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诸界第一因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我全都要!(为蛋总的左右双刀加更)
        寒风呼啸老鸦叫,西山又添新坟无数。

        漫天抛洒的纸钱似比积雪更厚,哭声也压过了寒风拍打草木声,远远飘荡。

        “前几天的事终归会传出去,黑山城,你终归是待不下去了。”

        王五开门见山:

        “以你的天赋与功绩,加入六扇门,地位必远在我之上,假以时日,便是上乘武学也未必接触不到。”

        六扇门,还是锦衣卫?

        杨狱有些犹豫,类似的话,魏河也说过。

        作为前世就有着走公心思的法学生,杨狱对于这个自然没有什么排斥。

        更不必说投身公门的种种好处了。

        承接前朝,四百年积蓄的种种武功自不必说。

        以魏河的说法,大明禁丹药外流,江湖之中任何一粒丹药都很难得,但这两大机构却有着皇权特许。

        再加上,无论是寻找老爷子,还是寻找‘魁星道果’所需的另外两种食材,也有依靠这两大情报组织的地方。

        只是,选哪个?

        “六扇门啊……”

        李二一却是羡慕不已。

        大明天下,再没有比这两个更适合武人投身的地方了。

        这两个暴力机关对标的可不是任何一家江湖宗门,而是庙堂党争,敌国刺杀以及整个江湖!

        ‘悬空山’‘铸剑山庄’‘烂柯寺’这样的大宗门,都要仰其鼻息。

        不过,这两大暴力机关,一者只要自小培养的良家子,父死子替,一个要么自小培养,要么立下功勋。

        想要投身其中可谓难之又难。

        眼见这样的两大巨无霸同时敞开了大门,杨狱似乎还在犹豫,李二一都有些替他心急了。

        不过稍稍代入,他也明白了杨狱的难处。

        一个是天子之鞭,一个是国之利剑。

        选择的确很难。

        杨狱沉吟许久,试探着问:

        “能全都要吗?”

        “……咳咳咳!”

        王五心头的感伤顿时没了影子,咳的胸口阵阵发闷:

        “你怕是得了失心疯!”

        “魏师让我等上几天,到时候再说吧。”

        杨狱也不开玩笑了。

        平叛,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可上达天听的大功绩。

        他虽然与王五关系不错,但这个时候,是个人也要待价而沽。

        王五自然人品刚正,但他背后的六扇门,却是个庞大的群体,到底如何,自然要多做权衡。

        “也好。”

        王五点点头,也明白了这个道理。

        只是看着杨狱心中却不无感慨,数月之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这小子居然这般天赋异禀?

        要是早知道……

        “捕头,路上慢着走,那些畜生,都下去陪你了……”

        将准备好的纸钱抛洒在坟前,杨狱心中不无感伤。

        他明白,如王佛宝这般武功,他有着无数机会可以逃走,但还是决定留下来。

        这样的勇气,他是极为敬佩的。

        至少,若无‘九牛二虎’这样的底牌,他很难想象自己是否有这样的勇气。

        “王捕头一路走好。”

        李二一也拜了一拜,真心实意。

        若无王佛宝,他根本坚持不到杨狱敢来,就要葬身火海了。

        “行啦。拜也拜了,走吧。留我们师兄弟说会话。”

        王五斜靠着石碑,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壶酒来,自己喝了一口,又地上倒了一口:

        “一天半了,算上某家,也才三个人祭拜,你这家伙,还真是到了哪都不讨人喜欢啊。”

        ……

        ……

        接下来的数日,杨狱也还是陷入了忙碌之中。

        衙门近乎瘫痪的情况下,魏河终归是分身乏术,杨狱自然也不会推辞。

        一连数日,才堪堪稳住了局势。

        哗啦啦~

        滚烫的药液兜头浇下,杨狱皮肤顿时烫的发红。

        一县资源在手,关乎民生的东西他不会去碰,各家私藏的药材他自然不会客气。

        这几日,除却忙碌之外,他几乎全在药桶里泡着,且和之前不同,是持续加热,两个时辰一换药。

        为此,李二一忙的脚踢后脑勺,几乎要罢工。

        咚!

        重重的放下木桶,李二一斜着眼:

        “你手里银钱也不少,就不会买几个侍女来伺候自己?老夫一大把年纪,还得伺候你?”

        “老胳膊老腿,不动一动怎么成?”

        杨狱笑着。

        板肋虬筋固然给他身体带来巨大的负担,可同时,也带动了他身体的变化,只是无法与板肋、虬筋相比罢了。

        但也让他换血的进度大大的加快了。

        “哼。”

        又是一大桶药液兜头倒下,李二一哼哼着关上门:

        “俩时辰后自己换药,老夫得睡了!”

        “以我现在的进度,凝成如牛气血,还要多久?一个月,还是二十天?”

        随手拿来一本书,靠着药桶,杨狱心中想着。

        换血层级制约着内外炼武功的进步,三次换血,更关乎他是否可以练那一门‘四象箭’。

        他自然心中迫切的很。

        经历过怜生教的疯狂,他自然不敢丝毫怠慢,自己,当然是越强越好。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得到九牛二虎的那张‘人皮’来自哪里。

        “呼!”

        压下心中思绪,杨狱翻阅起手里的书卷,或者说,是情报。

        六扇门驻黑山的据点被拔掉,张胖子也死了,据点里的一些情报,他要去拿,王五自然也睁一眼闭一眼。

        而这本书上,也是记载着关于‘道果’或者说‘位阶’的一些信息。

        而且,比起怜生教的,更为直白。

        “潮汐论?有点意思……”

        杨狱眼神微亮。

        这本书里的情报支离破碎,流言也有不少,吸引他的,却是其中一个流言,或者说,一个猜测。

        “道果的问世,在三千年前。可在更久远的岁月里,它们又是怎么个模样?”

        “秦前古史已不可考究,但神话却流传了下来,且极广。”

        “余曾驱龙马行走天下,发现,无论是大明京畿之地,还是天狼王庭的无垠平原,乃至于大离王朝的偏远山中。

        都有着仙神的传说,只是模样称呼不同罢了。”

        “那么,在秦前,甚至更为久远的岁月中,这天地间,是否真有神仙呢?”

        “那为何,天下无有仙神踪迹,可道果却仍存呢?”

        “吾大胆猜测。所谓仙神,也只是得到了道果的人!而他们之所以消失,或许是天地不允许!”

        ……

        洋洋洒洒千文。

        这个署名‘三笑散人’的人,将自己的猜测写的清楚明白。

        杨狱看的认真。

        按照这个三笑散人的说法,古老岁月之前,天地或许不是如今这个模样,那时候,有着诞生仙神的必备之物。

        可后来,‘那物’消失在了天地中,随后,仙神消失,只有那疑似天地造就,自然汇聚的‘位阶’‘道果’不受影响。

        他将‘那物’名为潮汐。

        而潮汐,有退时,也有涨时。

        “可惜无从判断真假…”

        摸索着吞服着铁蚕豆,暴食之鼎的蓄能太慢。

        之前炼化九牛二虎已耗费了个干干净净,也只能辛苦自己的喉管了。

        “信息还是太闭塞了…”

        许久之后,杨狱放下书,微微摇头。

        不同于前世有着完备的历史传承,这个时代断档太过严重了,没有前人记载,想要从几千年的流言里找到真相。

        这难度之大,自然可以想象。

        不过杨狱也没有太在意,道果位阶图都在手,迟早会有揭开的那一天。

        呼!

        心思沉凝,内观体内经络。

        杨狱驱使内气游走,自胯下至腰腹,再到脖颈与脊背。

        板肋虬筋一成,内炼变化不大,可外炼武功的进步却比之前快了许多。

        铁裆功也已跨过三层的门槛,向着第四层进发。

        ……

        深夜,衙门中仍有烛光亮着。

        胡万蹑手蹑脚的小心走进大堂,轻轻方才食盒,略有担忧的看着魏河:

        “魏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内城那几家,还安分吧?”

        魏河放下卷宗,揉了揉困倦的手臂。

        “杨师弟一一拜访过,不止内城几大家,那些武馆也都消停了。”

        胡万咂咂嘴。

        杨狱的进不去之大,让他震惊了多日,几乎怀疑自己就是个废柴。

        现在才稍稍好了些。

        或许真如老师所说,这便是人与人的差距吧……

        “胡万,锦衣卫的名额给了你师弟,你不会怪老夫吧?”

        魏河打开食盒,取出酒菜,示意胡万坐下。

        “真要说心里不吃味,那是假的!之前就想着,俺老胡鞍前马后这些年,按理说,您有啥好东西,也该先考虑俺吧?”

        胡万也不客气,倒上酒就一饮而尽。

        魏河点点头:“这是人之常情。”

        “可后来想想。那锦衣卫是什么所在?那可是皇帝老子亲统的暴力机关,咱老胡虽然也有把子力气,可真要让我去,心里还真有些发虚。”

        为老师倒上酒,胡万也不再隐瞒心中的想法:

        “再者说了,俺可没有平乱之功,您推举我,多半也是不成的。”

        “你理解就好吧。”

        魏河微微释然。

        觥筹交错,没多久,胡万已醉的人事不知,魏河打了个哈欠,困倦也涌了上来。

        他正要去休息,就听得外面传来‘扑棱棱’的声音。

        心中一动,上前开窗,就见得一道流光落在身前,却是一只灰黑色,只拳头大小的鸟雀。

        “终于来了…”

        魏河心头一震,解下信件。

        一式两份,皆以密文书写,乍一看,乱七八糟。

        “吾,不日将至!”

        魏河面色一变,这个‘吾’指的当然是驻青州指挥使‘裕凤仙’。

        “大人要亲至?”

        魏河有些惊疑。

        他已然将那道果看的极重,却还是看的轻了,这可是青州锦衣卫指挥使!

        监察一州的大人物。

        心中惊疑,他接着下看。

        “准其为锦衣卫暗子,不受百户、千户、同知所管,直属本官!诸般封赏,且等圣人批复,一并下发。”

        “这事成了!”

        看到这一句,魏河心中一松:“嗯?等等,这,这不对啊?”

        就见下一句写的分明:

        “命其不日奔赴青州,前去六扇门报道,不得有误!”

        六,六扇门?!

        7017k

        
    的草坪七猫小说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