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特殊旅程 > 正文 第173章 可信度
        人们在形容三角洲上的市场时,都会说那里就像广大世界的缩图,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商品。

        是一个会有数十种地区语言随风传来、充满魅力的地方。

        然而,眼见是实,耳闻是虚。

        实际走进三角洲上的市场时那种感觉,或许就像亲眼看见海伦商行时一样。

        这里没有像每年举办好几次的大市集那般,多得仿佛就快排到天边的商品。

        也没有表演才艺,试图向前来做生意的商人。

        或旅途中,顺道来到市场讨钱的卖艺人。

        虽然,这里有不输人的拥挤人潮,但仔细一看,会发现很多店铺其实并没有陈列商品。

        店内只放了木牌,上头标示的是一点都不生活化的巨额商品数量和价格。

        如果想要确认商品,也必须向店老板打声招呼,才有机会看到样品。

        因为,这里的市场过于狭窄,就算想要好好享用异世界美食,在路边也找不到能轻松喝酒、狂欢一场的地方。

        这里,顶多只有卖啤酒和葡萄酒的小摊贩。

        生意场所,需要的是充沛的活力,而不是骚动与暴力。

        因此,这里的酒吧受到数量管制,酒吧附近也经常会看见腰上挂着长剑的士兵在旁待命。

        这么一来,罗利能去的地方当然有限。

        聪明人只要在没多宽敞的市场绕上一圈,就会察觉这样的事实。

        所以与其说罗利找到了对方,不如说对方找到了他会比较正确。

        罗利抱着“反正莉莉薇他们一定也自己乐在其中”的想法,欣赏完虽然演得很假,但内容本身让他极感兴趣的权力斗争剧,便来到他找到的第一家酒吧。

        寻找莉莉薇两人的踪影。

        就在罗利伸手开门的瞬间,头顶上方传来了说话声:

        “你这家伙啊……”

        罗利没有当场做出回应,只是一脸疲惫地走进酒吧。

        爬上酒吧二楼,罗利循着刚才的开朗声音,走进莉莉薇所占据的小房间后,所说出的第一句话,其实也不完全是在挖苦对方。

        “你真是好命啊。”

        “是吗?本大人只花了你这家伙给的银币而已呐。”

        窗户旁摆设着桌椅,莉莉薇就坐在窗框上喝着酒。

        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有自信不会穿帮,总之莉莉薇大胆地露出了尾巴和耳朵。

        压根不管自己的身影,被马路上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你知不知道,毫不迟疑地把一枚银币花在喝酒上,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我可能要尽快找个时间,好好教育你一下。”

        罗利捡起掉在地上的小桶子,闻了闻空桶子里的味道后,忍不住叹了口气。

        酒量大、食量也大就算了,还专挑高级品,真是可恶。

        “寇洋呢?”

        桌上摆着似乎是盛了肉类料理的空盘子。

        照这样子看来,寇洋想必是被叫去买东西了。

        “跟你这家伙心里想的一样。”

        喝了酒似乎让莉莉薇的身体发热,她一脸舒爽地迎着窗外吹来的冷风。

        “真是的……别过度使唤人家啊。”

        罗利从桌上拿起还没喝光的酒桶,坐在小房间的床铺上。

        虽然,床铺做得简陋粗糙,但对于体验过被当作牲畜般对待的船旅生活,并终于从中解脱的人们来说。

        这个床铺足以媲美王宫里的华盖大床。

        对于一直被关在拥挤船舱里,好不容易回到陆地上的人们来说。

        如果能拿着酒,躲在这样的小房间里悠哉地睡午觉,度过和平的时光,哪还需要聆听官方的教诲呢?

        当然,莉莉薇应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租了这房间。

        只是罗利一旦意识到小房间的用途后,内心实在难以平静下来。

        “你这家伙掌握到什么新消息了吗?”

        莉莉薇面向窗外,把头靠在木窗框上,闭着眼睛让冷风拂过脸颊。

        那模样像是竖耳聆听窗外的吉他声,也像是在思考什么。

        罗利仔细一看,发现莉莉薇的耳朵,随着节奏微微动着,所以应该是前者。

        “我的样子看起来像掌握到新消息吗?”

        罗利喝了一口正适合在悠哉午睡时喝的甜葡萄酒,并这么反问。

        “很像,你这家伙好像很愉快的样子。”

        莉莉薇明明闭着眼睛,还看得出来罗利的情绪。

        她的表现就像一副好像正因为闭着眼睛,所以能识破一切的感觉。

        罗利摸了摸自己的脸后,露出苦笑说:“很愉快的样子?”

        尽管罗利有自信早已收起与洛芙交谈后的表情,莉莉薇却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眼神里流露出坏心眼的笑意。

        “想在本大人面前扯谎?再等上一百年嘛。”

        罗利认为:“莉莉薇该不会从这里就听得到在黄金之泉的交谈内容吧?”但立刻察觉到不是这么回事。

        莉莉薇是在套话,在看似愉快地甩动着尾巴的莉莉薇面前,罗利用手按住额头,然后叹了口气。

        “哎,虽然本大人确实看出你这家伙很愉快的样子,但你这家伙这样就被套出话来,可能还要多多磨练呐。”

        “我会铭记在心。”

        “你这家伙的胆子那么小,就是铭记在心,也不知道胆子能不能变大一些。”

        莉莉薇一副挠痒难耐的模样缩起脖子说着,并愉快地笑了笑。

        “真是的。不过,你说很愉快的样子是错的。说实在,我听到的是会让人不想喝甜酒,而想喝烈酒的话题。”

        “嗯?”

        莉莉薇改变盘着腿的姿势,站起身子。看莉莉薇站得有些不稳,可能已经差不多醉了。

        “嘿……咻,感觉有点冷呐。”

        说着,莉莉薇在罗利身旁坐下,并且紧紧贴着他。

        很多人,在这个从严酷船旅中解脱的片刻,利用这种小房间享受短暂的约会乐趣。

        看见莉莉薇做出这样的举动,罗利当然也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

        然而,对象毕竟是莉莉薇。

        莉莉薇双脚放上床铺后,以背对罗利的姿势靠在罗利身上,抱住了自己的尾巴。

        罗利下意识地感到有些扫兴。

        不过,他知道莉莉薇可能是故意要让他觉得扫兴。

        “那么,你这家伙听到了什么话题?”

        虽然,罗利还在胡思乱想,莉莉薇却表现得像平常一样。

        现在如果越去在意,只会让自己显得越蠢而已。

        想到这点的罗利,轻轻叹了口气,开口答道:“我听到这个城镇的黑暗面。”

        “嗯。”

        “简单扼要地说,单纯是金钱上的借贷而已。不过,金额大了点就是。”

        莉莉薇一副像早上刚起床时在喝水似地,咕噜咕噜地大口灌着葡萄酒。

        虽然,那葡萄酒应该不会太烈,但还是阻止一下比较好。

        罗利伸出手,正打算拿走莉莉薇手中的酒桶时……

        “你这家伙知道本大人现在连同酒喝下了多少话语吗?”

        因为,罗利已经向莉莉薇伸出了手。

        所以,莉莉薇此刻正好在他手臂底下,带着尖牙的狼此刻就在他怀里。

        “对于跟你这家伙无关的金钱话题,你这家伙应该会兴奋地摇着尾巴才对。可你这家伙现在却没有这样的反应,怎么会这样呐?”

        莉莉薇又大口大口地喝起酒,然后打了个嗝,紧接着,她抓住罗利伸到一半停在半空中的手,把酒桶塞给罗利。

        莉莉薇继续说道:“那你这家伙跟那只母狐狸聊了什么?”

        想要对莉莉薇有所隐瞒,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罗利抓起莉莉薇塞给他的酒桶,往嘴边送。

        下一秒钟,罗利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

        莉莉薇在他手臂底下偷笑着。

        酒桶里装的不是酒,而是应该是给寇洋喝的——加了蜂蜜的山羊奶。

        莉莉薇都已经设下如此缜密的陷阱了,就算全盘托出也不会惹她生气。

        于是,罗利缓缓开口说:“把我们拖下水,还彻底利用了我们的那个洛芙,在这里却被人家当成丫头使唤。”

        “嗯。”

        “别说是被利用了,这里的权力者们还为了出气,命令洛芙做一些事情。一个不管在竹林城还是不死河上都让我不得不佩服的商人,来到不同的地方竟然变成了人家的出气筒。怎么说呢,这让我觉得……”

        罗利原本担心着如果继续说下去,莉莉薇可能会大发脾气,但后来改变了想法。

        他认为,说了这么多后,如果还隐瞒真心,莉莉薇肯定会更生气。

        罗利简短地说:“有点沮丧。”

        莉莉薇什么也没说,也没回头看。

        为了打破讨人厌的沉默,罗利继续寻找话语:“连洛芙那样的商人都会遭遇这种事情。反过来说,我这个输给她的人,又能有多大成就?这个时候候我当然会希望赢过自己的人……至少要是个称霸世界的人,你不觉得吗?”

        罗利当然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也早已过了觉得只有自己最特别的年纪。

        他已经有好几年不曾像这样说一些不争气的话。

        不过,罗利这几年不再表现懦弱。

        这并非因为年纪增长或变得强悍,而是因为他已经看清,就算独自苦恼的消沉不已。

        孤单的行商之旅上,也不会有人在身边鼓励自己。

        但现在不一样了,罗利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现在哪怕是会让对方觉得受不了或被藐视,总还是能得到一些反应。

        光是拥有这些反应,就足以让人勇于重新面对过去视而不见的事实,并且继续向前迈进。

        “你这家伙啊……”

        “嗯?”莉莉薇沉默一阵后,抬起头说:“听了你这家伙说的话后,本大人吞了两次闷气。”

        “这样啊……”

        “可是,现在看见你这家伙的表情,又吞了一次闷气。”

        “你每次都吃五人分的食物,所以应该还吞得下两次闷气吧。”

        听到罗利的玩笑话,莉莉薇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侧腰,挺起了身子。

        “第一,你这家伙说的话,害得连身为伙伴的本大人都变懦弱了。”

        因为莉莉薇说的确实没错,所以罗利保持沉默。

        “第二,为了那种蠢事就消沉,你这家伙是三岁小孩啊?”

        “您说的是。”

        “还有,最后一点……”

        莉莉薇以跪立在床上,两手叉腰的姿势俯视着罗利。

        虽然,莉莉薇露出看似不悦的表情,但不知道为什么,罗利就是觉得那模样有些傻呼呼的。

        不过,罗利很快就知道这不是自己多心。

        “明明就是个胆小的会卷起尾巴的雄性,是个压根无法独当一面的大笨蛋,竟然露出那什么表情……”

        “表情?”

        听到罗利这么反问,莉莉薇迟疑了一会儿后,轻轻点了点头。

        “明明说了那么不争气的话,还……”

        然后,莉莉薇别过脸去。

        “还露出随时能独自离开似的表情。”

        不能笑,罗利这么告诉自己,但为时已晚。

        因为酒精以外的某种因素,而脸颊微微泛红的莉莉薇,已经高高挺起耳朵露出了尖牙。

        不过,罗利保持镇静地这么询问:“要是我露出不能独自离开的表情,不是会被你痛骂一顿吗?”

        莉莉薇好像很不满意的样子,即便如此,看似不大满意地轻哼了一会儿后,莉莉薇还是点了点头。

        同时,顺势“咚”的一声坐了下来。

        她大幅度地左右甩着尾巴,一脸不悦地叹了口气说:“那当然。本大人会痛骂你这家伙一顿后,再好好捉弄一番!但最后,本大人还是会沉浸在喜悦之中,看着你这家伙乖乖跟在后头。”

        “这……我有点不敢领教。”

        “大笨蛋。”莉莉薇说道。

        罗利趁机拉了一下莉莉薇的手,这个时候,莉莉薇的身躯而后如棉絮般,轻柔地倒在他身上。

        罗利当然知道莉莉薇生气的原因,他看见怀里的莉莉薇依旧板着脸孔。

        “我应该说是我不对吗?”

        “不对的人永远是你这家伙。”

        莉莉薇是罗利的同伴,而罗利是莉莉薇的同伴。

        两人的理想关系是互相扶持,而非某一方扶持另一方。

        就算每次都是罗利惹得对方生气,莉莉薇也不是每次都要担起生气的责任。

        既然如此,或许说法有些奇怪,但罗利这个时候候应该鼓起勇气,表现出窝囊的样子。

        也就是表现出“没有你的扶持,我活不下去”的样子,哪怕会被莉莉薇痛骂,也应该这么做。

        “不过,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嗯?”怀里的莉莉薇没有抬起头地反问道。

        “为什么变成是我在安慰你的样子啊?”

        莉莉薇微微动着耳朵,罗利下意识地感到脸颊一痒。

        她抬起头,一副打从心底感到开心的模样,露出坏心眼的笑容这么说:“因为,这是本大人的特权呐。”

        “真是的……不过,反正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类型。”

        “呵。”莉莉薇轻笑一声,然后紧贴在罗利身上。

        不过,就算罗利再好骗,也能预料到莉莉薇的意图。

        “喂,你又打算利用寇洋来捉弄……”

        罗利的声音就这么消失了。

        “人类很坚强,强者不会回头看。本大人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回头看,但本大人不想再那样了。”

        莉莉薇没有一边哭泣,也没有说不出话来,而是清楚地这么说。

        不愧是堂堂雪龙城万狼公主,连表现懦弱的方法都如此有志气。

        哪怕莉莉薇说这样的话不合场面,罗利还是这么认为。

        所以,他带着敬意抚摸莉莉薇小小的头说:“你不是知道我是个胆小鬼吗?我总是必须战战兢兢地回头审视过去。所以,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吧。”

        听到罗利的话,莉莉薇像是要擦拭眼泪似地,一边把脸贴在罗利胸前,一边摇摇头说:“这样本大人也不喜欢。”

        罗利不得不佩服,莉莉薇临到此时,还不忘表现出任性的态度。

        他露出苦笑,轻轻挠着莉莉薇的耳根。

        “做出什么决定之前,都要先跟你商量。你是这个意思吧?”

        “本大人也不喜欢,看到明明是给本大人的供品,却没问过本大人的意见,就随便改来换去。”

        虽然,罗利知道莉莉薇是故意举出大家都熟悉的例子,但罗利忍不住会想:那自己对莉莉薇的心意不也变成了供品?

        “我的心意也是供品啊?”

        “祈祷前一定要准备供品啊。”

        莉莉薇微微动着耳朵,罗利则笑了出来。

        罗利这么说:“要祈祷什么?”

        莉莉薇稍微挺起身子,然后简短地回答:“祈祷寇洋不要回来。”

        “真是的。”

        虽然很不甘心,但罗利必须承认自己赢不过莉莉薇。

        莉莉薇笑了笑后,闭上了眼睛。

        不过,莉莉薇会说出如此浅显易懂的真心话,就表示那是很重要的事情。

        的确,商人做生意的时候,也最厌恶他人在自己背后擅自决定事情。

        莉莉薇以麦穗之神的身份,所在的村子里,生活的那段漫长岁月,也一直有这样的感受。

        更惨的是,在猎月熊与莉莉薇故乡的传说之中,莉莉薇也是置身局外。

        明明是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却在自己背后有了结论。

        这样的事实,让莉莉薇感到寂寞。

        她已经受够了那样的感觉!

        照理说,罗利应该自己发觉莉莉薇这样的心境,但等到他发觉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相信就是询问莉莉薇,她也会这么回答。

        “不过,要想办法趁机陷害你这家伙,也是挺累人的。偶尔这样也不错嘛?”

        眼前的莉莉薇,脸上浮现坏心眼的微笑,狼耳朵也同时像是发现了猎物般转向走廊的方向。

        莉莉薇的举动代表着什么意思,显而易见,但万狼公主这个猎人似乎不会无趣地再使用已经设过的陷阱。

        “你可别以为我每次都会上当哦。”

        莉莉薇只露出尖牙,没出声地笑着,然后迅速地离开罗利身边,在窗框上坐了下来。

        尽管罗利嘴里满是蜂蜜的甜味,面对莉莉薇这么毫不留恋地离开,还是忍不住露出苦笑。

        不过,敲门声在那之后像算准了时间般传来,罗利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很容易上当。

        “让您久等了。”

        门打开后,站在门外的当然是寇洋。

        “一点也没错,等得都快要睡着了。酒呢?酒在哪儿?”

        “呃……在这里……啊,我也帮罗利先生买了酒。”

        “什么?压根用不着替那种人买酒。真浪费钱!”

        看着莉莉薇与寇洋的互动,罗利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过,罗利笑了出来的最大原因,是看见莉莉薇如此干脆地改变态度和表情,让他觉得像自己这种角色,肯定没两三下就会掉进莉莉薇的陷阱。

        真是太恐怖了!

        因为害怕,所以罗利选了盐味十足的肉干,用力咬了一口。

        “既然如此,你这家伙听来的消息能加以利用吗?”

        寇洋跑腿回来后,莉莉薇没说半句慰劳的话语。

        于是,罗利代莉莉薇感激了他一番。

        不过,寇洋的表现也有让罗利觉得值得夸奖的地方。

        寇洋巧妙地把破烂的外套,绑成袋状,然后挂在肩上。

        莉莉薇肯定是坏心眼地指使他去买大量的酒和食物回来,但他轻易地完成了任务。

        或许莉莉薇也是因为不甘心,才会不肯说慰劳的话语。

        不管怎么说,寇洋要是当了商人的徒弟,绝对是个好到甚至想把他拿去拍卖的优秀人才。

        “你这家伙有没有在听本大人说话啊?”

        当罗利望着寇洋以熟练动作在桌上摆放食物和酒时,莉莉薇以挖苦的语调这么说。

        “有啊。”

        “怎么样呐?”

        “应该值得调查吧。为了建这里的市场,北芦苇城的有力人士似乎向人借了钱,现在一心一意地想要还债。然后,我们以为海伦商行肯定是个规模庞大、心狠手辣的大商行,却发现是个骡子在屋檐下打呵欠、母鸡悠哉地到处下蛋的破烂店家。”

        莉莉薇口中不停嚼着烤螺肉。

        寇洋代替她开口说:“因为海伦商行的利益被人夺走了吗?”

        “没错。海伦商行一手包办不死河流域的铜制品交易,获得的利益却被北边的掌权者夺走。这么一来……”

        莉莉薇喝了口葡萄酒,把螺肉送进肚子里,然后打了个嗝说:“你这家伙的意思是说,那家商行就是参与能大捞一笔的勾当,也不足为奇是吗?”

        “嗯,是啊。而且……”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鱼,但罗利夹起一块没去掉银色鱼鳞就直接油炸的鱼肉,往嘴边送。

        或许是使用的油质也不错,鱼肉吃起来柔软又鲜美。

        从前,罗利曾经给了莉莉薇一枚银币,结果莉莉薇把钱全拿去买了苹果。

        现在的她应该还是不记得什么叫作“客气”。

        “雷霞有些表现也怪怪的。”

        “嗯,应该有所隐瞒嘛。”

        只有寇洋一人露出“咦?”的表情,看向罗利与莉莉薇两人。

        “雷霞隐瞒的内容,并不难猜测。我们前去询问狼骨的事情,他却对我们有所隐瞒,那会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只藏住耳朵,却没把尾巴藏起来。”莉莉薇一边甩动耳朵和尾巴,一边这么说。

        不过,对方是商人。

        “世上有句话说,高手深藏不露。说不定他藏起来的不是耳朵,而是尖角。”

        “而且,分手之际,那人还热情地要求跟你这家伙握手,是嘛?”不愧是莉莉薇,观察入微。

        罗利点了点头后,取下夹在齿缝中的鱼鳞说:“雷霞会那么想说‘请代我问候洛芙’这句话,不是看在洛芙的资金,看在她的生意头脑,就是看在人脉。”

        “那只母狐狸才刚刚砸下所有资金,买下皮草。虽不知道母狐狸的荷包饱不饱满,但她应该还有很多借得到钱的地方,不是吗?”

        莉莉薇一边说道,一边投来捉弄人的笑容,她是在笑罗利从前险些破产时,曾经四处向人筹钱。

        “这么一来,就是看在洛芙的生意头脑或人脉。管他是生意头脑还是人脉,你不觉得演员和剧本都凑齐了吗?”

        莉莉薇只是露出淡淡笑容,悠哉地看向窗外,罗利也是一副悠哉模样,小口小口地吃着桌上的食物。

        就只有寇洋一人,两手抱着小桶子,分别看着两人的举动。

        两人当然不是刻意要捉弄寇洋。

        寇洋是个聪明的少年,就算寇洋几乎不会有怀疑他人的念头,只要告诉他某件事情也可以这么解读,他就会凭着自己的头脑好好去思考整件事情。

        也就是说,凭着莉莉薇与罗利各自做出的解读,寇洋已经在脑海里分别拼凑出画面。

        罗利想要借由告诉寇洋这些片断,看看寇洋会拼凑出什么样的画面。

        “那……那个!”寇洋举起手,起立说道。

        不管是多么严厉偏执的学者,看到寇洋如此认真的模样,怎能不疼爱他?

        看见寇洋的模样,甚至会让人觉得寇洋之所以被骗,说不定是因为遭到前辈的忌妒。

        “雷霞先生现在是不是还在寻找狼骨?”

        莉莉薇没有回答,不过,寇洋肯定是听过坏心眼博士的讲课,一点儿也没有显得畏怯。

        “假设雷霞先生所隐瞒的,就是现在还在寻找狼骨的事实,照理说他应该会随随便便打发我们,不告诉我们狼骨的事情才对。尽管如此,他还是热情款待了我们,那是因为我们带了洛芙姑娘的亲笔信吗?这么一来,分手之际他会要求与罗利先生握手的原因是……”

        寇洋思考着原因,对于洛芙是个生意头脑好到什么程度的人,寇洋没有半点了解。

        这么一来,寇洋会凭着洛芙给他的印象,做出各种判断。

        在寇洋眼里,会是什么样的画面呢?

        “原因是,雷霞先生希望洛芙姑娘帮助他寻找狼骨,是吗?”

        同样是带着问号的发言,寇洋与莉莉薇给人的印象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莉莉薇喝了口桶子里的酒后,看向寇洋。

        然后,她轻轻笑了笑,随后便看向罗利说:“你这家伙说呢?”

        罗利露出一副仿佛在说“不用问也知道答案吧”的模样,挥了挥手。

        姑且不论寇洋说的原因是对是错,只要这么推测,就能解释整件事情。

        “而且,只要这么推测,就能理解洛芙为什么会那么爽快地帮我们写亲笔信。凭洛芙的本领,她一定老早就知道雷霞想要得到她的协助。尽管如此,毕竟寻找狼骨不是件小事,所以洛芙还是谨慎地岔开了话题;也或许是因为她觉得可信度不高。不管事实如何,雷霞肯定是急着想得到洛芙的协助。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我们这三人组合。洛芙这个时候会怎么想呢?洛芙就像狼一样狡猾,虽然,当初她把雷霞的提议当成荒唐无稽之谈一脚踹开,但现在看到我们出现,也会开始怀疑狼骨传言可能是真的。可是,主动向雷霞提话题,好像不太好耶。那么,怎么做好呢?哎呀,眼前这些家伙不是正好可以拿来利用一下吗……”

        “好极了。”莉莉薇学着老太婆的语调这么说,然后发出窃笑声。

        如果整件事情是这样的构图,雷霞肯定会觉得洛芙是在表示自己有兴趣。

        正因为如此,所以当寇洋提出“找到骨头了吗?”的问题时,雷霞才会完全换了个态度。

        雷霞可能觉得洛芙竟然派了个经验不足的人来侦察敌情,而感到生气。

        也可能觉得是自己太多心,才把罗利三人当成是受到洛芙命令的斥候,而感到扫兴。

        交谈后,雷霞之所以会款待罗利三人,或许是因为他判断出罗利三人不是受到洛芙指使而来,而是被洛芙巧妙利用的愚蠢羊儿。

        既然这样,与其磨磨蹭蹭地在交谈中找机会掺杂想要传达的讯息,不如摆明地招待对方一餐还比较好。

        如此一来,就能先解开去到海伦商行时所出现的疑点。

        就算是肌肉发达的山羊,只要有技巧地使用刀子,也能轻易地解剖成好几小块。

        “你这家伙要怎么做呢?”莉莉薇以好像很理所当然的轻松口吻问道。

        不过,她琥珀色眼珠发出的红光,似乎比平时更加强烈。

        虽然,一时因为海伦商行的穷酸模样而感到失望,但听到海伦商行仍在寻找狼骨后,莉莉薇心中的怒火或许又再度燃烧了起来。

        而且,莉莉薇肯定是抱着“这次绝对不再置身局外”的心态。

        对于令人愤怒的事件,这次绝对要靠自己的力量,以自己的尖牙、利爪及头脑来对付。

        绝不能让事件就这么从眼前晃过。

        这或许就是莉莉薇的想法。

        如果真是如此,身为伙伴的罗利当然只有一个答案。

        “那还用说吗?”

        罗利打算继续说下去时,察觉到另一人的视线。

        虽然,寇洋一直保持着沉默,但他的心情与莉莉薇不会相差太远。

        “一起调查看看吧。如果发现压根没什么事,那也很好啊。”

        这是一人行商之旅没有过的经验。

        也是两人行商之旅没有过的经验。

        在所有人意见一致之下,决定采取行动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痛快。

        如果面对的是军队,那感觉更是痛快,也难怪那些贵族会争先恐后地想要率领军团。

        不过,如果老是做这种事情,可能会弄得精神疲惫不堪。

        莉莉薇也曾像这样担起整座村子里的重责,其劳苦可想而知。

        只是没想到,这些村民最后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说。

        站在这样的立场,罗利才发现与莉莉薇初相遇不久,看见莉莉薇哭泣沮丧的样子时,自己那安慰莉莉薇的模样有多么肤浅。

        明明这样,还自以为是莉莉薇的保护者,怪不得会一下子就掉进莉莉薇的陷阱。

        罗利背着外表看起来与寇洋年纪差不多的莉莉薇,轻轻地笑了。

        然后,他立刻收起笑容,做了一次深呼吸。

        随后,便以符合指挥官的口吻这么说:“那么,我来宣布每个人的任务。”

        寇洋一脸认真。

        而莉莉薇当然是装得一脸认真,专心聆听罗利说话。
    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看书网七猫小说的草坪性欲小说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待办事项(1v1)笔趣阁下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