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书网>无上剑庭 > 正文 第二卷 蛰龙已惊眠 一啸动千山 第二十章 花万里过往 柳成音过往
        本以为过了这么久,老师应该放下了,却不成想这么多年来他还是一直介怀着这件事情,如果连他都不能够释怀,那么即使自己做得再多,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孩子啊,卫叔叔算是尽力了,是你外公自己实在太固执了。总而言之你的出生没有过错,而且错本就不在于你,奈何的是这世界太不公平了,对你当真是满满的恶意。”

        卫国心里边颇为难受的叹息一声,他一介外人本来就不该插手其中,但奈何那孩子的母亲对自己有天大的恩情。

        直至此刻,脑海之中那段往事他还记忆犹新,回顾起来就好似发生在昨日一般。

        当时过世之前,他那个苦命的姐姐就曾千叮万嘱自己要关照一下她那还懵懂无知的孩子,而后她就带着无尽的不舍和留恋从他怀中离去。

        从记忆之中回过神来,卫国的心中很不是滋味,纵使他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处理好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家事。

        战场上他可以奋勇杀敌,但在这件事情上他却束手无策。

        再者,这是属于花家的分内事,而且他的老师花万里也早就将那个孩子逐出了家门,而自己作为他的学生也不好多做什么,但一想起姐姐花婧雯临终前的嘱托,这让夹在中间的他可谓是左右为难。

        他曾想方设法的要去帮助那个孩子,但奈何在花万里的监视下难以大展身手,明面上他更是处处受制于人,以至于为今之计他也只有暗地里偷偷地去施以援手了。

        然而卫国不知道是,作为他的老师,前者的那些小动作花万里自然都是看在眼里,只不过碍于情面,即使心中再愤慨,但只要一想起他那已故许久的女儿,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他心中所遭受的创伤却是至今也未能够恢复如初,也正应如此他才会变得这般的冷漠无情。

        没人能懂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受,他与老伴唯一的女儿却是死于……

        花万里突然间红了眼,他阴沉着脸色,脑海之中却万万不敢再去回想什么,因为重重打击之下能让他生不如死。想当年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又怎会是现在这般苍老的模样,正因为女儿的逝去以及老伴的郁郁而终,促使悲痛欲绝的他一夜白了头。

        原本一个美好的家庭却因为这个孩子的诞生而毁于一旦,试问他如何能够释怀?这个心结又该怎么解开?

        他的痛楚,他的悲伤,何人又能懂?

        直至如今,他没有掐死那个野种已经算是心慈手软了,若是后者想要回来认祖归宗,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否则想都不想去想。

        而且他的心早就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往后也再无修补的可能。

        原本良好的气氛突然间变得死气沉沉,在场的两个人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然而他们目光对视之中,皆是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

        自古都说国事重于家事,但如果连家事都处理不好,也何谈治理好国事?

        ……

        城主府所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眼下在花氏锻造铺当中,经过一顿午饭过后,墨亦也已经见到了锻造师父柳成音了。

        此刻在锻造铺里边,眼前这个男人说实话长得很有魅力,他的年纪虽说已到古稀之年,但经过了未知的保养之后,皮肤却是白皙泛有光泽,拥有童颜的他哪怕说是三十来岁也无人敢去质疑。身上那股温文儒雅的出尘气质,无一不显现出他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人。

        他一袭青袍于身,就好似出自竹林中的诗人,一头白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面容冷峻,又如同是桃园之境里边的谪仙,一举一动都带有莫名的韵味。

        虽说实力只有屈屈剑侠境,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让人不敢小觑。

        因为花羽臣事先有打过招呼,所以墨亦与柳成音见面并不显得唐突,几人经过一阵短暂且愉快的交流,柳成音倒也明白了墨亦想打造的剑鞘是什么样子的了。于此,他想了想,便是开口说道:“现在材料基本上都齐全,只需要给老朽三天时间就可以将你想要的剑鞘给打造出来。”

        闻得这番话语,墨亦先是点了点头,而后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从剑戒之中取出了当初砍下牛头怪的那对尖角,伴随着“碰”得两声响起,一对泛起寒光闪闪的大型利器便是凭空落在了地面上。

        “无极兄这是?”

        瞧见此物,花羽臣不由得一愣,他目光有些疑惑的看着墨亦,等待后者的下文。

        而柳成音也只是微微一怔,紧随后他赶忙走了过来,从中蹲下了身体,他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甚是锋利的牛角,嘴中一阵啧啧称奇,紧接着他朝墨亦问道:“这玩意应该是来自牛头怪的利角吧?”

        “正是!”

        墨亦笑了笑,旋即直截了当的说道:“在下能否劳烦柳师父帮我打造出两个面具,酬劳就是剩余的材料通通都归于您。”

        “面具?”

        闻言,柳成音有些疑惑:“不会吧,这个原材料你就只为了打造屈屈两个面具?”

        “不错!”

        墨亦说道:“我只需要打造两个面具即可,我自有妙用,我想应该可以吧?”

        “可以倒是可以,只不过……”

        话未说完,柳成音却有些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确定剩下的材料都归于老朽吗?那老朽可是占了大便宜啊。”

        虽然用牛角打造面具,这在柳成音看来无异于是暴殄天物,但这是客人所需求的,他也无法说些什么。

        更何况打造两个面具简单至极,用料也是少之又少,所以剩下的材料若是都归自己的话,那他可谓是占了不少的便宜,毕竟这些材料无论是打造一些首饰出售还是都拿出去拍卖,他都可以从中赚个金盆满钵,怎么说他都不会亏。

        墨亦有些郑重的说道:“我这个人很实在,也不喜欢说些诳语,更何况您与云爷爷乃是故交,这些材料哪怕说是晚辈送给您的见面礼倒也不为过。”

        对此,柳成音忍不住摇头失笑,脑海之中缓缓地回想起了昔日故友,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他与云沧海不仅师出同门,年幼时也是出自一个村落的,只不过两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倒也算不上很深,仅仅也只是略有交情罢了。

        在记忆之中,云沧海与他别有不同,前者自幼起就展现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拥有十大剑体“寒阴剑体”的他,可谓算得上是天生的剑修,他的修炼之路也是顺风顺水。曾经两人一同拜师于崆峒门,因为每样考核云沧海都过于出众的缘故,所以被门主收为了亲传弟子。

        从此以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天赋卓绝的他仅仅修炼五年时间就超越自己的师父,年仅二十来岁,就已经拥有了半步剑王境的实力,远超同龄人的存在,更是羡煞了一众的老妖怪。

        当初在两年一度的门派大比上,云沧海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他剑压群雄,震慑全场,不仅取得了大比的第一名,而他也被来自中区三大势力的“霸剑堂”的副堂主给看中了。

        自那以后,他就与云沧海彻底的失去了联系,直至五年前他才有幸与后者见上那么一面,只不过那时候的云沧海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而他在下区也没待多久便匆匆地离开了。

        他依稀记得当时云沧海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可怕气势,仅仅不过一丝一毫,却是让他无比的胆战心惊,同时还让他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在面对一个神明一般彷徨无措。

        他不知道云沧海如今达到了什么地步,他只知道自己早就被甩开十万八千里了,同时后者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与他早就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了。

        纵观云沧海的一生那是何等的意气飞扬,而反观天资愚钝的自己,穷极一生也达不到前者的那种高度,为今的他恐怕也只有无尽仰望的份了。

        作为剑修他很是清楚,每提升一个境界是多么的困难,如果没有天赋,机缘以及资源等等,只怕想要提升境界那就无异于是痴人说梦罢了。

        心中稍作感慨一阵,柳成音顿了顿,他看着墨亦,鬼使神差的问道:“不知你那个云爷爷,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话落之后,柳成音的心里却是忍不住的自嘲一句,以云沧海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又何须他去牵挂?

        墨亦却是没有注意到柳成音的面色,轻声说道:“云爷爷他现在过得很好!”

        柳成音也只是慢吞吞的“哦”了一句,紧接着他便是没了下文,整个人就仿佛是陷入了沉思之中一般。

        “柳伯?”

        见柳成音有些失神的样子,一旁观察许久的花羽臣不由得朝他问了一句:“您没事吧?”

        “没……没事!”

        柳成音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而后他看了眼墨亦,说道:“三日之后,老朽就会将你所需要的东西全部打造完毕,到时候你直接来老朽这里取就行了。”

        对此,墨亦便是将想要的面具模样简单的朝柳成音描绘一下,而后笑着说道:“如此那就麻烦柳师父您了!”

        “好说!”
    王城陈榕小说在线阅读免费第1922章2小时前更新永久免费的看书神器番茄7小时前更新放荡老师500篇小说云鬟酥腰番茄免费小说奇幻玄幻一杆进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