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农门长姐黑锦鲤 > 正文 第114章: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你不出来是吧?”尤酒看着秦耀祖磨磨蹭蹭躲在骡子栏里死活都不出来,二话不说跨过围栏,直接跳进了栏里。那模样,就像是当年的L翔一样,简直就是跨栏高手。

        尤国义赶过来看,如此想着。

        秦三娘和秦木也围过来了,林氏慢悠悠地过来,听见尤酒的那一声吼,那是巴不得尤酒把大孙子好好揍上一顿,在家里,媳妇儿护着,那是掌心里溺着,她这个做阿婆的管是自然能管的,但是她偏偏不想管。

        她是面上冷淡,心里还是恩怨分明的人,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的那种。两个儿媳妇对她不亲,她自然也没必要热脸贴他们冷屁股。

        她得让老大的杜氏自己想透了,看看自己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她说多了反倒讨嫌,她和两个儿媳妇不亲厚,而她的脾气,老头子清楚得很,她懒得管,他就更不想管了。

        反正两个儿媳妇面上敬着,家里的活都操持着,便也相安无事。她自来重女轻男,因为她娘家重男轻女让她看透了,女人不疼自己女儿,那女儿就得长残了,男娃就得粗养。

        “这这,怎么回事啊?”秦木也不知道事情的起因,但是也猜测是自己儿子弄的。

        “大哥,秦耀祖自打你们走了,就开始撩我家骡,我家骡对外人脾气可是很爆的,当时我在房里歇着,一一她爹在灶房里做饭,听到声音出来一看,好家伙……”秦三娘把头头尾尾说给秦木听,顺便也让后面慢悠悠的走的林氏心里有个判断。

        “哎呀,那大头他有没有受伤?”秦木知道自己儿子闯祸了,他是有是非观的,但是丹娘在身边,他可不敢打儿子,于是赶忙问道。

        “怎么能呢?我男人拦住了,不然他现在哪里跑得过去骡栏里?”秦三娘说道,“不过,我看一会倒不一定了。大哥,给打吗?”

        “这……”秦木看向林氏,林氏东张西望不回应。

        “轻,轻点儿?”秦木试探着问。

        “放心,我家一一是家里长姐,自来爱护弟妹,若不是我粮子贪吃喜欢跟着我婆母,你们就能看见他们姐弟的相处了。哦。我的小米粒儿也在县里学绣艺,所以你们没见到。”秦三娘说道。

        小儿子可喜欢粘着他奶了,谁让打小跟着阿奶的时间多,如今更是食不停嘴儿。不到两个月就长成了五岁孩子的模样了,再也不瘦不拉几头大身小了。

        每天尤国义带着小儿子洗龙虎浴的时候,基本可以肉眼可见的看到自己小子在长身体。

        “……”秦木眼巴巴地看着。

        尤酒进到栏里,不消一会儿就抓到了秦耀祖,这大小子小她三岁,却比她高比她胖,严重缺乏锻炼。没几下就让她拎住了命运的后脖颈。

        “跑啊,你倒是给姐跑啊!”尤酒单手提起秦耀祖,秦耀祖掐着脖子使劲蹬。

        “别蹬了,越蹬越紧!”秦木喊道。

        秦耀祖停了下来,尤酒使劲地扇了秦耀祖好几下屁屁,秦耀祖的脸登得红透了。“你,你怎么能?”

        “还没有姐不能的。”尤酒说完,放下来秦耀祖。

        秦耀祖解脱了之后倒冲了过来,想要打尤酒,尤酒直接扯过秦耀祖的左手,来了一个过肩摔,然后开始花样乱揍,看似杂乱,其实揍得都是穴位,但是却看不出伤的那种。

        秦耀祖发出“嗷嗷”的痛呼。

        等尤酒停了,秦耀祖觉得自己疼的立不起来了。

        可是秦木过来查看,却没有找到一处明显的伤口。“还敢不敢?”

        秦耀祖:“呜呜呜。”疼疼疼。

        “不得不说,难得你这个熊孩子让姐突然间相当想念我的小弟弟粮子了,我弟弟听话乖巧,就你!没得比。大家都是一样吃饭,我弟弟才四岁。

        你多大了?断奶了没?做错事了先找爹,不敢站出来承认错误,亏你这么胖,姐揍你没商量!”尤酒俯视着耀祖,说道。

        耀祖:表姐好强。我要打败她。

        “想报仇?”尤酒看出来了秦耀祖痛苦中夹杂着复仇的眼神。

        耀祖:表姐是有读心术吗?

        “行,记住你的想法,记住今天的痛,里塾里有文课,有武课,哪一天你这其中的一课能超过姐了,姐站着不动让你打回来出气。”尤酒刺激到。

        “呜呜呜呜!(少吓唬人,等着瞧!)”秦耀祖心想。

        此后的漫长日子里,每隔一段时间秦耀祖就会向尤酒发出挑战,然而无不失败告终,当年的熊孩子也不气馁,越输越勇,越勇越输,造就了以后的勇士佳话,暂时不提。

        林氏心里面偷笑:小子!治不了你。看来经过这次揍,应该能管用很久了。

        秦木想着:哎哟喂,这是哪疼啊?瞧这可怜样,可别让丹娘看见了,好庆幸丹娘没跟来哦。

        “那这样,他什么时候才能好,什么时候才能上课啊?”秦木问道。

        “躺上两天就好了,没下多重手,就是让他长长记性。”尤酒接过尤国义递过来的茶,大口大口灌下,说道。

        “能疼两天?”秦木愣了,他压根没有找到伤口啊。那得多疼?

        “就还好,第二天可能像是没砍过柴的人,砍了一天柴那样酸痛,事儿不大。大舅哥,你把他抱进房里,咱开饭了。”尤国义也说。

        “啊?那他能吃吗?”秦木问道。

        “饿一饿饿不死的,看他身上的八十斤肉,瘦下来我天天给他做好吃的。”尤酒说道。

        疼到装死的耀祖听到这里睁大了眼睛:“!”(你太过分了!)

        “太感动了吗?我的好表弟?那饿一顿不成,就饿两顿吧。”尤酒说道。

        “啊?还要减重?”秦木问道。

        “大舅,你看他刚刚想躲都躲不开,这还是在我家,要是在外面,就他这惹祸的性子,早被人打死了,所以啊,还是得瘦下来,以后才跑得快,打不过顶多跑嘛,你说是不是?”尤酒摆道理道。

        秦木看了看耀祖,又看了看尤酒,想了想,外甥女说得对。

        尤国义:好了,又忽悠瘸了一个。
    免费小说阅读1747王城陈蓉小说小说下载阅读器斗罗大陆小说张静雯张远赵三好小说我吃西红柿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一女四夫第九特区 伪戒小说录音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