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真不是什么大剑豪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传说之龙!(二合一)
        在如今的东京,新宿是十八个行政区在住外国人最多的地方。

        以都厅为中心的高层建筑错落分布,广为人知歌舞伎町、信浓町,以及下町味十足的神乐坂就在其中,也是东京传言黑道扎堆最多的地区。

        暮色四合,夜色笼罩在城市的上空,灯火交织着新宿街头行走着一群有如百鬼夜行般的男人,每个身上都有着独特的社团纹身。

        放在别的行政区,或许很多人都对此可能避之不急。

        但很难想象的是,涉谷区的年轻人对此却习以为常,遇到的时候顶多看两眼,倒也没有发生“瞅你咋地”这样的事情。

        山崎海和坂本桐马走在街头巷尾。

        前者戴着头戴式耳机,穿着卡通体恤和天蓝色七分裤,脚下是一双干净的板鞋,看起来就是很顺眼的那种年轻人。

        至于走在山崎海身旁的坂本桐马就不一样了,他穿着一件棕褐色的连帽衫,帽子拉过了眼帘,整个人看上去都缩在衣服里,戴着口罩。

        只剩下一双...不对,连眼睛都没有漏出来——坂本桐马的鼻梁上依旧架着他那副标志性的琥珀色眼镜。

        山崎海问过他,为什么不把眼镜给摘了,戴着总是一副犯罪分子的模样。

        这样的人走在大街上,和山崎海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待遇,十有八九要被街上附近的巡警拦住询问登记身份信息的。·

        坂本桐马倒是坚决的很。

        他说这副墨镜陪伴了他的前半生,只有戴着墨镜的时候,他才觉得这个世界的颜色是正常的...

        山崎海对此也无话可说。

        .....

        但得益于和山崎海走在一起,一路上两人时不时交流几句。

        街上有警察看到山崎海,觉得他一看就是个儒雅随和的好好少年,那么旁边人虽然猥琐了点,应该也不太可能是坏人。

        这样的逻辑推理下来,却是让两人在夜晚的新宿街头畅通无阻。

        话说回来,拦下来也没什么问题,别忘了坂本桐马之前的职业,他这样的人说不定还有“桃谷桐马”、“三上桐马”、“波多桐马”等各种身份...

        ......

        “照你这么说,那些人...就是那个雅库扎组织?叫拂晓对吧?是为了和你们抢地盘?”山崎海边欣赏着路边的夜景,口中边对坂本桐马的情况总结道。

        坂本桐马其实还有些不太适应山崎海坚持说,那个晴天披风侠是“假的晴天披风侠”,心底觉得年轻人到底还是有些过于理想化,无法接受现实。

        但他在社会上摸爬打滚那么久,自然清楚什么叫“求同存异”,两人的目的一致就可以了,其他的倒也不必强求。

        真相总有揭晓的那一刻。

        此时,听到山崎海的问题,坂本桐马眉头微蹙地回答道,“我看着不太像,虽然拂晓组织下面的人的确是雅库扎组成的,但他们的头领,那个晴天披风...那个晴天娃娃人偶服里面的人,我总感觉他的目标应该不是地盘。”

        雅库扎的地盘倒不是什么占山为王,曰本传统的雅库扎是靠着保护费生活的,比如附近商业街哪个新店开张,雅库扎觉得有油水就去送上花篮,表示这家店他们保护了。

        当然,这个保护是真的保护,娱乐行业比如ktv和居酒屋这样的地方经常会有醉酒的客人闹事,交了保护费商家遇到事情一个电话打过去,雅库扎们来的速度肯定比警察署的人要快上不止一点半点。

        而且效果立竿见影,也不和你录口供讲证据,当场就给闹事的人打出去。

        再狠一点,那就是断条胳膊卸条腿了。

        不过这年头曰本废宅太多,一代不如一代,新老雅库扎之间有点青黄不接的感觉,你派人过去摆平事情,看似威风,殊不知也是要人力资源的成本的。

        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搞得很多社团已经开始另谋出路,比如开开奶茶店,街边搞个小摊子卖点关东煮什么的。

        这年头为了几家店面的地盘就制造出东京湾那样足以让整个警视厅都震动的爆炸性案件,那对方社团的头脑和成员没个十年脑血栓都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因此坂本桐马在事后分析中觉得,这个叫拂晓的组织一定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根本不至于如此大动干戈。

        山崎海虽然不是雅库扎,倒也能想明白这个道理。

        他点了点,随口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找人。”坂本桐马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了街对面几个正在巷口抽烟,目光有些游移不定的混混,嘴里缓缓地说道,“雅库扎的世界其实没那么复杂,他们也是人,需要吃喝拉撒和享受玩乐,新宿对于他们来说是在适合不过的地方了。”

        “发现目标了?”

        山崎海顺着坂本桐马的目光望去,看到了街对面的人。

        坂本桐马脸上的墨镜挡住了他的神色,闻言摇了摇头道,“不好说,不过,藤蔓已经出现了,摸上去说不定就能有瓜了。”

        山崎海愣了下。

        “顺藤摸瓜是吧?”

        坂本桐马点头,由衷赞叹,“山崎小哥博学。”

        “......”山崎海。

        ......

        樱花酒吧,这是新宿歌舞伎町角落里的一家不起眼的酒吧。

        尽管如此,对于不常来这种娱乐性场所的山崎海而言。

        推门而入的那一瞬间,他还是被卡座周围举着托盘衣着性感的女招待和靡靡的音乐声给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门口的小哥看到推门而入的坂本桐马时,脸上还依旧是懒洋洋的样子,但等看到山崎海的时候,他微微一愣顿时兴奋了起来。

        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种兴奋。

        酒吧这样的地方,没几个是真正来喝酒的,其实就是个成年人的交际场所。

        男人想找漂亮女人,那些富家千金和大企业上班薪资不菲的白骨精,也想寻找一个善解人意,体贴暖心的小鲜肉帅哥。

        山崎海恰恰就是最受欢迎的那种类型,往那一坐就能给酒吧带来客源和生意,那门口的小哥能不兴奋吗?

        坂本桐马对这样的场所挺熟悉的,他之前唯一受到警视厅第三侦查组“额外关照”的地方,就是下了班之后在酒吧喝醉酒会和人起纠纷闹事。

        不过也不知道坂本桐马是怎么想的,他每次和人纠纷,哪怕被指着鼻子骂也从未展现过任何超凡者的力量,

        几乎都是真男人般拳拳到肉的互殴。

        当然,坂本桐马在跨过那道门槛成为剑豪,身体整个都被炁体淬炼过,哪怕是拳拳到肉对于和他起纠纷闹事的人也不会公平到哪里去了。

        只是坂本桐马很懂事,警视厅第三侦查组的人对于这样一个剑豪级雅库扎哪怕给予了一些额外的关注,也一直没找到任何机会动过他。

        酒吧里,坂本桐马也不知道是不是来过这家,进门后就一边朝着一个空的卡座走,嘴里边和跟在一旁的服务生说道:

        “一个卡座,一份果盘,两杯琥珀之梦。”

        “客人您这边请。”

        服务生笑眯眯地拦在了两人前面,弯腰恭敬地说道,“您是我们今晚最幸运的88桌客人,给您预留了专属的幸运卡座。”

        “幸运卡座吗?”

        坂本桐马看了眼笑眯眯的服务生,又若有所思地转头看了眼山崎海。

        后者却是浑然不觉,正脸色平静地打量着周围,显然没怎么来过这样的地方。

        稍一沉吟,坂本桐马就欣然点头。

        “好的,请带路。”

        他很清楚所谓的幸运卡座是什么地方,就是灯光昏暗的酒吧中视野比较明亮,视线比较开阔的一些位置。

        目的当然是为了方便交际——不论是你寻找猎物,还是别人在寻找你。

        这对于带着目的而来的坂本桐马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两人在靠近吧台的卡座坐下后,调酒师很快将两杯琥珀之梦送了上来。

        坂本桐马看到酒的时候似乎才稍微放松了一点,扯了下紧绷的衣领,抬起酒杯一口就喝掉了一半。

        放下酒杯的时候,他发现山崎海盯着酒杯中琥珀色的光辉沉默不语,忍不住开口说道,“金酒20毫升、甜味美思20毫升、修道院绿酒20毫升,再加上一大滴橙味苦酒...噢差点忘了,小哥你应该还是未成年不能喝酒吧?”

        “问题不大。”

        山崎海忽然笑了笑,他刚刚只是在感受酒精弥漫鼻腔的感觉,此时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发现有点果味饮料混合着酒精的感觉。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放下酒杯,山崎海的视线转向了角落里那几个雅库扎。

        嗒嗒嗒—!

        忽然,一阵高跟鞋尖敲击着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山崎海还没回头,鼻尖就感受到了一种清新的香水气息。

        他和坂本桐马旁边的卡座上,一个穿着一身白色休闲外套,姿色靓丽,看上去大概三十岁的女白领走了上来,静静地坐在山崎海和坂本桐马的旁边点了一杯酒。

        坂本桐马的目光从某个角落里的几个雅库扎身上收回来,余光撇到那个女人后,不由朝着山崎海努努嘴,意思找你的。

        不料他正要回头,那个女人却吐气如兰地笑了一声,“在酒吧里戴墨镜,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山崎海嘴角微微翘起,看来并不是找他的,这个女人似乎比较号颓废大叔这一口,而恰恰沦为丧家之犬的坂本桐马现在就很颓废。

        他正要看看坂本桐马怎么应付,没想到就在这时,耳边却再次传来了脚步声,先前他们跟了一路的那几个雅库扎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两位,方便换个座吗?”

        其中领头的一人,话是对山崎海和坂本桐马说的,视线却贪婪地盯着那个女人姣好的身材,语气里也充满了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听到他的话,山崎海和坂本桐马对视了一眼。

        山崎海的眼神是,这么简单?

        坂本桐马却耸了耸肩,意思是雅库扎看上去吓人,实际上不过是一群臭水沟里讨生活的虫子罢了。

        你以为他们能有多复杂?

        金钱和女人。

        仅仅这两样就能让他们沦陷。

        两人在这边眼神交流,身后的几个雅库扎却有些不耐烦了。

        其中一人伸手从身后抬手搭在了坂本桐马的肩上,语气有些桀骜地说道,“喂,我家大哥你说话没带耳朵吗?转过头来啊混...”

        不料他的话还没说完,坂本桐马就“顺从”地转过了头,那个男人后面的话都噎在了嗓子眼里,盯着坂本桐马那琥珀色的墨镜嘴唇突然哆嗦了下。

        “不...不会吧?”

        其他两个雅库扎也呆了一下。

        这副琥珀色的墨镜在东京的地下世界中实在是太让人熟悉了,哪怕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上面的大哥只要有点良心就会叮嘱他千万不要惹一个人,一个常年戴着琥珀色墨镜的男人。

        传说之龙。

        芦川组,坂本桐马。

        三人中为首的那个雅库扎兀自有些难以置信,摇了摇头,咬牙说道,“假的吧?那个男人不是已经沉进东京湾了吗?芦川组都已经覆灭了,一定是有人在冒充没错吧?”

        嘴里自我催眠般的话语,似乎给了他勇气,抬起微颤的双手就要摘掉坂本桐马鼻梁上的墨镜。

        坂本桐马当然没有被人摘下墨镜的习惯。

        于是,他微微弯曲手臂,旋即一拳轰出——眼前那个男人瞬间脸部变形,一歪头整个人往后倒飞了出去。

        旁边的女白领模样的女人也傻了。

        她只是觉得坂本桐马这个戴着墨镜的老男人很有味道,虽然小鲜肉味道也不错,但她追求是极致而有力的享受。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坂本桐马居然这么有力...

        旁边那两个雅库扎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坂本桐马,嘴里咽了下唾沫,“琥珀色墨镜,酒吧里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拳头...是他!是那个男人。”

        两人第一反应是想跑,结果刚迈开腿,却愕然发现那个先前他们身后和坂本桐马坐在一起小口抿着酒水小孩子模样的少年。

        此时却如鬼魅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前那个刚被一拳打得倒飞出去的雅库扎身旁,蹲下身子歪头仔细看了看。

        随后,山崎海抬起头笑着说道,“打人可以,打死就不好了,这个没事。”

        没事?

        两人看着吃了坂本桐马一拳,这会儿已经鼻青脸肿,血污从鼻腔和口中转眼哗啦啦流满了一地的大哥,估计再不打医院电话就得躺尸了。

        扑通扑通两声。

        两人在坂本桐马的身前跪了下来。

        雅库扎之间也等级森严的,坂本桐马哪怕是丧家之犬,可传说之龙的资历和地位放在这里。

        他们这种社团里的小喽啰冒犯这种大佬,被人找上门哪怕回到自己社团到自家大哥面前都是要切手指谢罪的。

        “什么名字?”

        坂本桐马坐在那里问道。

        “筑田大翔。”

        “松...松内幸太。”

        两人赶紧哆嗦着自报家门,察觉到坂本桐马的视线移向了地上昏死过去的大哥后,赶紧又抢答道,“我们是稻田组的,他是我们的大哥松生和希。”

        说完,两人就心中忐忑地看着坂本桐马。

        坂本桐马闻言没有立刻说话,端起了吧台上剩下的半杯琥珀之梦,仰头将其一饮而尽,随后语气淡淡地对两人道,“稻田组?可是我看你们...似乎并没有佩戴稻田组的家纹啊。”

        话音落下。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跪在地上的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

        “我不喜欢重复同样的问题,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头顶,坂本桐马的声音淡淡地飘来,“我想知道,那个白色的幽灵,现在藏在哪里?”

        ......

        7017k

        
    有哪些小说网站推荐顶点小说免费阅读小说网《深不可测》双a拔萝卜全文阅读免费纵横中文网下载书迷楼小说网云鬟酥腰未删节七本让我熬夜看完的小说推荐人气比较高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