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梨花落 > 正文 第三卷:情深 第拾章:知情
        可娘亲终究是含恨死了。

        宴后,晚歌起身,同众人一起恭送皇帝离开。萧逸笙刚走向晚歌,却被另一人先行一步。李弘安满面笑容地伏低身子:“纪姑娘,皇上召见,跟咱家走罢?”

        晚歌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表现得一派慌乱,第一反应就是看向离她最近的萧逸笙。萧逸笙微微皱起眉头,有几分惑意,但还是道:“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以此作为安慰,让她心安。

        晚歌点点头,随李弘安向偏殿去了。萧逸笙看着她离去,负手而立,陷入了沉思。

        晚歌到偏殿,正欲行礼,皇帝却疾疾走向她,失态的握住她手腕:“离歌!”

        晚歌惊慌地后退,抗拒着将手抽回:“陛下...我是晚歌!”

        皇帝失了魂似的盯着她,口中喃喃自语:“不是她...”而后缓缓松开了手。晚歌看着他转过身去,慢慢踱步。

        “纪姑娘和朕一个故人很是相像...甚至连名字和居所也...”他忽地回首,直视着晚歌:“可朕忘记了,朕姑且这般老态,她又何以年少。”

        太像了...是她的女儿吗?皇帝越想越觉得对,看晚歌的神情愈加复杂了起来。她果真是嫁了旁人...

        晚歌开口:“世人有千万,相似者大有人在,陛下认错了不足为奇。”她合了下眼,再睁开,语调却沉了一分:“想必是陛下一位很重要的故人罢?”

        皇帝微微张口,而后道:“是,极为重要...”晚歌却冷哼一声:“那民女敢问皇上,为何不去寻她?”

        这一声问话,更像是叱责,皇帝哑然片刻,道:“朕曾寻过,派人去过她的居所,返者却道她已与当地人家婚姻...她违背了当初与朕的约定。”

        晚歌却激动异常:“皇上何故不亲自去寻她,何故相信旁人三言两语的瞎话!何故不相信她!”大滴的泪水狠命地砸,泛滥决堤,皇帝震惊地看着她,语出已然颤抖:“你是何人?”

        晚歌背过身去,不再看他:“陛下可知,纪离歌候您一世,未候来您,未候来您的约定,只等来一场无妄之灾,含恨一生。”

        皇帝几乎要癫狂,他失控地冲到晚歌面前:“你说什么?离歌在等我?”晚歌抬起袖子擦泪,不理会他。皇帝把住晚歌双肩,问她:“晚歌,你告诉朕!她在何处?她还在榭枫山吗!朕现在就——”

        “陛下,不必了。”晚歌努力按下情绪,道:“世上已无纪离歌了。民女不是刚告诉过陛下,民女的家母已于年前去世了。”

        皇帝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地,他只觉头晕目眩,挣扎地走向坐榻。

        离歌死了。

        她等了我一世。

        同安九年,朝野动荡。当朝景王同宰相勾结,弑君篡位,逼娶先皇后姜妩,要挟姜氏与其公事,大肆迫害先朝皇族,自立为皇。

        次年三月,先皇之子南宫浩取得镇国将军兵符,兵变逼宫,姜家倒戈,同叶氏一起推翻景王政权,拥立南宫浩为皇。南宫浩登基为帝,更国号满昭,尊封先皇后为太后,认作母后。

        不料姜氏逼迫新帝迎娶姜氏嫡女姜绛卿,新帝不从,太后便将其软禁在宫,对外假称其抱恙。

        “娘娘为何要这么做。”南宫浩手中捧着杯盏,心焦得一口都喝不下去。姜妩抿了一口茶道:“你知哀家亦无别的选择。姜家野心太大了,哀家无能为力,爱莫能助,只能照办。”

        “可朕已有意中人了!”

        “我知,一介民女,不足挂齿。”姜妩看向他,道:“你费尽千辛万苦才坐上的龙椅,身负多少血仇。昔日我与你母妃一向熟络,你莫要忘了她是怎么死的。”

        “与姜家婚姻,于你,利大于弊,若想稳固这个位子,你必须——”

        “可朕答应过她——”

        “阿浩。”姜妩打断了他,“我答应过你母妃,定要保你安好,你若要坐稳坐实了这个皇位,必须要顺姜家的意。至于你在淮南遇到的那个民女,到时候纳入后宫也不迟。”

        几日之后,几个看似寻常的奴才出了宫,向着淮南的方向去了。姜妩很无奈:“阿浩,你需明白,我是逼不得已。”她收起羽扇,向边上候命的几人命道:“去拦。”

        几人领命,立刻向外走。姜妩朝边上的姜绛卿招手:“过来,让姑姑瞧瞧。”

        姜绛卿满脸乖巧,状似无意朝贴身丫鬟金玲使了个眼色,后者马上悄悄跟了出去。

        区区几百金在皇室中人眼里只是一挥手,在下层的人民这里改变一个人的命格都轻而易举。

        离歌听闻门口几人是陛下派来的,毫不犹豫的跟着上了马车。她前几日刚进城中寻了大夫,大夫说她已有两个月身孕。

        离歌坐在马车里,满心欢喜地抱着肚子:若他知晓我们有了孩子,会有多高兴...

        到了日入之时,马车停下,外头有细小的交谈声。孕期的离歌嗜睡,悠悠转醒,刚想开口询问时,马车又开始走。她并未多想,只是略些疑惑,更多的是抱着肚子欣喜地期待。

        驾车的人,行车的方向,都变了。

        离歌被贱卖到山寨里,几个山贼收了钱,日日看守着她。待她逃出来时,儿子已有三岁,腹中胎儿也已有五个月。她辗转回榭枫山的竹屋,生下了一个女儿,起名晚歌,至此一直隐居山中,终身未嫁。

        但被卖掉,被凌躏,被虐待了三年,这样的噩梦伴随了离歌一辈子。

        “南宫浩,我纪离歌求的本就不多,却不知你竟能做到这么绝。”

        姜绛卿这些小手段瞒不了姜妩,但瞒一个软禁中的南宫浩还是绰绰有余。姜妩虽不满姜绛卿这般毒辣的自作主张,但依旧让返宫的奴才们关紧了嘴巴,只告诉南宫浩“纪姑娘已与旁人婚姻。”

        南宫浩并不知晓事情败露,伤心不已,他在姜妩解了他禁足后连夜去到榭枫山,却什么也找不到,徒留记忆一片。归来后,南宫浩醉饮几日,而后纳数十嫔妃充入后宫,不再去往淮南半步。

        至于后来姜氏获罪,举族被清剿,则又是后话了。

        南宫浩再也不是被随意软禁的新帝。

        但他想为之争来一世繁华的女子再也不会回来。

        ================================================

        南宫浩无力地倚在榻上。

        许久,他出声:“朕去过,朕去找她了...可是,没有...”什么也没有。

        晚歌冷笑道:“当然没有,娘亲被你的人卖到了山寨里,她受的折磨有谁知晓!”她转过身去怒视着南宫浩:“民女听闻过一句话,‘为帝王者,挚亲可诛。’身为皇帝当然是要足够冷血,哪怕是至亲也可有可无,何况是像娘亲这种民间的露水情缘呢?陛下至少留了娘亲一条命在,让我纪晚歌能够出世能够站到陛下面前,晚歌是不是应该感谢陛下大恩大德啊?”

        南宫浩除了失魂地摇头自语以外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了:“没有,朕没有...离歌...朕没有派人这样做...”

        他接受不了。怎么会这样。

        晚歌一把抹去面上的泪水,嗤道:“陛下现在这副模样,晚歌差点以为陛下真的痛心不舍呢,呵,假仁假义,陛下大可不必,不然娘亲若是瞧见了,定要觉得晦气的!”

        她整理了一下裙裾,规规矩矩站好:“回禀陛下,该冒犯的民女都冒犯完了,民女一条草命随时等着陛下送去阴曹地府,到时候我见了娘亲,定会告诉她,陛下这副见了鬼的模样有多可笑!”她轻轻一笑,又补充道:“劝陛下不要心慈手软,不然,晚歌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转身离去,忽略了南宫浩紧捂心口缓缓倒地的痛色。

        晚歌出殿,迎面碰上了萧逸笙,她怔了一下,很快调整好情绪,笑着迎上去:“太子殿下。”

        萧逸笙微蹙眉梢,看着她:“父皇跟纪姑娘说了些什么吗?”

        晚歌轻快地道:“陛下方才问我要什么赏赐,我说想在殿下身边寻个闲职,太子殿下,民女要给您添堵啦。”

        萧逸笙微微一笑:“如此甚好。”

        晚歌轻舒一口气。萧逸笙却想问她,为何她双眼通红。二人一言一语地聊着,慢慢走远。

        李弘安端着安神汤走进殿内,看见口吐鲜血瘫倒在地的南宫浩,惊得摔了碗:“皇上!太医,快宣太医!来人啊,快派人将那纪晚歌捉回来!”
    啃书网大团圆6 大结局笔趣阁免费小说让人欲罢不能的好看的小说娇妾(桃花引)春水流全文阅读 小说热门小说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孽欲通房1v1熬夜不辜负月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