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逆行诸天的剑客 > 正文 第十五章 妃雪水寒
        半个月后,陈玄和高渐离来到了燕国国都蓟城。

        按照人宗弟子搜罗的情报,墨家高层都已经来到了燕国。

        “回来了。”

        高渐离看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小高,接下来你要去哪儿?”

        陈玄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看了看神色冷淡的高渐离。

        “我要先找一个安身之所。”

        高渐离的家乡并不在蓟城,不过他如今也没有家了,不如就此定居蓟城。

        “以你的琴艺,大可成为燕国权贵的座上宾,不过想来你却是不愿的。”

        陈玄笑了笑。

        “琴被权力玷污,就不再是琴了。”

        高渐离背着琴,朝着闹市走去。

        陈玄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高渐离站在路口,看着如同迷宫的街道,有些茫然。

        “跟我来吧。”

        陈玄拍了拍他的肩膀,朝着一家酒肆而去。

        “两位里面请。”

        门口的侍者对两人淡淡一笑。

        高渐离本以为陈玄是要问这侍者,却不想陈玄径直走进了酒肆之中。

        “听说了吗,昨日妃雪阁雪女姑娘亲自舞了一曲。”

        几个醉汉跪坐一处,他们衣衫不整,面色通红,眼中不时有精光闪过。

        “这等大事,蓟城之中有几人不知?”

        邻桌一个满脸胡茬的大汉不屑地说道。

        高渐离爱琴,也爱酒,尤其爱燕国烈酒。

        不过他却不喜这种乱糟糟的场合。

        高渐离转身朝着门外而去。

        “仔细听,这种地方才有第一手的情报。”

        陈玄扯住高渐离的衣领,将他拽了回来。

        两人找了一张靠里的桌子,相对而坐。

        “上一壶好酒。”

        陈玄将一块碎金子扔给立在一旁的侍者。

        “贵客稍等。”

        侍者欣喜地接住金子,朝着柜台去了。

        酒肆里已然有几双眼睛盯上了陈玄和高渐离。

        那几个醉汉依旧在谈天说地。

        “可惜我晚生了二十年,否则雪女姑娘一定会倾心于我。”

        男子尖嘴猴腮,瘦骨嶙峋,双眼凹陷,显然是被酒色所伤。

        陈玄闻言笑着摇了摇头。

        “陈兄,这些色欲熏心之辈,如何能助我找到一份好差事?”

        高渐离接过侍者手中的酒壶,长叹一声。

        “我年轻时,一身潇洒气度,可半点不输给这两个小白脸。”

        瘦弱男子有些醉了,他伸出手指,摇摇晃晃地指向陈玄二人。

        陈玄一笑置之,高渐离置若罔闻。

        两人端起酒碗,对视一眼,接着一饮而尽。

        “诶,这两个小子,你大爷在跟你说话呢?”

        瘦削男子站起身,一脚踏在桌上,一只手指向陈玄。

        陈玄左手尚未放下碗,右手一拍桌子。

        一根筷子被从筷篓里震出,陈玄一指轻点,筷子朝着瘦弱醉汉飞去,自他耳边擦过,径直钉入墙中。

        酒肆里陷入沉寂。

        “小高,今夜我们去妃雪阁。”

        陈玄和高渐离放下酒碗,朝着门外走去。

        ……

        “师叔,徐夫子就住在城南的一条小巷中。”

        驿站房间里,陈玄盘坐在塌上,闭眼凝神。

        在他身前,一个身着白袍的青年躬身道。

        “我知道了。”

        陈玄睁眼,一抹金色道韵自他眼眸中溢出。

        白袍青年消失在原地。

        陈玄起身,来到隔壁房外,敲了敲房门。

        ……

        城南,一家看着破破烂烂的铜匠铺。

        陈玄和高渐离推开半掩着的门,走进院落。

        院外的风还有几分凉意,可一进院子,温度却陡然升高了几分。

        只见院子角落搭了一个棚子,下方有一座火炉,炭火烧的正旺。

        瘦削老人拉着风箱,他专注地盯着炭火火焰。

        “老先生,在下冒昧打扰了。”

        陈玄立在院中,对着老人说道。

        老人偏了偏头,看了看陈玄手中握着的那把黑剑。

        “要打什么?菜刀还是铜镜?”

        老人转了回去,再次盯着焰火,不时拉动风箱。

        高渐离对着老人躬身行礼。

        “老先生,在下是来求剑的。”

        老人闻言,拉风箱的手一顿。

        “求剑?你找错人了,老夫只会锻打些家用物件,不会铸剑。”

        陈玄沉默片刻,左手轻拍养剑葫。

        一枚巴掌长的小剑自葫芦中飞出,瞬息来到老人身前,悬停在炉火上空。

        “龙渊剑?!”

        老人猛地一惊,这把宝剑已经销声匿迹多年了,不想今日却在此重现江湖。

        老人将两手手心向上平摊,龙渊剑朝着他的双手飞去,最后竟是躺在了他的手上。

        “徐先生不愧为剑之尊者。”

        陈玄心念一动,龙渊剑这才飞了回来。

        “两位究竟是何人?”

        徐夫子站了起来,转身看向两人。

        “道家人宗太玄子。”

        陈玄挥了挥手,一道无形劲气朝着四周涌去,院墙上原本攀附着一些干枯的藤蔓,此时却抽出新枝,生满绿叶。

        “乐师高渐离。”

        高渐离将背上古琴解了下来。

        徐夫子点了点头,他径直朝着陈玄走去。

        或者说是径直朝着黑剑走去。

        “这把剑似乎是越王八剑中的黑白玄翦,可为何只剩下一把?”

        陈玄将黑剑剑尖转向自己,将剑交给徐夫子。

        “玄翦已然死在了在下手中。

        初遇他时,他手中就只剩下这把黑剑了。”

        徐夫子左手握住剑柄,右手两指轻抚剑身。

        长剑不断震颤,竟是发出一声轻吟。

        一道剑痕出现在徐夫子的手指上。

        “这是一把凶剑。”

        徐夫子面带喜色,铸剑之人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各色各样的名剑了。

        “凶剑是杀人利器,但也更容易伤己。

        此次贸然打扰,实有两事相求。”

        陈玄看了看徐夫子手中的黑剑,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高渐离。

        “人宗与墨家交好,先生但说无妨。”

        徐夫子一边端详着黑剑,一边说道。

        “第一件事,劳烦先生能将这把黑剑重铸。”

        徐夫子单手握剑,笑着看向陈玄。

        “这是老夫求之不得的事情。

        不过这第二件事……”

        他似乎有所猜测,竟是看向陈玄身旁的高渐离。

        “此事却有些为难。

        一来,老夫此时并无合适的材料,难以铸出稀世宝剑。

        二来,这位高先生的剑术造诣并不算高,即使老夫侥幸铸出一把宝剑,高先生也难以发挥它的全部威力。”

        陈玄隐晦地看了高渐离一眼。

        高渐离会意地上前一步,躬身行礼。

        “先生误会了,高某并非为铸剑而来。

        在下对墨家神往已久,此次前来,是希望先生能将在下引荐进入墨家。”

        徐夫子闻言一怔。
    娇妾(桃花引)春水流全文阅读 小说热门小说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啃书网大团圆6 大结局笔趣阁免费小说让人欲罢不能的好看的小说最强升级系统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