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神秘复苏之最强BOSS > 正文 第150章 红色诡棺的异变
        在苏慕白的提醒之下,沈梦也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情况,认为继续呆在棺材之中也不是个事,就用双手撑在红色棺材的两边。

        随后手上一用力,沈梦就将自己的身体支撑了起来,爬出了棺材。

        红色棺材的周围雾气弥漫,这是属于苏慕白的黑雾鬼域,并且鬼域的强度已经叠加到了六层。

        与外界相比,棺材里面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一般,没有丝毫雾气涌动,所有的雾气都被棺材之中的灵异力量给阻挡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之前沈梦才没有被六层鬼域所影响,现在她一爬出棺材,立马就被鬼域给影响了,静静的站在苏慕白身边,停止了行动。

        这里是高空,但沈梦却依然没有掉落下去,在苏慕白的鬼域之中他就是主宰,只要苏慕白不想,那么沈梦永远也不会掉落至地面。

        “我倒是想要知道,六层强度的鬼域才能让之显现的红色棺材里面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苏慕白只是略微扫视了沈梦一眼就不在继续关注她了,而是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红色棺材上面。

        棺盖已经打开,之前站在棺材之中的沈梦也已经走了出来,苏慕白的目光望向了棺材里面。

        此时他的眸子闪烁着幽幽绿光,就像是眼睛里面有着两团幽绿色的鬼火在燃烧翻涌一般,给人一种十分渗人的感觉。

        “嗯?”

        苏慕白的目光一凝。

        棺材里面并非是空空如也的场景,但同样也没有任何东西存在其中,最起码苏慕白的视线里没有任何生物潜伏。

        通过那打开的棺盖,映入苏慕白眼帘的是一片黑暗。

        这种黑暗与苏慕白的黑雾鬼域不同,这是一种更为纯粹的黑暗,就连鬼眼也无法看透太远的距离。

        这一幕很诡异。

        红色棺材内部的空间明明没有多大,但却像是通往了无尽深渊一般,一眼望去看不到底。

        以鬼眼自身的恐怖程度,视线大概只能看透那片黑暗十米左右的距离,十米之外的情景就无法看到了。

        “这棺材是一处入口,里面是一处非常古怪的灵异之地,光是入口的棺材就需要六层鬼域才能看到,真不知道入口对面的世界有着什么东西。”

        苏慕白的目光闪动,他在思考,考虑要不要进入这口棺材之中,道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并非是苏慕白怕了,而是没有必要。

        现在的他就是处在鬼画的内部,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到鬼画源头的袭击,所以并不想继续进入一片未知的灵异区域冒险了。

        而且灵异之地有的是什么?

        是厉鬼!

        但现在的苏慕白并不缺乏灵异拼图,刚刚更是又成功入侵并驾驭了一只鬼童,让本来就已经快到到达上限的身体变得更加接近上限了。

        现在苏慕白所想的是,能不能将眼前这口红色的诡异棺材带走,等到解决了自身上限的问题之后,再进入棺材中的灵异空间。

        他想要将这口棺材据为己有,里面肯定有着不少的厉鬼存在,所以苏慕白想要将其带走。

        “啪嗒!”

        苏慕白那漆黑的手掌抓在了红色棺材的边缘,入手一片冰凉,就像是摸在了一块寒冰之上。

        与此同时,苏慕白的手掌用力,想要移动棺材,以此来确定自己能否带走这口红色的棺材。

        苏慕白的力气很大,正常情况下抬起这口棺材应该会十分轻松才对,但事情却并非如此。

        不论苏慕白使用多大的力气,红色棺材依旧是一动不动的耸立在空中,就像是扎了根一般,根本不为所动。

        “不能移动么?”苏慕白的眉头一皱,又尝试了几次之后依旧无果。

        他不是没有想过用水鬼的积水将棺材吞没,然后将其带走,但这在他看来十分不现实。

        水鬼的积水也是一种鬼域,并且强度也只相当于两层鬼域的强度而已,就连苏慕白这六层强度的鬼域都无法入侵,水鬼的鬼域就更无法入侵了。

        “我就不信还奈何不了你了!”

        苏慕白那闪烁着幽幽绿光的眸子有些冰冷,松开了抓着红色棺材的手掌,随后抽出了腰间别着的军刀。

        这一刻,他有了种想要劈开这口诡异的红色棺材的冲动。

        军刀十分恐怖,可以永久性的肢解厉鬼,这其中也包括了类似于红色棺材这种灵异之物。

        按照苏慕白的想法,只要将棺材肢解成了数份,那么棺材本身的灵异也会被大幅度削弱。

        到时候再动手带走,几率就会大上很多。

        刷!

        老旧的军刀划破空气,狠狠的砍在了诡异的红色棺材之上。

        “噗!”

        利刃入体的声音响起,让人有些意外的是,红色的棺材就像是一个活物一般,军刀砍在棺材上面的触感不像是砍中了木板等死物品,反倒像是砍中了一个人!

        不仅如此,棺材被砍中的部位开始“涓涓”的流血鲜血,周围的空气中瞬间弥漫起了一股血腥味。

        同时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味,就像是六月天里,老鼠的尸体发臭了一般,令人作呕!

        军刀虽然看上去十分老旧,锈迹斑斑的,但是对于这种存在着灵异力量的物品却是十分锋利,一刀就砍出了一道将近一米多长的裂痕。

        “嗯?”

        苏慕白蹙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仔细的观察着不断朝外渗透着鲜血的诡异棺材。

        就在刚才,军刀砍中棺材的瞬间,苏慕白就听到了一声十分凄厉却又很是虚幻的惨叫声。

        那叫声即便是他也无法形容,就像是有无数个人在同时惨叫一般,声音有粗有细,有男有女,十分诡异!

        “难道这口棺材并非是一件灵异物品,而是本身就是一只厉鬼不成?”

        在苏慕白眼中,他之前一直认为这口棺材是一件灵异物品,是某个灵异之地的通道入口,就像是被沉入积水之中的鬼门一般。

        但现在看来,苏慕白认为自己可能是搞错了,这口棺材本身就是一只十分恐怖的厉鬼,棺材之中的灵异也许只是它拼图的一部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之间又过了大概五六分钟左右。

        在这期间苏慕白一直盯着不断流血的棺材,没有继续挥砍,只是仔细的打量着,想要了解那道凄厉惨叫声的来源。

        但结果却要令他失望了。

        红色的诡异棺材在一开始被军刀砍中时发出了一声惨叫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发出,只有那伤口处的鲜血不断渗出。

        就连那不断渗出的鲜血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少,那一米多长的口子正在缓缓复合,伤口在逐渐消失。

        种种行为都表现出了红色棺材的诡异。

        要知道就算苏慕白自己被军刀砍中,身体被肢解后也需要重新驾驭,否则就会逐渐灵异复苏,形成一个新的个体。

        但棺材却能恢复军刀造成的伤口,尽管这个过程很缓慢,但确确实实是在逐渐恢复,抚平了伤口。

        “有点意思。”苏慕白的眼神越来越冷,红色棺材表现的越诡异,他想要得到的欲望就越强。

        “需要想个办法。”

        苏慕白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红色的棺材能阻挡他的鬼域,令雾气无法入侵,也正是因为如此,苏慕白才无法用鬼域将其带走。

        但无论苏慕白怎么想,都还是无法想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自身的压制无效,鬼域也无法入侵,就连军刀的伤害都被逐渐化解了,苏慕白眼前的这口红色棺材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料。

        思考无果的苏慕白继续选择了物理方法,手中老旧的军刀一刀接着一刀的挥出,不断砍在红色的棺材之上。

        一时之间,木屑翻飞,红色的棺材被斩断成了数截,每个刀口都有着血液深处,染红了周围的一切。

        这些血液也十分诡异,并没有坠落至地面,全都悬浮在了半空,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大手托住了一般。

        “啊~!”

        与此同时,一声声凄厉而又虚幻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在半空之中回荡着,让人不寒而栗。

        “咦?这血………”

        苏慕白手中挥砍的动作慢了下来,目光看向了身前那滩由诡异棺材刀口处渗出的鲜红血液。

        随着时间的推移。

        那滩血迹开始缓缓的朝着一处汇聚,竟逐渐开始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这变化初时还不明显,但随着渗出的血液越来越多,人影也越来越凝实了起来。

        周围的温度变得越来越低,一股阴风凭空而起,将苏慕白鬼域之中那漆黑如墨的雾气吹的都变淡了许多。

        注意到这一幕的苏慕白彻底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不再继续挥砍军刀。

        而他的停止似乎中断了某种诡异的媒介,那道由血液汇聚而成的人影竟开始慢慢淡化了,血液也在半空不断分离。

        又过了一会,血液开始反流,逐渐流回了那红色的棺材之中,并且那一道道被军刀挥砍出来的刀口也开始消失了。

        就连被砍成碎末,缺失的一部分棺材也恢复到了一开始时的模样,完好无损。

        在这过程中,苏慕白不是没有想过阻挡血液反流,但不论他使出什么办法,都无法触碰到那滩血迹。

        就仿佛是那滩血迹与他处在不同时空一般,虽然看得见,但却摸不着,就连军刀也无法触及,十分诡异!

        然而让苏慕白有些想不通的是,这么一个诡异的物品,是怎么被困在鬼画的鬼域之中的?

        “能够化解军刀的伤害,不知道能不能化解柴刀的诅咒?”

        苏慕白想了想,又将军刀别回了腰间,抽出了自己身侧另一边那把锈迹斑斑的柴刀。

        “啪嗒!”

        当锈迹斑斑的柴刀被抽出来之后,苏慕白再次将自己的另一只手掌抓在了了红色棺材之上。

        下一刻。

        苏慕白眼前的景象一变。

        原本那红色的棺材旁,竟诡异的再次出现了一口棺材,并且不论是颜色,还是款式都与那一开始时的棺材一模一样。

        随后,第三口棺材出现了,紧接着第四口、第五口、第六口………半空之中很快就遍布了一口口红色的诡异棺材。

        这些棺材都是完好的,棺盖并没有滑落,还是一个整体。

        “咔、咔、咔、咔………”

        但很快,这些棺材的棺盖就纷纷朝着一旁滑落,仿佛棺材里面有着什么东西在用力推动着棺盖一般。

        见此诡异的一幕,苏慕白也没有着急挥动柴刀,而是若有兴趣的继续观察着,想要看看这诡异的棺材到底能整出什么玩意。

        很快,所有红色棺材的棺盖纷纷掉落在了一旁,但都诡异的悬浮在半空,并没有坠落至地面。

        棺盖打开后,一道道恐怖的人影纷纷从棺材之中坐起,并逐渐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朝着苏慕白所处的位置走来。

        这里是在半空,但这些人影却如履平地一般,没有掉落下去,甚至就连苏慕白那强度到达六层的雾气黑雾也无法束缚这些人影的行动。

        人影很多,密密麻麻的,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无一例外,长得都很是诡异。

        他们浑身通红,血肉外翻,一滴滴散发着恶臭味的血液不断朝外滴落着。

        这些人影的身上竟然没有皮肤,他们就像是一个个被剥了皮的人一般,恐怖而又恶心!

        “只能看见,却无法触及么。”苏慕白尝试着控制鬼域里的雾气朝着周围的人影蔓延而去。

        一缕缕漆黑如墨的雾气却仿佛穿透了一团团空气一般,根本就无法触及那些诡异人影的身体。

        也就在此时。

        苏慕白没有了继续观望下去的心思。

        他一只手抓在红色棺材的边缘,另一只手中握着的柴刀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道恐怖人影砍了过去。

        下一刻。

        柴刀的诅咒爆发了!

        苏慕白边上的那道恐怖人影的身体直接被肢解成了两半,连带着半空中的红色棺材都碎裂了一具。

        “果然,柴刀的媒介也无法奏效么。”苏慕白的眉头微微皱起,口中低声说道。

        被柴刀肢解的就只有距离苏慕白最近的那道恐怖人影。

        其他的人影就像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依旧迈步朝着苏慕白的方向走来。

        柴刀的诅咒不出苏慕白所料的失效了。

        ………………

        7017k

        
    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的草坪七猫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