魔外道,比如僵尸。

        “天下妖魔邪道虽多,唯有僵尸秉天地戾气而生,天魂不存,魄染邪秽,是第一等该杀。”

        “偏偏僵尸又品类极多,有尸奢、黑僵、白僵、魃、飞天夜叉等等,其中尸奢生有灵智,能言语,喜食羊脑。”

        苏彻持刀而立,之前就听说有不少大梁江湖上不少妖魔鬼怪、龙子龙女,想不到今天就在这破城隍庙里遇见了一个。

        这伙黑衣人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又有什么图谋。

        “你不是剑修,此剑落在你手里,算是蒙尘了,不然便是九品剑修,也能持此剑斩破我……”

        话音未落,苏彻自剑匣之中摸出短剑,剑气自剑锋之上越出向着那黑袍人涌去。

        一剑之下,如瀑如雪。

        “算是蒙尘吗?”

        苏彻识海之中一动,七道纣绝阴天秘箓彼此组合,一道黑气长索自他手中越出。

        一索重重击在那尸奢胸口。

        虽然同为鬼物,僵尸与鬼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

        所谓鬼者,乃是生人残魂秉持阴气而生,而僵尸乃是生人浊魄遇戾气煞气而起。

        不过面对这阴气所化的黑索,不管是厉鬼还是僵尸,都要迟滞一番。

        《纣绝阴天秘箓》一旦修成,便是在世幽君一般的人物,缚魂锁一处,层层阴气直入僵尸泥丸之中神魂身处。

        僵尸的魂识本就蒙昧,吃了这一击,身形一下子定住,满满吃了一记苏彻挥出的鼎天剑气。

        坚逾金铁的尸身碎成一地肉块。

        苏彻手中短剑再次递出,将城隍庙那不知道勉强支撑了多久的庙门直接切碎。

        城隍庙之内,赫然还有四人。

        其中一人是一个长须老者,头发灰白,他双手运拳,仿佛一通背老猿,周旋于另外三人之间。

        鸳鸯钺与丧门剑,一左一右两厢夹击不说,还有一人手中不是飞出一道道荧光,荧光之中,声音呜咽,好似鬼哭。

        那老者脚步周旋,双手演练炮锤、单鞭、掌刀等拳术妙手,躲过荧光侵袭之后,犹能施展拳术反击鸳鸯钺与丧门剑的合殴。

        十几个回合之间,鸳鸯钺左肩已经吃了老者一集飞踹,丧门剑左腕给那老者一指点中,运剑的速度立时便迟滞了下来。

        庙门一开,苏彻也不给他们留什么反应的时间,左手黑索,右手短剑,阴气长索掩映之下,剑气直杀手冒荧光的那人。

        鸳鸯钺和丧门剑已经探过底,不过中人之姿,倒是那驾驭荧光之人尚看不出深浅。

        苏彻并未留力试探,这一件早已运起十成威势。

        “老四?”

        那老猴一般的老者武道精深,那人本来便全心对付老者,哪料到半路杀出另外一个黑衣同行,而且上来就往死里招呼?

        剑气透体,他自左肩至背后直接被斩出一道血口,白森森的浆液便从口内飞了出来。

        也不知道他修行的是何等法门,血液都变成了白色。

        苏彻手中黑索一抖,缚魂锁犹如一条长蛇直击那丧门剑的额头,另外一边苏彻手上再动,把那鸳鸯钺也送去归西。

        阴气击中丧门剑,他只觉一阵神魂颠倒,不过生死之间,他心头反而清明。

        一行兄弟出来寻找机缘,如今已经全数交代,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煞星即将要了自己的性命。

        “大哥且慢动手,小弟有一桩成仙的机缘送给大哥。”

        丧门剑双手弃下宝剑,整个人往后打了个滚,踉踉跄跄扶着地面跪好。

        苏彻念头一转,本已经缠向他咽喉的黑索立时消去,右手短剑遥遥指向那老者。

        老者双手摆出一个拳架,一双眼神犹如鹰隼一般对上了苏彻的眼睛。

        “说来听听?”

        苏彻的脸蒙在面罩之下,心里有些嘀咕。

        眼下这桩遭遇,是小狐狸或者宋祁有意为之,还是这破庙真的就这么寸?

        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天赋,一进庙里就必然出事?

        “这老头出身历城常氏,他家中有一件能成仙的至宝,我们正是知道了此事才在此地截杀他的。”

        “老夫历城常磐,谢过朋友帮忙了,这小子不知道是谁家派来杀我的,死到临头还在这里攀咬,也算是个死士了,老夫佩服你。你折在这里,可惜啦!”

        老人一声冷笑:“不过就你那点心思,瞒不过这位朋友。”

        “哼,历城常家有一张仙人赐下的金纸,火不能焚,水不能湿,人言里面有成仙的机缘,你还敢说不在你手上?”

        “胡说八道。”

        武道老者常磐一声冷笑:“真有这种东西,也一定会供奉在祠堂之内静待祖内有缘,哪有随身带着到处跑的道理,你是昏了头了。”

        “我昏没昏头,轮不到你来做评判,大哥,他们已经收到了风声,山阴县内将有变动,此地还有其他金纸出世,这才派这老鬼前来,我句句属实……”

        “倒是越编越像了。”

        苏彻手中黑索一抖。

        要想判断这事是不是真的,太简单了。

        死人是不会撒谎的。

        黑气长索向着鸳鸯钺尸身方向一卷,立即月色之下出现了一道淡淡的影子。

        其面容正与刚死鸳鸯钺一模一样。

        “这老头身上可有宝贝?”

        苏彻握住黑绳,一声喝问。

        “有的,这是我们大哥……”

        话还没说完,那一缕残影便淡化消失。

        苏彻刚刚以《纣绝阴天秘箓》唤回那人的一缕残魂,修为有限,这残魂虽是新死,却也熬不过太久时光,直接消散。

        残魂声音未散,老者双手化为虎鹤双形,直直冲着苏彻杀了过来。

        “利令智昏,找死。”

        苏彻右手剑气顶上,直接将那老者拦腰斩断。

        短剑在手,苏彻的战力也不过略逊正宗七品剑修,哪里是这个跟鸳鸯钺与丧门剑耍得有来有回的老者所能抵挡。

        “行了。”

        苏彻看着那跪在地上的丧门剑。

        “你们兄弟情深,我做个好人,送你们去团圆吧。”

        又是将短剑递出。
    短篇小说一杆进洞春眠药水姜糖顶点小说好看的小说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十大真正免费看书软件免费听书大全小说的特点2小时前更新第192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