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快穿:疯批反派又双叒叕杀疯了 > 正文 第二章 洗白还得先哄九千岁?
        十五点?

        若喜心头一颤。

        放在以前的炮灰支线任务里,得到的洗白值最多也就五点。

        怎么今天一下子就是十五点了?

        【肯定是因为阿若宝宝表现优异,所以天道给了你丰厚的奖励!让锅锅为你查查看,我们还要集齐多少洗白值!】

        听着小火锅逐渐高昂的语调,若喜也越发兴奋起来。

        离赎获自由身祸害天下的好日子又近了一步!

        【阿若宝宝……你的计划似乎要拖久一点了……】

        小火锅突然底气不足的说,若喜顿觉不好,“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刚刚,锅锅收到提醒,此位面NPC沈应梧仇恨值直线飙升,目前数值为999,宝宝你的洗白值可能又保不住了……】

        又?!

        若喜顿步,拳头一秒握紧。

        想要洗白反派,偿还反派做的孽是重中之重。原世界重要人物的仇恨值超过一百的话,就必须用等值的洗白值进行抵消。

        若喜这么多场洗白下来也就遇到过两个仇恨值二百到三百之间的,这回倒好,直接来了逆天高!

        见若喜体内怒气翻涌,小火锅软软糯糯的安慰:

        【阿若宝宝莫生气,生气只会伤身体……洗白值没有了可以再赚,以宝宝的实力,哪里就赚不回来这些了呢QWQ】

        要不是天道诸神给出了能赎身的诱人价码,她若喜根本不屑于为了区区洗白值,就在三千位面里不断穿梭做累死累活的打工人好吗?

        【宝宝,你就当消耗洗白值为天道系统刷流水了叭要不然?】

        “耗的是洗白值吗?耗的是我的青春。你礼貌吗?”

        恼着,若喜扭头便撂下一句,“今日刑场之事若是走漏半点风声,你们一个都逃不了。”言毕她快步离开。

        得想个法子先稳住沈应梧才好,照他这么黑化下去,赚的洗白值会不会全搭在上面还是另说,关键的是,如果在每个位面攒不够规定的数值,就会被困在这里!

        要真困在这里了,岂不是正好如了天道诸神的愿?!

        休想!

        一时,若喜回了清心殿,脑子任然飘荡着各式各样的洗白方案。

        “陛下。”清冷男音从大殿一侧冒出来,苏若喜闻声斜眼扫过,认出那人的瞬间火气又窜了出来。

        是沈应梧。

        云朝真正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的督公九千岁,沈应梧。

        确定过眼神,是耗干自己洗白值的人。

        只是这人看上去怎么似曾相识?

        “你来做什么。”苏若喜冷声开口,径自去了龙椅上歪着,目光随意落去的折子上,赫然书着沈应梧的名讳。

        ……怎么哪哪儿都有他。

        “回禀陛下,微臣是来与您商议,楼国皇帝提出的联盟一事的。”沈应梧淡淡说,脸上并没多少好颜色。

        “不急,朕恰好有一事想先和爱卿商议商议。”磨磨后槽牙,若喜强压对他的负面情绪,拎着脑子里的想法缓声补充:

        “今天章承业一党被除,是云朝天大的喜事,首要奖赏的,还得是督公大人。多年来你为了云朝发展殚精竭虑,朕感激不尽。

        不知大人可有什么想要的赏赐?朕也好投你所好。”

        消除仇恨第一式,先从献殷勤开始。

        闻过此言沈应梧眸底闪过一丝寒意,缓缓抬起眼皮子盯着龙椅上那位。

        她葫芦里又卖的什么毒药?

        “陛下实在想罚微臣直说便是,不必如此拐弯抹角。这次您想怎么罚?”

        听着他话里填充满的冷厉和浓厚的怨气,苏若喜语塞。

        原身和沈应梧之间的恩怨,那可够喝好几盅了。

        整个云朝都知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督公大人是陛下的掌中玩物,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陛下心情好了罚督公,心情不好还罚督公。

        陛下清醒的时候贬督公,喝醉的时候赏完还贬督公。

        旁人只管哄她开心,督公大人不仅要挨打还要帮她处理朝政,然后哄她开心。

        ……

        “要不朕赏你良田万亩?或者再给你设立一个权利更高的专属机构?”苏若喜试探问道。

        沈应梧面无波澜:“多谢陛下鸿恩,微臣有钱有权,不需要。”

        好哇,财产和权利都不稀罕,总有你稀罕的!

        “或许你想要美人?喜欢什么样的尽管告诉朕,朕可以给你专设一个选秀……”

        【宝宝快闭嘴!沈应梧仇恨值飙到9999了!】

        小火锅一声惊呼,差点没绷断若喜的弦。

        恼火之余她才猛然记起,沈应梧他是个阉人!

        不过现在想起来好像有点晚了。

        凤眸微眯几瞬,沈应梧嘴角压得更下,筋骨分明的手握了握紧,几乎是咬牙切齿,他道:“既然陛下无心朝政,微臣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没有给苏若喜留下一秒回旋余地转身走了。

        【啊哦,看来这个方案好像不太行呢】

        “……小小NPC罢了,我有的是办法治他。”

        “阿姐?你怎么这快就回来了?”熟悉的声音从门口响起,苏若喜顺手摸走沈应梧的折子,冷眼瞥着才来的人,“听长宁的意思,朕该在刑场被什么人绊住脚才对?”

        长宁公主虚假的笑意收了几份,温温一笑便说:“怎会?我这不是好奇嘛……以章大人的为人,阿姐杀了他怕是会激起民愤,发动暴乱的吧?”

        嗤笑,苏若喜道:“你还真是神机妙算。能算准了秋日宴有人毒杀朕,还能算到刑场会发生暴乱,看来让你当个公主,实在是屈才了。”

        怒意从长宁眼底划过,很快又平息下来,“阿姐这话是何意,长宁不懂。”

        “你不是挺会算吗?怎么偏生算不到朕的意思了?”

        牙关轻动,长宁展出一抹略带委屈的淡笑,“若是刑场上有人冒犯了您,您执意想拿长宁撒气,长宁无话可说,但求阿姐不要气坏了身子。”

        “拿你撒气?”你也配?

        “好啊。”苏若喜接道,“内宫干政,死罪一条,念在你叫朕一句阿姐的份上,朕允你自行选择一个死法。”

        此话一出长宁瞳孔地震,小脸煞白,仓皇间张口就道:“我是先帝亲自交给你的,你不能杀我!”

        “就算是先帝站在这里,只要龙椅上坐着的人是朕,他就救不了你。”苏若喜厉声怼,眉宇之间煞气凛然,比真暴君还要真上几分。

        长宁又急又气,悚然之间连为自己辩解的话都组织不起来。

        忽的又听高座上之人悠悠道:“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看来妹妹已经忘光了。”

        长宁愣。

        “皇祠里很安静,最适合修身养性,你就去那里头待上一段时日,能收收身上的色欲之心,也是极好的。”

        传闻女帝夜夜御男最少八个,可作为事事听从好妹妹教唆的她,最多也就在前半夜被那些人陪着吃上几杯酒。

        至于后半夜他们都去了哪,和谁做了什么……呵。

        不等长宁反应,苏若喜扣响桌面,对着连滚带爬进来的内侍吩咐:

        “把章承业的心挖出来,拌上猪油抹匀,煎炸一遍给长宁公主分上一块,剩下的送给和章承业关系密切的,故人已逝,让他们节哀顺变。”

        苏若喜也不太清楚长宁是被自己的哪句话吓得魂不附体,只大抵知道,这位公主吃瘪的样子很可爱,想杀。

        “长宁没福,享受不了此等吃食,阿姐还是——”

        “你自是没福。

        朕原本打算让你一人独享,可你本就是个锦心绣腹的人,哪里还用和人抢着吃?

        不过是朕想看看,你除了这颗玲珑心,脑袋里究竟还藏了什么洪荒异世,竟能将一切都算的那么准妙?

        故而朕愿赐福与你,分你一杯羹,你意下如何?”

        打断她的话,苏若喜轻声说。

        红唇勾得张扬,摄得长宁只觉自己心跳错乱脑仁生疼。

        今天这猪油蒙了心的恶物,她非吃不可。
    婚后日常二三事苏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澜丰蜜依 全文一颗萝卜清难自矜 h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私欲小说全职高手腐文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免费看书阅读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