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库>国师大人又来蹲墙角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荼燕疯了
        荼燕的伤势太过严重,单凭元景身上携带的药根本不足以给她控制住伤情。

        山海楼如今分崩离析,施荣夫人下落不明,元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他命令韩石去找了两个医术精湛的大夫。

        同时又亲自给荼燕煎药,不假手于人。

        “主上,这种小事还是交给下人去做吧。”韩石怎么忍心看着自己一直敬重有佳的主上做这样的小事。

        他上前接过元景的活儿,没等交给下面的人,就听见元景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

        “山海楼内部的人有没有认真排查?”

        “主上是怀疑我们之中出现叛徒就?”韩石皱眉。

        其实他之前也不是没有这个猜想,但山海楼的人都是经过层层筛选的,每个人的底细和背景都了如指掌,根本不可能存在叛变的可能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今是非常时期,做事难免有所疏漏,小心点总不是坏事。”元景将煎好的药小心翼翼倒在了碗里,叮嘱了韩石之余,又道。

        “多派些人手寻找姨母的下落,如若发现踪迹,一定要将人毫发无损的带回来。”

        “是,属下明白。”

        每每寻她,不少出生入死的兄弟死的死伤的伤

        韩石心中对施荣夫人积怨已深,加上这次荼燕伤得这么重和那个女人有关。

        若不元景开口,韩石还真不情愿寻找施荣夫人的下落。

        元景一心记挂荼燕的伤势,叮嘱了韩石之后便拿着煎好的药去了荼燕所在的房间。

        还没靠近厢房,屋子里东西噼里啪啦的碎响声传了出来。

        “给我滚,滚出去!”

        元景皱了皱眉,叫住被驱赶出来的丫头,“到底发生了何事?”

        丫头一见元景,立马白了脸小心答道,“是……是大夫过来瞧了小姐,说,说是小姐以后恐怕无法下床走路了,所以小姐就发了脾气,不让我们伺候。”

        其实小姐也挺可怜的,年纪轻轻的就断了腿。

        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拉回来一条命,脸还破了相,换做那个女人能够接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元景琢磨明白了前因后果,心中伤感至极。

        荼燕一直是个骄傲的,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不想被别人看了笑话也是情理之中,“你先下去吧,这里有我。”

        他端着汤药若无其事的进了门。

        荼燕听到门口的动静,下意识的往元景身上望去。

        一时间,二人四目相对,荼燕几乎抑制不住悲伤,放声大哭起来,“子卿哥哥,怎么办,我这辈子……我这辈子难道就要成为废人了吗?我不甘心,我真的好恨,如若真的屈辱的活下去,你还不如给我一个痛快!”

        “住口!”

        她说什么傻话,生命如此可贵,可是她这般清晰糟践的。

        想到伤害荼燕的人,元景顿时青筋暴跳,一副痛心疾首却依旧得强忍下来。

        他坐到荼燕的身边,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轻声劝慰。

        “燕燕,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荼燕心神一荡,咬着唇,并没有因为元景的承诺而喜笑颜开。

        她推开元景,垂着眼睛暗暗冷笑,“子卿哥哥,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元景心狠狠一颤。

        “子卿哥哥为什么不说话了,不觉得这一幕幕似曾相识吗?”荼燕心生冷意,连同沉默的元景也不禁皱起了眉。

        她勉强支起身,虚弱的靠在床榻一侧,仅仅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荼燕花光了所有的力气。

        “你别乱动,乖乖躺着。”元景伸手扶她,手却被荼燕无情的拍开。

        元景抿直唇角,脸色阴沉得厉害,最终叹了口气。

        “燕燕,一切都会好的,姨母她……不过是一时被迷惑了心智,你放心,我会把你治好的……”

        “子卿哥哥,伤可以治得好,那么心呢?”荼燕面无表情,收敛眼底的波澜,勾着苍白的唇,一声声的质问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心口的痛,每每回想起曾经被亲近的人残忍的伤害,你会不会痛,别告诉我当年你的离开,只是因为不认同她偏执的主张。”

        山海楼起初不过是一个不足十人的小组织,在施荣夫人以匡扶姜国为口号,召集了不少姜国旧势,这才将山海楼逐渐壮大起来。

        而那时候元景年少,荼燕是亲眼见证了施荣夫人对其是有多苛刻。

        直到元景十六岁那年放弃一切叛离了山海楼。

        所有人都在说元景是一个逃避责任的懦夫,斥责他贪一时之欢忘记了亡国之恨。

        一开始荼燕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好几次不顾施荣夫人的劝阻偷偷跑出去找元景。

        后来荼燕在偶然的机会得知元景离开的真相。

        “其实我早就该知道那个女人的本性,她都能够那么残忍的对你,我不过是她收养在身边的一个孩子,我的命与其他人又有什么区别?”荼燕痛心疾首道。

        荼燕承认自己是傻,是天真,那是因为很多事情她都不愿意去想那么多。

        直到她提出要离开山海楼,彻底惹怒了施荣夫人。

        “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公道,待找到姨母并且治好了她的癫狂之症……”元景脸色煞白,脑海中浮现出曾经那一幕幕血腥的往事,后面的话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他以为时间过去这么久,会渐渐淡忘当年的一切。

        “子卿哥哥,别告诉我你已经原谅她当年对你做的那些事,你明明志存高远,昂扬斗志,要不是因为她……”

        元景脸色大变,厉声反驳,“够了,不要再说了,当年是我主动离开的。”

        姜国已经不在了,纵然国破也是父皇倒行逆施,怪不得别人后来者居上。

        一代又一代的恩怨绝对不是你杀我我杀你就可以结束的,仇恨只会生出更多的仇恨。

        元景正是想通了这个道理,才下定决心违抗施荣夫人的意愿离开。

        至于荼燕说的什么隐情,元景确确实实没有心存怨恨。

        顶多。

        触景生情。

        荼燕接连冷笑,挣扎着摔落在冰冷的地上歇斯底里的怒斥道,“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她,若非当年她对你百般折磨,依你的身体情况怎么可能因为自废武功而落到今天这副田地。”

        而今天,荼燕亲身经历了元景当年经历的一切。

        不,她经历的可远远比不上元景的十分之一,谁能想象到在那种情况下元景是如何活下来的。

        “我不知道你对当年的事知道多少,既然如此,我也不否认姨母对我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可她这次伤害你并非本意,我希望你能够冷静一点。”

        元景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眼下荼燕经历过的不过是当年他经历过的十分之一,对比起来压根不算什么。

        可荼燕是个女孩子,双腿被废对于她来说无疑灭顶之灾,他的那些话难免有些不近人情,但元景不得不说。

        “燕燕,你信兄长,腿一定会有办法治的,先把药喝了,我们再从长计议。”元景站在最担心的是她的身体吃不消。

        荼燕赌气推开他,含着泪,红通的眼眶子布满了不甘心和怨怼。

        “你要原谅是你自己的事,反正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她!”

        她的情绪太过激动了,不管元景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万般无奈之下,元景只好选择将她给打晕,并且派人贴心的守候在荼燕的床前,一有情况马上向他汇报。

        暂时处理完荼燕的事情,元景心里记挂着凰绯清,所以趁着夜色正浓策马往回赶。

        他哪里知道,从荼燕伤了腿与他争执的时候,凰绯清与绾千念正趴在房顶静静的听着。

        “你家那位,想不到还有这样一段过去,不去安慰安慰你男人受伤的小心灵?”
    待办事项(1v1)短篇小说集500在线阅读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性欲小说阅文集团小说阅读网最好的小说网站排名txt电子书下载txt免费下载笔趣阁下的草坪七猫小说