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修无情道后仙君回心转意了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祥的预感
        以凡人的命数来讲,就是年近古稀,风烛残年了吧。

        曾束点点头,苦恼道:“考试的日期越来越近了,我怕我考不上,辜负了奶奶的期许,也怕自己会因此失去,踏上自己想走的那条路的机会。或许,我就真的不是学习的那块料。”

        “凡人中的天才少之又少,没有人天生就适合干什么,或者不适合干什么。”云初淡定的研磨着手中的药材,耐心的开解道。“做好当下的事,一步一步走实了,时间会给你的努力给予回报。”

        曾束一脸的纠结,但还是选择相信云初。

        他学习了这么长的时间,说实话,就这么放弃了,心中也是有所不甘的。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付出有所回报,为今,也只有像云大夫说的那样,做好当下。

        待曾束回去后,云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叹了口气。

        曾老夫人的身子越发不行了,虽然她一向表现的与平常别无二致,但是,作为一名大夫,又怎会不知道病人身体的情况。

        清珏和冉幽还在调查曾府的过往,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云大夫——”丫鬟急匆匆的跑过来。“老夫人她晕过去了,您快点过去看看吧。”

        云初听罢,连忙起身,拿起身旁的药箱就跟着离开了。

        路上,丫鬟简要的为云初讲明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刚刚,一个朝中官员的小妾看中了曾府的这块地,想要买下来作为自己的宅子,就带着小妾过来与曾老夫人商议。

        说是商议,已经算得上是强买强卖了,曾老夫人死活不同意,那官员气愤离去,说是要曾府好看。

        官员走后,曾老夫人终于支撑不住,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云初给曾老夫人把了脉,又喂她吃了一颗护心丸,这才起身。

        “老夫人怎么样了?”丫鬟连忙凑上前去。

        “气急攻心才会如此。”云初收起药箱,淡淡道。“如果再多两次这样的情况,老夫人的身子可能就完全垮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丫鬟急得直跺脚。

        云初有些疑惑,都到了这个时候,老夫人的儿子,也就是曾束的父亲怎么还不现身。

        但是,这些云初还是没有问出来,而是斟酌了一下,试探道:“老夫人吐血晕倒这件事,小少爷知道吗?”

        没等丫鬟回答,床上悠悠转醒的曾老夫人就连忙道:“不能让束儿知道。”

        云初和丫鬟同时转过头,看向曾老夫人。

        “不能告诉束儿。”曾老夫人再次强调道。

        丫鬟立即上前,将老夫人扶着坐了起来。

        “就快要考试了,不能让这件事情影响到束儿。”曾老夫人咳嗽一声,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大口,对着云初恳求道:“云大夫,我一辈子没有求过人,即便是在曾府最艰难的时刻,我也坚持了下来。但是这次,算是求你,帮我瞒过束儿可好。”

        “可以。”云初淡淡的点了点头。“但是,我还是想要提醒一下,小少爷也许比老夫人看到的要强大得多。”

        “他还小。”曾老夫人摇了摇头,对云初的话并不赞同。“束儿从小就生活在我给他创造的安逸的环境中,没经历什么风雨,要是让他知道曾府如今面临的困境,会耽误他考试的。”

        云初到现在还不知道曾老夫人为什么对于曾束的考试那么在意,也不懂凡人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名利,所以,她选择什么也不说。

        得到了曾老夫人的命令,曾府上上下下在曾束的面前表现得与平常无二。

        那位官员又带着小妾来曾府闹了几次,都被曾老夫人强硬的态度赶走了。

        每次来的时候,曾老夫人都命人看住曾束,不让他出来。

        眼看着考试的日子越来越近,曾束连三个小伙伴也不联系了,将自己关在书房,一门心思扑在考试上。

        “明天就要考试了。”曾束还是没忍住,跑到云初那边,浑身都写着焦虑两个字。

        云初没有宽慰他,只是泡了一壶茶,给曾束倒了一杯。

        “烫死我了——”曾束拿起茶就往嘴里倒,滚烫的茶水烫的他直吐舌头。

        “茶不是这么喝的。”云初再给他倒了一杯,然后,拿起自己面前的热茶,先是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再缓缓的送到嘴边,轻嗅了一口。“要静下心来,用心的品尝。”

        曾束见状,学着云初的样子,慢慢的品了起来。

        茶他以前也没有少喝,都是和同伴一起,聚在茶室里面,三三两两的吃着点心,就着茶。

        像这样认认真真的品,还是头一回。

        一杯茶下肚,心中的烦躁竟然奇迹般的平复了下去,眉宇间的焦虑也消失不见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云初淡淡的看向曾束,眼中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已经好多了,多谢云大夫。”曾束感激道。

        “不用谢。”云初察觉到清珏和冉幽的到来,垂了垂眼睑,从容道:“该学的东西你都已经学过了,今日回去,就不要再看书了,好好的睡一觉,或者弹弹古琴,品品茶,保持平和的心态,养精蓄锐,准备好应对明天的考试。”

        “我知道了。”曾束乖巧的点点头,对着云初行了一礼,就离开了。

        在他的心中,云初已经不仅仅是曾府请来的大夫那么简单了。

        亦师亦友,更多的是可以解决他内心困惑的长辈。虽然她看上去,和他也差不多大,但是,气场在那里,总是让他忽略掉她的年纪。

        待曾束离开,清珏和冉幽立即现了身。

        云初替两人各倒了一杯茶,示意他们坐下来慢慢说。

        “在曾束之前,曾府曾三代为官,也算是荣极一时。曾老夫人的公公、丈夫以及儿子都曾是人人称赞的好官。”清珏看了冉幽一眼,将收集到的消息告诉云初。

        云初点点头,也就有些理解曾老夫人为什么会对曾束考取功名这么执着了,祖上的荣耀,不能断送在她的手中。

        “曾束的父亲、母亲,曾老夫人的丈夫在七年前,因为一场案件,齐齐被杀,虽然最后凶手也被绳之以法,但是,对于曾府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同时失去丈夫,儿子和儿媳,曾老夫人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将还是孩子的曾束抚养长大,堪堪维持住了这个家。

        曾老夫人这些年,一心想让自己的孙子,也就是曾束考取功名,恢复曾府曾经的荣耀。可惜曾束对于做官并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对经商颇有天分。

        前一段时间,曾束与几个朋友开的那家商铺,已经在整个城中都火了起来,甚至已经开了好几家分店。”

        一切的困惑迎刃而解。

        云初又大概的向两人说明了一下曾府如今的情况。

        “明日曾束会去考试,这几日,我估计那个官员还会带着小妾过来,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已经没有了多少的耐心,可能会采取一些强硬的手段。”

        “你准备怎么做?”清珏看向云初。

        云初摇了摇头,淡淡道:“这是他们自己的劫数,我们不能插手,只能静观其变,最多保护曾府的人不受伤。”

        清珏和冉幽点了点头,两人又聊了一些琐事,才离开曾府,回到客栈。

        对于曾府来说,今天是尤为重要的日子,全府上下都将目光放在整装待发的小少爷身上。

        曾老夫人更是起了个大早,整个人较之于前几日精神了许多。

        曾束站在曾府门口,转过身环视了众人一眼。

        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曾束有些失望。

        对着曾老夫人行了一礼之后,垂头丧气的抬着脚,准备上马车。

        “小少爷——”云初疾步走了过来。

        她虽然知道曾束今天考试,可也没想到会这么早,若不是察觉到不对劲,肯能就赶不过来了。

        见到云初,曾束的眼中一亮,连忙收回那只踏上马车的脚,跑到云初面前。

        “云大夫,你来了。”

        云初对着曾束点了点头,看了曾老夫人一眼,对着曾束道:“我就在这里预祝小少爷心想事成,马到功成。”

        “多谢云大夫。”云初一过来,曾束仿佛找到的主心骨,一扫刚刚的不安和恐惧,信心满满的上了马车。

        通常考试的时间为三天,当曾束满心欢喜的出了考场,长舒了一口气之后,曾府的小厮立即跑了过来。

        “小少爷,老夫人让你考完试之后,暂时不要回来,到处去逛一下。”

        曾束察觉到小厮有些不对,脸上的笑容淡了淡。

        “刚考完试太累了,我想早点回去休息,再说了,我还要去奶奶那里汇报一下我考完试的情况。”

        “不用了。”小厮有些心虚的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老夫人说不用那么着急去见她。”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曾束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没——没有。”那小厮后退几步,心虚的摇着头。

        “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回去就知道了。”曾束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抬起步子就要离开,小厮见状,立即拦住他。“小少爷,老夫人不让您回去,您就别为难小的了。”
    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七猫小说的草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