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陆安人的过去
        工作……资本家爱死你了都!

        沐锋抬眸淡淡看了陆安人一眼,说道:“我以为你这样的人不会喜欢这种工作。”

        顿了顿,沐锋的左手手指在王座另一侧的扶手上轻轻敲击,继续道:“你是为了什么而工作?”

        陆安人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没有那种东西,只不过闲着也是闲着。”

        好一个“闲着也是闲着”!闲着干什么不行,非要工作?

        沐锋轻轻一笑,换了个姿势,背靠王座,双手交错搭在腹部,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道:“依我所见,你是被人强迫在工作的吧?”

        “不想反抗么?既然你能来到这里,便说明你我有缘,你若有什么想了的心愿,我可一一帮你实现。毕竟,闲着最重要的,便是你有‘闲着’的自由。”

        “而自由,却是需要争取的。”

        “你觉得呢?”

        陆安人低头,目光落在脚底流动不止的云雾上,一直没什么焦距的眸子微微眯起,一抹难名的光华忽闪而过,随即重新黯淡。

        没有回答沐锋的问题,他忽然抬头问道:“刘天华,去哪了?”

        刘天华?

        沐锋瞳孔微微一缩,幸亏他浑身被云雾笼罩,陆安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他为什么会询问刘天华的事?他和刘天华之间是什么关系?

        沐锋脑中闪过诸多念头,若是此人与刘天华有交情,那么他便得重新考虑自己接下来的打算了。他沐锋可不是什么不记仇的老好人。

        不过,自己现在的人设乃是高高在上、超尘出仙的神秘强者,这种层次的强者又怎么会在意刘天华这种小角色?

        于是沐锋淡淡开口道:“如果你问的是和你同为藏剑徒的那个刘天华的话,那他已经死了。”

        死了?

        陆安人浑身骤然紧绷,目光豁然凝实,嘴唇抿住,遥遥盯着上方的那道神秘人影。

        他开口询问这个问题,除了这确实是自己为数不多比较关心的事情之外,其实还存了一份试探之意。

        他虽然只是炼气一层的底层修士,但也知道要能虚幻出一片如此真实的空间,并且悄无声息地把自己拉入其中需要怎样高深的修为,而高处那道人影不仅能够做到这一点,甚至宣称能够帮他解决未了的心愿。

        世间红尘几万丈,生灵又有几万万人,未了和遗憾更是有几万万万!

        有几人敢说这样的话?

        陆安人不相信,所以他问沐锋“刘天华去哪了”,没有任何的前后铺垫,但若他连这个问题都无法回答的话,又凭何说自己全知全能?

        更何况真正能知晓世间万事的大修行者,又大多敬畏天意,绝不会轻易泄露。

        然而沐锋竟然真的回答出来了,而且是毫不在意这个问题可能牵扯到的天机!

        甚至,回答得十分具体清晰。

        陆安人心头震动,不仅仅是因为刘天华竟然死了,更是因为沐锋真的敢回答。

        莫非,他真的是某位古仙尊?

        陆安人第一次收敛了心神,不再像之前那般随意。

        沐锋将陆安人的变化尽数看在眼中,虽然他还不明白这种变化发生的具体缘由,但并不妨碍他抓住这个机会。

        他轻轻拂袖。

        云雾翻滚,在陆安人身前凝聚出一张石桌,一张石椅,桌椅颇具古意,桌上还放着一盏热茶,热气袅袅。

        “坐。”沐锋遥遥一指。

        凭空生物?这片空间真是他的……这是什么手段?

        陆安人暗暗吸了口气,坐下,将拐杖横放在大腿上,双手握住茶杯。

        热茶的温度刚好,杯子上的暖意顺着掌心流入躯体,陆安人眼神微微恍惚。

        在剑窟山下的那间木屋里,想喝口热茶都是奢望。

        下意识的,他举杯一口喝尽。

        “喝了我的茶,便要说出你的故事。”

        陆安人一愣,差点想把口中还有一半的茶水吐出来,但热茶温暖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好,他犹豫了三息,把茶水全咽了下去。

        热茶入体,暖意渐生。

        “我做藏剑徒已经七十年了,七十年前,我本有机会登堂入室……”

        寂寥的白雾空间里,一个在讲,一个在听。

        杯里的热茶,尽了之后又会自动补满。

        很快,沐锋便大概了解陆安人所经历的过去。

        于是他不由暗自感叹:“没想到绕来绕去事情又绕回去了。”

        剑庄每隔五年到十年便会有一次登堂大比,七堂会从外门剑徒中挑选合适的弟子进入剑堂修行,这便叫做“登堂”。

        与登堂相对应的还有入室,不过在天琅剑庄中入室的含义有两层,第一层是指的外门剑室,这是每一位外门剑徒聆听教导、参阅外门典籍的地方,还有一层便是在登堂之后由于表现优异成为某位长老的亲传弟子。

        七十年前的登堂大比上,当时天资艳艳的陆安人本来有机会进入云中堂,但突然一个叫做刘天华的弟子出现,以出乎意料的实力将陆安人击败,甚至在比试过程中下手颇重,挑断了他的左脚脚筋,使其一身境界降至最低,失去了加入云中堂的资格,重新沦为一名剑徒。

        至于刘天华,原本满心欣喜自己能够加入云中堂,但后来的事情所有人也都知道了。

        偶然路过登堂大比现场的天琅少庄主沐锋降落在半空,一句话否了刘天华,并取消他终生登堂入室的资格,贬为剑徒。

        前世沐锋说完这话便走了,对他来说不管是陆安人还是刘天华都只是不起眼的后辈,用不着看第二眼。

        可命运弄人之处在于,同样沦为剑徒的陆安人和刘天华两人,好死不死全被抽到了藏剑徒一支。

        于是刘天华这七十年对沐锋的怒火,尽数撒在陆安人身上。

        天琅剑庄禁止弟子私下斗殴伤人,但剑徒众多难免有所遗漏,刘天华仗着自己修为高,自是对陆安人百般凌辱。

        而陆安人也看得很清楚,如果自己一直是炼气一层,刘天华最多揍他却不敢杀他,但要是他修为日渐提升的话,无法登堂入室更进一步的刘天华弄不好会铤而走险。

        反正自己的体质似乎寿命远于常人,那就熬呗,熬到刘天华老死了就行。

        只是熬得久了,陆安人几乎都快忘了自己在等什么了。

        陆安人耸了耸肩,面无表情道:“没想到他竟然已经死了,真令人难过啊。”

        看着他一脸冷漠地说着这样的话,沐锋眼角微微抽搐,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同情和愧疚荡然无存。
    免费小说全文阅读哪个软件看书全本免费忘忧小说网医带渐宽小说是什么结婚以后1v1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器app番茄小说800小说网招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