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大炎不良人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防疫开始
        伤兵从进来到死亡,前前后后也就一炷香左右的时间。

        这种程度的伤势,如果放在现在,那都不算事儿,可是,在这个缺医少药的时代,想不死都难,少年还好一些,是疼死的,而更多的人,则是在简单处理之后,死于并发症,那才叫痛苦呢。

        消毒、杀菌、麻药,在这里统统没有,一切都靠病人自己硬扛,至于说同情,在这个营房内,比少年严重的太多太多了,就在少年被抬进来没多久,又送来了两个。

        其中一个,双手没有了,一套腿上还插着一支箭矢,鲜血从门外一直滴落到门内,还每等军医过去查看,他就已经死了。

        另外一个,情况看起来没有那么凄惨,但是,他半边脸没有了,不是被砍伤的,而是被什么东西咬掉的,在这里不可能出现大型的野兽,就算有,也成为了改善士兵伙食的食物了,这明显是人咬的。

        在给他治疗的时候,这名士兵始终紧闭着嘴巴,死活不松口,最后还是军医使用巧劲,一巴掌把他拍晕过去,才把他的嘴唇撬开,然后,从他嘴里取出一个耳朵,还有一个眼珠子和三根手指,至于这些东西是他自己的,还是敌人,已经不得而知了。

        士兵的伤势不算严重,但是,处理起来却无比的麻烦,那参差不齐的伤口内,可以看到森森白骨,而想要缝合,都很困难,至于说清理,还是老办法,清水里加盐,然后,就那么抹上去,这简直比杀人还要痛苦。

        但是,和前面两个士兵比起来,这个士兵虽然也在盐水的刺-激下,醒了过来,可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哀嚎一声,就那么静静的,死死地,盯着军医在他脸上忙忙碌碌,仿佛那身体不是他自己的一般。

        这个少年是三个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但是,也才二十出头而已。

        饶是见过了很多血腥场面的宁致远,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忍不住撇过头去,他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支撑着这个士兵的,能够让他做到这一步,也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让他可以承受如此之大的痛苦的。

        许一凡站在原地,就那么看着,既没有上前帮忙,也没有掉头就走,一直观察着许一凡的房子墨,却明显感受到了许一凡情绪的变化,在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少年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散发出来。

        这种气势他并不陌生,反而无比的熟悉,那是军中老卒,在经历了无数次死亡,一次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幸存下来之后,才有的眼神和气势,冰冷而冷漠。

        在这里看了一会儿之后,三个人继续朝里面走去。

        刚才他们看到的只是最外面的营房而已,这里算是急诊科,而到了里面,情况更加的凄惨,在很多只是由门板搭建起来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个缺胳膊少腿,全身包裹的像个粽子的伤员,有些人正在无意识的哼哼着,而大部分都是静默不语的。

        如果说沙场是绞肉机的话,那么,这里就是人间地狱了,目光所及,看到的都是让人极度不适的场景。

        穿过这些重伤区之后,许一凡他们来到了最里面。

        相对于外面,最里面的营房更大,守卫的士兵更多,军医也最多,但是,不管是守卫的士兵,还是军医,亦或者是营房里面的伤兵,都是寂静无声的。

        这种死一般的寂静,才是最让人感到最难受的,也是最恐惧的。

        三步一哨,穿过重重守卫之后,许一凡他们终于看到了营房里面的情况。

        漆黑、幽暗、潮湿,散发着各种难闻的气味,血腥味、汗臭味、屎尿味、腐臭味......多种气味混合在一起,饶是戴着口罩的许一凡,闻着也极度的不舒服。

        营房很大,可是,里面的人数也很多,这里没有单独的病床,有的只有牢笼,那种木刺都没有剃干净的木头组成的,每一个牢笼都很大,里面却满满当当的挤满了人,在这里面,别说走动了,就是活动一下都难。

        牢房许一凡见的多了,不管是府衙的大牢,还是不良人的死牢,跟这里比起来,都是小儿科,就算是关押俘虏的牢房,可能都比这里好的多。

        许一凡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他们看向许一凡等人的目光,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绝望!

        那是对生的绝望,对死的绝望,因为绝望,所以他们寂静无声,因为绝望,所以他们只是木然的看着许一凡他们,因为绝望,所以他们不声不响,因为绝望......

        这里是伤兵的营房,也是牢房,凡是关押在这里的人,都是瘟疫的感染者,他们的命运如何,其实已经可以遇见了,除了死,还是死,就算侥幸活下来了,估计也是一具行尸走肉。

        许一凡看了一会儿,从头走到尾,然后又从尾走到头,他大致的估计了一下,关押在这里的,最起码有数千人,甚至更多。

        同情吗?

        怜悯吗?

        愤怒吗?

        可能都有吧,但是更多的还是平静,是的,没错,就是平静,不知道是被这里的绝望的情绪感染,还是被他们的处境所触动,许一凡走了一趟,看了一路之后,心中唯一留下的只有平静了。

        没有说什么,许一凡只是站在门口,冲着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九十度弯腰,然后,他转身离开。

        没有反应,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些还有一口气的人,只是木然的看着大踏步离开的许一凡。

        希望?!

        呵呵!从他们被赶到这里来,他们就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鞠躬?

        这种他们第一次看到的礼仪,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触动,有的只有更深的绝望。

        -------------------------------------

        走出伤兵营房,站在外面。

        此时,外面骄阳高照,灼热的气温已经上来了,许一凡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太阳,眯起那双让女人都要嫉妒几分的桃花眸子。

        许一凡看了很久,也沉默了很久,最终,许一凡低下头,摘下口罩,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转过头,看着已经浮现出绝望神色的房子墨,声音不大,语气却无比笃定且冰冷的说道:“给我调集三万军队。”

        “你要做什么?”

        房子墨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大变的看向许一凡,说道:“不可啊,万万不可啊!”

        房子墨以为许一凡调集三万大军,是为了屠杀营房内的那些人,这种手段,他知道,不但他知道,殷元魁也知道,可是,他们去也迟迟未用。

        为何?

        因为他们都是将士啊,都是自己的兄弟、亲人、袍泽和孩子啊,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都不愿意对自己人痛下杀手。

        屠杀感染者,这往往是最后一步棋了,虽然炎军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危机了,可是,还没有危机到这种地步。

        宁致远也想到了这一层,他上前一步,跟房子墨站在一起,表情凝重的说道:“公子,此事不可为啊。”

        许一凡看了看房子墨,又看了看宁致远,他笑了起来。

        “哈哈......”

        许一凡不笑还好,这一笑更让两个人心里没底了,他们愈发的觉得,许一凡这是失心疯了,要搞大屠杀。

        然而,许一凡在笑了一会儿之后,摇摇头,说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如果要屠杀他们的话,你们早就做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那你要三万人是......”房子墨试探性的问道。

        “做什么,等下你就知道了,你负责把人给我带过来。”

        “这......”

        房子墨犹豫不决,沉吟好一会儿才说道:“调动如此之多的军队,需要元帅的手令才可以,我无权调配。”

        闻听此言,许一凡眯起眼睛,上前一步,跟房子墨面对面的站定,眼睛凝视着房子墨的眼睛。

        好看的桃花眸子,此刻,却并不显得好看,反而给人一种冰冷到了极致的震慑感。

        许一凡盯着房子墨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老子,你爷爷是谁,我相信你有这个权利,如果你不想里面的那些人都死掉的话,不想更多的人死掉的话,现在,马上,立刻,给我调集三万人过来。”

        房子墨的脸色,因为许一凡的一番话,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诚然,调动三万人的军队,确实是需要殷元魁这个大元帅的手令,但是,房子墨也有这个权利调动,只是,调动之后呢?许一凡到底想要干嘛,出了事儿谁负责?

        房子墨不得不考虑这些问题,但是,在许一凡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房子墨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好,我这就去请示大元帅。”

        许一凡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房子墨也没有废话,招手叫来了两个副都蔚陪着许一凡,而他则直奔大元帅的府邸而去。

        房子墨走了,许一凡没有多看一眼,直接带着三个人,开始四处查看情况。

        营房周围,空荡荡的,有一个差不多一里的真空地带,在这里,除了守卫还是守卫,而去守卫的人数相较于城头上,丝毫不逊色。

        在巡查的路上,宁致远一言不发,他很多次都欲言又止,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他也不知道许一凡接下来要做什么。

        许一凡巡查的很快,但是,却无比的仔细,对于那些上前寒暄客套的人,许一凡视而不见,冰冷到了极致的眼神,让很多有小心思的人,都望而却步。

        从清晨一直巡查到了晌午时分,许一凡也只巡查了不到三分之一而已。

        午饭许一凡没有去食堂吃,而是让人送来了一点儿干粮,边走边吃。

        到了下午时分,午时刚过,未时刚到的时候,房子墨带着两个人找到了许一凡。

        “这位是窦......”

        看到许一凡之后,房子墨就开口准备介绍身边的两个人,但是,却被许一凡打断了。

        “三万人调动了?”

        “啊?哦,调动了,大元帅同意了,这是手令。”

        说着话,房子墨就拿出一份手令递给许一凡,然而,许一凡只是瞥了一眼,就不再去看,而是说道:“跟我来。”

        说着话,也不顾其他人的脸色,径直朝一个方向走去。

        许一凡去往的方向,是通往后勤的方向,距离康城越来越远,而且越来越荒凉。

        在走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这里距离康城差不多有五里。

        许一凡站在一块高台上,伸出手,对房子墨几个人说道:“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在这里,给我建造出一个镇子来,记住,只有一个晚上,如果明天早上,我看不到镇子的话,直接军法从事,这是图纸。”

        说完,也不管房子墨在内的几个人的表情,许一凡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张图纸,递给房子墨。

        房子墨下意识的接过图纸,看了一眼,图纸画的很简单,却十分的清晰,就是常见的那种工棚,有所不同的是,每个工棚都不大,跟科举的时候,考生考试的房间差不多,而且每个工棚之间,都相隔差不多一米的距离。

        方才,听到许一凡要在一夜之间,建造出一个城镇来,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但是,看到图纸之后,他们发现这个任务似乎挺简单的。

        “没问题......”

        房子墨刚承诺完,就听到许一凡说道:“我要三万工棚,必须按照我的图纸去建造,如果我发现有任何一个不一样的,就地斩首。”

        “三万,是不是有点多了?”房子墨下意识的说道。

        不但房子墨觉得多,跟着他一起来的两个人不是将军就是校尉,总而言之,肯定是中层将领的两人,都面露难色。

        “多?你觉得很多吗?我还觉得少了呢。”

        许一凡看着房子墨,直言不讳的说道:“我告诉你,这样的工棚,我至少需要十万个,甚至更多,我不管你们怎么办,总之,明天我看不到这三万工棚,少一个,我就砍一个人的脑袋。”

        “你......”

        房子墨表情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了,许一凡太过分了。

        然而,许一凡却仿佛没有看到房子墨的表情一般,直接拿出圣旨,淡淡的说道:“先斩后奏,皇权特许,另外,我还有将令在手,杀个把人,有什么问题?”

        房子墨不说话,其他人也不说话了,但是,脸色都出奇一致的难看。

        许一凡却不管他们脸色难不难看,抬起头,看了看天色,说道:“开始吧,记住,必须严格的按照我的规定去做。”

        说完这句话,许一凡转过头对宁致远说道:“宁师兄,你负责监督他们,记住之前我跟你说的话,如果他们敢消极怠工,就地格杀,你应该清楚,这些东西的重要性。”

        “我明白!”宁致远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说完这些之后,许一凡一把搂过房子墨的肩膀,走到一边,又从怀里拿出一份清单,递给房子墨,说道:“我要在明天早晨,看到这些东西,数量不限,越多越好。”

        艾叶、苍术、丁香、檀香、藿香、雄黄、雌黄、大黄、茵陈、石灰、羚羊角、丹砂......

        许一凡递过去的那份清单上,足足有三页之多,大部分的东西,都是一些常见的东西,比如艾叶,比如石灰,这些东西在康城都随处可见,弄起来不难,但是,许一凡要的量却极大极多。

        房子墨是负责后勤的,这些东西,许一凡要找起来很难,但是,对于房子墨来说,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看完了清单之后,房子墨下意识的点点头,说道:“没问题,东西不难找,就是数量上......”

        不等房子墨说完,许一凡就直接说道:“这个没得商量,康城没有,就去其他地方找,三十万大军,还有那么多的徭役,我就不相信,凑不到这些东西。”

        听到许一凡这么说,房子墨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就在房子墨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之后,许一凡又从怀里掏出一张清单递给房子墨,说道:“刚才那些东西,并不是很着急,但是,这些东西,我希望在晚上的时候可以看到。”

        房子墨扫了一眼清单,顿时一张脸都苦了下来,清单上的东西不难找,甚至比刚才的那些东西还容易找到,酒、盐、醋、茶叶,还有油。

        这些东西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很常见,比如伙房内,这些东西都是必备的,好找是好找,可是,许一凡要的数量,却异常的庞大,就算是把整个炎军的物资集中起来,都不够,这就让房子墨为难了,其中最为难的,还是酒和茶叶两种。

        这两种东西,军队当中肯定有,但是,都掌握在那些将领手里,想要把这些东西弄出来,那可是要得罪人的。

        房子墨刚露出为难的表情,许一凡就直接说道:“你是负责后勤的,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偷也好,骗也罢,抢也好,总而言之,我要看到这些东西,房都蔚,我相信你能帮到的。”

        房子墨的脸色更加的无奈了,也更加的苦逼了,可是,这还没完,许一凡又拿出一张清单,递到脸皮抽搐的房子墨手里,说道:“我需要人,大量的人,可以是将士,也可以是徭役,就算是俘虏也可以,总而言之,只要是个人,我都要,给我一个地方,把这些人集中起来,然后把这些东西给我送来,越快越好。”

        说完这些,许一凡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欲哭无泪的房子墨。

        
    的草坪七猫小说看书网特别好看反复看熬夜看的言情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