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我欲问长生 > 正文 96 结束
        他就如此坐着,任风雨吹打。

        八日后。

        烈火站在他的身边,眼中一片决然,这些日子,它也打听到了一些事情,此去,怕多半……

        “公子。”

        烈火轻唤了一声。

        何苦缓缓地睁开眼睛,刹那间,无数神色浮现。

        随后幽幽地站了起来,嘴角一裂,冷笑道:“时间到了吗?呵呵,那就走吧。”

        “公子,你就不再考虑考虑?”

        烈火劝道。

        没有人想去冒险没有人想死,但何苦是个例外。

        “嗯?”

        何苦眉头一皱,看向它,眼中冷得可怕。

        “我的意思是公子准备得怎么样了?”烈火连忙改口。

        何苦没有回答它,但身上的气息已经说明一切。

        经过这十日的融合,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寻常炼气十重巅峰的修仙者。

        当然,能达到这种地步离不开他那强悍体魄的原因,而且,那株嗜血白莲体内的精气十分浓郁,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走吧。”

        何苦飞到前方。

        “哎。”

        烈火微微犹豫,还是跟在了后面。

        一处山上,何苦轻轻落下。

        走到那座孤坟前,手中拿出一壶灼酒,自己先饮了一口,随后又倒了一串在坟前,说道:“老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

        孤坟无声,只有上面的野草随风摇曳。

        “呵呵,或许,我会来陪你。”

        何苦又饮了一口。

        一阵冷风吹到他的面上。

        何苦轻笑道:“你也不让我去吗?”

        又一阵冷风吹来。

        “我知道这一去可能就不复回了,我也知道如此不值。”

        何苦自言自语,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下,又将酒撒了一地。

        “呵呵,不,应该是值得的吧。”何苦脸色微红,似乎有些不胜酒力,许是醉了。

        独自念叨了一会后,他又拿出一壶酒,放到了坟边,自己起身离开了,离开时又停住脚步,道:“今天的酒少了,若我没有死,再给你多带一点来。”

        说罢,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老头坟头上的长草在风中摇摆,似乎是在叹息,似乎是在摇头。

        空中。

        “你真的要去?”

        镜水心在山门外拦下了他。

        “师姐,让开。”

        何苦道。

        “你今天去,就算是被杜长老当场杀了你也没人会阻止,我不会让你去送死的。”镜水心身上法力飘动。

        “你是我什么人?我想做什么要你来管吗?”

        何苦冷道,体内的真气也开始动荡。

        “就算你杀了王离,那又能怎么样,杀了他,掌门依旧会将彩衣嫁给其他人,不会是你的!傻子!。”

        何苦道:“嫁给别人,她会过得更如意,只要她不嫁给王离!”

        何苦知道不可能在得到彩衣,毕竟,两人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就算是彩衣不介意他自己也不能接受,但他深爱着她,纵使无法再到一起,但也想再为她做些什么,只为她过得更好。

        “值得吗?”

        何苦沉默。

        “你就不为自己想想吗?为一个注定不可能的人拼命,你图什么?”

        何苦道:“我不图什么?我只要王离的性命。”

        “师弟,你的路还长,一路的风景还有许多,彩衣,不过是你人生路上的过客,昙花一现的花朵罢了,世上没有一朵不败的花,真正能陪你走到最后的还有其她人。”

        这算是最隐晦的告白了吧。

        “师姐,你让开吧。”

        何苦复杂的看向她,镜水心什么想法,他已经隐隐察觉到了。

        “我若是不让呢?”

        镜水心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散发出来。

        “那就休要怪师弟无礼了。”

        何苦彻底将自己的气息放开,他现在的实力比数日前强大数倍,纵使是炼气十重巅峰境界的镜水心都有被压垮的趋势。

        “嗯?”

        镜水心眉头一皱,十分惊讶的看着何苦。

        “师姐,让开!”

        何苦眼中缓缓出现癫狂的神色。

        “哎。”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幽幽的长叹。

        是李长老来了。

        “你们这些小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啊。”李长老轻道。

        何苦见他出现,便将气息收了起来,行礼道:“长老。”

        “本以为你有些与众不同,但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傻子,看不清现实。”

        李长老责备着他。

        “长老,你也不让我去吗?”

        “让你去,你还能活吗?”李长老问。

        何苦道:“长老,我看得很清楚,我也不是傻子,我只想完成一个心愿罢了?”

        “你还不傻?”

        见李长老不放,何苦没法,知道如此肯定是去不了了,就把手一挥,将那混元鼎拿了出来。

        “烈火老头的东西,你不会想靠这从杜长空的手中逃脱吧。”

        对于混元鼎,李长老没有意外,当何苦给他灵草后他便已经猜到了。

        只不过,下一刻便眼睛一缩,因为他看见一道人影从中走了出来。

        “是你!”

        “老李,我们又见面了。”

        烈火长老淡淡道。

        “长老,烈火长老现在已经认我为主,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敢去了吧。”

        何苦说道,随手又将烈火给收进混元鼎内,又将混元鼎收了起来,毕竟,烈火现在不能暴露出来。

        “你小子还有些手段。”

        李长老古怪的看着他。

        “长老,你现在知道我傻不傻了吧?”

        李长老皱了皱眉头,说道:“但烈火一旦现出身来,将会被门派内所有筑基境界的长老围攻,它能保护得了你?”

        何苦说道:“我只想杀王离,瞬间而已,杀了便逃。”

        “你想离开门派?”

        李长老看出了他的意图。

        “嗯。”

        何苦点了点头,他现在对玉灵门已经没了一点归属感。

        听到这后,镜水心神色一沉。

        何苦走到她的面前,轻道:“师姐,多谢你的帮助。”

        镜水心问:“你难道再容不下其她人了吗?”

        至于是何时喜欢上了何苦的,她说不清楚,或是感动,或是同情……或许以前只是有丝好感,在彩衣的事发生后才迅速升温……

        何苦摇了摇头,他是不敢在容纳其她人了。

        “你去吧。”

        事已至此,李长老也不再说什么。

        “老祖!”

        镜水心看向他。

        “谢谢。”

        何苦快速的离开了。

        “老祖,为什么让他去?”镜水心十分不解。

        李长老仰头,叹道:“你能拦下他一辈子吗?”

        镜水心沉默,不再说话。

        某处宫殿群中,四处张灯结彩,一片欢火气。

        今天是门中天才大喜之日,而且身份又都超凡脱绝,门中的长老及炼气十重的天才弟子大部分都来了。

        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没人会去在意,这是修仙界,这种事并不鲜见,除了内心嘘嘘外,表面也都十分附和,说着庆祝的话。

        一处闲庭中。

        鹿彩衣眼神空洞的穿着红袖。

        “丫头,今天你可不能这个样子。”

        一个老年婆婆在她的身旁说道,这可不是普通人物,虽然头发花白,但目光炯炯,气息深沉,她是门中一位筑基初期的长老,但年岁已大,这辈子再无突破的可能。

        “任婆婆,能让我再见见何师兄吗?”鹿彩衣问道。

        这个老太婆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过,你若想救他就只能先嫁给王离。”

        “他们把何师兄怎么了?”

        “哎,只要你配合,也不会有性命威胁。”这老太婆虽然面容和蔼但眼睛深处却充满恨色。

        “我知道了。”

        鹿彩衣的声音一下子没了灵魂。

        几人前,众人就拿何苦的性命来威胁她,她不得不从。

        “丫头,他的天赋实在太过普通,区区上流凡灵根而已,这辈子最多也就炼气十重巅峰,百年寿命而已,而你就不同,你有激活了的金丹血脉,日后甚至会达到金丹境界,王离拥有黄级灵根,有成就金丹境界的可能,好那个普通真传弟子万倍,丫头,以后你会明白今天的决定是有多么的正确。”

        “只要我配合,他们真的会放了何师兄吗?”

        “放心,会的。”

        鹿彩衣眼睛滴下一粒眼泪。

        一棵苍劲的古松下。

        “掌门,他会来吗?”

        柳如风看不见何苦的影子,有些担忧。

        黄石公淡淡道:“他已经来了。”

        “咦,呵呵,倒是我眼拙了。”

        柳如风仔细打量了一眼,哑然失笑。

        “接下来就好好看一场大戏吧。”

        “掌门,客人都来了吗?”

        柳如风深意道。

        “如此时刻,怎么会有人缺席?”

        黄石公冷笑。

        ……

        一个时辰后。

        最中心的大殿中,一众长老高座畅笑。

        “哈哈,时辰到了,叫新人新娘出来吧。”

        “好,有请。”

        四处开始张罗打鼓。

        满地红彩,漫天花霞。

        不一会,有三人从屋外走来。

        王离神采飞扬,穿着红袍,意气风发,正边走边对众人拱手致意呢。

        鹿彩衣挂着红纱,则在那姓任的筑基老太婆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虽是搀扶,不过更像是在控制罢了。

        “彩衣!”

        何苦改变容貌,混在了人群之中。

        虽然此时内心杀意无限,但却无法表现出来,因为周围都是筑基境界的强者,丝毫杀意都会被发现。

        想接近王离,一击必杀,必须得假装欢喜,如此忍辱负重。

        “小子,我若全力出手一定会先被察觉,而且,可能还会误伤到那个女子。”

        烈火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

        “若我来杀他,你来挡住其他人,能挡多久?”何苦问。

        “你想怎么做?”

        “用……”何苦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他。

        离筑基长老们坐立的大殿越来越近,鹿彩衣脚步越来越沉。

        这时候身旁的任老太婆心底冷冷一笑,用法力推着她,由不得彩衣不走。

        “开始!”

        何苦随众多真传弟子站在两侧,当三人走到他面前时眼神一厉,大吼了一声。

        一只巨鼎突然从天而降!

        “轰!”

        瞬间将两人罩到了其中。

        “走!”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何苦站在鼎内又长啸了一声,烈火催动混元鼎,破空而去。

        这就是他的计划。

        快,太快了,不过三分之一个呼吸的时间。

        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不好!”

        坐在最上位的杜长空脸色猛变,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即追了去。

        他们没想到何苦竟然敢来,更没想到他竟然会有一件灵器!

        鼎内。

        “怎么回事?”

        王离惊恐的看着四周。

        “何师兄!”何苦落到了彩衣身边,将她拉至自己身后。

        “何苦!”

        王离惊恐的看着他。

        “死!”

        何苦二话不说,直接全力一拳打了过去!

        “轰!”

        王离被轰飞,重重的砸在了鼎璧上。

        “嗯?”

        何苦眉头一皱,他发现,王离竟然没死!他现在借助嗜血白莲的力量,一拳之下,就算是炼气十重巅峰的强者不死也会重伤。

        “何苦!王离愤怒的大吼,在他周围,出现了一层气罩。

        他身为杜长空的得意弟子,自然有不少保命的手段。

        “还有一层乌龟壳?”

        何苦没有与他废话,催动鼎内的大阵,将王离死死的禁锢住。

        “何苦,我这保护罩非筑基境界的强者不可攻破,你杀不死我的,呵呵,我看你能困住我几时?待我师父追来,你会死得很惨。”

        王离仰仗那层保护罩嚣张的大喊。

        “长老?”

        何苦换了一声。

        “公子,他们追来了,我抽不出手!”

        烈火吃力的回答他。

        “呵呵,且能让你将金丹血脉带走!”

        某处山间,一道人影快速的挡到混元鼎的面前,顿时猛然拍出一掌!

        “轰!”

        如惊雷炸响!

        一股巨大的波动向远处扩散,刹那间,周围山崩地裂!

        “怎么回事?”

        何苦感受到这鼎在剧烈震动,眼中一乱。

        “长老?”

        何苦意识到了什么。

        “公子,是黄老不死的。”

        烈火嘴角流出一股鲜血,就算是有混元鼎保护,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该死!”

        何苦脸色瞬间难看。

        “黄老不死的,你的伤还没恢复吧,怎么,就这点力道?”

        烈火冲出混元鼎,对着黄石公就拍了出去。

        “推云掌!”

        黄石公脸色不变,也一掌拍来。

        “轰!”

        筑基境界不愧是筑基境界,这一掌的对碰,直接击起了一股巨大的旋风,天昏地暗。

        “噗。”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黄石公竟然口吐鲜血,气势迅速衰竭,萎靡不振。

        “走!”

        烈火没有继续与他纠缠,带着混元鼎就想逃走。

        “走?走得了吗?”

        一道冷冷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是杜长空追上来了。

        “掌门,你没事吧?”

        杜长空问道。

        黄石公脸色惨白,微微道:“无碍,只是强行拦下灵器,内伤被触动了,杜师弟,小心,烈火的实力恢复了。”

        杜长空也没有怀疑,安抚道:“掌门师兄,你先去一边,这我自己来。”

        “烈火,没想到你还没死啊?”

        杜长空眼中有些惊讶。

        “长老,不要与他纠缠,我们快走。”

        何苦急切的催促道。

        “杜长空,看掌!”

        烈火横空推出去一掌。

        战斗一触即发,烈火一边逃一边回击。

        “何师兄。”

        鹿彩衣在后面紧紧地抱着他,生怕他离去。

        “没事了。”

        何苦轻声安慰。

        “何苦,你是逃不了的,若现在放弃抵抗,我会恳求师尊饶你一命。”王离丝毫不感觉自己已经大难临头。

        “王离,我做个最后悔的事就是那日没有杀了你。”

        看向王离,何苦眼中充满恨意,若那日没有过多的忌惮,杀了他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发生。

        “呵呵,何苦,你杀不了我,过不了多久,你的道侣会是我的,就连这灵器也会是我的。”王离依旧大言不惭。

        “找死!”

        何苦大怒,将彩衣安抚到一旁,用手招回那只子鼎,冷道:“真以为这个乌龟壳能保护得了你?”

        话毕,他便抓紧小鼎,奋力的砸向那个保护罩。

        “轰!”

        一声巨响,那保护罩上,一丝裂缝出现。

        他现在的肉身力量已经达到了最顶尖的高级妖兽的水平,十分恐怖,再加上拿的是一件质地绝顶的半灵器,尖锐之处所发出的撞击,已经不亚于普通筑基初期的强者了。

        “不好!”

        原本还一脸嚣张的王离瞬间变了颜色。

        “呵呵。”

        何苦冷笑。

        继续用小鼎敲打!

        “轰!”

        “轰!……”

        一声又一声恐怖的声动在鼎内回响。

        十几个呼吸后。

        “咔!”

        整个保护罩就如鸡蛋壳一般破碎。

        王离骤然绝望,跪下来求道:

        “何苦,我错了,饶了我,放我一命……”

        “死!”

        何苦眼中已经被杀意所覆盖,手持小鼎,自头砸下。

        “噗。”

        一时间,鼎内安静下来。

        “呼……呼……”

        何苦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眼中一片痛快之色。

        “嗯?”

        突然,他看见王离的尸体上竟然飘出一只灵魂。

        “过来!”

        何苦伸手,将他抓了过来。

        “不……不要……”

        王离的灵魂扭曲。

        “死!”

        何苦手上突然冒出一股火焰,焚烧着王离的灵魂。

        惨叫声,嘶吼声……

        何苦对他恨之入骨,且能让他轻松解脱?用火一点一点的焚烧,就这样,王离在无尽的痛苦中魂飞魄散。

        “何师兄,是我连累你了。”

        何苦走到鹿彩衣的面前,擦拭她眼角的泪痕,柔声道:“这不关你的事,怪就怪,这天意吧。”

        “何师兄,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鹿彩衣紧紧抱着他。

        何苦轻抚她的长发,吻着耳角,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彩衣,我……”

        他不畏生死敢与筑基强者拼命,但却没有再接受彩衣的勇气。

        “你不要彩衣了?”

        鹿彩衣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何苦默不作声,毕竟现在两人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金丹血脉,他敢沾染吗?

        “彩衣,我……”

        何苦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何师兄,你来不就是要来带我走的吗?”鹿彩衣含着泪水问他。

        “你……你还要跟我走?”

        何苦有些惊讶,彩衣现在血脉尊贵,留在玉灵门,大好前程,何苦没想到,她竟然还会与自己走。

        “嗯,我不管什么金丹血脉,我只想着与何师兄你在一起。”

        “好,我们一起离开!”

        何苦眼神猛然变得坚韧。

        外面。

        “啊!”

        感受到王离死后,杜长空仰首哀啸。

        “我要你们都死!”

        “轰!”

        猛然间,杜长空的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魔气!双目赤红,长发脱离束缚,在身后飞散。

        “天魔分身!”

        杜长老怒吼一声,自他身后,一具高三丈的魔头缓缓腾起,青面獠牙,十分狰狞!

        “不好!”

        烈火脸色大变,当即躲回混元鼎内了。

        “长老,怎么回事?”

        何苦问道。

        “公子,我们完了。”烈火一脸绝望。

        “轰!”

        突然,整个混元鼎一阵摇晃。

        “噗!”

        烈火直接喷出一口鲜血。

        鼎外,那只天魔分身正挥动长满鳞甲的手臂向鼎砸来,庞大的力量甚至透过鼎身,传到了鼎内。

        “轰!”

        “噗!”

        烈火又喷出一口鲜血。

        “公子,这魔躯有着筑基巅峰的实力,我挡不住了!”

        烈火凄惨的大吼,此时,它的身躯上,亦然出现一条条血痕,这是被强大力量直接将躯体都给撕裂了的结果。

        “不好!”

        何苦知道他挡不下了,因为拳劲已经几乎要透到自己的身上。

        “彩衣!”

        何苦立即紧紧地将彩衣护于怀中。

        “轰!”

        “噗!”

        “噗!”

        两道吐血的声音。

        一些力道传到了何苦身上,就一击,他便已经几乎重伤。

        “啊!”

        何苦拼命的大吼,背部的那朵白莲图像开始闪耀,一根根腾条长出,将他与彩衣包裹住。

        同时,一个禁制爆发,将他保护起来了。

        远处,一只大阵正在运行。

        “啊!”

        阵中,几道染血的身影狼狈的聚在一起,在他们前方,黄石公气势腾腾,手持一柄还在不停滴血的长剑。

        而在大阵边缘,亦有十余道身影站在那,惊恐的看着黄石公。

        这便是他设下的局,利用这次婚礼做文章,将门派中的毒瘤聚在一起,以大阵围困,再杀之!

        “黄石公,你的伤早就好了,这一切都是你在算计我们?”

        有人悲愤的大吼。

        “呵呵,我不是给你们说我的伤已经恢复了吗?只是你们不信。”

        黄石公冷笑。

        “诸位长老,还不快些动手?”

        黄石公看着远处的那些筑基老者、年轻人。

        “掌门,不能杀了他们,否则,我玉灵门实力会衰竭的。”

        那些人犹犹豫豫。

        黄石公知道他们是在忌惮杜长老,胜负未分之前,他们自然不敢贸然站队。

        当然,也有一些人飞到了他的身侧。

        “杀!”

        黄石公不再理会,持剑冲了过去,厮杀声响起。

        “掌门,烈火那边似乎有些不妙。”

        一会后,柳如风忧心忡忡的看着前方。

        黄石公皱了皱眉头,说道:“柳师弟,这就交给你了。”

        说完,他便向前方飞去。

        “还不死?!”

        杜长空狰狞的大吼。

        “轰!”

        庞大的魔拳再次轰在了混元鼎上。

        “噗!”

        何苦咬紧压关,将鲜血都咽进了肚子,这一会,李长老布下的禁制已经被破了。

        “何师兄,让我出去吧。”

        彩衣流着眼泪。

        “住嘴!”

        何苦低声怒吼。

        鹿彩衣要出去,想用性命要挟,好让他们逃走。

        只是,何苦怎么可能会同意?

        他不会再让他们将彩衣带走了。

        “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鹿彩衣哭着喊道。

        “那便死吧。”

        此时,何苦身后的那株白莲已经被打成融浆,撑不了多久了。

        至于烈火,此时甚至完全显露出本体,一只漆黑如墨的大猫,不过,如今这猫模样却好不凄惨。

        “公子,将我的灵魂保护好!”

        烈火绝望了,悲吼一声,身体开始剧烈燃烧,化为一股精气,随后融入这个混元鼎中。

        只见,这混元鼎突然大放光彩,直接在那怪物的肚子上撞出一只大洞,穿体而过,向天际边飞去。

        “长老!”

        何苦眼睁睁的看着烈火一点一点的消失,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他虽然之前不在乎烈火的生死,但看见对方不惜燃烧自己内心还是有所触动。

        “吼。”

        那只怪物愤怒的看着自己破了一个大洞的肚子,仰天长吼。

        “好机会!”

        这时候,一道巨大的剑光从天而降,当即将这怪物斩成两半。

        “是你!”

        看着黄石公出现,杜长空才如梦初醒,眼中悲愤,不甘。

        此时,黄石公站在远处,脸色微白,为了爆发这惊天一剑,他酝酿了许久。

        他等的就是这么个机会,那怪物被混元鼎撞破防御,露出破绽,这才能被他一击斩杀。

        看着已经化为一团黑色液体的怪物后,黄石公终于松了一口气,如今,大局已定。

        那日,当看见何苦与烈火从天魔谷中出来后他便已经在酝酿这个计划了,在鹿彩衣服下鱼卵后无意间被他发现是金丹血脉,就已经在筹划了。

        他是一门之主,如何察觉不到门派中的毒瘤,只是一直忌惮不已,不敢贸然行动罢了。

        “杜师弟,你败了!”

        黄石公用剑指着他。

        “不,我没败,我没败。”

        此时,杜长空已经疯癫了。

        “死吧!”

        黄石公眼睛一眯,天地间闪烁出一道耀眼的白光。

        一人身首分离,身死道消。

        鼎内。

        许多流光开始向鼎的中心汇聚,渐渐的,竟然还原成一只透明小猫。

        这是烈火长老的灵魂。

        “公子。”

        烈火缓缓走到他的面前。

        “长老,多谢了。”

        在鹿彩衣的搀扶下,浑身是血的何苦站了起来。

        烈火似乎十分虚弱,直接撞在他身体中去了。

        “何师兄,我们逃出来了吗?”

        鹿彩衣问道。

        何苦一边艰难的控制混元鼎在空中飞行,一边回道:“我们应该是逃出来了。”

        “太好了。”

        鹿彩衣紧紧地抱着他。

        看着那洁白的面容,何苦似乎又找回了灵魂,心中十分舒坦,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师兄,我们离开玉灵门,越远越好。”鹿彩衣又道。

        “嗯。”

        何苦重重的点头。

        “轰!”

        突然,混元鼎一阵晃荡。

        一只真气聚成的大手从天穿下,将快速飞动的混元鼎直接捏住。

        “不好。”

        何苦脸色瞬间惨白。

        “呵呵,原来是一件中级灵器,怪不得威力如此不俗。”

        黄石公落在远处的一座山峰上,激动的看着空中静止不动的混元鼎。

        “如此宝物,落在你一个炼气境界的蝼蚁手中真是暴殄天物。”

        黄石公手掌一用力,许多真气涌入鼎中。

        “噗!”

        鼎内,何苦突然喷出一口鲜血,他感觉到,自己与这混元鼎的联系……中断了!

        “呵呵,倒是一件好宝贝。”

        黄石公轻轻一笑,一转手,便将何苦两人甩了出来,那混元鼎也开始迅速变小,落在了他的手中。

        这件中级灵器,易主了。

        “拜见掌门。”

        何苦艰难的对着黄石公行了一礼。

        “你胆子不小,杀我门中核心弟子,死罪难逃。”

        黄石公眼中露出杀意,没错,就是杀意,他没想到从何苦得到的竟然是中级灵器,所以自然得杀了他,避免走漏风声。

        中级灵器,可是金丹境界才能拥有的宝物,只要他将混元鼎炼成本命灵器,以此为基,可以成就金丹大道,向天再争三百年寿元。

        “掌门,放了何师兄,我跟你回去!”

        鹿彩衣看出黄石公眼中的杀气,立即挡在了何苦面前,随后拿出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又冷声道:“你若敢杀他,那么,我的金丹血脉,谁都得不到。”

        “彩衣,快将剑放下。”

        何苦急忙道。

        “你答不答应?”

        鹿彩衣眼神十分坚定,直看黄石公。

        黄石公负着手臂,手指轻轻敲打,似乎是在权衡什么,一会后,收回眼里的杀气,淡淡说道:“我不杀他。”

        “掌门,混元鼎你也得了,将彩衣还给我都不可以吗?”何苦轻声哀求。

        他本已经心如死灰,但现在又死灰复燃,王离死了,彩衣就在这,只要掌门点点头,他们就可以离开。

        这就差一步。

        “你配得上她吗?”

        黄石公冷道。

        何苦如遭雷击,彻底垮了,这是他最内心最大的痛。

        “何……”一旁的鹿彩衣准备说话,不过黄石公随手便使她昏睡过去,施展法术,带到了自己身边。

        何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彩衣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的身躯本来就受有重创,现在又被强行夺走灵器被反噬受伤。

        他如今的实力,连炼气七重的人都不如。

        看向何苦,黄石公眼中又射出杀意,不过发现其脸上尽是颓废后很快又将杀意收了起来,冷道:“看在这丫头的份上,你走吧。”

        何苦眼底一暗,终究是有缘无分,滴血惨笑不已,嘲笑自己太天真了。

        黄石公又道:“我会将她嫁给玄剑门的少宗主,三十年内,她便可成为震慑一方的金丹修士。”

        何苦缓缓地站了起来,眼中千般留念,自嘲一笑后,他便如行尸走肉般离开了。

        “出来吧。”

        一个人影缓缓从空中显露出来,是柳如风。

        “怎么,不送送他?”黄石公笑问。

        柳如风沉默,不说话。

        “柳师弟,如今,这玉灵门,是我们的了!”

        黄石公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笑着离去。

        “啊!”

        空中,何苦终于忍不住大声宣泄,仰天长啸,又一次,彩衣就在他面前被带走,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没人能理会他现在心中的痛,心中的无助。

        哎,遇见一个人,既是幸运,也是祸事。

        “噗!”

        一口鲜血喷出,他终于压制不住伤势,昏了过去,落到了群山中的一条大河之内。

        “何师兄,你住哪啊?”

        迷迷糊糊间,他眼前出现了幻觉,鹿彩衣就在面前用灵动的声音笑问着他。

        一切已成定居,尘埃落定,所有故人,有缘再会。

        他何苦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却敢为普通人不敢为之事,这一刻,他也就不普通了。

        “他终究还是走了吗?”

        一棵树下,镜水心长叹一声,久久沉默。

        作者的话:玉灵门篇到此结束,可能大家会有些惊讶,何苦就这么放弃了彩衣?是的,这个结局虽然不美好,但只能是这个结局。

        这部小说并不是爽文,所以万事都不会以主角为中心,主角只是一个天赋普通的凡人,能力有限,他会自卑,会害怕,会逃避,安排鹿彩衣这个角色,就是给他炼心用的。

        可能有人会觉得太虐了,但天赋异禀的人都得历经磨难才能修炼成仙,更何况凡人,凡人修仙,不可能一帆风顺,注定更加多灾多难。到后面彩衣等人还会再次出现的。
    哥,你是我的了 全文免费阅读公主和贫僧含苞待宠师叔个个不斯文公主,微臣馋了2021玄幻小说排行榜创世中文小说网夹缝生存 空空入骨缠舅舅女主经常把男主撩硬的年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