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长生路行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鹿角果
        那个老管事和张世平说明了来意,张世平想了想,也是看在这几年这老管事努力工作的份上,就给了他一个令牌信物,让他孙子半年后去也昆山找他。

        之所以是半年后,那是因为他准备回白猿山,对于刚筑基的修士,正阳宗会给半年的假期,然后再安排任务。筑基修士不必要如同外门弟子一样,还要特意跑去外务殿接任务,宗门掌门或者另外的几个金丹商量后,会通过令牌把消息传递给他们。

        到通常像张世平属于那位马华马师叔一脉的筑基修士,那吩咐任务的一般是常掌门或者是马华两人下达任务,其他剩下的几位金丹修士不会去做越俎代庖的事情。

        ……

        在白猿山距离七八十里外一处小山谷里,有个背着竹篓的老人,一手拄着竹仗,一手拿着把刀刃磨得亮白的厚背柴刀,腰间别的一把小药锄,正在山谷走着,方向很明确,他在前几个月时候,看到这山谷里有十几株鹿血草。

        这种说是草,其实长得如同小树,大概成年人小腿高,枝干如同鹿角,粗壮有分叉,呈黄褐色,无叶,五年时间里一株鹿角草只会结一颗灵果。

        一旦到开花结果的时候,这鹿角草就会把自身积累整整五年的养分在三个月内全部供给上去,在短短三个月时间里面,粗壮的枝干会变得纤弱,果实吸收了鹿角草储藏在枝干的营养后会迅速成熟,涨红如血,药力都在果实红色汁液里面,因此要及时采摘,不然果实爆裂,汁液就全部喷到土里。

        那果实里面的种子喷射出去,有的甚至能顺风喷到好几里外。

        这老人以前用树枝遮掩住这片鹿角草丛,三个月时间,折下来插在土里的树枝大部分活了下来,如果远远看,那里只不过是灌木丛。

        他拨开树枝,里面一共有十三株鹿角草,有八株果实还是青色的,剩下五株鹿角草果实已经变成红色,已经可以采摘。

        这老人一手拿着一个垫着棉布的木盒,一手用玉剪刀将其剪下来,这样的动作重复了五次,把那五颗鹿角果全部完整地保存到木盒子里面,盖上盒子,轻轻放进竹篓里面。

        他轻轻地退出来,把树枝重新弄好,留下的脚步痕迹也用树枝扫点,毕竟人老了,腿脚不利索,做完后他擦了擦脸上一层细汗,回身正要走出去,身子却僵住,脸色不自然起来。

        “这鹿角果品质不错。”在他身后不远一个穿着月白色交领华服的青年修士笑得对他说。

        “这位前辈说笑了,哪有什么鹿角果。”他连忙低下头,想加快脚步走出去。这老人只不过是个凡人,但是他出身张家,看过很多家族的修士,身上带着气质和眼前这位青年人差不多。自己采摘鹿角果被他看在眼里,但是这老人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毕竟这五颗一阶灵果对于他来说,真的比命值钱。

        这位青年修士看着这老人,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脸色一沉,一声冷哼,人嗖的一声,出现在附近的一块石头后面,一个手刀砍下,躲在石头后面的一个练气四层的中年修士连反应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晕了过去。

        青年修士默念了几句口诀,食指朝着那个晕过去的中年人一点,几根藤条从地上升起来,把这人手脚紧紧捆住。

        他看着中年修士腰间只配着一把长剑,连储物袋都没有,暗道了一声穷鬼,不过他还是蹲了下来,在那人身上摸索起来,摸出了一个写着“陈”字的令牌、两瓶丹药,一把一阶下品长剑法器还有七颗灵石。

        张世平看着摸出来的丹药,一瓶是寻常丹药没有什么价值,一瓶只剩下三颗的一阶下品黄芽丹。

        张世平拔出那把长剑一剑刺穿那人心脏,一个火球术瞬间把他烧成炭块灰烬,而刚才那个老人已经跑出四五百米,张世平将法力灌注双腿,使御轻身术,不一会儿就追到老人前面。

        看着自己手上长剑还带着点血珠,张世平拿出块白帕出来擦干净,收进储物袋中。

        这老人正想磕头求饶,却看到一块令牌飘到他面前,他接过一看,令牌一面写着“张”字。

        “放心,我是张家修士。”张世平看着老人袖口缝着个“张”字,不过张世平还是让这老人把张家凡人的木牌拿出来一看。

        老人连忙把张世平那块令牌双手递回去,自己再迅速从怀中拿出来一块巴掌大的木牌,上面包着一层浆,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张世平一看没有问题后,才让这个张家凡人和他一起回去,老人走的不快,张世平直接驱使飞行法器,张世平特意张开护盾,笼罩住两人,顺便带着这张家凡人一段路,在张家一阶灵山不远处的城镇里放下他来。

        那老人竹篓里的五颗一阶灵果,张世平没有拿,个人机缘,他不去强夺,就连剩下几颗还没成熟的灵果,他也没有任何想法。

        当然这只是对张家自己人来说,换成别人就说不准了。

        张世平放下那老人后,飞的很快,不久就到了小猿山山脚下平地的一处大院子里,落在门前,一个年轻的门房看有模样陌生的修仙者来,“这是张家,不知贵客找谁。”

        张世平脸色有点奇怪,没想到自己六七年时间没有回家,自己都成了客人了。这时门口走出一个有点驼背的布衣老人,手中拿着铜皮水壶都还没来得及放下就小跑过来,“三少爷?”他疑惑叫了一声然后立马肯定说道,“是三少爷回来了,赶紧进来赶紧进来,夫人最近还一直提起三少爷呢。”

        这个布衣老人迎着张世平进门,这院子里除了树木长高了些,其他的布置都没有什么变化,张世平走到大厅前,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正在舞剑,翩若蛟龙,一招一式,动作行云流水。

        坐在大厅上的中年人和旁边一位美妇人一边聊天,一边遥指着一把青锋长剑与他切磋起来。

        那个中年人很随意,但是那个少年很高兴。这个少年正是张世平的四弟张世明,几年不见,已经长成一位俊朗的小伙子。他因为没灵根不能修行,只能把精力放在世俗武功修炼上,张同安有时候回来也会指导他一会儿,这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张世明持剑一刺,剑尖正好对着张同安使御的长剑剑尖,两者锋芒相争,不过张同安驱使的长剑突然往回一撤,张世明以为是以退为进,把自己长剑连忙收回,想挡住下次进攻,却看到那把长剑在空中后退后,飞回大厅内。

        张同安手持着把已经入鞘的长剑,看着刚走过来的张世平,嘴是越争越大,最后神情激动,连说了好几声“好好好”。
    我的小说网经典网游小说排行榜完结版握(限)邓小小完结重生小说中文小说网春光无限好 夜蔓都市修仙小说排行榜完结云鬟酥腰开车部分小说榜棉花糖小说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