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池盛娇华 > 正文 31.烛光魅影
        池文茵想着巫霁云生活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还以为他很单纯,没有想到他倒是狡猾,还懂得以物易物。

        池文茵撇了撇嘴巴,说道:“真看不出来你也这么……这么势力。”她好容易找了个词来说此时巫霁云这一脸小狐狸样子。

        “怎么?这叫做礼尚往来,国师说了,不能让别人以为你是无条件帮忙的,这样会助长了别人的欲望。”巫霁云却回答的认真。

        池文茵嗤之以鼻,果然很巫先生,这是要占尽便宜,不但是嘴巴上,行动上也是。

        “开始吧。我答应你就是了。”池文茵拿着书已经开始看了。

        有了巫霁云的指导,池文茵也不过一会就把接下来连着好几天的书都背完了。

        礼尚往来不是吗?池文茵在给巫霁云讲解兵法的时候,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巫霁云只能带着池文茵去了那间藏书的屋子。

        巫霁云自然是知道池文茵的小心思,可是比起池文茵,他更想去那里。

        进了屋子,池文茵表现的并不急切,说道:“你看书,我不打扰你。”

        巫霁云一下子没有忍住,小声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干什么?”

        池文茵被人揭穿,面色一红,挑着眉眼说道:“秘密啊,我们俩的秘密。”

        巫霁云笑的像是岔了气,顺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池文茵之心,路人皆知,还秘密?”

        “知道就知道,难道你想让我做你的皇后?”池文茵靠的巫霁云十分近,挑着眉眼,调笑的问道。

        “愿意,只要国师高兴,我就愿意。”巫霁云很是认真的开口。

        这句话把池文茵吓了一跳,她赶紧朝着旁边退,说道:“可是我想家了,我想回家,我不想待在这里。”

        巫霁云看着池文茵晶亮的眼睛,嗯了一声,走到了案旁低下头去看书,不理她了。

        池文茵远远地站在书架那里,从书的间隙中间看着巫霁云心无旁骛的表情,那种享受的,似乎做着世间最喜欢的事情的样子,让池文茵觉着有些心疼。

        她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巫霁云可能也有很多遗憾。

        池文茵放下这个念头就开始在书架上找起书来,每本书翻个大概,这才找了第一个书架,可是天却已经亮了。

        巫流从外面走进来,恭敬的对着巫霁云施了礼,说道:“巫先生说自己今日身体不适,请陛下允许他告一天假。”

        池文茵听了,心里暗自腹诽:这是喝醉了起不来了吧,这巫先生也有想要闲云野鹤生活的一日。

        她掩着嘴巴偷笑了起来,就听到那面关门的声音。

        巫霁云清了清嗓子,说道:“帮我拿一下《神农本草经》。”

        池文茵左右看了看,这屋里只有他们二人,这是指使自己拿书了?

        池文茵不理他,到了第二个书架上继续翻书。

        “《神农本草经》。”巫霁云还带着稚气的嗓音响了起来。

        池文茵撇了撇嘴巴,宽慰自己,举手之劳而已。

        池文茵好容易找到了这本书,才递给巫霁云,就看到他连看都没有看,继续说:“《黄帝内经素问》。”

        “你不要过分啊。”池文茵有些生气了,还没有人指使过自己。

        “《黄帝内经素问》。”巫霁云又说了一遍。

        池文茵才不管他,自顾自继续找书去了。

        到了晌午,两人吃了饭,池文茵说自己要去廊下逛一逛,独自一个人出去了。

        在这里住了这些日子,池文茵发现这个皇宫是一步一景,景致没有重复的,虽然不见得有多么的恢弘,但是胜在用了巧思。

        她一路走着,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听到了不合时宜的吵架的声音。

        池文茵蹲在了轩榥下,侧耳倾听,那面两个人似乎都压低了声音,池文茵听得并不真切,只是听到了什么草。

        难道和昨天看到的那些草药有关?

        池文茵悄悄探出头,远远地看着有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其中一个池文茵认识,是巫流,另一个叫巫力行,总是跟在巫先生身后。

        这两个人为何争吵?

        池文茵正专注着,突然感觉有人敲了敲自己的后背,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娘娘,您?”

        池文茵一个激灵,转过头就看到了那天引着自己回屋子的女子。

        池文茵尴尬的说道:“我迷路了。”

        那女人顺着池文茵刚才看的方向看过去,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池文茵看着她面色变化,回过头,却已经看不到那面两个人的身影了。

        “娘娘,我给您引路。”女人面色复又平静下来。

        池文茵笑着问:“怎么这皇宫和迷宫似的,我这里都多少天了,还是走不出去。”

        “以后陛下会告诉您怎么走的。”女人语气谨小慎微,不愿多说一句话。

        池文茵哦了一声,两人无话走了一段就到了藏书的那间屋子门口。

        她进去,就看到巫霁云还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书。

        她走过去,看着巫霁云让自己拿出的那本书就放在原地,却没有被打开。

        她无奈的过去拿了书,寻着刚才放书的架子找了一圈,却发现怎么这书架也找不到了?

        池文茵按照记忆把书架看了好几遍,却还是没有所得。

        这倒是奇怪了,池文茵坐在那面发起了呆。

        就听到那面巫流进来请巫霁云,也不知道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巫霁云放下了书就跟着走了。

        池文茵看着昏暗的屋子内就案上有一盏明亮的烛火,烛光晃动,如魅影一般让人有些害怕。

        门被打开了,一个人影站在黑暗中,对着池文茵说道:“国师请娘娘过去。”

        池文茵只能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那人却不等她,远远地在前面引路。池文茵一路走着,转了一个弯发觉那人却不知道拐到了哪里。

        池文茵对与迷路却也已经习惯了,她沿着廊走着走着就又来到了那片种植名贵草药的地方,异香浓在夜中越发显的神秘。

        池文茵嗅着,突然闻到了一股子腥,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一次是怎么了?

        池文茵走上前就看到原本排列有序的植物似乎少了。

        少了什么?

        池文茵蹲下身,趁着月色正在看,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女人尖细的惊呼声。

        她回回头,就看到了一个人女人眼睛瞪大,正用手正捂着嘴巴,惊恐的望着自己。
    绝品按摩师全文阅读以茶入药(年龄差H)无弹窗小说和网文的区别学长帮帮忙书库零基础学英语如何拼读都市娱乐都市言情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大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