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在超自然的世界里低调成神 > 正文 第一百章礼物
        昏暗的天色下,一人一怪物碰到了一起,长剑与爪子相撞,发出金铁交击之音,一瞬间火花四溅,让人头皮发麻。

        古手川神见凝神对敌,神、剑、身合一,比往常要快上许多的反应,不仅将五目鼠狂乱的攻击尽数拦下,还反刺了一剑,在对方肋下划出一道伤疤。

        五目鼠跳开,低头看了一眼流血的腹部,又看了看微微颤抖的爪子,它打量四周,感受着身上的压抑和束缚,眼中猩红闪烁。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

        古手川神见一身真气如火烧,有种沸腾感,他将长剑竖于身前,左手并剑指,自下而上拂过,长剑上亮起青光,剑尖微颤,带着嗡鸣。

        “埋你的地方。”

        “铁咩!”

        略感不安的五目鼠暴怒嘶吼,弓起身子,朝古手川神见脸上扑来。

        “它急了它急了……”

        古手川神见的剑势也为之一变,换成了霸道杀伐的七星剑法。

        一人一怪物速度当真快如闪电,目不暇接之间,已是来回交了近百次手!

        “吼!”爪子上鲜血淋漓的五目鼠感受着痛苦,彻底暴怒,开始了搏命。

        古手川神见深吸口气,侧脸吐出一口血痰,他也受了伤,不小心被尾巴给抽了一下子,连带着面具和岩皮的双层防护下,脸估计还是肿了。

        特娘的,劲儿可真大!

        他一脸冷肃,从出道以来一直杀妖灭鬼所积攒下来的凶气也彻底被激了出来,第一次迈步,主动进攻。

        “给道爷死来!”

        剑尖划破空气,留下一道明亮斩痕。

        “吱!”很是尖锐的兽声自五目鼠口中发出,它不由自主朝后退去。

        那道留在空中的明亮斩痕,划过了它伸过来的爪子,连带着指头一起,直接崩碎了三根!

        古手川神见身形又高大了一些,眼中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喝啊!”

        剑光犹若奔雷,直刺它的心口。

        吃痛暴怒的五目鼠心中第一次有了畏缩的情绪,直接是一个矮身,驴打滚一般往后翻了个身子,躲过攻击的同时,股后雄壮的尾巴无声又阴险地朝上甩来。

        “还想来这招?”嘴角红肿了的古手川神见瞬间闪步,手中长剑挽花下翻,眼眸中凶狠一闪,用力下刺。

        “嗷!”痛入心扉的吼声似响彻了九霄。

        那根粗粗的尾巴齐根掉落在了地上。

        猩红的鲜血喷洒而出,空气里一下子弥散起了血雾,四周的厮杀惨烈之音像是瞬间高涨了不少

        就连天上昏暗的天空都蒙上了血色。

        古手川神见一口真气如火,在它受到重创的瞬间,将剑换至左臂,猛地斜扎,刺入它后心窝,接着毫不恋战,直接拔剑,又是带出一捧血花。

        五目鼠彻底被激起了凶性,渐渐失去理智,发狂了。

        古手川神见眼中不带一丝感情,脑海里闪过上次与【野武士】交手时电花火石的画面。

        长剑如狂,不断挥拨。

        地上鲜血断肢渐多,五目鼠的嘶吼声也越来越弱。

        古手川神见收剑后退,看着眼前只剩个身子和脑袋的五目鼠,轻轻呼口气。

        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吧?

        挺强哈,真的比【野武士】强多了。

        可惜还是没他强。

        他走到四只猩红的眼眸已经泛出绝望的五目鼠身前,高高俯视着它,剑尖指着它腰腹间的某处凸起,轻声道:“三年前的北区事件,你顶多是个打手吧?谁策划的?”

        尽管四肢全断,已经痛入骨髓,可这一刻,五目鼠还是浑身毛发竖起,忍不住尖叫道:“是灾祸大人!”

        “嗯,很乖,那他在哪?”

        “在北海道!”

        “你的人样,是你自己还是别人?”

        “是灾祸大人!”

        “哦,果然是他啊!他在北海道哪里?”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不要!不要……”

        古手川神见收回了剑,将另一只手里正在录像的手机装回了兜里,轻声道:“我刚才说过要把你削成十八段,可不小心削多了,削了六十多剑,果咩捏。”

        五目鼠嘴里一口血喷出老高,它四只眼睛盯着古手川神见,嘶吼道:“我从没招惹过你!为什么!”

        古手川神见淡淡道:“大概这就叫天道有轮回吧?恶事做多了,总要遭报应的,放心好了,那个什么灾祸,会很快去地狱和你击剑的。”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邪神大人的仆从,你敢杀我,邪神大人一定……”

        五目鼠人话没说完,因为还亮着青光的剑尖划过了它的喉咙,给他的脑袋搬了个家。

        “现在,寄存在你那儿的东西我就拿回来了……至于那个麻子脸邪神,它应该先去整个容。”古手川神见看着尸体说。

        他心底瞬间浮现出几个大光团,身周的古战场一寸寸破碎了开来。

        地上只有一片打着马赛克的残肢和少量的血迹,刚才满地的鲜血似乎还留在【四方无常】的古战场里。

        古手川神见微微掀了掀眉毛,取下有些损伤的面具,摸了下红肿的嘴角。

        这臭老鼠要比【野武士】强上太多,即使不到,应该也接近【难度六】了。

        真厉害啊,他都受伤了。

        不过心里的气倒是消了一大半,回头再去宰了那个叫灾祸的魂淡,就能送三日月一份还行的生日礼物。

        他深吸口气,沉下心神,看着飘浮在心海上的三个大光球时,有了一点意外。

        三个光球。

        原来这老鼠也会一点儿别的艺能吗?

        没看出来啊…

        他瞅了瞅,一个青色,一个淡金色,还有个从来没见过的乳白色。

        他摸摸下巴,先碎掉淡金色的光团。

        要是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天赋】。

        金色光团炸开,融入了黑暗中。

        古朴的遒劲大字很快浮现了出来:“【天赋:敏锐嗅觉】”

        浓郁的血腥气顿时扑到他鼻端来,他忍不住干呕,呸了一声,大骂垃圾!

        古手川神见跑远几步,才再次沉下心,碎了那道第一次出现的乳白色光团。

        遒劲大字再次浮现,还带着一个特别的玩意儿。

        【五目鼠精魄】

        “精魄?”古手川神见一愣,眼中带着惊奇,这是个嘛玩意儿?

        忽然间,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思绪被打断,他只得先接了电话。

        里面传来了压抑的焦躁声:“抱歉,古手川君,魂淡课长擅自更换了路线,你快过来,在新宿这边…”

        古手川神见看了眼时间,从他来这边到交手再到结束,都已经过大半个小时了,怎么才打电话过来?

        “半个小时前你在哪?”

        “我……我在化妆!这魂淡课长故意找来了人给我化妆!我没机会打电话……”

        隔着电话,古手川神见都能听出他那压抑的恨意。

        难道是给涂了个猴儿屁股……他念头转动:“我遇到邪灵会的会长了。”

        “什么!”

        那边的声音陡然高了不少,然后又迅速压低:“没事吧?”

        “哦,你可能想不到,邪灵会的会长早就换成了五目鼠人。”

        “五目鼠人?!然后呢!”

        “然后?打架的时候留不住手,我就把它宰了……你要过来吗?”

        那边尖细压抑的嗓音响起:“宰、宰了?”

        “刚宰完你就打了电话过来,要是快点儿到,估计还能摸到热乎的,”

        “我、我这就去!”

        电话那边噗通杂乱的声音响起,伴着一阵“铁咩”的叫骂声。

        古手川神见挂断,收起手机,用line把自己的位置共享给他,接着研究【五目鼠精魄】

        “这到底是个嘛玩意儿?”
    大叔好凶猛小说阅读这么写小说电子书大全免费看书软件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肥肉 小说男女主学霸文带肉好想吃掉你无删除全文大叔我好疼小说放纵的青春01染指之后(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