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生路行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权衡
        “那玉嵇道友可真是不幸了。”青玉老祖淡淡说了一句。

        玉嵇散人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没有再说什么,过了十几息后,见张世平仍没有开口,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之色。他双目深沉,看向张世平。

        随着他目光落下,张世平顿感到一股压力,但在瞬间又如春风般化为无形,青玉真君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沏着,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穆兄。”

        后者先是神色一僵,而后却突然笑而不语,静静地把玩着手中的短锥。

        张世平心中暗自叫苦,他也看出了青玉老祖与这位玉嵇散人,两人的关系没那么好。而这位玉嵇散人从看到他那幻鬼蝗开始,就一直若有所指。他先前或许是看在玄远宗的面子上,方才好声好气地用法宝来换取幻鬼蝗。张世平相信只要他拒绝,这位玉嵇散人这时候一定不会多说什么,但是自己后面就要时时刻刻小心了,就算他回到滨海城,半步不出青火谷,怕也会有性命之忧。

        青火谷的阵法可防不住一位别有用心的元婴修士,而且玉嵇散人还是元婴中期。修仙界中便是到了元婴期也是一样用实力说话,要不是玉嵇散人的修为高过青玉老祖一头,那青玉老祖也不会称呼这位玉嵇散人为穆兄。

        面对这样一位元婴中期修士,便是玄远宗也是不敢轻易得罪的,倒不是说玄远宗怕了,而是不值当。特别是这种元婴散修,这种常年身居在远海诸岛,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值得牵挂的,行事素来肆无忌惮,一旦惹上这种人,更是好像贴上一狗皮膏药般,扯都扯不掉。

        “这样吧,穆兄就以一件法宝换取两只,可好?”青玉老祖抿了一口后,放下茶杯,轻声说道。

        玉嵇散人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回道:“好,就如青玉道友所说的,小友选一件吧,是要紫火锥还是要雷音鼓。这两件价值都差不多,不过相对于幻鬼蝗这般罕见的灵虫来说,价值要稍逊一些。老夫也不欺你,这两枚混雷珠是老夫截取雷霆所炼制,虽然有些瑕疵,但其威力也堪比初入金丹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了,就当做个添头吧。”

        他翻手又取出了两枚黑乎乎的铁球,而后将紫火锥、混雷珠、雷音鼓依次摆放在桌上,神色不变地盯着张世平。

        “多谢前辈体谅,那晚辈就选雷音鼓了。”张世平面露一丝喜色,指向那面小鼓,而后当即念念有声,配合着法诀,朝着其中一只幻鬼蝗接连不断地打出十数道血色灵光,将它身上的血禁解开,他动作很快,又施展了一遍,解开了第二只幻鬼蝗。

        他明白自己要是再拒绝的话,怕真的会惹恼这位玉嵇散人,自己定有性命之忧。青玉老祖可不能时时刻刻都守在自己身边,而自己总不能藏在宗门秘境中不出来吧。毕竟修行所需的灵石、各类灵丹、灵物,可不会从天而降。

        玉嵇散人见此露出满意之色,那先解开血禁的幻鬼蝗,摇了摇头,头上两侧的复眼似乎带着一些疑惑,又感知到附近三人身上的气息,让它有些惧怕。它触角晃动了几下,那强而有力的后腿正微微弯曲。

        只是刚想跃起逃走的时候,却突然停滞不动,玉嵇散人衣袖一挥,那两只解开血禁的幻鬼蝗,一下就消失不见。而后他轻轻一点,桌上的那面雷音小鼓与两颗混雷珠,稳稳地飞到了张世平面前,停了下来。

        “青玉道友,那穆某就先告辞了。”而后他衣袖一挥,收起了那柄紫火锥,而后刺目的灵光闪烁了一下,他的身形就凭空从大厅椅子上消失不见。

        张世平双眼一凝,他没看出这位玉嵇散人到底施展的是何种遁法。当玉嵇散人走后,那飘在空的小鼓与两粒黑珠立马落下,张世平伸出手来一一接住。而后他看向青玉老祖,眼中有些许的询问之意。

        “将东西收起来吧,苦了你了!放心吧,那玉嵇不会再找你了麻烦了。他之所以要幻鬼蝗,应该是为了二十年后的南无法殿,这种灵虫排名虽然极为靠后,但是对于某些蛛类却极为克制,加上你那三只幻鬼蝗偏向火行,想来便是排名在三十七的赤炎紫蛛,见了它也要退避三舍。”青玉真君叹了一口气,神色柔和地说道。

        灵虫的培育本就极为困难,加上幻鬼蝗本身就不是高阶灵虫,不能直接驱使用来斗法。它先天限制就在那边,成年之后,也不过是一阶灵虫,后续想要培育到二阶,乃至接近三阶水准,青玉老祖知道张世平是花了大量的心血在上面。

        幻鬼蝗之所以能在奇虫榜榜上有名,靠得是虫卵中所含有的幻毒。一些精通炼毒之道的修士,甚至能以此炼制出某些连化神修士玉体都无法抵御的奇毒。只是这种剧毒早已经随着纯种幻鬼蝗的消亡而断绝了,不过说不定玉嵇在哪处古修士洞府重新寻得也说不一定,要注意了,青玉老祖心中暗自警醒道。

        张世平想问的不是这个,不过他也没想去深究,他明白青玉老祖的难处。再说他得了这雷音鼓与混雷珠,最后还能保下一只幻鬼蝗,反倒是赚了不少。只是怎么说呢,张世平心中有股郁郁之气,萦散不去。

        “世平你那边除了余下的这只,可还有其他二阶的幻鬼蝗虫。”青玉老祖斟酌之后问道。他想要借此了解一下,那幻鬼蝗的毒性到底还有几分,心底也有个底。

        “还有十来只,不过都只是刚入二阶的程度。”张世平点了点头。

        盏茶时间后,张世平大步走出了阁楼。

        只不过张世平不知道在他走后,青玉真君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过了一会儿后,突然挥手一扫,茶杯哐当一声,应声而脆。

        ……

        ……

        张世平从阁楼离开后,他随后在城中坊市中转了一圈,买了些急需的常用修行之物,这些东西在自家店铺和其他店铺价格并没有什么差别,他也不用特意到张家店铺购买。随后他又在坊市中转悠了起来,直到在一处不起眼的炼器店铺前停了下来。

        这铺子店面不过两丈来宽,里面只有三人,其中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坐在柜台前,看着台面上零零散散近百个不同的零件,而皱着眉头。另外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瘦弱伙计,正陪着一位头光蹭亮的修士。

        只是那修士一直在摇头,似乎是嫌太贵了,而后任凭伙计怎么挽留,他转身三两步走了出去,又朝着附近其他店铺走去。徒留下伙计在唉声叹气,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见那掌柜抬起头来看一眼。

        
    小说穿越沈兰舟萧驰野在马上肉言情小说姐弟恋锦衣之下原著小说听小说女频禁区小说免费看乡野情事小说肉糜np小说言情甜宠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